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连载】《消失的咖啡店》第十七章 若即若离

图/偷

亲们,目录在这哦,请戳

第十六章 脱离危机

咖啡店周围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从远处看,就像是海市蜃楼一般,若即若离,飘渺不定。

王晗子站在原地,看着不远处飘荡着的咖啡店,紧锁着眉头,叹了口气,凄楚地说道:“难道真的如你所说那般,咖啡店真的要消失了吗?”

丁帅顿了一下,“快了,所以趁着它还没有完全消失之前,赶紧多去几次吧,等以后完全消失了就再也看不到他们了。别想太多了,走吧。”

说着两人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咖啡店走去,冬天的凄冷气息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弥漫在整片园子里。

“天哪,小晗来了,老板娘,贤承,小晗来了。”施诺诺扔掉手中的扫帚,狂奔着往二楼跑去。

王晗子和丁帅呆呆地站在原地,对施诺诺夸张的举动显得尴尬不已,“喵--”胖太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蹭着王晗子的裤腿,伸出一只爪子跳起来挠了挠他的膝盖处。

王晗子苦笑了一声,把它掐着抱起来,摸了摸它的后背。自古以来,做铲屎君都不太容易,尤其是碰上这种黏人的小妖精。

“你都把它宠坏了。”丁帅酸溜溜地在一旁说道,胖太抬起忪懒的眼皮看了他一眼,不满地叫了一声。丁帅拍了拍胖太的头,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对王晗子说的,“今天既然来了,就开心地玩,什么都别想,能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也不错不是吗?”

正说着,尹若归他们从楼上下来了,金贤承“嗖”的一声窜到了王晗子面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挤得胖太在那嗷嗷直叫,龇牙咧嘴地对着金贤承挥舞着它的小肉垫,金贤承笑着弹回了它的小肉垫。

放开王晗子之后,金贤承又移过来准备给丁帅也来一个,突然往事像一阵急促的电流闪进他的大脑,张开的手臂僵硬在空中,不知道是放下去还是收回来,丁帅嘴角扬起一个坏坏的笑容,向前一步张开双臂抱了一下金贤承。

瞬间金贤承嘴巴张得老大,过度惊吓的他僵硬在原地一动不动,直至丁帅已经松开他了,他还保持着那个姿势,如雕塑一般。尹若归走过来不屑地帮他合上下巴。

“刚刚,刚刚,刚刚丁帅是抱了我吗?”金贤承断断续续地说道,就像一台重复语句的机器人一样,王晗子过来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端着他的头,让他自己点了点头。

金贤承僵硬地转过头来看着王晗子,仍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嘴巴正准备再次张开的时候,丁帅迅速把它合上了。

“好了,你也适可而止吧,今天就不要开业了,我们今天办个“party”。”

听到这话,王晗子捂着嘴在旁边偷笑,丁帅转过来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你笑什么?”

“没有没有,就觉得刚那句话从你嘴巴里说出来很好笑。”

“嗯?有那么好笑吗?我不就说今天办个“party”吗?”

噗嗤一声,尹若归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所有人都控制不住了,大家捂着肚子在那笑得前仰后合。

丁帅皱着眉头,一张英俊的脸被怒气满满地遮住,他轻声地笑了笑,挑着眉毛,阴恻恻地说道:“真的--有这么--好--笑吗?”

大家看着他那张扭曲的脸和紧握着的拳头,立即收起了笑容,讪讪地回答道:“没有没有。”

王晗子忙过来打圆场,“不说办“party”吗,那赶紧准备吧,对了,你们说我们今天要不要烧烤呀?他搂住丁帅的肩膀,小声地在他耳边说道:“消气消气。”

噗嗤一声,这回换丁帅哈哈大笑起来,大家面面相觑,一下子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之后,金贤承嗷嗷直叫着扑上去想给他来个轰击,刚到他跟前,丁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漆黑的眸子里投射出巨大的杀气,把金贤承吓得往后连连退了几步。

“真的觉得丁帅不是阳间的人,眼睛随便那么一瞪,就能把人吓得魂飞魄散。哎呦妈呀,我的小心脏。”说着金贤承还不忘抚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处。

