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迪伦马特:一个着迷于京剧和“上海蛋糕”的德

今年春天,西方经典戏剧《贵妇还乡》(又名《老妇还乡》)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复排公演,消息一出,很快一票难求。

这部剧出自瑞士籍德语剧作家弗里德里希·迪伦马特之手,也是令他蜚声世界戏剧圈的代表作之一。

   三十多年来,包括《贵妇还乡》在内的迪伦马特多部剧作,如《物理学家》《罗慕路斯大帝》《天使来到巴比伦》等,不断地被中国各种官方、民间乃至高校的剧团搬上舞台。

不知不觉悄无声息、仿佛一夜之间,迪伦马特就火遍了整个华语戏剧圈。可是这个并不广为人所熟知的戏剧鬼才,究竟何许人也?

弗里德里希·迪伦马特(1921年1月5日—1990年12月14日),瑞士德语作家、剧作家。青年时期先后在苏黎世和伯尔尼攻读文学、神学和哲学,毕业后在苏黎世《世界周报》任美术与戏剧编辑。他还曾是一位聪颖干练的新闻记者。

1946年他迁居巴塞尔,开始职业作家生涯。相继于40-60年代创作了《罗慕路斯大帝》、《天使来到巴比伦》、《老妇还乡》、《物理学家》等名作,奠定了他在世界戏剧界的声誉。此外还著有小说《隧道》、《抛锚》、《法官与刽子手》等。

其实西方从古典到现代时期,写出过享誉世界的戏剧作品的剧作家层出不穷。从莎士比亚,到莫里哀,再到易卜生、斯特林堡、契诃夫……但到了21世纪,作品仍能不断被搬演的则屈指可数。

迪伦马特的名字并不如前面所述的几位大师那么令人耳熟能详。但他的作品有着鲜明的个人风格,一旦读进去,你便会很快记住它,并对它们爱不释手。

Q:为什么迪伦马特如此受到当代中国戏剧界和观众的青睐?

Q:这些经典戏剧在今天的重排,有着怎样的现实意义?

Q:德语戏剧的长盛不衰给中国戏剧发展带来哪些启示?

对于这些问题,最早将迪伦马特译介到国内的著名德语文学研究专家叶廷芳,给出了详尽的解读。

经典重排的当代意义:

《伽利略传》VS《物理学家》

  其实,在迪伦马特的所有剧作中,业内评价最高的不止《贵妇还乡》,还有《物理学家》。后者探讨了科学与政治的关系及科学的伦理困境。它曾先后在我国沪、沈、京等地被搬上舞台;在它的诞生地即德语国家,仅1963年至1965年的一年半内就上演了1500余场。

  正如今天引力波的发现引发全世界高度关注一样,20世纪上半叶,原子物理的极大推进,也让本属于自然科学领域的问题波及社会各领域、各层面。由于二战中原子弹的使用,当时许多文学家、艺术家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曾一度被人类视为文明进步动力的“科学”,他们试图用文字叩问一个难解的道德命题:科学给人类带来的究竟是福音还是灾祸?人类到底有没有能力舞好这把“双刃剑”?

  从原子弹在日本爆炸,到“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因拒绝再次为美国研制氢弹而遭受长达九年的审讯等重大事件中,迪伦马特看到了人类文明进步的“悖谬”,对笼罩在核威胁阴影下的人类社会感到极大焦虑。于是,一出由三个“疯子”物理学家和一个驼背老处女——精神病院院长上演的荒诞戏码,在他的笔下喷涌而出。

  除了迪伦马特,德语文学界另一位广为中国读者熟知的著名戏剧家布莱希特,早在20世纪30年代也写出了主题类似的作品《伽利略传》。巧的是,这部剧也常被评论家誉为布莱希特所有剧作中“王冠上的一颗明珠”。

  把《伽利略传》和《物理学家》放在一起比较,不难发现,两部剧中都潜藏着某种悖论:前者的主人公伽利略,既是有着伟大物理发现的科学家,同时也是向宗教反动势力投降的罪人;后者的主人公默比乌斯,既是甘为人类命运牺牲小我的有良知有道德的科学家,同时又是为了维护这一目的而不得不狠心杀死深爱他的护士的杀人凶手。

    “这种悖论,用迪伦马特的话说,正是戏剧性不可或缺的因素。”叶廷芳说。与此同时,这种悖论也揭示出了科学家在政治与科学研究目的相冲突时所处的一种道德困境。

  当今世界风云变幻,局部战争不断,一些国家仍暗中进行着军备竞赛。在此背景下,日新月异的科技发明和科学发现,在人类前进的道路上,究竟扮演着和平捍卫者的角色,还是战争助推者的角色?在政治和科学研究之间,科学家如何取得一个平衡?这不仅是关乎每一个科学家的重要问题,也是关乎每一个世界公民的重大问题。

  “从这两部作品中,可以看出,迪伦马特和布莱希特都是富有人文主义精神的作家。他们在作品中都关注人类的生存状态、前途命运,思考人类社会的伦理和责任,让政治家们处于真理的强烈光照之下。”叶廷芳指出,这种思考无论在任何时代,都具有永恒的价值。

从“布莱希特热 ”到“迪伦马特热”

  两位同样享誉世界的德语剧作家中,布莱希特其实比迪伦马特更早进入中国人的视野。早在20世纪50年代末,把布莱希特归纳为“世界三大戏剧流派”之一的著名导演黄佐临就将布氏的《大胆妈妈和她的孩子们》搬上上海舞台,但未获成功。20世纪70年代末至90年代,在得到黄佐临支持的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原导演陈顒的努力下,布莱希特在中国受到热烈追捧。

