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有种爱情叫王家卫

花樣年華原聲帶01 - Yumeji's theme

你不要说两次,说两次我就相信了。————《望角卡门》

「M是个轻浮的男人...」下班前30分钟,办公室里的人多半没什么上班的心情,小雪在QQ对话框里,和对面同部门的美女同事NANA八卦闲聊。

「怎么了?」NANA不明白为何小雪会突然丢出这样一句话?

M和小雪是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分属不同部门,小雪对M的第一印象:高、帅、斯文、阳光,然而对于远离家乡来到上海工作奋斗的小雪来说,「恋爱」二字基本上是放在功成名就之后,「办公室恋情」更是不曾思量过的议题,更别提M是一位已婚男士。

「刚刚M在QQ上跟我调情!」小雪翻了翻白眼,把对话记录截屏发给NANA。

M是公司的财务主管,所有大大小小的备用金申请、差旅报销都要经过他这关,大公司审批程序繁复,往往一张申请单就要等上大半个月才会批下来,小雪手边一个著急的项目亟需备用金,特别嘱咐了M帮忙盯一盯加急处理,没想到M一天就搞定了所有流程,通知小雪领取备用金。

「我不过就是顺口说了一句:"M你太好了,爱死你了!",他竟然回我:"真的吗?那过来亲一口。"」在小雪的价值观里,已婚男人是不可以这样跟女同事开玩笑的,「我回他:"我就算了吧!还是让NANA给你亲一口,她比我美。",结果他竟然回我:"不要,我就要你。"你说他夸张不?」

「小姐,你是下班前闲的太无聊了是吧?不过没想到M是这样的人,以后少点跟他闲聊保持点距离好了。」NANA连续敲了几个挖鼻孔的表情图案,不再多说些什么。

望角卡门

十六号,四月十六号。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我明天会再来。————《阿飞正传》

上海的深秋,凉意阵阵,十月二十三号,晚上十点十七分,小雪和朋友聚会后从酒吧回到家里,带著微醺,她习惯性地打开了电脑QQ自动登陆,对话窗弹了出来:

M:你是刚腐败回家吗?

小雪:你怎么知道,我跟朋友去酒吧喝酒聊天呢。

M:这么滋润!我还在公司苦逼的加班呢!

小雪:有没有搞错?这么拼命.......

也许是酒精的效力,也许是寂寞使然,那晚,不知道是谁开始的,两人的对话内容,开始暧昧,从MSN到手机简讯,从含蓄到露骨,短短一周,好像是两人已经压抑了半年的情愫瞬间爆发一般,对话的暧昧气氛,到达了一种顶点,两人都暗暗知道,彼此之间的关系,已不再是同事那样的单纯。

开始暧昧后一周,一日下班,M和老婆约在外头吃饭,而小雪正好也顺路要去相同的方向,于是两人一同下班,搭了计程车,一路上,小雪手舞足蹈地高谈阔论著,而M突然之间就抓住了小雪刚拍上他膝盖上的手,紧紧抓住不放,气氛突然安静了,小雪没有挣脱也没有多说什么,她知道,这一刻开始,她默许了他超越普通朋友或是同事关系的举动。

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改变不了,有些界线,跨越了就是跨越了,只会越来越深陷。

阿飞正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重庆森林》

暧昧真的是男女之间最美丽的关系,乎近乎远、期待盼望,因为和M的暧昧,小雪的心情变得雀跃,每天上班的沈闷也都化成期待,M抓住小雪的手过后又一周的周末,小雪一如往常地随意地发了短消息给他,估计他应该是在陪家人,所以也不大会回讯息,正好那天是周六,有个也是来自外地的同事辞职了,隔天周日火车离开上海,于是小雪和另一个特别好的同事,邀集了几个也在上海的朋友,在KTV开了个包厢为他办了个小型的欢送会,小雪发了个短消息告诉M这事儿他没回,没想到这歌儿唱到十点半,M突然回了讯息,问小雪他们人在哪?他30分钟后到!