听到这话,王晗子在心里笑了笑,心想你这小子还好意思怀疑别人不是阳间的人,自己都不知道从哪过来的,不过,也不能这么说,也许这只是延续了五十年前咖啡店的碎片而已,他们兴许真的是真实的呢。

“出什么神呢?赶紧去买东西。”丁帅凑过来贼贼地说道,眼睛还不忘瞟了一下尹若归,他的暗示已经很明显了。

王晗子感激地点了点头,正准备和尹若归一起出去时,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先等我一下。”说着他走进吧台里去找丁帅。他把丁帅拉到一边,“你觉得我真的能和她一起出去买东西吗?她会不会不能,哎,也不对,就是别人会不会看不到她,或者说她能走出若归园吗?”

说完王晗子朝若归看了一眼,看到他之后,若归甜甜地笑了笑,王晗子向她摆了摆手,示意马上就过去。

丁帅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嗯,你说的有道理,如果这只是她们的一个执念幻化成的空间,那她们是走不出去的,算了,我去买好了,你留下来帮他们一起收拾一下。”

“嗯,好。”

说完王晗子走到若归旁边,抱歉地告诉她,自己不能出去了,东西就让丁帅去买好了。尹若归看着他,笑了笑说:“嗯,好,那我们就去帮忙搬桌子吧。”

施诺诺提议吃火锅,因为烧烤在屋里的话烟太大了,出去的话又太冷。所以还不如吃火锅来得方便,大家都举双手赞成。随后,她递了一张长长的购物清单给丁帅,丁帅撇撇嘴,心想要买这么多,能吃得完吗?不过转念一想,兴许这是最后一次了,他也就没说什么,拿着清单默默地出门了。

留下人的人开始装扮咖啡店,他们把中间隔出了一片挺大的场地,搬来一张圆桌,摆上五张椅子,胖太在一旁不满地“喵呼--喵呼”地直叫,尹若归无奈地笑了笑,又加了一把椅子。

金贤承去楼上把之前圣诞晚会用剩的拉花和气球拿下来,王晗子小心翼翼地踩上凳子,战战兢兢地把拉花挂上去,惹得尹若归在下面嗤嗤直笑。

施诺诺在一旁打气球,不一会儿,地上就躺满了红的紫的蓝的等各色各样的气球,金贤承在一旁用气球“砰砰砰”地敲打着她的头,惹得她撇着小嘴,脸涨得通红,追着他打。

胖太频频中枪,龇牙咧嘴地朝着金贤承叫唤,惹得一旁的尹若归都看不下去了,“我说金贤承,你能不能不要欺负胖太,胖太你过来这边。”说着她笑着朝着胖太招了招手。

胖太拖着肥胖的身躯一拽一拽地离开那边的烽火之地,眯着笑脸朝着若归她们奔过来。

大家热火朝天地干了一上午,总算忙好了,看着自己的满意之作,所有人站在中央傻傻地笑着,阳光洒在他们的脸庞上,洋溢着青春的活力,甜甜的都能腻出糖水来。

窗外的风轻轻地吹着,尽管是冬天,但此时的咖啡店里却是热情如夏,仿佛随时都会飘来几只蝴蝶翩翩起舞,跳动着的心脏此刻就像一颗火热的球一样滚动着......

丁帅推开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四个人搭着一只猫,静静地沐浴在阳光下,静得就像一幅画一样,王晗子听到声音后回头看了一眼他。

“回来啦,辛苦你了。”说着走过来从丁帅手里接过袋子,“哇塞,买了这么多。”王晗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胖太轻飘飘地移过来,蹭了蹭丁帅的腿,肥圆的肚子都快贴到地上了。

“好,既然菜都买来了,那我们就开始忙吧,金贤承你去择菜,诺诺你去洗菌类,王晗子,肉就交给你了,丁帅,鱼,你懂得。”说完还挑了一下眉毛,王晗子撇撇嘴,小声嘟囔了一句:“为什么我要去搞那种腥臭的肉。”

丁帅捣了他一下,撇着嘴不满地说道:“你知足吧,我还要处理更复杂的呢。”说着拎着一条草鱼无奈地朝厨房走去。扔下王晗子一人站在原地发呆。尹若归对着他做了一个鬼脸,就跑去画画去了。

施诺诺把火锅底料处理了一下,催着王晗子赶紧把牛肉洗好,王晗子在那边“嗯嗯。”的应允着,那边,金贤承又叫唤着丁帅把鱼鳞甩到他身上,篮子不够用巴拉巴拉的......