  “从西方现代戏剧史角度看,布莱希特的意义和地位超过迪伦马特。他可以说是20世纪世界戏剧革新的一面旗帜。作为马克思主义者的他,却同时受到东西两个世界的欢迎,真是个奇迹。”叶廷芳说。

  然而在那之后,尤其近十来年,国人对迪伦马特逐渐表现出更为持续的热情,不论官方或民间院团,都喜欢选择他的戏剧做经典重排。

迪伦马特的“中国缘”

    “从中国观众目前的接受习惯来说,迪伦马特的审美情趣显然更受欢迎。”叶廷芳表示。

  在叶廷芳看来,相比而言,布莱希特的作品更多诉诸理智,迪伦马特则更多诉诸情感。

    迪伦马特喜欢将故事情节与传统戏剧结构联系起来,不若同时代其他现代派的剧作家那么“解构主义”;他善于运用别出心裁的“即兴奇想”的手法,夸张、怪诞而不荒唐,同时喜用“悖论思维”,让你在捧腹大笑中眼泪汪汪——“这是‘黑色幽默’的高招”。

  除了剧作之外,迪伦马特个人的审美情趣,可以说也与中国观众十分接近。曾亲自拜访迪伦马特的叶廷芳回忆起当时的情形:

 “迪伦马特对‘中国歌剧’(即京剧)十分赞赏,他模仿着对我比划,他在欧洲看过  中国艺术团表演的《打渔杀家》《秋江》等剧,直称‘那真是妙不可言!’”

  私底下,叶廷芳发现,迪伦马特的说话风格、兴趣乃至生活举止,都比较符合中国人的特点。他在生活礼俗、待人接物等方面,与中国文化有不少相通之处。

 “他和中国人一样热情好客。一般欧洲人请客吃饭不喜劝吃、劝喝,而他却一口气点了许多道菜,好几种葡萄酒,并一一介绍,非叫你尽情领略一番欧洲饮食文化不可。”

  钟情历史的迪伦马特特别赞赏中国有五千年文明,在交谈中时时不忘提及。

 比如,吃面条时他会说:“这面条是意大利的马可·波罗从你们中国带到欧洲的。”明明吃的是欧式点心,他却故意把它叫作“上海蛋糕”。

  这些细节令叶廷芳感到,迪伦马特的戏剧之所以能让中国人从文化心理上感到亲近和易于接受,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中国戏剧为何不若西方繁荣?

  从布莱希特到迪伦马特,奇瑰而又深刻的德语戏剧,在世界戏剧圈不断闪耀着独特的光辉。那么,德语戏剧的繁盛及发展历程,能否为中国戏剧的发展提供一些启示呢?

  “从历史的角度而言,中国戏剧的文化土壤不如欧洲戏剧土壤那么深厚。”叶廷芳表示,戏剧在欧洲有着几千年的历史,在中国的春秋时代,欧洲就产生了极为繁荣的古希腊悲剧和喜剧。自文艺复兴以来,各种戏剧流派更是层出不穷,说明欧洲人在这方面的创新思维活跃。

    相比之下,中国人的思维更习惯于纵向传承,从道德到文化都强调不忘传统,向前人看齐,这也导致了中国戏剧在形式与风格方面较少推陈出新。

     无怪乎,当年鲁迅以六字辨中西:西方人善“探未知”,中国人惯“摸前有”。

  不过,叶廷芳认为,自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中国加入WTO后,国人已普遍意识到了自身的短板,正在有意识地提升民族思维的创新性。“只是这件事从认识到改变,需要一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戏剧乃文艺之一支。从戏剧观文艺,中国文艺的创新之路又该如何向前走?

  在叶廷芳看来,纵观西方文艺走过的历程,一个新的文艺样式、风格或主义的形成,往往是在对传统颠覆性继承的基础上产生的。

    欧洲古典主义十分强调继承文艺复兴的传统,但它只在形式和风格、而非精神素质上加以继承,不懂得创新乃艺术的生命,结果导致了僵化。而欧洲17世纪的巴洛克艺术,虽在表面上(即形式和风格上)违背了文艺复兴的传统,另辟蹊径,此后一两百年间始终默默无闻,直至20世纪被重新发现——但其独有的艺术形式和风格,恰恰是在精神实质上对文艺复兴传统的内在继承,终令其在世界艺术舞台上大放异彩。

  因此,叶廷芳认为,中国的文艺也应该立足于本民族的传统,并根据当代文化发展的需要,努力生发出新的创意,大力鼓励创新。

  改革开放以来,西方一些思潮涌进国门,“虽是必然,也是必要,但难免令人有些眼花缭乱”。一些人开始热衷于模仿西方,试图以此获得文艺发展的生命力。

    “但事实上,唯有原创,才是文学艺术的价值和生命力之所在。”叶廷芳坚信,如果我们秉持“对传统的颠覆性继承”、“在继承中创新”的精神去对待文艺,中国许多文学艺术流派在美学上会有更大的发展。

  文学艺术的繁荣发展,除了创作者自身的努力,也离不开一个健康、积极的文艺批评环境。谈到当前中国的文艺批评,叶廷芳坦言,今天中国的文艺批评有点跟不上实践的步伐,喜欢用一些既有的理论去框定和评判不断变化发展的实践。

  “过去有些美学家往往将‘美’的定义固定为两极——不是现实主义,就是浪漫主义。但如果说‘文艺’是‘罗马’,那么通往‘罗马’的道路就有无数条。”在叶廷芳看来,除了上述两个“主义”之外,至少还应加上“泛表现主义”。

  “我们不能用某一个原则和思维来框定文艺的发展方向,‘实践先行,理论跟进’,这才是文学艺术史证明了的客观规律。”叶廷芳说道。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迪伦马特:一个着迷于京剧和“上海蛋糕”的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