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Viola:我在台湾学会独处

前面的话:90后的东北妹纸Viola在本科毕业时考研失利,陷入迷茫,不知未来该做什么。随着两岸关系转暖,台湾开放大陆学生赴台就读硕士。考虑了三天,她决定试一试。最初说话别人听不懂、英文文献看到头大;后来满世界发文章、并决定赴美帝读博士。台湾三年的读书时光给了她什么?她怎么看待两岸同龄人?

本期出场人物

Viola@台北,90后,巨蟹座

本期内容提要

  1. 台湾人听不懂东北话?

  2. 怎么看待对岸的同龄人?

  3. 在台湾做科研の日常?

  4. 当初为什么选择来台湾?

  5. 台湾人真的都政治狂热?

随着马英九于2008年正式成为台湾地区领导人,在国共两党的努力之下,中国大陆和台湾各项交流日趋增多。在这一大背景下,台湾开放了大陆学生赴台读书。2011年的秋季,第一批大陆学子登岛开始台湾求学之旅。

在台湾读书与在其他地方读书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呢?

台湾年轻人和大陆同龄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呢?

采访正文


Q:Hi Viola,请先简单介绍下自己和目前的状态吧~

A:你好,我是Viola,东北妹纸,90年出生,目前在台湾读广告传播专业的硕士,主要做实证研究。那个,单身。

Q:这会儿已经快晚上22:00了,会不会影响到你休息?

A:十点就要休息了?我才刚起床不久。

Q:你是下午才起床吗?

A:嗯,我明天要跟老师meeting。

Q:日夜颠倒的作息是你一直以来的状态吗?明天见导师聊论文有没有信心?

A:信心多了一些,只是还有一些地方没有想明白,好难啊头痛。

我今天早上快九点才睡,睡到下午四五点起来接着弄。我昨天一边写着还想不通。突然发现,妈的快来不及了。我六月底要答辩,现在连实验物都没有,还要做前测,还要找人实验,还要分组,至少要找160人,还要找实验室,真是疯了。当时特别想哭,然后我早上把数据交给老师完就睡得啥也不知道了。死活也就这样吧,车道山前必有路反正。。。

因为我想要读博士,所以老师对论文的要求比较严格,其他人都还好。

主人公の论文生活

Q:你决定读博士是什么时候?

A:硕一下,我做完一篇完整论文拿去投稿之后。

Q:你决定读博士,是不是因为你到台湾读书后积攒了一个又一个成就,提升了自我效能,建立了自信,最后让你觉得自己适合走科研的道路呢?

A:我觉得比较大的方面是因为我发现了自己的兴趣。

当然自我效能的提升也有。

但有时候反而会让我收到很大打击。。。容易怀疑自己啥的。

Q:在此之前你在学术方面有受过什么打击么?

A:有啊。每做一篇都有不一样层面的打击。

最开始来的时候上课都是个打击,根本不知道老师在讲啥。论文全是英文,还要导读。(注:导读是台湾说法,在同一个导师的研究生一起开研讨会时,给大家讲解自己读的某篇论文就是导读)。

台湾人听不懂东北话?


Q:我们不妨把你整个台湾读书的三年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在不同阶段你遇到过哪些困难呢?分为学术和生活两个方面吧。比如刚来的第一年,适应上会有什么问题么?

A:最最开始的困难是生活上的。

我其实感到惊讶的是,来台湾还挺大出国的感觉的。因为你所知道的一切生活上的规则在这边都不好用了。比如说你都不知道早餐店上的菜单都什么意思、鲔鱼到底是什么鱼、饮料店里面的饮料都什么口味。另外说话也不太通,他们讲话我听得懂,但我讲话他们经常听不懂。

(Q:会觉得你讲太快么?)

其实我不太知道他们为什么听不懂,可能是发音不太一样然后又都黏在一起?然后有些用词不太一样。但是因为港台剧啊、明星啊什么的讲话都是那个样子,所以我还听得挺习惯的。我第一次跟台湾同学聊天,请他帮我下载一篇文献。然后我打了一大堆字,他就直接打(电话)给我说你说什么我看不懂,你直接跟我讲吧。

(Q:哈哈哈,动词不一样吗?)

然后第二天来学校他还问我,你昨天都说的啥啊,然后就念我们的对话记录,大家还大笑。当时挺不爽的。有些话,比如说,“靠谱儿”、“那行呗”,他们就不知道「呗」是怎样一种语气。我说“我下不了文献”,这句都不行。

台湾还保留着由右至左,由上至下的阅读顺序

Q:那学术上大家都用英文,应该问题不大吧?