尹若归看着厨房里打闹嬉戏的他们,眯着眼睛笑了笑,加快手中的速度。是的,她想在吃饭之前把这幅画给赶出来,之前已经画了一部分了,今天她想把王晗子和丁帅两个人加上去。

厨房里霹雳乓郎,外面寂静无声,温暖的阳光顺着窗户倾泻下来,洒到尹若归如瀑布般的长发上,泛着点点柔和的光芒,纤细白嫩的手指迅速地在画板上移动着,勾勒出完美的线条。

“好了,总算画好了。”尹若归伸了一下懒腰,看着自己的得意之作。

画中以咖啡店为背景,一张桌子的对边坐着尹若归,施诺诺和金贤承,桌子上趴着胖太和黄大人,柔和的光线顺着大大的玻璃窗倾泻下来,桌子旁边站着王晗子和丁帅,王晗子棕褐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一层淡淡的金色,丁帅依旧是一张冷酷的冰块脸,但嘴角却扬起了一抹淡淡的,若即若离的笑容,漆黑的眸子搭上英气的眉毛使得他的眉眼部分就像上了妆那样惊艳。

尹若归轻轻地把画从画板上取下来,镶嵌在事先准备好的画框里,踮着脚将它挂到以前那些画的旁边,仰着头看了一眼,得意地笑了笑。

“好了,可以吃饭了。”施诺诺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由远及近。

大家迅速冲到桌子旁坐下,胖太也毫不示弱,踮着脚用力地往椅子上跳,无奈肚子上的肉太多,它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转过头可怜兮兮地看着王晗子。

“谁让你平时吃那么多的,还不减肥,那么轻盈的身子现在都变成胖球了,现在恐怕都是三高人群了吧,不,应该是三高猫群。”“喵呼--喵呼--”胖太从嗓子里低吼着,仍旧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

王晗子费力地把它抱到椅子上,并且去把它的猫盆拿来。“它也吃其他的东西吗?不是只吃猫粮和猫罐头吗?”

“不不不,它这只猪什么都吃,口味越重的越爱吃。”尹若归边把香菇金针菇放进火锅边讲道,听后,王晗子揉了揉胖太的肥肚子,吐槽道:“果真是猫如其名。”

“开动!”施诺诺打开火锅的盖子,一股热浪扑面而来,顾不得烫嘴什么的了,大家一窝蜂地伸筷子进去使劲捞,吃个火锅就跟个打架似的。

为了一块牛肉,王晗子和金贤承两个人在那打起了“筷子”架,谁都不愿意让步,坐对面的两个人目光紧逼着对方,王晗子抬起胳膊,目露凶气,死死地掐住那块牛肉,而金贤承屁股早就离开了座位,双手齐上,使出吃奶的劲钳制住对方。

丁帅一直闷着头吃自己的,仿佛这个世界和他毫无关系一样,尹若归看了一眼施诺诺,她立即心领神会。两人同时分别打了一下他两的头,随着“嗷呼”一声,牛肉稳稳地落到了火锅里,然后丁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它夹到了胖太的碗里。胖太朝他感激地看了一眼。

金贤承一边揉着被暴打的脑袋一边恶狠狠地看着胖太,责怪它抢走了自己的牛肉,要不是胖太已经轻轻地舔了一下那块鲜美的牛肉,估计他早想从猫盆子里把它夺回来了。

“又不是没有了,你两至于吗?多大的人了,还跟个三岁小孩似的。”尹若归不满地开口说道。

王晗子噘了一下嘴,“就想逗逗贤承那个小屁孩嘛?”

