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李超士:耕耘难问几收成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年轻时的李超士

我们似乎是不习惯单独走路的。

在我们长久以来形成的集体意识里,如果哪个个人没有归属于某个团体,没有和某类人群挤在一起,没有做与他们一样的事,被遗弃的恐惧,就要把人吞噬。

这种特质,有可能是我们这个民族,从根本上认为个人的力量微乎其微,相信要靠群体智慧才能各取所需。也有可能是我们东方人,在智性上更多地拥有混沌意识,不善像西方人那样用理性去解剖世界、管理世界。

混沌是我们需要的,静默是我们持守的,群体是我们归属的,这一切养成了我们长久的习惯,使我们往往惮于单独行事与思索了。

然而,万一有个人,他只尊重自己内心的需要,不从属于别人,只做了自己想做的事,他的命运,在我们的混沌世界里,会是个什么样的可能呢。

每当提及民国美术史,在那些耳熟能详的李铁夫、李叔同、冯钢百、周碧初等一众最早留学欧美的老一代油画家中,总会若隐若现地出现一个人的名字,李超士。

这个名字,既没有李叔同或李铁夫那么响亮,也没有潘玉良或常玉那么立体。时不时地,还会将他与另一位叫李毅士、那位最早留学英国并获美术与物理双学位的绅士,错认为是同一个人。

有关他的生平,记录寥寥,要查找每条线索,都如在沙子里刨金。尤为令人遗憾的是,在一些基本的史实里,他的出生之地都是错的。而在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史的专著里,他六十年代的油画,也被错认为是改革开放后的新潮美术作品,而作了别的解读。这些谬误,或是人们疏忽大意所致,或是难于花精力去逐一核实。如果对此不加以认真的清证,它对我们去了解这位美术家会形成障碍,对一位曾经耀亮民国美术史的人也不够公平。

当然这位画家最值得书写之处,是他曾去法国留学,师承印象派大师德加,学回来一手绝妙的色粉画。在他之前,没有中国人学过这门特殊的画种,在他之后,不少人也做过不懈的努力,但就其水准,至今未见一人得过他的精髓,到过他的高度。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李超士:耕耘难问几收成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