A:英文问题就更大了,全都是学术用语啊,以前从来没接触过。

我还是导读第一组。

一上来就要讲十几页的英文文献,讲动机与目标,motivation。然后我们班负责的同学还把章节弄错了。本来我前面一篇都看完了,准备做ppt了,结果他说看得不对,不是那一篇。当天是周六晚上,我下周二要导读,周一中午交PPT,一共二十几页。周日还是中秋节吧,我记得。

周六那天晚上,我找一起来的陆生大吃一顿,然后大骂负责的同学。最后买了杯星巴克,熬了两个晚上。其实后面两页没念熟,不过还是上台讲了。

Q:那第一次导读的结果如何?

A:还行,我觉得。

Q:你后来问过老师和同学们对你的首次亮相印象如何么?

A:我同学说,那天所有人里只听得懂我在讲啥。哈哈,我就想虽然我平时讲话你们都听不懂,上课听得懂也不错啊。

Q:这个导读是在你入学多久之后?

A:我忘了唉。应该是正式上课的第二堂,第一堂是课程介绍。

Q:也就是说,你刚到台湾一个月,学术上还没入门,生活上也各种不适应,在这种情况下做了一次还算成功的presentation?

A:嗯,差不多。

Q:你们组除了你全是台湾人?

A:我们还有另一个陆生。

Q:感觉适应期一共用了多久?

A:三个月吧。

第二年:硕士做科研


Q:那第二年感觉有什么挑战,应该是你成果比较多的一年吧?

A:第二年其实有个瓶颈期。

第一年做完一篇文章之后遇到挺多困难,但觉得好像大概有了个研究的概念。这就有了思维定式。后来老师说是因为我们在做研究的时候都太操作化了,觉得自己挺会做研究的,就简单用几个构念直接去收数据测量。

Q:什么是操作化?(注:主人公主要做实证研究)

A:就是没有理论的背景,大概有了一个想法就直接去实行了。实行能力倒是挺强,是回过头来可能无法解释通。那篇我们投稿上了英国研讨会的,去发表之前跟老师讨论,老师就帮我们找能解释的理论。发现自己其实差太多。理论了解得很片段,也没有whole picture,统计概念没有。总有好多想不明白的问题。反正每次跟老师会谈都觉得我老师是个神。

Q:第一篇论文是怎么写出来的呢?

A:写第一篇的时候我们还是硕一上,啥也不懂。老师可能看我们孺子可教、勇气可嘉吧,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国外研讨会信息,那一年正好在台湾办,只是要用英文写。我和我搭档都天生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就直接冲。但是每一步都会去问过老师,理论啊,实验物啊,量表啊,都是她点头才做的,所以做出来就还好。

但第二篇的时候基本就都自己弄,结果就有点跑,理论和操作连不起来。老师会谈的时候一直说她头好痛,哈哈哈。不过她说没关系这都是学习的过程,你们好在还是学生,就先去发表还是能学到不少东西的,我们就去参加了。

Q:你一直和这个搭档一起做研究,其实就是合作者、co-author?

A:对啊,除了硕论我们都有合作的,有个商量。

和男搭档参加英国的学术会议

Q:没有老师或博士指导的话,硕士独立做研究确实有点难。

A:对啊,我们去英国时候就只有我们是硕士。然后得到的评语就是very brave,哈哈哈哈。估计也没听懂我们在讲啥,然后也不知道评论啥了,就只好给这个。不过我觉得国外的学者还都挺包容、鼓励的。

Q:感觉硕士真是。。。略尴尬,没个博士头衔,参加学术会议微尴尬

A:对对,我们当时名牌上写的都是Ms.zhang,人家都是Dr. 开头的。

赴澳洲参会的Ms. Zhang

Q:第二年在生活上还有什么障碍么?基本和大家都混熟了吧

A:对啊,我其实一直都和他们挺熟的。我知道超多八卦。我硕一室友都是大学生,大一的,大家在一个空间里,一直混在一起就容易蒸腾八卦啥的。我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室看书,她们完全无法理解我在忙啥。

Q:后来为什么选择搬出宿舍呢?

A:其实台湾本地生都不提供宿舍,都在外面租房子。宿舍给陆生住。我们宿舍是四人间上下铺,其实挺挤的。我作息又和她们不一样。我想说,一个人住好像比较方便一点。但是现在住久了有时候还挺想念有室友的日子的,人啊。

暗无天日的毕业论文


Q:那转眼进入了第三年,现在学业和生活上的挑战来自哪里?