“喂喂喂,你说谁小屁孩呢,自己不还屁大点大。再小点都能回娘胎里去了。”金贤承重新把自己的刘海用皮筋绕了一下说道。

“你两有完没完呀,再不吃肉就全被我吃完了,到时候不要怪我。”丁帅边说边把一块鱼填到嘴里。

“吃吃吃,当然吃。”

酒饱饭足之后,谁收拾就成了一个难题了,大家都瘫在椅子上不想动。

“嗝”,胖太躺在椅子上打了一个响响的饱嗝,所有人都转过来看着它,胖太睁着滴溜溜的眼睛看着眼前这群奇怪的生物,心想一群神经病,没看过打嗝的呀,等等,他们不是指望我收拾残局吧,不不不,我绝不,我得赶紧撤。

加拿大28走势图,想着胖太从椅子上重重地跳了下来慢悠悠地朝着玻璃窗那走去,找了一个能晒到太阳的地方,缓缓地躺了下来,享受着属于它的日光浴。

金贤承无奈地撇撇嘴,“真的是一只超级懒的猫,活该肥死。”

“我们先躺着休息一会,待会再收拾吧。”

“好!”整齐划一的声音从不同的嘴巴里同时拖了出来,大家就这样各自安详地瘫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周围安静地只有猫轻微的呼噜声,轻轻地在耳边环绕着。

暖洋洋的阳光照在身上,使得周围的空气变得十分慵懒,大家频频地打着哈欠,“金贤承,你去二楼把榻榻米拖下来。”

“啊。为什么是我呀,我不想动,你让他两去。”

“我去好了。”

说着王晗子起身爬上二楼,这还是他第一次来“Disappear”的二楼,他扶着扶梯,慢悠悠地爬上去,到了之后,他看到客厅的落地窗前放着三张榻榻米,回头对着下面叫道:“你们还不如上来躺着呢,拿下去你们要躺哪呀?”

说完他也不等回应,自己就跑到其中一张上直剌剌地躺了下去,“好舒服呀!”

不一会儿,其他几个人也都上来了,哦,胖太也跟在后面,大家各自找好自己的位置,并成一排躺下。

所有人都眯着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悠闲午后,王晗子转过头,尹若归就安静地躺在他的旁边,白皙的脸庞在阳光的照耀下附上一层薄薄的光辉,长长的睫毛微微卷着,随着眼球的转动还在轻微地颤动着。王晗子看得出了神......

但转而一想,也许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了,心里面不免一阵难过,他把头又转了回去,把胳膊放到头下面枕着,闭上眼睛,不去想任何的事。

突然,有滴水滴到了他的眼睛上,王晗子睁开眼睛,他看了一眼周围,惊恐地坐了起来,为什么大家都不见了,他大声呼喊着他们的名字,没有人回应。他站起来,找遍了二楼的所有房间,然而一个人都没有。

王晗子焦急地奔向一楼,没有,没有,大厅里没有人,吧台里没有人,厨房里也没有人,他跌跌撞撞地冲向卫生间。

水龙头在“哗哗”的流着水,但里面并没有人,王晗子走过去把水龙头关上,一抬头,通过对面的镜子他看到尹若归正悄无声息地站在了他的后面,他欣喜地回头,“原来......”

话还没说完,待他回头时,后面一个人都没有,他惊恐地又转过来看着镜子,然而里面只有他一个人。王晗子抓着自己的头发,踉踉跄跄地离开卫生间。

突然,他看到丁帅正躺在大厅里的中央,直挺挺的,“丁帅,是你吗?”没有回应。王晗子一步一步地朝着丁帅走过去,当他蹲到他的旁边时,他看到丁帅紧闭着双眼,王晗子摇了摇他,一动不动。

王晗子伸出一根手指,他现在全身都在发抖,一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在他的心头,颤抖着伸到丁帅的鼻子下探了一下他的气息,瞬间,他吓得往后一倒,跌坐在地板上,瞪大的眼珠子都快夺眶而出了。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景象,眼泪瞬间夺眶而出,随即立刻扑了上去,使劲摇着丁帅的胳膊,“你醒醒,丁帅,你给我起来。”

“砰”的一下,王晗子张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张人脸,他“啊”的叫了一声,大家无语地看着他,“你小子又做什么梦了,还气势汹汹地让我起来?”丁帅挑着眉毛疑惑地问道。

王晗子扫视了一圈,所有人都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你怎么还哭上了?”尹若归小声地问道,听到这话,王晗子忙随便抹了把脸,“没事没事,就做了个噩梦而已。”

哈哈哈哈哈哈哈,金贤承忍不住笑了,“最近你还真是奇怪,上次来就做了一些奇怪的举动,这次又来了,你最近是不是没睡好呀?”

