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的爷爷再也不愿醒来

我又梦见我的爷爷了,梦里边我哭的歇斯底里,跟爷爷走时一样,醒来我的眼角还是未干的泪痕,忍不住的想念,止不住的流泪。我找到耳机听起了曹格的《爷爷》,歌词的每一个旋律都在挠我的心,我带着耳机强忍住情绪,这时已经是早上五点了,我害怕吵醒我的室友,戴着耳机的我还是不争气的哭了,平常能压住情绪的我,那一刻彻底崩了。室友关心的爬上床问我怎么了,我慌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非常抱歉打扰了大家睡觉,我只是抽泣着说我没事,室友才放心回自己被窝,给我留了一个灯,她们以为我做恶梦了。

图片 1

摇下车窗在熟悉的路上

哼著你爱的那首歌

竹藤椅石砌墙怀念茶香

全家福的旧相框

你 牵我走 弯弯的小巷

风吹过落叶的地方

你 说孩子 勇敢的去闯

去 看世界的模样

长大的世界充满了伪装

牛奶糖不再是犒赏

说故事捉迷藏爱的失望

犯错却没人原谅

你 牵我走 弯弯的小巷

风吹过落叶的地方

你 说孩子 勇敢的去闯

去 看世界的模样

我 又踏上 弯弯的小巷

今天陪我的是月光

我 终于懂 时间的重量

你却不在我 身旁

(1)

因为爸妈常年在外做生意,我和弟弟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我一点都不羡慕那些有爸妈陪伴小孩,因为我有爷爷奶奶,老人都会惯着孙子孙女,当然我的爷爷奶奶也一样,我奶奶是四十岁才有了我爸爸,所以,相比同龄人的爷爷奶奶,他们的岁数大了很多,小时候对年龄没有概念,肆无忌惮的不懂事,无理取闹的调皮,印象中我特别不听话,比弟弟都不省心,从一岁开始就跟着爷爷奶奶了,爷爷奶奶从来都没舍不得打过我,有什么好吃的两位老人从来都是留着我和弟弟,到了初中我才意识到她(他)们已经老了,爷爷的头发有一点发秃,两鬓都是发白的,爷爷的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弯了,走路的步子也很慢,我突然感觉很害怕,我害怕爷爷会慢慢老去,我更害怕爷爷会离开我,我对爷爷说“爷爷快点走,哎呀,您怎么又驼背啦,挺直腰杆啊爷爷”,爷爷就卯足劲的走了几步,我哈哈大笑“爷爷你怎么可以这样,原来你都是装的啊”此刻的爷爷正坐在板凳上大喘气嘴角还在微笑,我心里不由得一酸,爷爷他真的老了。

(2)

上了高中,阴差阳错的我我选择了离家最近的一个高中上学,别人都说你都考上了更好的高中,为什么又来这个学校呢,我随口一说“因为离家近呗”,其实走路也得二十多来分钟,所以我一般都是骑车的,爸妈后来才知道我不住校,打电话说女孩子家的每天晚上跑来跑去的不安全,一般我做的决定家里边的人说什么也改变不了什么,我任性的走读了三年,我们是九点半下晚自习,冬天的话会早一个小时,貌似没区别,都是黑黑的一片,而且有一半的路程没有灯,所以怕黑的我总是备着一个手电筒,还好邻居比我高一届的姐(从小一直玩到大的)一块,两个人总是壮大了胆,就这样跑伙了半年,那个时候爷爷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经常住院,我每天晚上回到家都会问奶奶“爷爷身体有没有好一点”,奶奶嘟囔着“就那样呗”,我才知道爷爷有时一天吃不了多少饭,睡觉衣服有时都是奶奶帮忙脱的,就这样爷爷还是闲不住,上街帮隔壁大奶(我爷爷的亲嫂子)买东西,家里边离街并不近,爷爷舍不得坐车,不知道为什么坐车就几块钱,他还是舍不得,爷爷节俭了一辈子,也没见他省出什么来,我很心疼爷爷,总是生气的说“为什么上街都不坐车啊,老帮别人捎东西干嘛啊,以后不要在走路去上街了,不许再有下次了”,爷爷像个小孩子一样跟我解释道“人家看我一个年纪大的老头子不愿意载我,再说了,你大奶也没法上街……”,爷爷总是这样,有那么多不好好照顾自己的借口。