A:论文啊,还有即将离去的忧伤和对未来的彷徨(笑)。

Q:论文是如何影响到你的生活的?

A:它现在几乎是我生活的全部。

我每天就这么点事,看论文、写论文,研究自己模型怎么才能更有信心,更有意思。

Q:最近作息是怎么样的,一直就这么不睡么?

A:没啊,我每天都有睡...

我固定每周三跟老师meeting,周二上午要交本周进度,所以我的周日和周一几乎都会熬夜。

Q:你来描述下你现在典型的一天吧,比如昨天早上几点起床,然后做什么了?

A:昨天早上六点睡的,睡到下午一点吧好像。起来洗漱,出门去研究室。路上买个早餐,然后早餐的时候看一集《生活大爆炸》,然后开始念书。但是效率其实不高,我发现当我决定熬夜的时候白天效率都会有点低。

台湾路边小店

Q:六点睡。。。那你前天怎么过的。。。

A:也是熬夜啊,我每周熬两天。晚上比较凉爽,也比较安静。

Q:你的早饭几点吃的。。。

A:都下午啊几乎,因为我不在家吃东西,我租的地方没有厨房。台湾有很多早餐店,东西结合的那种。

当初为什么来台湾?


Q:现在要马上要离开台湾了,你还能回忆起当初为什么要来台湾读书吗?

A:因为不知道要干嘛啊。

Q:原本打算做什么的?

A:当时考研,想考中传媒的新闻,然后没考上。想说可以念个双学位,然后慢慢找工作。中间还考了个公务员吧我记得,被我爸逼的。当时调剂时间都过了,只能调到X大啥的,我这心高气傲的....

这时刚好听说有这么个事(到台湾读硕士),而且又不用考托福、雅思、GRE。我大概想了三天吧,就想说可以申请看看,反正也不知道要干嘛。我们还是辽宁省的第一届呢!

(Q:所以也是缘分哦)

也可以这么说,哈哈。不过倒是觉得学到挺多东西的啦。

Q:感觉最大的收获在哪里?

A:知识吧?思考能力?然后还有学会独处。

Q:有没有哪些旧有的观念颠覆了?

A:没有到颠覆那么严重啦。

Q:这三年有感受到台湾社会的变化么?

A:没变化,还是差不多。

著名的台北西门町

Q:那你自己有觉得和国内脱轨么?(小编发现口音“有”被代跑。。。)

A:有啊,我上次回家啥啥APP都不会用,哪哪儿都不认识。不过我觉得学应该蛮快的啦。但是也有其他不适应的地方,比如大陆空气确实有点差,然后没有台北这么方便,台北生活机能还都挺好的。

怎么看待对岸的同龄人?


Q:问个比较宽泛的问题,你怎么看待台湾的同龄人?用五个关键词总结下吧

A:五个词,好难啊。

(想了大概五分钟)八卦、从容、二元、单纯、封闭

Q:为什么是这几个词?有没有什么实际的例子

A:八卦嘛。他们的PTT超级八卦,他们线上线下也特别喜欢讲八卦,这有点中二我觉得。这边的社交网站又几乎都集中在Facebook上,谁谁谁发了个什么状态啊,今天去了哪儿啊,都可以聊超级久。有时候觉得有点可怕。

从容嘛。这个我觉得分两面,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他们都太不着急了,特别流行毕业了先旅行或者出国游学一年再开始工作,大学也都可以念好久好久。总之干嘛都慢慢来就好了。可能台湾福利太好了吧,生活压力也不大。

二元。我觉得这有点受日本影响,一方面特别开放,一方面又特别保守。比如他们女生好像不太会被逼婚啊,大学时还可以集体组织去夜店开party,对多元成家的态度也挺开放的。但是他们工作了一定要给家里钱,不是自由的那种,是一种义务。好多女生结婚了也都要辞职在家带孩子。

单纯嘛。他们想法都还挺单纯的,不需要像我们那样要想那么多事。大部分人也都在台北发展,所以朋友也都集中,勾心斗角的情况好像没那么严重的感觉。

封闭就是对资讯接受的封闭。一直有防卫动机,不乐意听和自己不一样的观点

Q:八卦些什么?明星?

A:明星,身边的人。我同学之前有在PTT上发个文,特别火。

大概是讲她在一个男生下面回复的时候末尾加了“QQ”(在台湾是哭哭的意思)。就女生喜欢用的有点撒娇的感觉。然后男生回她说,请她删掉,因为他女朋友不喜欢QQ这种表达。她就在PTT上贴这段对话,说QQ不行吗?

