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时光清浅 安暖如初

时光清浅,未能许君安然,愿君安暖。

多少话,只因观念不同,便也未能说出口。


看着好友里“时光清浅”几个字,陡然间想起了一段故事:

№1 有朋自远方来 自当奉陪

4月底,北京樱花飘落、玉兰盛开的季节,那时我还是个大二的少年,对古风的喜爱丝毫不掩,工于文字雕琢,字里行间大抵充斥着酸朽的气息。

某日,qq对话框弹出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名字,说熟悉,公益路上认识的伙伴,在空间也偶尔评论我的说说;说陌生,拢共就见过两次还是三次,而且印象并不深刻。不过,对于她的才情,确实佩服,当弹出这个对话框,我也不知道来者何意,大抵是问了些关于诗词的内容,好奇之下聊了起来,大概,对于艺术、文字甚至是人生的理解比我要高出一些,只是,对于现状的认识不够清晰吧,对于人生的见识我也不敢苟同。从诗歌聊到艺术聊到人生,颇有暗合之处,我以为这就是所谓的知音吧。

过了些天,她问我会不会去5月9日的“踏歌行千山”古风音乐会,她准备和学妹一起过来......。想着价格不贵况且大批古风圈的知名歌手如“小爱的妈”、“音频怪物”、“Aki阿杰”、“云の泣”等人都会到场,当然,最喜欢的歌手“银临”也在其列,于是很爽快的就答应了。此前关注了该音乐会的消息,只是问过身边的部分朋友没人去,于是打消了去现场的念头——本身就不懂音乐,瞎凑什么热闹,如此安慰着自己。得知有朋自远方来,自然是不亦说乎,一想她不远千里来一次北京自然不易,于是顺道问了之后有什么打算,她说想起看看艺术展。唔,我在北京待了一年多也没去过多少地方,艺术展就更不用说了,最易想到的是798艺术区,大一的时候班级出游去过一次,那时候同学多半是抱怨累,我也累,只是看到几件满意的艺术品倒也觉得没什么。不知她是否也会觉着累,不忍拂意,还是将这我唯一清楚的地方告知。“那你要去吗?”带有些许随意却又诚恳。“你既来了,自当舍命陪君子。”公益岁月的革命情谊岂能有不奉陪之理!


№2 古风虽美 奈何须臾之间

如期而至,“结绳纪”踏歌行千山大型音乐会伴随着她一并停格在人民大会堂。到站那一刻我因个人事情并未去接,碰面时已在人民大会堂外。唔,怎么五月了北京还这么冷啊,虽然提醒着她和学妹说北京还比较冷,注意穿厚点,未料到竟然冷到这地步,打着喷嚏迎接了她们的到来。天空有些阴霾,刮着邪风,在大会堂外围排队进行安检,查的可真严。闲聊几句,问了些学习方面的事情,也不能冷落了远道而来的学妹,保持着基本的对话。外围安检之后还得存包,水也不许带入现场,啊啊,观看的时候渴了怎么办?人家可不管你这么多,咕嘟喝了两口把水瓶丢在一旁。她带着学妹去存包的时候,我便先进去找场地了,四号展区、四号展区、在哪?绕着晕乎乎的,还是问了现场的疏导人员才找到位置。等了许久她两才到,还以为找不到场地了呢,哈哈哈,差点错过开幕式。

第一次身临古风音乐会现场,舞台的coser分明看不清,得知银临出场还是跟着起哄,虽然音频怪物出来时的呼声似乎是盖过了其他人,丝毫不影响音乐会的进展。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学妹还没观赏完便不得不提前退场去赶火车,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音乐会的时间也比预定的安排长了许多,原本准备听完音乐会便赶地铁回学校,听到最后才发现——时间居然完美地错过了最后一趟地铁!!!不能忍,难不成还露宿街头不成。最后找了一家太空舱宾馆,爬上了二楼勉强度过一晚,空间有些压抑,如何能阻挡能够在支教点一床凉席伏地而眠、一张课桌安枕而卧的我。略尴尬的是,刚进来的时候,有两个女生也是来住店,两人准备住一间太空舱,店主说不行,其中一女生指向我说“他两不也是的吗?”想什么呢,我和她才不可能!脸上微微发烫,“青天白日,害良曰盗,自古诬陷必施严罚!”唔,大晚上哪来的青天白日。


№3 细雨绵绵 当思归路

天空飘着些细雨,如针如毛,五月的雨,细腻绵延,仿佛这一下便不会停。她老早起来了,不停地给我发消息说让我带她去798,真是个对艺术痴迷的女孩子。

稍稍整理了下,撑着伞一路转着公交抵达艺术区。找到入口也花了些时间,这,和我上次来的时候不是同一个入口。大概天气比较冷的原因,加上又是个雨天,798没有多少旅客。撑着伞走过一个个路口,一个个展区,我不大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偶尔驻足,随着她进入观赏某一处展览,也是一言不发,大概一说话就会暴露我在艺术上的浅薄。每当她认真欣赏一幅画、一件器物的时候我便在一旁把玩着手机。偶尔,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幅幅山水画映入眼帘,饶是多了些兴趣。手机另一端传来打趣的话,“才子佳人,最是相配。”被人诬陷,自是怒不可遏,甩下一句,“纵是佳人,与我何干!”

街道的雨丝不停歇,偶尔呼啸着而来,转而变成了豌豆般落下,洒在撑着的伞尖,打在地面的水洼,奏出一个个美妙的音符,我不理解明明年纪相仿,为何这么个少女会对艺术那么痴迷,玲珑心思太过执着于自己的内心,并未察觉彼此心态的不同。如果此刻已然察觉,又当如何化解?

匆匆一瞥,已是离别,听她的口吻里大概有些不舍吧,作为好友,未曾多想,道一句珍重,注意安全便已被连绵的雨帘与拥挤的人潮淹没了视线。离别之际,她送了我一个小礼物,露出少女的微笑,“知道你喜欢简约朴素,所以挑了个黑色的眼罩。”原来,知道我宿舍里很晚熄灯,这段时间睡眠不是很好,如此还真是是费心了,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4 时光清浅 愿君安暖如初

“多少言语,只因观念不同,便也未能说出口。”已是数十个时日之后,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现着这么句话,心中一愣,纵是未明白其含义,紧接着又是一句“时光清浅,未能许君安然,愿君安暖。”语意已是明了,心中一颤,待要问什么,对方的头像已然灰暗了下去。

颇为震动,细细回想着自分别之后的言语,终究是明白了某些话语暗含的意思,迟钝的我未能察觉,有时竟还会顺着她的这些话继续听下去,说到深处,她便也转移了话题,到后来便慢慢地不再提及,我一直以为只是好朋友间的调侃,岂曾有过丝毫歪心思,公益路上那么多的小伙伴不也是经常这么过来的么?

往后,再见她上线,也未曾有过只言片语,偶尔寒暄一句,未有回复,大抵是友谊走到尽头了。罢了罢了,索性心一横,从此做路人,何尝不是这般结果,未免嗟叹,那时知音,竟会落得如此下场,始料未及。

年少轻狂,只是一时执念,喜欢也好,欢喜也罢,当初的一厢情愿或者两情相悦,在岁月的长河中终究殒没,那时懵懂的少年,早已不复,而今步入新的时段,彼此早已放下。多少话,未启于唇齿,而掩与岁月。再相见,最多不过,一笑泯恩仇,道一句,“时光清浅,未许君安然,愿君安暖。”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公益,转载请注明出处:时光清浅 安暖如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