(3)

到了高一快放假的一个晚上,我回到家发现院子里有红红的棺木,我不惊的打颤了一下,跑到奶奶房间问奶奶这是在干嘛,奶奶说,“把棺上个漆,以后好用啊”,“这么着急干嘛,你和爷爷身体都还好着呢”我几乎都是哭着说出来的,因为那几天爷爷一直在住院,姑姑说跟爷爷做好了思想工作,才敢动这个的。

终于我放寒假了,可以每天陪着爷爷晒太阳了,每天照顾着爷爷了,我每天都会和爷爷一起坐在院子里跟爷爷聊天说话,问爷爷以前的事情,爷爷总是很乐意跟我讲,每当爷爷笑的时候,我都特开心,当我感觉爷爷身体在一点一点变好的时候――其实爷爷的时间并不多了。

(3)

我清楚的记得农历腊月三十号那一条,爷爷安静的走了,他就像睡着了一样,旁边的几个姑姑撕心裂肺的哭,门口的炮声“佟佟”想起,家里边来了很多很多人,有我认识的,也有我不认识的,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有种缺氧的窒息,我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都来我家,他们不知道这样很吵吗?爷爷还在睡觉呢!我不知道我发了多久的呆,直到爷爷被几个力气大的人抬着进了棺,我疯了一样哭着喊“干嘛呢你们,不许动我爷爷,爷爷~”,我疯了一般像姑姑们告状,姑姑们只是抱着我痛哭,我再也忍不住了,我不喜欢这里的每一个人,他们为什么在爷爷生病的时候,把爷爷送进医院,而是让爷爷在堆满稻草的地上躺了好几天,爷爷他那么怕冷,平常爷爷都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说什么爷爷老了,恐怕你们才是侩子手吧。我满肚子的怨气,像个小孩子一样无理取闹,任何一个人跟我说话,我的话语都很苛刻,带着火药味,我也忘了是因为什么跟妈妈顶了一句嘴,“你也不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东西,刚才都忍你很久了……”,我已经听不下去后面的话了,我整个人要炸了,我吼了一句就跑回房间,颤抖的拿着手机,此刻我很无措,有种想钻进棺木陪爷爷的冲动,我姑姑跑过来劝我说,爷爷走了大家心情都不好,说我是大姑娘了,应该懂事了,妈妈进来拉走了姑姑,说大家都很忙,我还跟着添乱,走出房间的她们狠狠的带上了门,“砰!”,我没过大脑的火气一触即发,手中手机早已被我摔得稀巴乱。现在想想真的挺幼稚的,每个人都在房前屋后的为爷爷张罗后事,我做的只有添乱。以前被亲戚们说我不懂事时,爷爷总会给我讨回公道,才发现我好像在期待什么,才发现什么都变了,我不能再肆无忌惮的乱发脾气了,我应该学着懂事了。

(4)

爷爷走后的每一个春节我都不喜欢,再也没有一家六个人乐融融坐在饭桌上吃饭了,家里边五个人,五个地方,早就没有了家的味道,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我好像也是一夜长大的,我特别害怕别人像打听八卦一样问我一些问题,这些絮絮话语无止境的刺痛内心最脆弱的地方。也许是放假了,我才意识到自己早已无家可归,退了两次火车票,一次机票的背后藏了我多少行不由衷。

这个冬天,除了降温到零下几度,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我突然明白时间存在的重量感,好像你拼命的想抓住什么,欲望就变成细沙,愈行愈远,爷爷的故事永远定格在了农历二零一三年腊月。他那慈祥的微笑永远烙在心里,在我走向未来遇到挫折时,总能温暖心窝,给我力量。不知道人的生命终止后还会不会有灵魂,如果有的话,我想爷爷是想我的对吧。每当想念爷爷的时候我都会去吃烧饼,跟小时候爷爷给我买的味道是一样的,上小学的时候爷爷每次上街都会给我买烧饼吃,以至于后来爸妈问我喜欢吃什么,“烧饼”我脱口而出,爸妈哭笑不得。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的爷爷再也不愿醒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