就被推爆,然后新闻还报道。

Q:什么样的新闻?

A:就网路版的。反正是正经报社的网路版。这和知乎上被推那种不一样,当时整个变成讨论热点那种。不过也可能是因为我们认识的人发的,所以感觉比较强烈。

不过就只是觉得有点无聊...

Q:封闭这点,你觉得他们真的觉得民主自由不战而胜、不可辩驳吗?

A:嗯,感觉他们觉得自由民主好是绝对的,不需要了解别人为什么不好的那种。而且,就算想要了解也都会选择性处理资讯,只看到不好的那面。

其实他们讨论政治的方式都挺情绪取向的,如果coding的话,应该理性的字汇比情绪性的少很多,很少有分析思考的。都被煽动的很气愤、很气愤、很气愤,这样。也不知在气啥。

Q:所以可以理解为,封闭导致单纯么?研究生年纪比较大的人,也是如此?

A:有相关吧应该。我觉得有些人还挺好的(理性?),但比例不大。跟年纪没啥关系,跟见识关系比较大,有过出去走走的会好一些。我老师那个年纪的,出国读博士回来的一代台湾人都挺厉害的。

与大陆年轻人的区别?


Q:那你觉得,大陆年轻人和台湾年轻人的最大区别体现在哪一个标签上?

A:从容吧,我想。他们特别不赶,我们特别赶。其实都是比例问题,台湾的我见到的这样的(从容的)同学比例比较多。

Q:中国年轻人好像特别有一种焦虑,要出人头地,或者说成功的焦虑?

A:嗯,或者是想要赶快安稳的焦虑。要赶快定下来、要有着落。我大学毕业时候也这样,好像到台湾被中和了一些。

Q:台湾同学不急着考证?工作?结婚?买房子?生孩子?

A:嗯,不急,这些都不急。很少有买房子压力的感觉,大家都会住家里,或者租屋。

Q:那他们会有类似的,去北上广还是留在家的选择问题吗?

A:也有,但没那么显着。因为台湾城乡差距太大(笑),来台北的会比较多。大部分年轻人都挤在台北,就算来台北压力也不像我们在北上广那么大,回家也方便。小有小的好处。

Q:台湾的城乡差距很大吗?

A:如果说像北京和云贵山区那么大那没有。哈哈,我也不知道怎么描述,你来了就知道了。最大差距就像,大陆省会城市市区和普通地级市郊区之间那么大的差别吧。要么是都市,要么是城乡结合部。

最舍不得台湾哪三点?


Q:马上要离开台湾,最让你不舍的是什么(可以说三个)?

A:物理环境:台湾空气好治安好还是挺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除了太潮湿。台北到处都是24小时的便利店,半夜两三点我一个女生出门也觉得没有特别恐怖。而且大家都拾金不昧的,我是个挺粗心大意容易掉东西的人,我又一次把背的包包整个忘记在商场厕所,结果后来就被广播找人...还有一次把计算机忘记在星巴克,也是马上就找回来了。

但有一次我晚上出去买水遇到一个优点变态的便利店的店员一直问我要Line啥的,也挺恐怖的,不过这种情况也不多,总体而言还是挺安全的。

台湾小小的让出去哪边都变得挺近的,心情不好了去个近郊散心都可以中午起床,然后当日回来。我们学校离猫空挺近的,我们常常晚上念书累了几个人骑机车上去喝茶,就当放松。

台湾的小街巷

学生生活:在台湾的学生生活是我挺喜欢的一段。有一种自己整个掉到另一个时空生活了一阵子的感觉,虽然有时候挺想念过去的朋友,也挺想家人的,可是大部分时候我还是挺享受这种时光的。

我们学校给研究生的资源也还不错,让你有一个空间可以每天来这边念书做研究,然后不让打工的规定也让我安心的在这边当个米虫,没什么经济的压力(虽然还是有心理的压力)。但总之还是挺喜欢这种单纯的学生生活的。

我老师:我真特崇拜我指导教授,我觉得我是她的脑残粉。她知识太渊博了,又聪明,又优雅,我真想长大后就成了她....哈哈,她教给我很多知识,思考方式和生活方式,我真的还挺舍不得她的。

关于台湾の真真假假


Q:台湾人对政治真的很狂热?

