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

梦啊 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我啊 总是失眠 也总是做梦。。。每晚的梦啊  都不循规蹈矩  都不安分  仿佛梦的存在就是为了逗我开心 逗旁人开心的  当然 梦偶尔也会给我些许提示 让我未卜先知  算是无语到吐血后的一点安慰。。。

每一次只要我梦见他 无论是什么 第二天准倒霉 至少十次里面有七八次都是这样的  当然……我并不记得梦见过他几次。。

前天(9.18)晚上我梦见他了 我又梦见我以现在的姿态回到高中。。。算了算了。。。他还是那样 贱兮兮的说着一些话 我踏雪了他 我用脏话骂了他 后来去上厕所 为什么那厕所是男女混合的开放式厕所。。。我走了进去然后又走了出来。。。他穿着一件红色的外套 走下楼 我心里有点难受 后面的忘了 。。。梦见不好的事是噩梦  梦见不好的人亦是如此。。。

果然是晚上噩梦白天厄运  早上起来别发神也不要发神经。。。

早上出门觉得有什么东西没有带  暂时又想不起来 最后离开寝室 随手把门一关 走到门口发现雨好大 哦 没带伞 准备回去拿 哦 没有带钥匙。。。然后就淋雨走到教室  走到教室一个人都没有 再三确认课表后 嗯 还好是有课的。。。

中午睡过头差点迟到 没注意天气 迷迷糊糊的就去上课了 穿件T恤坐在十多度的教室里冻了一下午 有人说开空调被我制止了 后来才知道人家是打算加温度来着。。。最后挂着鼻涕和一脸困倦回到寝室。。。

晚上还好 没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顺顺利利的吃了顿火锅 吃了很久 为什么我执意要说吃火锅的事情呢 因为 我妈总是叫我晚上不要吃得太饱 不然不消化  我果然吃得不要太饱  消化嘛 嗯 还是消化得挺快的。。。

接下来的梦就和倒不倒霉什么的没什么关系了  抵制火锅!

晚上(9.19)我又梦见L了,好神奇 我梦见我和ZLH去逛街买了只小狗  后来那狗好像是病了还是死掉了? ZLH说她办了会员卡的 去换一只 。。。

我们走在路上 那路十分荒芜 杂草丛生 树木葱茏 后面有狗在追我们 她走在前面 我在后面用棍子驱赶那些恶犬  那些路感觉似曾相识  但是我似乎并未走过。。。

下一个镜头竟然变成了我和我妈在一个山包上面走着  走啊走 越走越远  越走越偏 后来看见山上好多好多绳子 好多好多绳套和陷阱 似乎是猎户用来捕猎野猪的 我们小心翼翼的走着

后来 像是地震了一般 地动山摇 那个山包啊 一下子就翻了 向下沉 我和我妈走散了 我不知道在哪里屋子里面躲着 。。。

原来是日本鬼子炸了山 然后肆意屠杀村民  我说 哦 我在重庆 这就是南京大屠杀呀!(智障。。。)我似乎是躲在二楼还是三楼上面 和另外一个人一起 不断有日军从窗户的位置想要进来 我不断的用武器把他们打下去 后来同伴受伤了 我背抵着门 手抵着窗。。。

有一个电话打进来了 是01234什么什么的号码。。我接了 (我居然记得电话号码。。。)

一个很阴冷低沉的声音说:喂 是XX吗

:是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知道你是L斗嘛

:听说重庆大轰炸,想起你在重庆就想问问你怎么样

:哦 你是想问我死没死啊 呵呵 让你失望了 我好得很

手机没电了 我挂了电话 然后换了部手机打电话过去 (果然梦是无所不能的)

:没有想到你居然还记得我 还打电话给我 真可怕 比外面的鬼子还吓人……

:XX 对不起……

:什么玩意儿?我没有听清楚!

:我说,对不起 我对不起你

:呵呵  以前这句真诚的对不起啊  我等了很久很久 但是现在啊 不需要了 我那天不是骂了你了吗?算了吧!

那边传来女生的声音 我这个臭脾气一上来  暴跳如雷 气急败坏 又吼又骂 然后是良久的沉默  又有人准备上来了 半只脚已经踏进屋子里了 我又伤心又生气又愤怒又害怕 已经崩溃 无力的战斗着 无声的讲着电话 委屈的流着眼泪 终于 还是把敌人赶走了 把电话挂断了 我瘫坐在地上 肚子很痛 我躺在没有水的浴缸里  说了句:不会是要生了吧。。(关于此 醒来后我。。。此处省略一堆脏话。。。)天呐 想想都可怕,,(大概是我昨晚吃得太饱消化了想上厕所 无语了)不多说!抵制火锅!

