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好姑娘总会得偿所愿

图片 1

有了他以后,我就再也不想换了。

                                                      ——江笑笑

01

五一小长假开始的前一天,我捧一本单词书坐在教室里,百无聊赖地听毛概女老师讲党的光辉事迹,心里对让我处于这种境地的江大姐怨念不已,想着等她从杭州回来,一定得让她好好补偿我。

对,江大姐就是这样忍心,逼着我在这样本该轻松愉快的日子替她上课,自己早早收拾东西出去玩。或者说,她就是这样见了色就忘了友。

噢,好像忘了说,去年江大姐许下的愿望,如今已经得偿。她总算遇到了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喜乐哀愁都有人分享。

02

大约是四月中旬,一个天气晴好的周五,借着江大姐过生日的理由,各自忙碌多日没有见面的我们,终于有了机会约饭,吃火锅。

点好菜以后,我们继续闲扯,言及本月安排,我自然是每天待图书馆同英语试卷以及一堆专业书死磕,提议月底再见面小聚,她思索片刻方开口:“我27号出发去杭州,待一周。”

我默默咬筷子,“你们有男朋友的女生,果然不一样......”

“我也不想去的,他把票买了,我也没办法不是?”

“姐夫真是太贴心了。”

这句话江大姐倒没有反驳,她沉思了半晌,然后才回答我的赞美:“我觉得他好像哪里都不是很好啊,不高,长得也不帅,还有点不解风情。可是有了他,我就再也不想换了。”

秀恩爱的最高境界,就是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在秀恩爱,却已经把对面的人心都戳疼了。

当时坐在对面的我,默默用漏勺把锅里她爱吃的耗儿鱼都捞到自己碗里,然后才由衷地告诉她,这句话说得太好了,真真让人刮目相看。

江大姐是典型工科生,一天都和什么建筑结构工程测量打交道,我才是诗词歌赋春花秋月的伪文艺女青年。结果她的一番表白,倒让我觉得心颤了几颤。

03

江大姐口中的这个似乎平平无奇又无可替代的他,算起来就是我该称姐夫的章明远。

章明远是湖北人,目前在杭州工作。若是你要问我这两个隔了千八百里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去的人,如何能够相识进而在一起,我就只能摊摊手说一句,都是天意。

去年寒假的时候,江大姐找了一份实习,在一个颇知名的地产公司卖房子。章明远陪他即将结婚的哥哥来买房,很快看中一套三居室,第二次来就决定签合同。当时江大姐不是正式员工,只负责前期的联系和接待事宜,后面的程序她自然不参与。

签完合同以后,章家哥哥的未婚妻去洗手间,他就在大厅等着,看到江大姐站在门口,他很热情地走上前去,对她笑笑后方说话,“小姑娘,你有男朋友吗?”

据江大姐后来讲述,她警觉地看他一眼,然后肯定地点点头。

章家哥哥也不尴尬,继续开口,“是这样的,上回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小伙子,我弟弟,他让我帮他问一问你。”

“您又在开我玩笑了。他想知道,为什么不自己来问?”江大姐严肃地回答,半丝不留情面。

“好,那我让他自己问。”章家哥哥笑着摇摇头,愉快地离开了。

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她也没有放在心上。

后来开学了,江大姐一边实习,一边在学校上课。

有一天,她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原来,章明远休假,特意从杭州赶到成都,就为问她这一个问题。

她去见他之前,跑到我寝室来了一趟,整个人完全不像她惯有的大姐范儿,嘴里还一直念叨,“怎么办怎么办,感觉好尴尬……”

后来,她总算去见他,带他逛学校,吃饭,两天以后他就回去了。

“你觉得他怎么样。”我一直等着她跟我讲会面情况,结果好多天都没有动静,按捺不住八卦之心,只好厚着脸皮开口询问。

结果,她只无所谓地回我一句:

“不怎么样啊。”

再后来的某一天,江大姐突然提出要请我吃饭。彼时我正被离图书馆最近的四食堂折磨得生无可恋,哪里还管什么缘由,屁颠屁颠跑出去,一心想着要吃多多的肉。江大姐也不像寻常时候,逮着机会打击我长胖,一顿饭吃得酣畅淋漓,宾主尽欢。酒足饭饱之后,我才想起问问请客原因。

她神秘地笑笑,语出惊人:“不用客气,你姐夫请客。”

吃人嘴短,没有志气的我,就这样认下了这个姐夫。

04

过了不久,章明远又来了成都,请江大姐的室友和我一起吃饭。回去以后,他添加了我的微信QQ乃至支付宝,着实让我觉得诧异,跟江大姐提起,她笑,说他怕哪天找不到她还可以找我。我陪着她笑,心想这个人,可真是想得周到。

无论是我眼见的还是听说的,我都觉得,如果还有谁能让她快乐,应该就是他了吧。

一部好看的电影上线,他会买好两张票,请我陪她去看,还千恩万谢的样子,让我多不好意思。

他经常给她买各种零食寄过来,记得有一段时间江大姐爱上吃薯片,他就买了一箱乐事,口味齐全,她埋怨他故意要让她发胖,他说我都不能陪在你身边,你想吃了没人去帮你买怎么办。

江大姐喜欢小宠物,尤其爱哈士奇,他就计划自己买一只养着。他说,这样你就更不舍得离开我了。

他以男生的眼光选裙子,一条一条发给江大姐看,江大姐不好打击他,只好说自己最近不喜欢穿裙子。她向我抱怨的时候,我能看到的,是她眼角眉梢的甜蜜。

……

自从他出现以后,我觉得他渐渐开始无处不在了。

05

江大姐从来没和我提起孙宁,我也很自觉地什么都不说,那天她却自己开了头。

“知道吗?我回家的时候看到孙宁了。他看起来很消瘦,也比以前更加沉默,见到我也没说几句话。”

江大姐颇有些伤感地叹气。

“他在我心里一直是根刺,过去这些年里,我大部分的快乐和难过都和他有关,可是我总要放下过往的包袱,继续向前走。

我那时候爱孙宁,恨不得把世间所有好东西都给他,只要看到他开心,我也就满足了。现在章明远就是这样对我的,所有我想得到的想不到的事情他替我想到,所有他觉得好的东西都想给我。认识他以后,我觉得我也可以安心当一个小女生,高兴时撒撒娇,不高兴了闹闹小脾气。无论怎样,我知道他就在那里。”

“姐夫真的很好。”

“嗯,我现在想要早点安定下来,毕业工作,早点结婚,养只二哈。”

这样多好。我看着温暖阳光下江大姐微笑着的侧脸,突然觉得很想哭。

真的,在你不知道的时候,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有人在努力地走向你。

江大姐似想起了什么,转头看我,“对了,我生日那天,他给我发信息了,十二点的时候。”

“嗯,说了什么?”

“生日快乐啊,还能是啥?”

“好吧好吧,他还是有心了。”

我想笑,却怎么也扯不起嘴角。

其实哪里会不记得,他的QQ空间背景,简单的几个数字,月份日期的组合,多少年了也没见变过。

我以为爱情脆弱情缘易断,哪知缘分轻易被斩断,心还千丝万缕地缠着绕着。总嫌相爱太短,遗忘却漫长。

她现在过得很好,孙宁。

那么,你也一定要好好过。

(完)

PS:想看江大姐和孙宁故事的童鞋,欢迎移步痴末旧文:

总有一个人,让你想到就心酸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好姑娘总会得偿所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