于是30分钟后,M出现在包厢中,坐在小雪身边跟著大家唱歌喝酒,黑暗中,M的手始终在小雪的腰后,一切都那么地自然,当大家酒酣耳热一阵笑闹,小雪转头正打算跟他说些什么,他的唇突然迅速地贴上来,非常快速轻巧地在小雪的唇上印了一下,这举动让小雪楞了一下,不意外但有点不相信他会这么公然地做这件事,虽然在场的都是特别好的朋友,但好歹也有两位是公司同事阿!

唱完歌,大夥儿散会,各自跳上计程车回家,小雪和M两人在淮海路上手牵手地散著步,初萌芽的情愫都是热烈的,更何况,两人都是年近30的成年人,走没两步M看著仰望著他的小雪,紧紧将她拥入怀中深深地热吻,好一会儿天空开始飘起细雨,M说:「今天可以陪你到天亮。」话已至此暧昧也就荡然无存,一切只剩下YES OR NO,上了计程车,一路飞奔回家,在后座,M急切地拥吻著小雪,手也不安份地抚上她柔软的胸前,大剌剌地在计程车后座上演这一幕激情戏码。

那晚...回到家,没有意外,他们上了床,从小雪那张小小的会嘎嘎作响的单人床上,到铺在地上的羊毛地毯,两个压抑许久的灵魂探索著彼此的身体,M背叛了他的妻子,小雪背叛了自己原本的价值观,两个人都是罪人,但那时,没有人后悔,但也没人知道,这段关系会怎么收尾。

重庆森林

走的时候,我叫他送我回家。我已经很久没有坐过摩托车了,也很久未试过这么接近一个人了,虽然我知道这条路不是很远。我知道不久我就会下车。可是,这一分钟,我觉得好暖。————《堕落天使》

办公室不伦偷情对小雪而言还真是新鲜体验,在一个正经八百的空间当中,隔著几张办公桌,隔著几颗在萤幕前埋头苦干的脑袋,有个穿著体面的男人,几天前曾全身赤裸地,和自己在床上在长毛地毯上翻云赴雨,香汗淋漓地分享情欲,很快的两人又有了第二次的机会,M的太太周末回娘家了,M因为加班来不及陪著回去,于是,那个周末,M邀了小雪到他家过夜。

M的家是在上海市区中的老房子,老旧的小区,嘎嘎作响的木头楼梯,踏著一阶阶的楼梯往上走,每一步都像是呻吟声一般充满罪恶,在M家又窄又小的浴室洗完澡,小雪换上睡衣头上裹著浴巾出来,M拿起了电吹风帮她吹头发,接著点上蜡烛,轻轻拉著她的手,爬上屋里那张舒适的大床上,那张他和他老婆共枕近三年的大床,在那床上,两人用M一直以来惯有的温柔拥抱亲吻做爱,也许是在自己的家里是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床,这一晚,M特别放的开,一开始小雪还觉得有些不适应,毕竟这是他平常和他老婆一起睡的床,可以肯定的是,不管频率多少,不管是否激情舒适,他们也曾在那张床上履行「夫妻义务」,他也曾在相同的柜子中,掏出保险套,也许根本他们做爱不戴?千头万绪终究还是在他的激情当中被抹灭,放著音乐点著烛光的房间里,只剩下娇喘淫叫声以及两人到达高潮的呻吟。

完事后,M翻身下床,将用过的保险套丢进垃圾桶再清理了一下,拿了床头那杯冰的气泡矿泉水喝了两口再递给小雪,这杯冰气泡矿泉水,在刚刚激情的时刻,被小雪拿来当做用嘴为他服务的辅助道具,是小雪这周挑逗暗示他时提议的,小雪说,冰水最好是气泡水,保证让他有不一样的感受,呵呵…果然一试爱上,这是他老婆没给过他的激情。

小雪:欸,我是你结婚后的第几个阿?
他再度窝回被窝里,小雪忍不住问了他,这男人玩暧昧玩的那么熟捻,肯定不是第一次。

M:第二个,不过会是最后一个。

小雪:果然!坏男人,那之前那个呢?你们一起多久?