施诺诺捣了一下他,示意他不要笑了。

王晗子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好了好了,别围在这了,中午吃的火锅还没收拾呢,赶紧下去吧。”尹若归招呼着大家。

人多果然做什么都快,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之下,很快就收拾好了。

“我们要不来做一件特别好玩的事吧。”王晗子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超级好的想法。

“什么什么?”一听到“好玩”,金贤承就来了精神,嗖的一声窜到了王晗子的旁边,其他三个人也都直直地看着他,等着他说出这件好玩的事。

王晗子故作深沉了一下,顿了顿,才环抱着一只胳膊,另一只托着下巴,不急不慢地说道:“就是我们每个人都给未来的自己写封信吧。”

金贤承嗷叫了一声,“哎--我还以为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呢,竟然是.......哎西哎西,真的不能指望你这家伙能想出什么好点子。”

“我同意。”丁帅举起手淡淡地说道。尹若归看了他一眼,也举起了手,“我也同意。”“还有我。”施诺诺在后面紧跟了一句。

金贤承无语地看着他们,“好吧,那也算我一个好了。”说着“噔噔噔”地跑去二楼拿了几张信纸和几个信封下来。

大家趴在桌子上认真地思考着,俨然一副小学生的姿态,一会儿低着头迅速地写几个字,一会托着腮思考半天,不知不觉的天都黑了。

写好之后,大家细心地把它折好放到信封里,写上署名。

“不过这东西放哪呢?”施诺诺歪着脑袋问道。

“交给我吧,我知道有一家店,可以把信寄放在那,然后自己设定好时间年限,到时候会有人帮你把信寄出去。”王晗子兴奋地说道,没有人注意到他狡黠的目光。

“那就拜托你咯。”尹若归甜甜的说道。

说着大家都把手中的信封递给王晗子,丁帅迟疑了一下,又收回去了,“我到时候和你一起去,我的就自己投好了。”

王晗子撇撇嘴瞪了他一眼。

“好了好了,话说你们晚饭想吃什么呀?中午火锅还剩了不少,要不要继续?”尹若归站起来边朝着厨房走去边说道。

“啊,不不不,晚上就不吃了,不吃火锅了。老板娘你给我们做蛋包肉吃吧,顺便做个蛋炒饭。”金贤承可怜兮兮地说道,使劲把自己的眉毛皱成正八字。

“知道了,就你的要求最多。”

“咦,这幅画什么时候挂上去的?”王晗子站在画前一脸疑惑地说道,他回头看了一眼,尹若归和施诺诺在厨房里,金贤承和丁帅两人在那边斗嘴,没有人注意到他,他贼贼地笑了一声......

“吃饭啦。”施诺诺拖着腔调从厨房里端出来一盘盘菜,大家好像都约定好似的,都闭口不提王冬向和黄大人,兴许他们已经知道王冬向和黄大人再也不会回来了,又或许是......谁知道呢。

饭桌上,大家对若归的蛋包肉赞不绝口,尤其是王晗子,他觉得好久都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所有人都在开心地吃着饭,但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在隐忍着,大家好像都知道发生了一些变化,只是没有人愿意直剌剌地讲出来,现在的他们有多开心,就表示其实他们有多难过。

“你两尝尝老板娘的蛋炒饭,不是我吹的,她的蛋炒饭炒的真的是一绝,都赶得上五星级酒店的厨师了。”说着,金贤承将一盘色香味俱全的蛋炒饭递到他两面前。

王晗子用勺子挖了一大口送到嘴里,烫的他嘴巴上下左右来回翻动着,惹得其他人哈哈大笑。“你们看,他这个样子像不像羊驼吃草的样子。”尹若归打趣地说道。

可怜的王晗子眼泪水都被烫出来了,他吐了吐被烫的发麻的舌头,仍旧断断续续地夸若归做的炒饭好吃,说着忍不住又挖了好几大勺塞进嘴里。

“喵--喵”胖太不知道去哪疯玩了,这时才拽着个肚子回来。一到家,就嗷嗷直叫要吃的,王晗子给它倒了一点猫粮,它哀呼着嫌不够,王晗子弹了一下它的脑门,愤愤地说:“以后晚饭都这么多,再吃下去,你要是得了肥胖症怎么办?”

