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罗一笑”事件让我心生悲凉

1

2004年,有个在商场做导购的同事被查出患了骨癌。她刚20出头,父母离异,母亲没有工作,带她和妹妹从东北迁移到内地生活,很不容易;她入职不到半年,当年还没办社保,医疗费没可能报销。公司得知消息,第一时间组织了内部捐款。

捐款的倡议书是我起草的,在会上宣读时,我极力地克制了自己的情绪,不让眼泪掉下来。我就是那种泪点很低、看感情片都要事先准备纸巾的人。

但凡此类的捐款,都会是“本着自愿的原则,领导要起模范带头作用”。忘了大领导捐多少,我自己又捐了多少,却还记得其中一个同事捐了10块钱。10块钱,即便放在当年,也是很小的一个数字,而且,她和患骨癌的那个女孩,同在一家商场,天天打照面,面对捐款的倡议,她质疑:“不用捐吧?你们考虑过XX(患病的那个同事)的感受吗?说不定人家不想让这么多人知道……”

如果当年有微信,我可能会立刻把她拉黑、删除。觉得这个女孩怎么这么冷漠,同事都那样了,公司都组织了,你才捐10块钱,还心不甘情不愿……为她的那10块钱的态度,我一直耿耿于怀,很是鄙视。

十年后的今天,我早已不再这么看。并为自己曾经的浅薄而汗颜。

情商高的人,会站在对方的立场看问题,一眼就看透事物的本质。象我这种EQIQAQ都一般般的人,只能随着年龄的增长才能了悟、洞悉一些真相。比如,捐或不捐,是人家的自由;捐多或捐少,是人家的自愿;捐10K或捐5毛,并非前者就占据了道德的制点高……

所以,朋友圈被文章《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刷屏,除了觉得最后的一段煽情:“罗一笑,不要乱跑,你给我站住!要是你不乖乖回家,就算你是天使,就算你跑进天堂,有一天我们在天堂见了面,爸爸也不理你!”基本上“无感”。

我该恭喜自己吧?!终于“穿越”成几年前我希望成为的样子——不轻易被感动、不轻易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眼泪。我没有转发罗尔的募捐文章,没为自己的“冷静”而庆幸,反而心生悲凉。

2

“罗一笑”事件让我回想起曾参加过一个课程的培训。

课程中有个环节,每个学员发了一根牙签,导师要求大家拿牙签去换物资,看哪个小组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以牙签易物、并送去福利院(或敬老院)献爱心”的任务。还有一个环节,是把学员放到偏僻地段,手机钱包统统收缴起来,让学员想办法搭车回到市里集合地点,并且期间要吃一次“霸王餐”(要求四菜一汤)……

这些任务,在我之前看来根本不可能完成。象我这样一个死要面子,公交车上没带零钱宁肯默默投上十块钱都不肯守在前门收款的人,怎么会好意思拿根牙签走街串巷告诉人家这代表的是“爱”,我想换你的什么什么去儿童福利院献爱心……虽然期间遭遇到白眼、面对过拒绝、感受了冷漠,这些任务,学员们全部都完成了!

那段时间我很抗拒,每天都想“下车”(就是不再继续上那个课程了)。有一天一位走过课程“师兄”打电话找我谈别的事,他知道我在课程中,就问我感觉如何,我马上把自己真实的感受和想法告诉了他。他的话我至今难忘:

姐,你就这样想就行了——假如有一天,咱孩子有病,钱花得光光的,锅也砸了铁也卖了,还得需要一大笔钱,咱濒临绝境、必须撕下脸皮去做求人,怎么办?

有这个形象的比喻,我一下子就理解了那个课程设计这种环节的意义所在。所谓的“突破”、“蜕变”,很多时候,是因为没被逼到“份上”。而一个人所得到的一切,都是TA感召的结果。

在这个层面,“罗一笑”这件事,她的爸爸罗尔表现(营造)出了很强的感召力。只不过后来的结果反转,超出了他及营销公司的掌控范围。由话题成为问题。

3

今年,我至少收到过5次朋友单独推送过来的“轻松筹”链接。说过我是个死要面子的人,不好意思拒绝非常相熟的朋友发过来的链接。我也怀疑过发链接的那个人是否自己捐了款,又不好意思问人家,自己接到链接,只好象征性地捐个50或100块,还会颠儿颠儿地告诉人家:我捐了哈……

回头也难免会想:那个得了重病的人,躺在病床上的照片、身份证、医院诊断证明……一应俱全,应该是真的病人,真的需要帮助,但是,我认识TA吗?跟我有毛线关系啊?!那50或100的钱,还不如买点东西孝敬爹妈和公婆呢?!……这种患得患失,真是没出息,却是最真实的感受!

所以,我从来没把链接从自己这里发出去,让别人去经历这种纠结。就象今天,我没有转发《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样。

郭美美事件之前,作为一个曾经的热血青年,我也曾去红十字献过血,在某年的生日那天。至今,我每年还会收到血站发来的短信,告知他们的献血车停在哪里,感谢我再次去献血。我还会再去吗?!如果说郭美美毁了很多人心目中的“红十字”,“罗一笑”这个事,其实是毁了“轻松筹”等公益募捐渠道,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再寻求爱心的捐助,将很难取得别人的信任。

我等是不是可以松口气?今后理直气壮、很轻松地拒绝爱心链接——谁知道,那是不是骗人的?!

当年南京的“彭宇案”导致老人倒地无人敢扶,如今的“罗一笑”事件,则在社会公德已经伤痕斑驳的疮口上,成功地撒上了一大把盐。

社会救援、爱心甚至公益都是一种资源,“罗尔”们对这种资源的透支,伤害的是那些真正需要救助的、看不起病的、没有媒体资源的穷人的利益。并且这件事会引发更大的焦虑、恐慌和不安全感,至少我是这样,试想:一个生活在一线城市深圳的前媒体人的女儿患白血病,都需要用这种方式筹款,谁敢得病、谁敢进医院啊?!

4

那个患骨癌的年轻同事,离开已经十年了。

我还记得她母亲打电话来,说:“她走了,走得很平静……”那个失去女儿的母亲,在电话里也很平静,她那时已经信奉了耶稣,她说:主会保佑我们的。

罗一笑小朋友是无辜的,她看不懂成人世界的功利和心计。愿她听爸爸的话,站住,等爸爸妈妈陪伴她长大,看这个世界会是怎样的精彩!

喜欢“丁是丁”的文章,欢迎关注,欢迎分享。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公益,转载请注明出处:“罗一笑”事件让我心生悲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