M:没联系了,她结婚了,也就出轨过那么一次,不过我希望你是最后一个。

小雪:为什么?

M:因为我发过誓要对我老婆好的,因为她也对我很好。

听到M这么说,小雪忍不住在心理冷笑了一声,发过誓要对老婆好?这句话出自一个在自己跟老婆平常睡的床上,全裸搂著另一个裸女的男人嘴里,似乎非常非常没有说服力。

小雪:鬼才信。

小雪在M肩头上咬了一口,他疼的叫出了声,接著反身压到小雪身上反击,那一晚他们又再聊了一小时,聊以前谈过的恋爱,聊年轻时的一些疯狂事,然后又再作了一次爱,最后沈沈地睡去,那时的小雪,闭上了眼睛睡在M的怀里,不去想能睡多久。

堕落天使

有时候,耳朵比眼睛还重要,很多东西用耳朵听比用眼睛看好,一个人假装开心,但声音就装不了。细心一听就知道了。————《春光乍泄》

小雪和M的办公室不伦恋就这样彻底地无法停止地展开了,虽说是地下情,但毕竟大家都不是傻子,其实两人之间不寻常的密切关系,早就在办公室间悄悄传开了,和小雪私交最好的NANA不止一次地提醒她:"大家都很担心你,觉得你就像根丝线,拉的好紧好紧,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好像随时都会断掉,你知道吗?大家其实都传的沸沸扬扬,在谈论你和M在一起,只是没人说破,这样下去是办法吗?别人怎么看怎么说我们好朋友都不想管,我们只担心你是否承受的住,我们都知道,好的时候你很好,哪天那根线断了,你就会自己毁了自己的一切。"

这些劝告其实小雪都知道,但是明知道是错的,却无法克制自己不断地深陷,偶尔会有些争吵,但小雪始终知道自己的身份,一次也没有提出过要M离婚或是给个名分之类的要求,她自我安慰骄傲的说,我爱的是M的人,有爱情就好,不需要承诺。

十一长假前,公司有场公关活动,一大早M就叫了台车,陪小雪提早到达了活动会场,一整天的活动下来,身为活动负责人的小雪几乎没什么时间吃东西喝水,好不容易熬到了活动结束,大伙儿回到办公室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小雪心情放松正准备和M去约好的日料店吃顿庆功宴,没想到M的QQ对话视窗却弹了出来:"计画有变,家里有事,我必须要20:00前回到家,我工作还没忙完,今天不陪你吃饭了。"

也许是因为太累身体太不舒服,这些小雪平常很能理解包容体谅的状况,在那一瞬间突然变得不能接受了,她开始在QQ上写些情绪化字眼,但M却忙得没回应也没作声,最后7:20终于M说可以走了,先陪小雪简单吃点东西再回家。

在餐厅里,M尽点些小雪爱吃的东西,看得出是真的努力想要讨好,小雪开始有点心软了,知道他也不得已,只是才刚准备说些好听话缓和气氛,M的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是他老婆,他脸色一沉,把手机画面亮给小雪看,不高兴地接著说:"我就是怕这样,说了加班晚回去,结果我现在不在办公室里。"

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断了,小雪突然心里一股火上来,拿了点单看了一眼金额,就从钱包掏出钱拍在桌上,接著包包拿著就往门外走,M追了出来,外头正在下雨,两个人都没打伞,他试图拉住小雪的手,但小雪却用力甩开对他大吼:"你走!回你家去!去找她,不要再来找我了。"

狂吼的声音太大,估计路人都吓到也看到了,M也吓到了,小雪从来没这么对他吼过,也没发过那么大脾气,雨下的有点大,马路对面有一台计程车亮著空车灯,人行绿灯亮了,小雪冲过马路跳上了那台计程车,M也追上来了坐进车里,两个人在车里对峙,师傅问要去哪,小雪不说话,M就用上海话告诉司机先左转弯,绿灯了,车子开动,师傅开著车左转弯,一直问要去哪,她别著头什么都不想说不想理,他尴尬的要师傅先一直开然后一下说右转一下又说直走,但师傅还是一直追问要去哪,于是小雪掏出钱包,拿了100元交给师傅说:"师傅这里是100元车资,我们在吵架,你别管我们要去哪,他叫你怎么开你就怎么开。"

