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洁癖

灯红酒绿的城市大概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不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削减了脑袋也要为自己争上一寸安生之地?只是,时间久了这样的地方不知道是它迷了你还是你迷了它。

    宋哲说,小雅,我们分手吧!

    赵雅趴在冰凉的办公桌上想起宋哲昨晚说出最后一句不带任何感情的话然后留给她一个决绝的背影。

    宋哲说,受不了每次想要碰你的时候你就要吐的表情,我不可能迁就你一辈子过着无性的生活,所以,小雅,我们分手吧!

趴在桌上的赵雅翻了个身,清晨,阳光也已经开始执行着它的工作,透过窗户散落在她的身上,她一夜未眠,也没有回家,在外流浪了一个晚上,一大清早便挂着昨天的残妆来到办公室,昨天是她和宋哲相恋两年的纪念日,分手前他还说了很多话,她什么都记不得了,唯独这两句话在她的脑海里回荡了一整晚,让她的心里塞满了棉絮,不疼,但堵得慌。

她坐起来,仰着头,把身体的重量全部交给椅背,头发随意的散落着在后面,两眼空洞的望着那顶现代简约式的顶灯。

接近八点,办公室的人陆陆续续的到来,她起身去卫生间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样子;洗漱台前镜子里的自己,大概是一晚上没有休息的原因显得有些憔悴,没有了粉底的遮掩黑眼圈在眼睛周围耀武扬威,她洗了把脸,简单的补了下妆,整理了一下张扬着的头发,看起来精神一些后,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然后回到办公室。

总监,总监,总监!

助理小袁叫了三声,她才抬起她还有些恍惚的脑袋。

总监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要不请个假吧!女强人也要有休息的时候。小袁一脸精致的妆容出现在她的眼前。

她揉了揉太阳穴,摇头道;没事,还好,你有什么事吗?

这是昨天让准备的资料和项目方案,需要您过目一下。小袁将胸前抱着的一叠资料放在她的办公桌前,看着这堆资料让她感到头疼。

你把这堆资料拿给张经理过目吧!他能做决定的就让他做决定,他做不了决定就先搁着吧!你说的对,我需要休息。说完赵雅拿着包就走了出去,请了假打车直接回到那个一直只有她一个人住的家里。

她连鞋都没有换,直接进门躺在了沙发上,包也被随意的扔到地板上,命运似乎很对她很公平,给了她事业的一帆风顺却给她的感情留下了磕磕绊绊。

眼皮越来越越重,她迷迷糊糊的睡去,脑子里还会不断的闪过宋哲的那张脸和以前跟她交往过的一些人的脸庞,还有他们曾说过的一些话回荡在她的耳边。

我就这么让你恶心吗?碰你一下不至于让你要吐吧!

赵雅,我真的累了,你去看医生吧!

赵雅,我觉得我们不像是情侣,反而更像朋友或是兄妹。

……

脑子里闪过的片段像是电影回放一般,一张张看不清样子的脸在向她不停的述说着,她皱着眉想要说什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睁开眼的时候已是接近傍晚,额头上密布着细细的汗珠,心脏在不停的跳动,脑袋里还满是梦里的场景。

空空如也的肚子传来一声哀鸣,她起身打开冰箱,却发现冰箱比她的肚子还要空,叹了口气,顺势坐在地板上拿过包包翻出手机,想要打外卖电话的她却鬼使神差般的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芽儿,怎么了?

赵雅沉默了,从和宋哲分手到现在都没有流下的眼泪还是顺着眼眶流了下来。妈,我想吃你做的饭了。

那就回来吃吧!妈给你做。

挂了电话的赵雅收拾行李买了车票请了长假就坐上了车,晚上从车窗往外望去,城市的霓虹灯绚烂夺目,在她的视线里越来越远。

出站口处,都是拿着行李东奔西走的人,陆逸轩背对着阳光站立,在她眼里是如此的清晰,就连手臂上当年和别人打架留下的伤疤都清晰可见。他穿着白T休闲裤,干净利落的板寸头,看着跟以前有些不一样,那个她一直叫他老陆老陆的人也一眼就认出了她,随后快步的朝她走来,没有半点的迟疑。

