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心理解析:与焦虑相伴,感觉身体被掏空

文/曹怀宁,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1)

“在人群中闭上眼睛,仿佛只有自己变成了透明体,人们不停地从我身体中穿过去。”

华灯初上,我与疲惫的身躯一同茫然前行,仿佛是手上的文件袋在拖拽着我。十字路口,行色匆匆的白领女性不顾裙摆的褶皱设法挤上公交,路边摊旁的中学生们兴致勃勃的讨论着娱乐八卦、

仿佛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要去哪、要做什么,只有我,可有可无。

“啪!”地一声,插入电卡,宾馆的房间内竟传出回声,把我自己吓了一跳。不想吃饭,不想洗澡,如烂泥般斜靠在桌前的椅子上,本能地启动了电脑,大概内心希望至少让计算机发出点声音吧。

果然没让我失望,一阵“滴滴滴”,自动启动的微博客户端跳动着来信提示。我点开一看,“脚本分析”?什么鬼玩意,好像是一份类似调查问卷的东西。再一看来信的人,“心理咨询师曹怀宁”,真没想到,酒醉后的胡言乱语,竟也有人当真了。

我苦笑着点开音乐软件,起身去为自己煮水喝。一边旋开水龙头接水,我一边对着思索着。

“请详细描述你的问题或困惑。”

我的问题,我根本不知道我的问题是什么,是感到焦虑?是人际关系?是工作问题?还是焦虑导致人际关系处理不好,人际关系影响了工作的开展,然后最终又形成我的焦虑?

我的脑袋中仿佛钻进了一只小猫,大概把我的思绪当成了打结的毛线团吧,扰得我头皮发麻。这叫人怎么回答嘛,简直是俄罗斯套娃,问题套着问题,如死循环的程序,根本就说不清楚啊。

烧上水,我又琢磨起来。我现在怎么会连描述个问题都感到恐慌呢?我感到下腹隐隐发胀,“又来了”,我知道,每次只要我一感到焦虑紧张,就会有这种身体反应。

不知道是不是脑筋开动太久,我有种晕车的眩晕感觉,想吐。我赶紧坐回床上,卸下自己的OL套装,稍稍松了一口气。“管它呢,又不是工作上要列计划给方案,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吧。”

(2)

“厨房炉灶上,开水自沸腾,无人理睬好悲伤。”

“我叫Amy,82年,工作是咨询顾问,长年在不同的城市飞来飞去,为客户做咨询方案。因为总在各地跑,所以也没有什么朋友同学可以一起出去玩,而且我也怕给别人造成负担。

“上班的时候大多数都是自己一个人面对电脑反复改文档和PPT,然后就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睡觉、一个人看书、一个人过周末、看片、刷手机……

我感到常常生活在抑郁或抓狂的情绪当中,我知道自己心理有问题,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我想过自杀,想正常呼吸,渴望拥有快乐的生活。

“我的父母从小不爱管我,父亲常年在外打拼寄钱回家,回到家也只会抱怨母亲,对我苛刻挑剔。母亲想到我的时候,总喜欢把我拎出来与‘别人家的孩子’比较,觉得我好吃懒做,让她蒙羞。

“在我的印象中,父母的生活基本是靠吵架度过的。念大学后他们基本也就各过各的,后来有一次为父亲办护照的时候,我才发现父亲的户口簿上盖着‘离婚’的印戳。”

(3)

“我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一边搅拌,一边想象自己的悲伤被不断溶化进咖啡中去。”

“我工作的时候总是谨小慎微,公司里的前辈很少帮忙,就是丢给我以前的案例学习。客户催得紧,我一方面希望快点把方案做出来,另一方面又一直逼自己要力求完美。每次汇报时都很紧张,可是刁钻的客户总能指出我的错误,让我感到很自责。

“有时想到别人也马马虎虎地应付,就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苛责自己。然而看到身边的人都在不停努力,我就不敢松懈了。其实我很想歇歇,可是却根本不敢停下努力的脚步。