一路上师傅怎么开,开到哪,小雪没多注意,只知道自己怎样都不想讲话,眼泪也掉不出来,而身边的男人一直唯唯诺诺地道歉著,解试著,试图平抚眼前女人的情绪,甚至连他老婆中间又打电话来也不敢接。

M:真的是家里有大事,否则我一定会想尽办法陪你,我知道每逢周末、长假,你都会特别脆弱,是我不对,我没有更用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你。明天一早,我来接你上班我再外出办公,中午办好再打电话给你,我们出去吃饭,回家抱抱再去上班,补偿你好不好?你从来没发过那么大火,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生气很生气很伤心很伤心,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做的不够。

M真的是被小雪的怒气吓到了,拼了命地不断道歉,终于小雪开口了。

小雪:你回家吧,你该学习如何承担后果了,今天晚上就算我去死也不甘你的事。

M:对不起,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我保证明天补偿你,你收回你说的话好不,乖乖回家,不要说什么死不死的话。

小雪:我不收回去,也不跟你保证什么,你要怎么做你自己去做,也该让你尝尝我等你的这些日子,我的感受,那种不知道结果是什么,但是还是必须要等的感受。

M:我也不想这样阿!但真的是家里有事,我保证以后答应你的事情,就算找其他理由也一定做到。

小雪:我跟你都不用保证了,这一年来你答应的保证的还不够多嘛?

车子开到了M家楼下,他颓丧地下了车,小雪还是别著脸没多看他一眼,关上车门,让师傅在徐汇区内继续兜著圈子,小雪开了窗点了烟默默地一直掉眼泪,师傅原本没出声,倒是小雪自己像是自言自语般开始说著话,师傅应该也很尴尬吧,有一搭没一搭地回著小雪的话,讲的不外乎是,何必呢?没必要为了一个男人这么伤心之类的话。

那晚上,小雪哭著睡著,没再收到M的消息。

春光乍泄

如果多一张船票,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花样年华》

第二天早上,小雪的手机QQ传来M的讯息,把她叫醒了:「出门买豆浆,等等找你。」小雪睁开前一夜哭肿的眼睛没回,又过了10分钟,M又传来:「买好了!叫车,十分钟后到。」小雪还是没回,但起床刷牙洗脸,再过十分钟,M传了:「芝麻开门。」

小雪平静地走到门口,打开门,没多看他,只帮他打开鞋柜,拿出他的拖鞋帮他放好在地上就进房间了,他跟进来,把早餐放桌上,打开豆浆的杯盖,吹凉,将小雪抱过去坐在他腿上,哄著她吃早餐喝豆浆,早餐吃好,就让她转过身,亲吻她抱她上床温存,小雪没再多说什么,就是疯狂地跟他做爱,好像一切都没发生一样。

M:下辈子我还你,不论你在哪里,我来找你,永远在一起。 温存之后,两人起身穿衣服准备上班,M看著小雪哭肿的双眼,说了这句话。

小雪:下辈子的事情谁管的著?

M:我不管,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永永远远,包括这辈子都不准你离开我。
M突然像是孩子耍赖一样,抱住小雪不放。

小雪:那行阿,下辈子我不当你的情人,我当你女儿,这样你得爱我一辈子,却要看我跟别的男人睡。

M:你......

小雪还没忘记昨天晚上的撕心裂肺,但M却像是作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

M:我们生个孩子吧,我离婚,娶你。

小雪:......你疯了吧? M没有再回话,自顾自地穿好衣服收拾包包,拉著小雪出门上班。

抱著满肚子的疑问,小雪一整天上班都心神不宁,下班前终于忍不住了,发了QQ问M早上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开玩笑的吧?M一本正经地再次承诺自己是认真的,为了哄小雪开心证明自己的决心,M还把公司信箱密码改成小雪的名字和生日,甚至把自己的APPLE ID密码、QQ密码让小雪知道,好让小雪可以自由进出他的信箱、登入他的QQ,以此证明自己对小雪是真心诚意的。

小雪:好了好了,我相信你,我相信你对我是真的。

M:相信我,等我,我一定会跟你在一起。

其实爱情是有时间性的,认识得太早或太晚都是不行的,如果我在另一个时间或空间认识她,这个结局也许会不一样。————《2046》

M真的会实践他的承诺?小雪嘴上说不指望不期待,但多多少少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的念想,都说找小三的男人没一个真心,但M对她的承诺那么的认真,所以...也许呢?如果呢?万一呢?