豆芽回来了,我奉命前来接你。还是阳光明媚的笑容,一开口却又跟以前一样。

车行行驶过闹市,走过人数寥寥的老街,陆逸轩一直在耳边喋喋不休的说着,说着他的生活说着他的事业,她坐在副驾驶上一言不发的侧着头,说话声明明没有半点小时候妈妈唱的摇篮曲动听,却还是让她沉沉的睡了过去,这一觉竟是她这几天来睡得最好的觉。

卸下了职场上披着的铠甲她像个乖巧的小猫一样缩进妈妈的怀里,这几天里她尽情的大笑,不顾形象的大吃然后和陆逸轩不留情面的互怼,不去想那天和宋哲分手的经过和他说的话,也不去想公司项目的进度,心里既难受又让她觉得温暖。

她和老陆去了小时候去乡下爷爷家常去的常去的水库玩,没有城市里的摩登大厦,也没有灯红酒绿的街道,站在河堤边感受着来自田野和山林的生机。

老陆说,豆芽,有空多回来看看,我们一直都在。

她转头,风吹过他的衣襟犹如当年那副美好的样子,只是她似乎不像当时那般柔弱而又天真。感叹着时间竟然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她挽起裤腿在水库边上努力用鱼篓去接住他钓上来的鱼,一如小时候那样,小小的帽子完全挡不住夏日的热情,全然不管正午的太阳已烤红了两颊,汗水已经浸透了衣裳,空气中都是他们不知疲倦的嬉闹声,河堤边走过的农人们无不都驻足的朝他们望上一眼。一直到傍晚太阳快要下山,他们才疲倦的准备回去。

那天回去的时候迎着太阳的余晖透过车窗洒里,老陆把车开的很慢,她眯缝着双眼,帽檐耷拉下来,刚好遮住了她的眼睛,两鬓的碎发正无力的贴在脸颊上,赵雅说,老陆还是你好,只有你才从穿开裆裤就开始对我不离不弃的。

老陆一只手离开方向盘使劲的拉了一下她的帽檐道,说什么傻话,最好的永远在最后,这些人都不识货而已。

老陆,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心理有问题啊?以前上学那会都没有发现过……

上学那会你才多大,大学你也就谈了一个,毕业就分手了,而且都过去那么久了。

可是……

别可是,不要去想以前的事,朝前看,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都这么大人了,不管以后你是一个人也好,还是会找到自己的幸福也好,你都要对自己好好的。

他打断了她的话,用一种从未有过的坚定语气对她说道;话里包含一丝她不懂的情绪,似乎有些无奈,也似乎有些心疼。她点了点头,此时落日收起了最后一点余晖消失在山的那边。

办公室内,赵雅认真的看着文件,思绪却已经飞到了她从家里回来的那天,嘈杂的进站口老妈抱着她说,芽儿,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啊!语气中是浓浓不舍,不舍中还藏着一丝那天老陆语气里一样的心疼,虽然在尽力的掩饰着却还是被她看在眼里。

她抱了抱母亲,广播响起,她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检票口。

总监,资料都准备好了,可以开会了。小袁的声音把她拉回了现实。

嗯。她合上文件接过小袁准备的资料走就会议室,高跟鞋和地板有节奏的碰撞和摩擦着,谁也不曾察觉她有些变化的神情。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她像是上了发条的玩偶,不停的在各个部门奔走,大家都在传赵总监因分手伤心而全身心投入工作,八卦热度绝对不亚于某喜爱的明星结婚,可尽管如此,对于她的工作依然挑不出任何毛病,井然有序,条例清晰。

老陆发来微信说来这她这儿出差的时候她正好结束一个月的忙碌时期,她伸伸懒腰回复了他的消息,往窗外看去天已经黑了好久了。

她收拾了一下离开办公室,走在车水马龙的闹市中,黑夜似乎比白天更加有活力,小吃街杯子和杯子的碰撞声,食物使尽浑身的解数刺激着过路人的味蕾,小情侣手拉手的窃窃私语享受着属于两个人的闲暇时光,这大概是城市独有的景象吧!