“在我情绪大起大落时,我真想从这酒店的天台跳下去,一了百了。

“感情生活就更不用提了。我的情绪很不稳定,也很没安全感。刚与异性交往时,我还能尽量克制,也让自己假装很甜蜜。可是眼见两人越走越近时,要不就是不断讨好迎合对方,要不就是拼命验证对方对我的感情是不是真的。

“我已经34岁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背地里叫我‘老处女’了,可我一想到自己心理上的这些困扰,就觉得自己根本不适合谈恋爱。要是没有这些心理问题,我想我早和身边的同学一样嫁人生子了吧。”

水烧开了,总得吃点什么。撕开方便面时,我突然感到肚子中传来的饥饿感,竟然不再是腹痛般的焦虑了,不知道是不是给这个咨询师回复信件产生了效果,难道我真的寄予希望?

(4)

“我真想切断一切关系,到一个没有人,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从头开始。不过,在那里又会建立起新的关系吧,等自己意识到时,一切又都结束了。不去思考什么意义,只是不断重复下去的话,就连人生也会结束。”

吃完泡面,出了一身汗,我拿起睡衣去浴室冲澡,盼望能连同过去的烦恼和未来的担忧一起冲掉。洗完澡,望着布满水汽的镜中模模糊糊的身形,似乎有一点松弛了呀,想去健身,可是锻炼了身形又给谁看呢?

那个咨询师竟然最后还有一个问题是:“未来的理想生活是怎样的?对实现理想有何计划或打算?”真可笑,像我这样哪里谈得上未来,更不要说打算了。

但是,如果有未来呢?我对镜子中逐渐清晰起来的自己问道。

我想要有稳定、不用到处奔波的工作,想要面对人时谈笑自如,想要有个陪着我逛街喝咖啡的老公。其实说到打算,我实际上一直在努力,看书、学习,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通过心理咨询,感到快乐、活在当下、对生活充满热情。

原来,我竟然有这么多理想。我迫不及待地冲到电脑前,敲下自己的希望,然后迅速点击了“发送”按钮,似乎这样就能真正实现了一样。

我傻笑地穿上睡衣,起身望向窗外,本想再看看映在玻璃上的自己,却发觉自己的目光在追逐着远处商业街的一盏盏霓虹灯。

(5)

“我原来是不希望变的。那么,希望变的话,就不会变了吧。难道是我变了吗?就这样,我不断地更换认识的人,也不断地使自己进入不认识的人们之中去。我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只是每天早上睁开眼睛,迎接新的一天,一个人努力过下去。”

又这样忙忙碌碌地过了一周,这边的项目忙完了,手中捏着飞回公司所在城市的机票,坐在已近空荡的午夜候机厅,望着别人的飞机时起时落。

广播中不断传来飞机晚点的预告,我早已习惯,再次确认一下时间,瞄到手表上显示着“11:11”,心里直呼要不要这么苦命,老天不断暗示着我的空虚,难道现在耗光了孤独,老来就不会寂寞?

我前往机场咖啡厅要了杯黑咖啡,打开手提电脑,熟悉的“滴滴滴”又再次响起,我早已忘在脑后的“心理咨询师曹怀宁”图标竟然又亮起来,带动着我的记忆和神经一同跳跃不已。

(6)

“没有复杂的情节,只是平静的生活。别人的故事都美好,唯独我身边的人都在离开。孤独,自由,看似毫无意义,最后还是有人在等着你。为了遵循自己内心的声音生活,我们曾为此付出多么巨大的代价。”

Amy,你好。

收到你长长的邮件,我内心能体会到,处于你当前的状态之下是多么的痛苦。你觉得自己的问题全搅成了一团,天长日久,已经有点搞不清楚哪个是因哪个是果。但从你的行文中,我可以做出初步的分析。