疑惑再多,日子还是在过,很快地农历年到了,小雪买了车票回了老家,和往年一样,老家的爸妈亲戚又是纷纷追问有没有谈朋友阿?什么时候结婚?年纪不小了,赶快抓紧阿,要不那个XXX家的XXX挺不错的给介绍介绍。从24岁离开老家到上海工作以来,每年过年相同的戏码从没变过,只是今年,这在这千篇一律的戏码背后,是小雪错综复杂的心情,她和M的事情,当然是不能让家里人知道的,就这么藏著秘密忍到了大年初三,隐忍的情绪终于被手机QQ传来的消息整个掀开了。

M:我告诉她了。

从没想到过年期间竟然还能收到M消息的小雪,看到这则QQ消息简直吓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我告诉她了。」短短五个字,就像是核弹一样炸翻整个世界,M跟他老婆摊牌了?他真的说了?还在大过年说,这简直是疯了!小雪无法判断自己究竟是惊?还是喜?拿著手机的手不断地颤抖著。

小雪:什么?你开玩笑的吧,大过年的,你告诉她了。

M:嗯,我觉得再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

小雪:那...那她说什么?

M:她很伤心,不断哭著问我为什么不要她了,还跑出门说要离婚要回娘家。

小雪:大过年的,这样闹不行阿。

M:恩,我把她追回来了,好好谈过了,她现在情绪稳定些了,说要等你回上海,三个人坐下来好好谈一谈,谈好了再去跟爸妈说离婚。

谈?小雪不知道到底三个人要谈什么,她又有什么立场跟他们夫妻谈?只是这种状况下,她是肯定无法平心静气地在老家待下去了,当天她就收拾了行李,连夜搭车赶回上海,一路上小雪心里的不安始终无法放下,一个妻子知道了自己的丈夫有外遇,而且还要离婚跟小三在一起,如何能够平心静气地三个人坐下来谈?事情真能如M说的那样,顺利谈完以后跟爸妈说离婚?还是说这趟回去会像网路上那些视频一样,被M的妻子带人在大街上爆打一顿?小雪越想心里越是没底,但,她还是必须回去这一趟,想见M的心情,从未向此刻般强烈,只是小雪所有的猜想都错了。

当小雪走出车站,迎接她的不止有M,还有M的太太,两人十指紧扣,手牵著手,小雪当场就傻了说不出话,还是M的太太先开的口,领著大家在车站旁的咖啡厅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来谈。

整件事情就是场M的太太和M说好的局,M向太太摊牌的那天晚上,当M的太太跑出家门被M追回来,两人彻夜长谈之后,M就后悔了,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小雪开口,于是M的太太劝M先哄著小雪,把小雪叫回上海,两个人一起跟小雪谈分手,让小雪知难而退。

整场谈话,M几乎不发一语,全由太太出面说话,看著眼前这唯唯诺诺的男人,小雪知道,他爱的这男人,终究是个无法自己做决定没有担当的人,可怎么自己就这么这么地爱的义无反顾了,那天晚上,小雪一个人回到了家中,一口气将家里的几瓶红酒全部喝光,坐在窗台上听著过年的爆竹声响,终究还是没有勇气从窗口一跃而下。

年终究是过完了,上班的第一天,小雪思索著要用怎样的表情面对M,一进办公室NANA就跑来告诉她最新的消息:「一收假开工,M就辞职了,说是三天内完成交接就离开。」这情况虽然小雪心里有准备,但还是难以接受,内心翻搅肚子也突然一阵剧痛眼前一白就晕了过去,再次醒来�已是在医院,眼前是M担心的眼神。