她移动着她的脚步想躲开这闹市的繁华,一转头她看到宋哲,即使是在人山人海的闹市中也还是那么的打眼;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女生,时不时的往他身上蹭,而宋哲看她的眼神充满了宠爱,然后会低头给她一个吻,这些是赵雅和宋哲很少有过的互动。

她别过头没有丝毫的犹豫抬起了脚,没有任何避讳的和他们擦身而过,她的手使劲的抓着包包的带子,周围各种各样的嘈杂声她还是能听到了自己清晰的心跳,其实她和宋哲之间还是有爱的,只是这爱早在这两年的时间里让她给磨尽了。

她突然就想起了一年前他和宋哲的第一次旅行,那天晚上他们躺在一张床上,宋哲想要抱她,而她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抗拒,她绷直着身子一晚上没睡,尽管什么都没发生,第二天一清早宋哲没有醒她便冲进厕所差点吐了,那几天里的宋哲依然像往常一样没有任何的异样,赵雅还是能感觉得到他内心的不悦。

­失神间走到公交车站,刚好赶上末班车,她顺势上车,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望着窗外灯火通明的街道,人们这么努力的把黑夜变的跟白天一样,然后彻夜狂欢,是不是总有一天会忘记黑夜存在的意义?

项目拿下的庆功宴刚好老陆打来电话说晚上聚聚,她作为庆功宴的主角实在没法推辞顾不上电话那头的哀嚎果断的挂了电话。

餐桌上,赵雅熟练的周旋在各个领导和同事之间,红酒一杯杯的下肚也还要装作一副笑容满面的样子,尽管她很不喜欢喝酒。

她感觉到桌上一直有个目光注视着她,不是那种爱慕的目光,这目光让她很不自在。

庆功宴散场的时候她被一个男子叫住,这个男子就是让她不自在的那个人,有些熟悉却让她本能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知为何那种阵阵的恶心竟然会涌上心头;小袁说这是公司新来的陈经理,她转头,礼貌的和他握了一下手。

赵总监认识我吗?他的语气不仅是在询问,更多是在小心翼翼的试探。

经他这么一说,确实觉得很眼熟,只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她认真的在脑海中思索了一下还是没有想起来。

不好意思,我们以前认识吗?

哈哈,不认识,但就是觉得眼熟,所以想来问问赵总监。

陈经理像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一样松了口气,这些微妙的变化全都看在她的眼里,只是没去戳破;礼貌性的寒暄几句之后便离开了,对于一个和自己没多大关系的人没有必要去深究,可是有些事从不会往自己想的方向发展。

第二天公司了开始盛传市场部新来的的陈经理被人打了,这着实让赵雅惊讶了一下,她确实不太喜欢这个人,只是没想到他在外面也还会有仇家,她不去凑这份热闹,只是公司里的几个小丫头讨论的厉害,这大概是继她分手之后又一个公司热点了,茶余饭后也总算有点可以探讨的八卦。

只是赵雅没想到的是陈经理下班后会在办公室门口拦住她,公司人已经走完了只剩下他们两个。陈经理就这样堵在她的门口,眼神中有歉意,也还掺杂着愤怒和愧疚。脸上还带着一些若有若无的淤青。

赵雅,我跟你说对不起,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以前的事了,所以昨天晚上才想着试探你一下的,但是也请你放过我,我为我当年的过错也已经承担的够多了,而且当年的事我又不是主要人物,有什么话你当面对我说,别人前装作不认识背后又给我来这一招,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很重要。

陈经理的话让她一头雾水同时也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我做事向来也都是光明磊落,陈经理,我也没有必要骗你什么,下班了,我要回家了。

赵雅,你……

不等他说完,她便径直越过他走出了办公室,只是让她觉得疑惑的是她自认为大学毕业八年了,职场上的她都是小心翼翼的,从未得罪过什么人,这个陈经理为什么会说这些话,她头一次感觉到心力交瘁,重重的叹了口气。

后来她得知陈经理是老陆打的,他说以前上学那会就跟姓陈有一些不合,那天晚上去赵雅公司找她的时候刚好在公司对面看到姓陈的跟她搭讪,看着不爽后来便把他打了一顿,只是不知道姓陈的会和她是一个公司的。