A:狂热啊,好像也没有。就对大陆两个字特别敏感吧。大陆是座山,挡在他们面前就看不见世界了。不过也不算是他们的错。台湾是政治娱乐化,大家都像聊八卦一样,然后就算是讲大陆的什么的也都以提高自身自尊为目标的感觉。

Q:两岸关系的变化有没有对你的生活造成影响?

A:我在台湾生活太单纯了,就租屋、学校做研究,所以对我没啥影响。然后台湾对陆生的政策也都还没变,所以更没影响了。

反对核电的集会

Q:你有觉察到因为自己身份的不同,其他人对你不大一样?

A:这个还好,我朋友倒是有遇到(不好的事情)。但是我身边的朋友都还挺像单纯照顾外乡人照顾我的。

尾声:三问三答


Q:你觉得外界有没有对在台湾读书这件事有什么误解,你想要澄清的?

A:其实大陆怎么看来台湾读书这件事我并没有特别清楚,但有时候两边网友吵起来的时候会看到星星点点不理智的话,但是也不能代表全体,毕竟有些人在网络上讲话就特别极端。我身边的亲戚啊啥的误解比较像是正向的误解,有种我攀了高枝儿上了特别时尚的地方的感觉,但我觉得也并没有。

不过台湾这边的外界倒是有点误解,有一件事我记得特别清楚,就是选课的时候世新的学位生陆生(来读学位的)和交换生(只来半年交换)吵了起来。因为世新是私立学校,没有国家补助就收好多陆生交换生学位生来赚钱,然后学位生都和本地同学一样念书,但交换生因为只来半年什么都不熟悉,学校会提供一些选课的特权,这就让课程人数超过,然后台湾和大陆的各种学位生们选不到想选的课。

台湾同学就骂说这么多陆生学校挤死了我们现在连课都选不到,陆生整天就在那边环岛游山玩水又不念书。学位陆生就委屈说,学校为了赚钱收这么多陆生关我屁事啊,我辛辛苦苦念四年是要毕业的好吗谁游山玩水了,游山玩水的都是交换生好吗,交换生你们不要见课就选然后还不去上,来了也学点东西不要一直出去玩带累了陆生的名声。交换生:...继续环岛中....反正陆生生态就这样,有时候挺骄傲的,有时候还挺自卑的。

我觉得在台湾的陆生出来被歧视歧视还都成长挺快的,有的人想法啥的都变更成熟了,但也有变更偏激的,全盘否定台湾的一切,我也觉得不太好。其实大家来台湾也都是想看看这地方到底长啥样,然后海外文凭不明觉厉感觉挺划算的。但来了其实大部分人真的还是都学到东西有成长的,没有就一直吃喝玩乐,只顾着旅游。

Q:如果重新回到几年前,再读一次大学或再让你做一次选择,你会做哪些决定、哪些事情让现在变得更好?

A:哎呀,我不太爱做这种悔不当初的动作,穿越时空可是有悖论的,一个弄不好我就不在这了。哈哈,好好念英文吧应该是...

Q:台湾社会有哪些是你羡慕的?哪些是你不希望中国变成那样的?

A:羡慕台湾的治安吧,我之前说过的。而且人都挺有礼貌的,你跟她笑,她会笑回来。

不希望的地方,不希望大陆年轻人失去斗志吧。然后最好能更开放包容地接纳各种想法和他人,不要过度自卑,也不要过度自以为。

Q:非常感谢你的分享!

A:不客气~

采访后记


其实比较惊讶的是,外表(照片)看似柔弱的Viola同学有一颗非常强大的内心,直面孤独,直面不确定性。大条、看得开的性格也让她享受到单纯、美好的学生时光。

另一方面,新闻传播出身的妹纸,金句频出,高亮用不完,比如“大陆是座山,挡在他们面前就看不见世界了”和“八卦、从容、二元、单纯、封闭”对台湾年轻人的高度概括等。

在这里提前祝愿她毕业顺利,美国博士生活顺利。也祝愿我们的年轻人,也能够早日过上台湾同龄人一样不赶、不着急的日子。少一些焦虑,多一些从容。


注:受访人的观点和建议一般是从自身视角出发,可能受到客观条件和主观意愿的制约。如果您对相关问题有其他角度的看法,欢迎与我们联系!如果您有其他问题想和受访者联系,请给我们发送简信


对国人来说,“台湾”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它不仅仅是太平洋上的一个美丽的切实存在的岛屿,还是一个浓缩着中华民族历史沧桑和现实矛盾的抽象符号。“我在台湾”系列主要关注曾经在台湾短期、长期生活过的同龄人。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Viola:我在台湾学会独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