M:医生说你怀孕了,可是状况不好,孩子流掉了,我对不起你,对不起。 M看著小雪苍白的面孔,紧紧地握著她的手哭了。

怀孕了?真怀孕了,这孩子也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吧,他的爸爸放弃了不要妈妈了,所以孩子也不想活了,自己走了。小雪的眼泪默默地滑了下来,两个人就这么留著眼泪,谁都说不出一句话来,直到M的手机再度响起,是公司同事打来的,M的太太打电话去公司找不到M,直接带著妈妈和一家人找到公司去了,正在前台闹。

小雪:你回去吧,一会儿我让NANA来陪我,你回去吧。

M:我不走,你让我陪你吧,我不放心你。

小雪:你不走,难道你能离的了婚跟我在一起吗?

M:我...给我一点时间,我想办法。

小雪:算了吧,你回去吧。

M:你相信我,我保证...

M的电话不断响起,是他的太太,他爸妈,他丈母娘轮著打来的,M痛苦地紧紧抓住小雪的手,试图忽略不断狂响的手机。

小雪:你走吧,难道真的要他们在公司里闹的天翻地覆,还是要他们杀到医院来找我们才行?

沈默了许久,M终究还是放开了小雪的手,绝对回去面对家人,看著M离开病房的背影,小雪的眼泪止不住,她心里清楚,M这次走了就回不来了。

有些人是离开之后,才会发现离开了的人才是自己的最爱。————《东邪西毒》

那天,M回到了公司,当天就交接收拾东西离职了,听同事说,M几乎是被太太还有丈母娘压著离开的,手机、QQ都停了断绝一切往来,银行卡、信用卡也全部收走,跟著太太回娘家闭门思过,因为离职的急,许多事情没交接清楚的,都是同事打电话、发email给他太太,然后再由他太太转告。

这次,真的,真的,真的结束了吧,二个月后小雪也递交了辞呈,收拾著办公桌上的物品,小雪忍不住掉了眼泪,桌上的一切东西,都充满跟M的回忆,和M一起买的笔筒、书档、水杯...,电脑里音乐播放档案也是M帮小雪整理的推荐歌曲,这些都该告别了吧,打开信箱,所有M过去寄给小雪的信,都好好地收藏在一个单独的信件夹当中,一封封都是曾经爱过的回忆,爱过,真的爱过吧?

QQ对话框弹了出来,是NANA,「前几天我收到M寄来的一封协助处理工作的信,里头有些我看不懂的话,我想,也许该转给你看看。」说完这话,小雪的邮箱就收到转寄过来的信件,这是M离开以后,小雪收到的第一个直接来自M的消息,点开了信件,一大串财务数据核对的内容,但信件最末的签名档里,有一行字让小雪瞬间泪崩了。

MIMANCHI

这是M和小雪约定的暗号,mi manchi,意大利文的"我想你",他们曾经约好的,不论在哪,发生什么事情,只要这句话出现,就代表还想著对方,小雪抹了抹眼泪,回了NANA信息。

小雪:恩,是他要对我说的话。

NANA:什么?他啥意思阿?

小雪:他说他想我。

NANA:搞啥阿?都分手了也没打算离婚,被老婆关在娘家,还想你干嘛?你该不会又想去找他了吧?

小雪:我不知道,找他也没用,我心里清楚。

NANA:你清楚就好......

后来的后来,偶尔公司同事八卦起这件事情,还会感叹一下,老实说当年真觉得他们真能最后走在一起,以渣男和小三这种人见人打的角色来说,M和小雪爱的还是挺轰轰烈烈真真切切的,有同事信誓旦旦地说,在火车站看到他们两人在等车子,手牵著手很亲密的样子,只不过就连NANA也没有从小雪那再得到什么消息。

故事真的结束了吗?隐隐约约感觉还没有,但是无论感觉如何,戏就是结束了,灯光亮起,片尾字幕出现,演戏的人已经离场,人生如戏,是否还有续集?谁知道呢...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有种爱情叫王家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