说这话的时候陆逸轩有些闪烁其词,还让她不要接近那个姓陈的,赵雅白了他一眼,尽管有些不相信他的说辞也还是没有多问什么,自那之后陈经理便除了工作的必须接触之外都跟她保持着几米开外的距离,这样也好,也落的个清静,只是公司上上下下明眼人都看在眼里,赵总监和陈经理闹得不愉快但却没人知道其中的原委,就连当事人赵雅也都不清不楚。只是公司的八卦却越传越离谱。

意外永远比明天来的让人措手不及,天气转凉之后陈经理遭到了开除,据说陈经理上报的数据让公司损失了好几千万,这又成了公司的重磅新闻,她记得陈经理抱着盒子失魂落魄的站在公司大门口一眼神哀怨的看着的她,似乎想要透过眼睛看清她的内心一样,让她的心里打了一个寒颤。

就因为这样一个眼神,大家都纷纷开始猜测陈经理的离开是不是赵雅从中做的手脚,一时之间公司里开始议论纷纷,这下她还真是有苦难言,毕竟这件事她自己也解释不清,也只能眼不见耳不听,只是晚上加完班的时候站在办公室的窗户边望着这座充满故事的城市时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揪着一样,难受到无法呼吸。

有些人总会为过去犯下的错承担后果。

有些人也要承担别人犯下的过错从而要自我救赎。

加拿大28群,一个小时前的咖啡厅里她和离职的陈经理相对而坐,是她约他出来的,他讲述了一个故事,一个跟她有关的故事,一个被她强制给锁起来的故事。

  一个八年前一群男孩和一个女孩的故事,这是一个不堪的故事,酒精让他们都失去了理智,对着失去意识的女孩做着最不堪的动作,女孩醒来的绝望和满屋子淫秽场景,一声声的怒吼和玻璃瓶划破手臂的流出的鲜血……

赵雅漫无目的在街上游荡着,脑子里全部都是她曾经封印起来的画面,最终她还是拨通了陆逸轩的电话

你手臂的伤口还疼吗?

电话那头是一阵沉默

疼吗?赵雅的声音充满的哭腔,最终还是放声大哭起来,引来了行人的回头;她蹲在地上左手使劲的掐住握着电话的右手,指甲深深的扎进皮肉里,很疼,却还是不及心头的十分之一,电话那头的人不知所措,有些事情终究是要面对的,那些被血淋淋的撕开的伤口疼的令人窒息。

老陆撬开房门把她从浴室的浴缸抱出来的时候她面如死灰,水已经冰冷,她不知道是怎样行尸走肉般回到家的,那个职场上坚强如盾的女孩已被打回了原形,他手忙脚乱的给她擦干身上的水渍给她裹上厚厚的棉被;而这个平时里温暖如阳光的男孩已经颓然成这样,他眼角还噙着泪水,眼睛红肿,却又充满了乞求。

都怪我,当初陪你一起去参加毕业聚会就好了,都怪我,都怪我,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什么把你介绍给他的兄弟,都是一群禽兽,当初就应该打死他们……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老陆,她心中的老陆一直都是跟她吵架斗嘴的样子,从未像这般无助的自责。

你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我宁可你忘了过去,有什么心理问题也好,孤独终老也好,你别这样对自己就行了。

赵雅的心突然软了一下,她想起那次车站送行的母亲那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时的话,已经不是请求,是在哀求她,眼里满满都是心疼怎么藏也藏不住,对啊,爱她人才会这般的去心疼她

我没事,只是好困,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要睡了,你就守在我边上吧!

她伸出手握住他的手然后闭上眼睛安静的睡着了,呼吸平缓有节奏,陆逸轩紧紧的抓着她,生怕一不小心她再也不见了。

……

那天陆逸轩醒来的时候赵雅还是不见了;她辞了工作,告别了他和她的母亲,她说,她没办法面对这样的自己,等那天找回自己后才能真正的去面对你们,她需要时间。

也许是逃,也许是在救赎。

陆逸轩守在原地,他一直都在原地,一有空他都会去看望赵雅的母亲,这是他最后能为她做的;或许在不久后赵雅会站在他的面前,对着他像以前一样傻笑然后说上一句。

嗨,老陆,我回来了。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洁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