快捷搜索:

女神节 八一八民国时期的女汉子医生们

题图为中德产科女医学校,1925年,由中德医院创立,倡导科学新式接生法,培养高级助产士。该院曾在1932年上海爆发一二八淞沪抗战时,收治第19路军伤员而受到蔡廷锴将军的褒扬。

咱们今天讲的这几位女医生,都是女院长级别的,其中好几个是中国最早的女留学生和女博士。在上世纪上半叶,她们的大名可谓如雷贯耳,在医界、甚至政界都有相当的影响力。

其实,我不是个八卦的人。但大家都喜欢八卦的故事,在妇女节咱们就聊聊近代的女医生们。

金韵梅

1934 年,一位 70 岁的女医生在北平协和医院去世了。《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刊登了悼文:“她是一位经历了如此之多的痛苦和不幸的女性,孤身一人而又决不因此挫伤锐气或流露出来。这个世界过去对她似太无情。更为重要的是,她竟因而为这个国家的孩子和工人的利益做了很多工作,直到她生命的尽头。”

她,就是中国第一位女留学生,金韵梅。

金韵梅从童年开始就不幸:1864 年,生于宁波;1867 年,两岁多的时候就父母双亡。不过,还算幸运的是,她被美国传教士医生收养,在美国和日本接受教育。

1885 年,金韵梅毕业于纽约医院附属女子医学院,之后在美国多家医院实习工作。1887 年,她做了件大牛的事情:在《纽约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组织标本的显微镜观察及照相术》(呵呵,这大概是中国人发表的第一篇 SCI 医学论文吧,那时她才 23 岁啊,要是申请国家自然科学青年基金一定中标啊)。

金韵梅有过一次婚姻。1894 年,她与葡籍西班牙音乐家、语言学家 Silva 结婚,生有一子。后来,金韵梅得了右乳纤维肉瘤,多次手术才治愈。但是,她接着倒霉。1904 年,她离婚了。

大概是想换换环境,1905 年金韵梅把儿子交给养父照顾,自己回中国行医。她名气很大,为袁世凯所欣赏。1907 年,袁世凯资助她白银二万两,办理北洋女医学堂和北洋女医局(金韵梅是知恩图报的人,后来曾为袁家做过一段时间的私人医生)。在金韵梅领导下,女医学堂和女医局,培养了众多学生,并救治了大量患者。

1910 年,金韵梅想孩子了,就写了封告假信给上司:“惟有老亲穉子尚留居美国,骨肉分离,每萦梦想。”之后,金韵梅就在中美来回跑,1915 年,她定居北京。后来,最不幸的打击来了:1918 年金韵梅的儿子死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上。

变故之下,金韵梅身体越发不好,成为协和医院的老病号,各种毛病看了十多年(而这个老太太在不看病的时候,则总在忙着做慈善:做义工,还到处捐钱)。最终,金韵梅因肺炎逝世。弥留之际,她把一生的巨额积蓄都捐给了教育机构。

林巧稚的老师 Maxwell 这样赞美金韵梅:“伟大而独特”。

许金訇

加拿大28群,1884 年 5 月 9 日,《纽约时报》报道说:“有一位深色皮肤、闪着杏色双眸、穿着绣花的中式衣裙、脚蹬绸缎便鞋的中国女孩来到了美国”。

这个中国女孩,就是许金訇。

1866 年许金訇出生在福州的一个中国牧师家庭。12 岁进入美以美会办的毓英女塾学习,毕业后在教会医院学习照顾病人。院长很赏识她,帮她联系了美国的妇女外国传道会,资助赴美留学。

1895 年许金訇学成后回国行医,专给妇女、儿童诊病。起初乡亲们不太信任这个女医生。但很快她就凭借娴熟的医术声名鹊起,前往就诊的患者络绎不绝。

1898 年,世界妇女协会在英国伦敦召开代表大会。当时主持外交事务的李鸿章闻许金訇之名,派她作为中国妇女代表参加会议。许金訇是中国出席该会议的首位女代表。1899 年,她任福州仓山马可爱医院院长,“医术兼乎众妙,而一片婆心见于施医;故自官绅以至氓隶,罔不加以敬礼”;“每日门庭若市,妙手回春,活人无算,数十载常然”。

但是,到了1926年,时局不稳,教会医院被砸。许金訇心灰意冷,就辞职去了南洋,63岁病逝于新加坡。

一定有好事者问,你怎么不介绍一下许金訇的情感历程呢?

