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小颜

1.小颜

小颜是我儿时的邻居,可是我只能在寒暑假见到她。小颜的父亲和我父母是同事,带着上中学的儿子住在单位,小颜的母亲带着上小学的她住在乡下,只有放长假才到父亲这里住。小颜兄妹都长得挺好看,身材高挑,皮肤白皙,乌黑明亮的大眼睛,浓密如扇子般的长睫毛,两兄妹还一样的腼腆害羞,一说话就脸红。小颜和我年纪相仿,又都是女孩,所以我们很快成了好朋友。小颜脾气好,说话柔声细语的,一起玩游戏时总由着我安排,特别能忍让,和她相处总是让人感到轻松愉快。

小颜十三岁的时候,父亲患肝癌去世了,十六岁的哥哥接替了父亲的工作,在父亲单位的一个下属机构上班。于是,我再也没见过小颜。

2.小颜嫂子

八年后,我也从学校毕业分配到了父母单位。有一次因为工作原因需要在小颜哥哥的单位呆上一周,于是,我再次见到了八年未见的邻居。小颜哥哥还是和过去一样安静腼腆,没事时总抱着一本厚厚的小说看。那时候,小颜哥哥已做了父亲,有一个两岁左右胖乎乎的女儿。

当我第一次见到小颜嫂子林姐时,还是暗暗吃了一惊。林姐长着一张大圆脸,皮肤暗陈发黄,中等个子,身材丰满壮硕,年纪跟小颜哥哥差不多,也就24、5岁,看起来却已经三十有余了。单单从外表看,林姐和小颜哥哥确实不太相配,至于他们俩人是怎样走到一起的,我也有点好奇,只是不好开口问。

后来才从同事那里得知:小颜哥哥是被小颜嫂子“骗”来的。小颜哥哥虽然家庭条件不太好,但是一表人才,人也老实本分,还是有好多姑娘青睐的,林姐就是其中的一个。林姐是小颜哥哥单位上的零时工,家在外地农村,小小年纪就出来打工,先是给人家做保姆,可能干得好,那家主人给她介绍了现在这个工作。林姐虽然长得不怎么样,脑子却很灵活,她知道任由小颜哥哥来选择,自己是没有希望的,于是她拿准了小颜哥哥老实本分的弱点,采取了非常手段,最后,小颜哥哥和林姐在众人的一片惋惜声中奉子结婚了。

婚后,小颜哥哥很满足这种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而林姐却是一个并不安于现状的人。眼看着单位效益越来越差,老公却不想办法改变,她的不满也越来越多。于是,大家常常看到林姐呵斥老公,数落老公的不上进和没本事,而小颜哥哥总是好脾气地静静听着,一言不发......

3.再见小颜

在我就要离开小颜哥哥单位的头一天,小颜带着新婚不久的老公来看哥哥了。当小颜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惊讶地差点说不出话来。

这个气质脱俗、美丽高雅的女子,就是我的儿时伙伴小颜吗?我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八年的时间,那个青涩的小女孩已经变成了“巧笑倩兮,美女盼兮”的窈窕淑女。原本高挑的小颜出落地更加亭亭玉立,一身质地精良,剪裁合体的白色连衣裙把她匀称的身材勾勒得更加凹凸有致,白皙润泽的脸上脂粉未施,却散发着任何化妆品都无法描绘的幸福光彩,一颦一笑间自然流露出新嫁娘的娇羞甜美。这模样,让同为女性的我看了都忍不住由衷赞赏。

当天晚上,小颜留我住在她哥哥家,把新婚的老公赶到客厅。我们并肩躺在床上,亲亲热热地诉说着各自的生活,就像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年少时光。小颜告诉我她中学毕业就去了城里打工,在那里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在老公的热烈追求下,交往三年后结婚。小颜的老公是做建材批发的,生意做得不错,人也长得不赖,对小颜更是百依百顺。小颜说起老公简直就是一脸的幸福和甜蜜。小颜也说起她的哥哥和嫂子,说哥哥对她的疼爱,说嫂嫂的能干,说小侄女的可爱,每一句都饱含着对家人深深的关爱和依恋。看着眼前这个雪莲花般的美丽女子,我觉得老天还是挺公平的,这样好的姑娘,值得拥有美好的一切。

4、狗血的生活

这次见面后不久,我也离开了单位,去了另一个城市谋生。因为弄丢了手机,又一次和小颜失去联系。一直想着回老家去问一下她哥哥,可每次回家总是来去匆匆,等我再次听到她的消息,已经是三年以后了。

那次是回老家给长辈过寿,在饭店里碰到了原单位一个喜欢八卦的同事,拉着我闲聊。

“你知不知道**单位出了件大事儿?”同事用探询的口气问我。

“什么大事儿?”我好奇地问。

“***死了!”她说。

“怎么可能!”我惊骇地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她说的是小颜哥哥。

“怎么不可能,都已经走了几个月了。和他爸爸一样,肝癌。”同事用略带责备的眼神看着我。

“太让人不敢相信了,他那么年轻,平时看起来也很健康。”我慨叹着命运的无常,想着那个总是埋首于书本的腼腆男子,想着他年轻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更想到了他的妹妹。我仿佛已经看到了她们伤心欲绝的样子。

“还有更让人不敢相信的呢!”同事露出了神秘的表情。

“还有什么事?”我不解的问。

“***才走了三个月,他老婆就又结婚了。你说她动作快不快?”

我不得不承认确实有点快,暗暗为小颜哥哥一家感到难过。

“你知道她的新男人是谁?”同事又一次露出神秘的表情。

我疑惑地摇摇头。

“就是他前老公的妹夫呀!”同事用得意的眼神望着我。

“你说谁?”这一次,我是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妹夫呀,不相信吧!”看着我一脸的难以置信,同事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我没有说话,那一刻,我的心仿佛空了,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只是迫切地想着小颜,想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同事说小颜嫂子是在老公生病住院期间,和妹夫一起照料老公时暧昧起来的。当时小颜也在,我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瞒过小颜的。当然我也猜到了他们根本不需要什么手段,因为小颜太善良太容易相信人,尤其是自己的亲人。我无力去谴责小颜老公和嫂子的残忍,我只是心疼小颜,刚刚失去了哥哥,又遭到来自老公和嫂子的双重背叛,这一个又一个致命的打击,柔弱的她怎么承受得了?

我最终没能找到小颜,我们没有什么共同的熟人,她乡下的家我也从没从去过。有时我会安慰自己,也许她是故意躲起来不想见熟人,不愿意把自己的伤口一次次地剥开给别人看,那种血淋淋的痛苦,任谁也承受不了。

只是,我依然会时时牵挂她,想着她现在在哪里,过得怎么样,想让她知道,不管她在哪里,不管她过得怎样,在这个孤独的世界上,还有一个朋友在想念她,关心她.....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小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