我认为,每个人的当下都是由无数个过去的自己堆叠而成,因此,现在的我们从来就不是凭空而来的,身上都有过去的深深的烙印。

要知道,对一个孩子来说,她最初的自信和价值感就是来自于“父母爱我,我是个有价值的人”这一点。如果缺失了这一点,那么孩子就会渐渐产生自卑与自我怀疑。

而你的原生家庭中,父母对你只有挑剔和责备,却从未给过你真正足够的关爱和理解。因此,这使得你的自我价值感愈发降低,安全感得不到保障。

你的内心其实还是一个小孩,一直在渴望着父母的关怀与呵护,这也导致你寄希望于未来的伴侣能够满足你内心的空洞,所以感情路上无法摆正自己的位置。

人都有趋利避害的天性,当遇到困难或者难以解决的问题时,大多数人本能地都会选择逃避,这其实也是人的一种自我保护方式。

我们的感性会让我们逃避去面对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不愿意让自己一次又一次地经历失败。但是,我们的理性却又告诉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我们不应该这样做。

于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我们便会提高对自己的要求,想要以此鞭策自己。但是,这在大多数情况下只会形成恶性循环,因为“要求越高——越达不到——自我评价越低——要求越高”,最终把自己逼到一个令人崩溃的境地。

你现在思维中归因不清的问题,我觉得有两个原因。

一是童年的成长经历中,你的父母没有能言传身教地教会你辨析事物的方式,我们学校的教育也很缺乏这一块,而你因为父母的挑剔不太有自己的主见,所以形成了很容易随波逐流,以他人的评价为圭臬的思维方式,这就使得你分析、看待事物时内心没有主心骨,无法确信自己的判断。

二是你在自己摸索尝试了很多次,很多种解决方法却老是无果后,已经形成了不自信的习惯,错怕了,总是怀疑自己想的不对,或者可能有什么没想到的,这已经是一种非理性怀疑了。

看了我上面的分析,我想你应该渐渐明白了,你的问题,是长年累月的生活结晶而成的,有它形成的客观原因和环境,并不是单纯的你不对,你错了,都是你的责任。

要改变自己,首先需要更深地了解自己,明白自己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这样的,同时把自己长年累积的负面情绪宣泄出来。卸下负担,看清来时的路,我们才能更明白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心智成长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鉴于你现在的情况,我建议你寻求当地的心理咨询师的帮助,他会帮助你更好地分析自己,释放自己,和你一起找到最适合你的改变之路,这样会比你一个人摸索要事半功倍。

你一路走来真的很不容易,希望你能够为了自己未来的幸福,继续加油!

好!

你的朋友,曹怀宁

(7)

“可能的话,我还是愿意永远这么年轻,不经受世事磨难,静静地生活下去,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我自认为自己是有受苦的精神准备的。我想做一个像样的人,度过一个像样的人生;想尽量锻炼自己的肌肤,成为一个能够经受任何磨难的人。”

 不知反复读了多少遍来信,手边的咖啡早已冰凉,一阵风吹来,指尖也感到凉飕飕的,原来是泪水。多久没有这样流泪了,虽然不知道该如何与人相处,但我早学会隐藏,隐藏着自己不愿被别人发现的一面,把最沉痛的回忆深埋在逝去的时光里。

 在这个深秋的夜里,我品咂着黑咖啡的细腻,感到温暖而甜蜜。我敲下了给公司领导的邮件:“Boss,很抱歉,我要请假一段时间,去东南沿海的某个城市,找人聊聊天,也许回来后我会辞职,也许不会,但我知道,我会开始不一样的人生。”

编后记:某个午后,该女孩来到我的工作室,请我为她安排心理咨询计划,希望能够重新获得新生,如今咨询仍在继续中……

—END—

每章节篇首文字出自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

作者简介:曹怀宁,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咨询实践超千小时,主擅领域包括婚恋情感、人际交往、两性心理、人生规划、家庭关系等。自2011年开通新浪微博以来,粉丝六万多人,坚持定期回复私信,无私为近六千名求助者提供咨询,咨询解答超千万字。《婚姻与家庭》杂志特邀专家,多家媒体签约撰稿人。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理解析:与焦虑相伴,感觉身体被掏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