后来的后来 我说 儿子给送你养吧?卧槽。。。(醒来后我。。。此处亦省略一堆脏话。。。)后来就是仙侠剧里面的剧情了 他叫他女儿来杀我 ٩(๑`^´๑)۶ 呃。。。他带着他儿子来助阵 ᕦ(ò_óˇ)ᕤ呃。。。我御剑飞行,遇见一个人 以为是友军 结果是他们的盟军 (⇀‸↼‶)呃。。。反正我孤身一人被围追堵截 (心中十万头那什么什么。。。)

我忘了最后是怎么样了 总之没有两败俱伤 没有同归于尽 也没有相安无事  到底怎么样呢  反正我是好好的  然后肚子痛 梦里面不能生 我便醒了 去蹲了个厕所。。。花了刚刚好半小时写下这无聊的梦。。。

言语平常且粗俗  只不过是记录了当时心中所想  梦中所发生的神奇的故事与事故罢了。。。

在朋友眼中我是一个“奇葩”  每天早上在寝室里固定的娱乐项目就是我醒来后 坐在床上讲前一天晚上梦见的  我自己都觉得奇葩的梦境  高中如此  大学亦是如此。。。

不过让我萌生了一个想法    嗯  简书是个好东西 用来存梦应该是个不错的容器  嗯 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就记下一些有意思的 天马行空的 不可思议的 令人啼笑皆非的  意外的。。。“故事”吧!以后闲来无事  或是心情不好的时候翻出来娱乐下自己。。。

嗯  那就再讲讲第三天(9.20)的梦吧!脑洞有点大  请大家坐好系好安全带。。。

我看见我和一群穿着军装的人  有男有女  从大学学校的三号门门口走出来  吃着甘蔗 有人在哭有人在笑 走进了初中时候所在的那座小县城  眼前的一切很熟悉  只不过变得荒凉  还有一栋独特的小屋 我似乎在从前的梦里面见到过。。。

我们走啊走  走到一幢楼门口停了下来  对面有一群看起来像是保镖 秘书样式的人 嗯 黑衣人 一脸惊讶与惊恐的看着我们  却并没有过来拉开我们。。。

大门是关着的 我穿着一双拖鞋  带着大家站在那里嗑瓜子  边嗑边嚷嚷 叫嚣着:沙瑞金 滚出来。。。(会不会被打  哈哈哈)然后我去花果山(此花果山为地名)吃了碗羊肉米线。。。有人来叫我  说道:沙书记说请你去喝茶……

我过去了 只见他 黑着一张张丰毅的脸问道:是谁在我家门口唱歌的?  我说:是我……咋滴!(水土都不服就服你!)他撑起一脸笑容说了些什么我忘了  反正是真正的“喝了一杯茶”  对的  真的喝了杯茶……

然后是LLP还是YYM骑着电瓶车来把我拉走了  我们在路上 总是有车想要别我们  我去!电瓶车有啥好别的。。。反正就是在车流里躲躲闪闪  死里逃生一般  好惊险  走的那条路是在河边 我看见有两个警察叔叔在岸边拷上了一名罪犯  同时捞尸队从河里捞起来一具死尸  从我们面前抬过去。。。此时仿佛所有车子都静止了 包括我们的 电瓶车。。。

河的两岸是山  我像是拿着放大镜将山放大了似的  我看见了山上的路  一草一木我都看的清清楚楚。。。我看见陡峭的小路上面走过一个警察叔叔  石崖上面有一幅画像 我兴奋的指着画像说:这是我画的诶  上次我路过这里时(我曾经梦见过这条路 ) 爬到那个位置走不动了 画在那里的 哇塞 是嫌疑犯诶。。。(允许我翻一个白眼 两个白眼 无数个大白眼!)

车子驶进一条空旷的路 路上没有多余的一辆车 路边没有多余的一个人  我们就这样悠哉悠哉的前行着。。。

突然!后面有一个巨大的怪物在追我们……

那邪物有着约莫两米五的纵坐标  八九十公分的横坐标    身上像是被注射了肌肉增长素一样  三头肌超级发达那种  关键是颜色 我一个美术生都难以描述那种颜色  就像是画完画之后  清洗笔的那个水的颜色。。。那畜生一头乱麻 我们亦是一团乱麻。。。

马上就追上了  车上变成了我和LXS  我说我记得这里有一条小路的  有一条窄窄的岔路的  我们弃车逃跑吧!

于是下一个镜头我爬到了山坡上面  上面有谁?初中同学吗?高中同学吗?呃。。。不知道  哈哈哈  那巨兽马上就要上来了  我抓住一根细绳 眼看就要掉下去了。。。我不会被吃掉吧?我不会被踩死吧?啊!好可怕。。。

说时迟那时快  ZLH塞给了那畜生一根辣条???(此处删掉一堆一脸懵逼的表情)那畜生的表情很享受?啊呸!没有表情!但是它停住了脚步  然后我看见我的背后变成了平地  上面放了很多饭菜  就像是吃酒席一样  而且是用大桶装的。。。

我抓了一块豆腐扔给ZLH 喂给它吃 。。。

我抓了一盘肉扔给ZLH 喂给它吃。。。

我抓了一碗饭扔给ZLH 喂给它吃。。。

我不停的扔东西给ZLH 喂给它吃。。。

最后 我手有点酸  那畜生。。。被撑死了。。。撑死了。。。死了。。。了。。。啊。。。。哎呀我去!

然后大学同学们来了 他们怎么来的 突然出现的  问我还有没有吃的  我说还有 还有很多  然后他们在那里吃东西 那场景变成了谁家的厨房???

然后我不知到飘荡到了哪里。。。这是前两天的梦了  许多我都记不得了  脑洞开太大 需要休息一下下

此处省略许多字许多字许多许多字……

嗯    祝诸君晚安无梦  一夜好眠。。。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