没啥好说的,她终生未婚,领养了一个男孩。

有没有男朋友?有没有追求者?

我哪知道!史书上又没有记载…

康爱德和石美玉

康爱德,命苦。

她从出生那天起,就毁在算命上。1873 年,康爱德生于江西九江,是家里的第 6 个闺女。想生儿子的爹妈快气疯了,而后又掐指一算:只要她在,绝对不可能有男娃。于是,康爱德的“婚姻经历”太早的开始了:一出生就被送给了邻居当“童养媳”。

但是,邻居家也酷爱算命。结果算出她“命犯天狗”,婚姻不利。没辙,最后,这苦命的孩子被送给好心的美国女传教士 Hoag 收养。

石美玉,是康爱德的终生闺蜜。

石美玉生于湖北的中国牧师家庭,在江西九江长大。九江教会女塾里,她和康爱德是同学。

她俩一起通过考试,赴美国密歇根大学医学院学习。在医学院,这对闺蜜是著名的女学霸,几乎包揽各科前两名。1896 年,在毕业仪式上,两个人又干了件备受瞩目的事情:穿中式旗袍登台领取毕业证书。康爱德穿蓝色,石美玉穿粉红,亮瞎全场。所有人起立长时间鼓掌(在国外留学的美眉们可以考虑借鉴一下前辈的经验…)。

毕业之后,两个人携手回国,在九江行医,一炮打红。

1896 年,梁启超写了首篇女学文章《记江西康女士》,对康爱德大加称赞,此文流传甚广。《老残游记》的作者刘鹗读到此文,立马将康爱德视为女神,托人函梁启超,希望介绍和康爱德结为连理。这事儿下文到底如何,史书上没说。但是,我告诉大家,刘鹗是 1857 年出生的,比康爱德大了 16 岁,明摆着想老牛吃嫩草嘛。人家康爱德又不瞎……

后来,康爱德在各界支撑下,在南昌开办医院当院长(卫理公会南昌医院,江西省人民医院的前身,后来在三十年代中山医院呼吸科创始人吴绍青也带着美国太太去做过院长)。

其实,康爱德应该算是一辈子的“医学文艺女青年”。1907 年之后,34 岁的她又跑去美国和英国读了几年文学和医学(注意:是读文学……兄弟我还想读历史呢,医院肯吗)。四年后,康爱德回国继续行医,没结过婚。

石美玉呢,也很牛,在九江创办了专看妇幼疾病的但福德医院。1915 年,她参与了颜福庆和伍连德的工作,成为中华医学会首批创立者之一。1918 年,她去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进修。

石美玉在九江工作的时候,多了一个闺蜜:美国女传教士胡遵理。1920年,由于与原教会总部产生纷争,石美玉和胡遵理一同辞职。两人赴上海创办伯特利教会、以及伯特利医院(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的前身。九院的兄弟们,你们医院是妇幼起家的,不是口腔和整形,你们知道吗……)。石美玉擅长演讲和布道,影响力很大,教会以及医院、学校等各方面的事业发展很快。

悲伤的时刻来了:1931 年,终生未婚的康爱德病重,从南昌来上海,在虹桥疗养院(徐汇区中心医院前身)医治无效去世。

康爱德的葬礼是在伯特利医院大礼堂举行的,石美玉送了闺蜜最后一程(单是想想就泪如雨下呀、泪如雨下…)。

抗战时期,伯特利医院也历尽磨难,原址被毁。后来,年事已高的石美玉和胡遵理定居美国。石美玉在美国筹款,在上海原址上重建了伯特利医院。1951 年 5 月,石美玉写信请求上海市政府接办了医院。三年后,石美玉在美国去世。

石美玉终生未婚,收养过几十个孩子。

张竹君

张竹君者,女汉子也。

(张竹君这张照片是任赤十字会会长时所拍,标准女汉子)

她的名头大得很:辛亥革命先驱、女权运动者、”女界梁启超”等等。你很难把这些称谓跟女医生联系起来。

张竹君的出身比前面那几位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1876 年,她出生于广州番禹的三品官员之家,绝对的高干子女。张竹君就读于博济医院(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前身)附属南华医校,后转入夏葛女医学堂。1900 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文献上记载,父亲想帮张竹君选个老公,她回答说:“儿必无嫁,即嫁亦须待六十年!儿此时尚当做一番事业,不以嫁掣儿肘,且可父女相守,侍晨昏以终天年也。”听到女儿说出这种话,估计当老爸的也是醉了。

