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一位界画作坊CEO的字画营销之道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

这脍炙人口的佳句出自范仲淹的名篇《岳阳楼记》。《岳阳楼记》在被后人吟诵的同时,也常成为书画作品的书写内容。

元代画家夏永就将《岳阳楼记》全文,以蝇头小楷题写在《岳阳楼图》的右上角。

夏永 《岳阳楼图》团扇 绢本水墨

纵25厘米,横26厘米 故宫博物馆藏

而这些题字“小如蚁目”“细若标针”。

夏永,字明远,钱塘(浙江杭州)人,是元代界画的代表画家,取法元初画家王振鹏。

夏永 《岳阳楼图》册页 绢本水墨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岳阳楼图》用细若发丝的线描,刻画细腻,气势宏伟,把巍峨楼阁融于浩渺旷远的自然景观中,正可谓“细若蚊睫,侔于鬼工”,这种纯以墨笔白描建筑的手法到元代以后已成为绝响。

《岳阳楼图》局部

这种精密的画风,其实就是界画。界画是我国古代绘制建筑工程图时用界笔直尺的一种方法。凡用这种方法作的画就被称为界画。最初的界画就是建筑设计图,随着发展,也变成供人欣赏之物。

《岳阳楼图》在当时属于民间的商品画,有着大批量的生产制作。夏永作为民间职业画家,同时是生产楼阁界画作坊的CEO(作坊主),他有着独特的市场运营之道。

这些楼阁界画的市场价格在当时并不会很高。夏永瞄准市场空缺,找准产品定位:以册页、扇面的形制表现单体的建筑楼阁,独以小幅见长。册页和扇面没有手卷那么私密,也没有立轴那么公众化。但是与两者相比,册页、扇面与观者的关系更加亲近,适合去阅读画面中的细节。

夏永 《岳阳楼图》团扇 绢本水墨

纵25.2厘米,横25.8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观者通过这些界画中精密的细节,仿佛真的进入了岳阳楼中。至正年间的《岳阳楼图》题诗中往往出现“想像对画图,游观阻风烟”“老去却从图里看,故人谁似旧风流”的语句。

夏永 《岳阳楼图》 绢本水墨

云南省博物馆藏

对于“企业”内部,夏永会根据作画和书写的能力,对“员工”进行岗位分工,将书、画分开,合作完成。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流水线”作业,每一题名的图式稳定,只需要略加变动就可,从而大大地提高了生产效率。

就题材而言,除了岳阳楼,夏永还画了三大名楼的其他两个——滕王阁图和黄鹤楼图,另外还有《丰乐楼图》《映水楼台图》等一些著名的建筑楼阁图,并用蝇头小楷题写《滕王阁序》等长篇的诗文。

《滕王阁图》局部

夏永《滕王阁图》册页 绢本水墨

上海博物馆藏

夏永《黄鹤楼图》册页 绢本水墨

云南省博物馆藏

这些具有工艺性的、辨识度极高的蝇头小楷及工细楼阁,显然更具有市场号召力,而这一切都源于夏永“先进”的运营思维。

这些“市场噱头”十足的蝇头小楷,与其细密的画风相和谐,同时补充了画意,增强了作品的文学性和抒情效果,这是夏永对中国古代界画发展的一大贡献。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位界画作坊CEO的字画营销之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