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区别

01

我们这次的年会,是在城里最高级的酒店的顶层召开的。偌大的一个会议室,此时,仅仅有我们二十几个人。金老大说了,我们黑社会开会也是要讲个排场的,人虽然少,但是面儿上绝不能跌。其实,说真话,我们的人不少,只不过这次是机密会议,只有我们二十几个人有资格参加。每每到了年底,我们黑社会中的核心成员,都会聚到一起,然后提出一些切实可行的办法,让所有的兄弟,在节前多拿一些钱,好好过个节。

明亮的灯光下,金老大坐我的对面,嘴里叼着一根儿又细又长的烟卷。我心里清楚得很,金老大之所以离我这么远,是不待见我。我们两个,都是负责打劫这个行当的,一个在城东,另一个负责城西。在我们当地黑社会的里,打劫这个行当是最受尊崇的,因为风险高,回报高。所以,历届的总负责人,都是从两个打劫行当里面选出来的。正因为如此,在上一任一把手还在的时候,我们两个打劫行当里的人就不对付。只不过,所有人都不知道,我对一把手这个位置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也没争,这样才让金老大这样一个女人顺利地当选了。

“张三,说说你的计划吧!”金老大把眼光投向了我,从牙缝里挤出来声音——这是对我的蔑视,金老大发出声音的时候,她叼在嘴里的烟的动都没动一下。我看着长长的,白白的,摇摇欲坠的烟灰,大声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准备带着兄弟们再去抢几家便利店!”说完后,我把灼热目光投向金老大,想把我们之间这段不算太远的距离给燃烧起来,却不料想冰冻了——距离冰冻了,空气冰冻了,围在桌子的所有人冰冻了。只有金老大的烟灰没有冰冻,随着那灰白的烟灰飘落,一切也都解冻了,接着随着金老大“呸”的一声,整个场面沸腾了——所有人都随着金老大吐烟头的动作和声音沸腾了。“哈哈哈……”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在笑,为了附和这沸腾的氛围。

“三哥,今年你们抢了有三十多家便利店了吧,哈哈……”乞丐的负责人,挠着脑袋看着我,左右晃荡着。“我说,你个要饭的,你怎么和三哥说话呢?”诈骗的头目站起来,笑眯眯地看着我,“三哥今年抢了至少有五十多家便利店了,你竟然说只有三十多家,太小瞧三哥了吧?哈哈哈……”会场一下就欢乐了起来,我也自豪了起来——这么热烈的氛围是我带动起来的……这次会议就在这样一片祥和的氛围中结束了,大家的计划都得到了认可,包括我再去抢几家便利店的计划,金老大也是带着一脸的嘲讽同意了,她还告诉我:她要去抢城里最大的金店。

走出会场的时候,没有人愿意和我走在一起,就连酒店的服务人员看我的眼神都有些奇怪,她们上下打量着我,像是想用眼光把我的衣服扒光。“我的衣服有什么古怪的吗?”我想着走进电梯里,在如镜子一般的电梯墙壁里,细细地打量着自己。“没什么问题呀?”我向下拉了拉西服,满意地微笑。这身行头,虽然价格不高,可是够新,平时我都舍不穿呢!

“叮——”电梯到了一楼,我走了出去。透过旋转门,我发现了一个严重问题:我的车丢了,刚才我进来的时候,明明放在门口了,这会儿,怎么没了呢?顿时,我的血液和火气都顶向了脑门子,我再也忍不住了。“他妈的,连老子的车都敢偷,知道老子是谁不?”我跺着脚,向吧台走了过去。几个漂亮的前台,一下都站了起来,带着不知所措的表情看着我。几步,我就走到吧台前,“啪——”我拍了一下桌子,用手指着门口,“车呢,我的车呢?你们眼睛是冒泡的吗?有人偷我的车,你们看不见?”一个还算镇定的短发姑娘,努力地对我笑了一下,“先生,您先不要着急,请您稍等一下,我们核实一下!”“快点!”我喊了一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呼呼喘气。就见,那个短发姑娘,拿着对讲机,跑到离我很远的地方去说着些什么。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年轻男人,从电梯连跑带颠地跑了出来,很快他就到了我身边。“先生您好,我是今天的领班,请您稍安勿躁。请问您的车型是什么,还有车牌号是多少?现在我们的安保人员正在仔细核对监控录像!”“车型?车牌号?”我咬了咬牙,更生气了,“他妈的,一个‘二八’自行车,要什么车牌号啊?”不得不说,我今天讲得话,都有让场面沸腾的功效,此时,酒店的前台又沸腾了起来。所有沸腾的人都忍住笑,看着我。不一会儿,一个保安扛着我的自行车,站在门外,隔着巨大的玻璃对着我招手。太好了,那正是我的自行车,我站起来就跑了出去。