张竹君的一番事业最后是啥呢?说来话长。

张竹君的临床业务水平不错,后来,她干脆怂恿丧偶的闺蜜徐佩萱变卖了首饰,开了家医院,自任院长。医院很红火,两个闺蜜就又开了家医院。

张竹君口才极好,组织了“演说会”,经常演讲。张竹君演讲些什么内容呢?你别以为她会去讲医学科普。张竹君演讲的都是政治、女权什么的。结果,张竹君的演说会吸引了一大帮文艺男青年。这就开始有点故事了。

富二代卢少歧喜欢张竹君。据说张竹君对卢少歧感觉也不错。不过,后来成为国民党元老的马君武插了进来。马君武绝对是才子,用法文给张竹君写信示爱。这下,博爱的张竹君犯难了!前思后想,她走了步“臭棋”:宣布暂不考虑婚姻问题。

马君武决定赴日留学了,不过没多久他还是依靠自己文采好的特长,使出个杀手锏:在影响力甚大的《民报》上发表文章《女士张竹君传》,称其为中国的女豪杰。这个大招直接击垮卢少歧,卢遂决定成人之美,也出国深造去了。(写道这里,我不禁想起来:梁启超当年写了篇《记江西康女士》,使劲地赞颂女医生康爱德,不知有啥企图。话说1901年马君武赴日后真的结识了梁启超,很有可能是梁传授了“泡妞秘诀”……)

两个“男闺蜜”一走,张竹君还能跟谁结婚呢?张竹君就继续搞她的“一番事业”,跑到了上海。不过张竹君到了上海滩倒是如鱼得水,到处活动,搞女权、搞工运,而且和上层社会的富豪们打得火热,干爹干妈认了一大堆。

当年出资给张竹君办医院的闺蜜徐佩萱,此时已加入同盟会,没多久张竹君也加入同盟会。后来,徐佩萱与同盟会的黄兴“有了意思”,结为夫妻,张竹君在其中起的作用不小。辛亥革命的时候,张竹君又显示出“女汉子”的本色,组织赤十字会救护队参加革命,勇敢地冒着枪林弹雨进行战地救护。因其英勇的壮举,被誉为“南丁格尔之再见”。

革命成功,民国成立,当年的男闺蜜马君武当了部长。但没几天,袁世凯上台,马君武又被迫留洋,据说临走又见了张竹君一面,当然也没啥结果。

后来,张竹君就一直在上海行医,也没再搞政治。再后来,就老了。她没有孩子,但是救助了很多孩童。1964年,张竹君在上海去世。

(其实张竹君要是好好拍照的话,也还是蛮有女人味的)

张湘纹

1948 年 3 月,《星光报》刊登《厦门前市长白发结良缘》消息:64 岁的厦门前市长王固磐,与 52 岁的上海名医张湘纹,“经过 25 年崇高友谊,有情人终成眷属”…

25 年的感情长跑,52 岁的张湘纹终于结婚了。(讲故事前,我先说句话:其实这事你一点儿也别惊讶。为什么?因为,张湘纹是“女豪杰”张竹君的妹妹,有“豪杰基因”的…)

故事是从 1923 年开始的。那年,王固磐代表中国出席纽约世界警察大会,而张湘纹当时正在美国留学。两人有缘结识,一见如故。但是,萍水相逢,各奔前程。

王固磐在民国警界一路平步青云,后来担任厦门市首任市长,是个清官。而张湘纹回国后,一直在上海发展,先后开办人和医院、尚贤医院,担任院长,她在上海妇女界中影响甚大。

王固磐结婚了,就与张湘纹保持着纯洁的友谊。

张湘纹的 25 年心路历程中有多少波澜起伏,无人知晓。1937 年 4 月,上海的《妇女生活》杂志刊登了一篇对张湘纹的专访报道。在和记者的交谈中,张湘纹谈到姐姐张竹君时说道:“她现在老了…”,而谈到自己的时候则说道:“我快老了,已四十多岁了,你看得出吗?”言语间,多多少少有些自怜。

1947 年王固磐丧偶。张湘纹开始与他加深交往,终成续弦。

罗哩罗嗦,咱们就八卦到这里吧…您若是觉得有点意思,就点下赞啥的,激励我改天继续八卦……

近代女医生的故事很多,倒也希望有哪位导演琢磨一出近代女医生的大戏,一定抓眼球的……

祝各位三八妇女节快乐!

作者为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外科副主任医师,丁香园获得作者授权,转载自「医史微鉴」公众号。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女神节 八一八民国时期的女汉子医生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