金贤承也走过来帮腔,“就是,胖太不是我说你,你瞅瞅你现在这个模样,都胖得不成猫型了,难怪把不到妹子,就你这肥猪样,哪家小美女看得上你。”

听到这话,胖太忧伤得垂下眼睛,拖着沉重的步子挪到施诺诺旁边,委屈的小眼神里浸满了泪水,施诺诺心疼地抱起它,“可以了可以了,你两不要再说了,你瞅瞅它这委屈的,你们以后还让不让它愉快的吃饭了呀。”

“胖太,没关系的,就算没有小美女喜欢你,我们也会一直养着你的。”听到这话,胖太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吧嗒吧嗒地流下来。

“你还真是不会安慰猫。”丁帅撇了撇嘴说道,从她的手里接过胖太,抱着它,胖太趴在他的肩膀上,还在抽噎着。

“还真是个小公举。”王晗子无奈地笑了笑说道。

饭后,大家帮忙着收拾碗筷,之后金贤承又拉了几首小提琴曲,大家坐在一起天南地北地聊天,时间不知不觉地就从指缝间流走了。

要离开的时候,王晗子站在门口特别舍不得走,丁帅拖着他离开,尹若归他们站在门前向他们挥着手,王晗子回头看了好几眼,最终含泪而去。

“又不是见不到了,你至于吗?”带了点嘲讽的口气,丁帅冷冷地说道。

“不你跟我说以后见不到了嘛。”王晗子此刻的心情悲恸地什么话都不想讲。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只说它快消失了,说不定还能再看见几次呢。”

“真的?”

“嗯,对了,你把那幅画藏哪去了?”

“哎呦。”王晗子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给忘了,你等一下我,哎?等等,你怎么知道我藏了一幅画?”

丁帅轻声地笑了笑,“看到了呗,就你那点小伎俩。”

“切。”说着王晗子朝着咖啡店的方向奔去,在距离咖啡店不远处的一棵树杈里拿出画框。喜滋滋地跑了回来。

“这个我想留下做个纪念。”

“吼----你还真是贪心,有了信还不够,还要偷人家的画,真是服了你了。”丁帅轻蔑地说道,大晚上的,王晗子看不清他的表情,随嘴回了一句:“难道你不想吗?”

“我吗?呵--我就算了,王晗子,如果有一天我要是离开了,那你会想念我吗?”

噗嗤,王晗子吐出一口老血,“额滴妈呀,你要恶心死我吗?好了,别那么自恋了,我不会的。”

“哦,那就好。还有,你真的要放下对尹若归的感情吗?”

听到这话,王晗子转头一脸震惊地看着丁帅,呆愣住的他半天整都没有回过神来,他断断续续地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丁帅轻声地笑了笑,“比你想像中的还要早就知道了,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放不放的下都得放下,毕竟她可是你爷爷的女朋友,况且她还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

“我知道,所以我早就放下了。”说完王晗子垂下眸子,最艰难的时候他已经熬过来了,所以现在听到丁帅这样讲,他也只是苦笑了一下,唯一让他吃惊的就是丁帅是怎么知道的,不可置否,自己的隐藏技术很烂。

把咖啡店的事情忙完之后,接下来就要全力以赴去对付马涛了,想到这,丁帅的心里不免担忧起来,他怕王晗子和于笑笑会受到伤害,因为他想不到马涛还会做出哪些丧心病狂的事来。

哼--真正的暴风雨才刚刚开始到来......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减肥,转载请注明出处:【连载】《消失的咖啡店》第十七章 若即若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