门外,保安把自行车交给我,然后无奈着指着我头上说:“先生,这里是高档酒店,下次麻烦你不要把自行车放在门口好不好?”“好好——”我答应着,掏出钥匙打开了锁,一下就跨了上去。然后想对保安致谢,结果发现保安不看我,而是抬着头看着上面,我顺着保安的目光,也转回头,看到了几个金色的大字:“高级酒店”。既然保安不领情,我是不是要向前台的人致谢了呢,想着,我把目光投向酒店,结果前台的所有人,纷纷躲避我的感恩的目光,把头侧向一边,顺着他们的目光,我又看了四个字:“高级酒店”。不领情,拉倒!想着,我脚一用力,自行车动了,果然新车,骑起来省劲不少。“滴滴——”我一回头,看到了金老大跑车,车窗摇下,金老大探出脑袋,“啧啧,不错嘛三哥,新车不错啊,哈哈——”她说完,还不等我搭话,车子“轰”的一下就跑出去了老远……

加拿大28群,02

我们城东打劫社团的年会,是在一个半露天的大排档里进行的。我们吃的是牛杂火锅,人很多,场面很热闹。看到大家吃的差不多了,我把大排档的老板支开,然后站起来,手里擎着一瓶子啤酒,“各位,各位,今年过节前,我们的计划还是不变,就是便利店,大家可以多去几家,为过节做好准备!”本来还是热闹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只听到牛杂火锅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

突然,李四站了起来,他喝得有点多,光凭脸就能看出来,很红。“我说,老大我们能不能干一票‘大’的啊,我女儿今年就要上大学了,总去便利店,我的钱不够用啊!”“对啊!”又有一个人站了起来,“我爹得了癌症,化疗需要钱啊!”“对啊,对啊……”陆陆续续有很多人站了起来,看着我发出不满。看着他们幽怨的眼神,我把手里的啤酒一口气都吹了,然后擦了擦嘴,“各位,大家相信我,好不好,明年,就等到明年,我带大家干一票‘大’的好不好?”说着,我把目光看上在坐所有人,又是一阵沉默。

“不行,我受不了,天天让我们等,大家看看,城西的人,个个都有钱,再看看我们,一个个穷得掉渣,我们还是黑社会呢,这不是笑话吗?同样都是干着卖命的活,凭啥区别这么大?”李四说完后,又喝光了一瓶酒。“对啊,对啊……”陆陆续续又有好多人站了起来,他们聚在李四旁边,看着我,异口同声地问我:“说啊,区别怎么这么大?”这声音很整齐,像一把刀,插进我的心里,很疼,很疼。我咬了咬嘴唇,看着一张张通红的脸,默默地坐了下去。

“走走,我们去城西吧,去投奔金老大吧!”李四说,“好啊,好啊……”有很多人附和着,说着他们就走出了大排档,头都不回向城西前进。“不管管吗?老大?”有人这样问我,我摇了摇头,从沸腾的火锅里夹起了一块牛肚,塞进嘴里,好辣!

所有的计划还是继续进行,我这边少了不少人,并没什么影响,因为我们抢的是便利店,而金老大那边增添了不少人,想必一定能增加他们抢劫金店的成功率吧!

03

我最后一次参加黑社会的会议,是在金老大家里。她穿着睡衣,一脸的憔悴,她打劫金店失败了。有很多兄弟被警察抓了起来,现在全城都在寻找此次打劫活动头目。金老大,叼着烟,在客厅里跺着步,布满血丝的眼睛看向我们。“怎么办?怎么办……”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所有人,都在他的目光低下头,只有我抬着头。终于,我们的目光相遇了,“金老大,不如去自首吧?”我诚信诚恳地说。本来沉闷的氛围,又被我给沸腾了。“废物!”、“懦夫”……所有人把怨气都发泄在我身上。“大家,先不要生气,我是说:我去替金老大去自首,好不好?”我站了起来。沉默几秒后,接着爆发出来,足够掀翻整栋楼的掌声……

计划是这样的,我替金老大去坐牢,然后我唯一的要求是,我和一些兄弟们退出黑社会,这样要求,正是他们需要的,他们是没有理由不同意。

04

监狱的生活是苦闷,可是我挺了过来。由于我良好的表现,我的刑期从十五年,变成了十年,最后变成了五年。出狱那天,阳光明媚,监狱门口,来了一辆价值千万的豪车。我刚走出,一群穿着黑色西服男人,集体向我鞠躬,集体喊:“欢迎老板出狱……”

城东有一家超市,叫“区别”超市,生意好到爆炸,城东的人无论买啥都要去“区别”超市,并不是因为超市的东西便宜,而是城东这么大一片区域内没有便利店。

在城东有这么一个市井八卦:“千万别在城东开便利店,隔三差五就会有黑社会去打劫……”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八卦,转载请注明出处:区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