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连载】留学遇见奇葩男:新西兰没有牛羊(2

图片 1

回到酒店,其他三个小伙伴已经垂涎欲滴的坐在餐桌边等他了。夏明和杨姗姗不知道是怎么解决私人恩怨的,反正现在看起来像是一对亲亲兄妹。

杨姗姗哭丧着脸看着杨高:“你总算回来了,我已经望眼欲穿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听说这个虹鳟禁止出售,所以想吃只能自己钓,我好想尝尝啊。”

“开动吧。”

杨高一声令下,夏明的叉子就已经戳向了鱼肉最鲜嫩的腹部,杨姗姗狠狠的盯着她,夏明不为所动,把鱼肉放到了小样的盘子里。

杨姗姗干咳了两声,小样又乖乖的把鱼肉放到了杨姗姗的盘子里。

夏明气绝,叉子磨得盘子滋滋作响,“哼,鱼肉补脑,某人确实该多吃点。”

杨姗姗才不管他的暗讽,叉起鱼肉故意从他面前绕过一圈,塞进自己的嘴里,然后“嗯……嗯……”的闭上眼睛,意犹未尽的品尝着鱼肉的鲜美。

夏明阴阳怪气的损道:“杨姗姗,大庭广众的你注意点行不行,看得见的知道你在吃鱼,看不见的还以为你性高潮了呢!”

宋小样正举杯喝红酒,一听这话红酒“噗”的喷了出来,杨姗姗脸上的颜色跟刚捞上来的虹鳟鱼一样五彩斑斓,只有杨高还一脸镇定的该吃吃,该喝喝。

宋小样举着酒杯,警惕的看着这两人,预备着随时拉架。

杨姗姗突然放下刀叉,笑得和蔼可亲,“夏明,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让女人性高潮过,所以特别擅长幻想女人性高潮?”

宋小样因为杨姗姗的笑容放松警惕,刚入口的第二口红酒又“噗”的喷了出来,这回轮到夏明脸色五彩斑斓了。

杨高淡淡的说:“我说,咱能不聊这么high的话题了吗?再聊下去,宋小样要把这桌上所有的菜都喷成红酒焗菜了。”

宋小样为了化解尴尬,自黑到底,“呵呵,我嘴巴比较大,再给我喷一次的机会,就够了。”

杨姗姗和夏明互相愤恨的看了一眼,同时“哼”了一声,又重新投入了抢鱼的竞赛当中。

在陶波湖的度假村停留了一晚之后,两只斗鸡杨姗姗和夏明,还有两只小心翼翼的惊弓之鸟杨高和宋小样,又开始踏上了旅程。他们的下一站是离陶波湖5公里处的胡卡瀑布。

陶波湖水向东北风的怀卡托河流去,他们也一路北上,到达胡卡瀑布所在怀拉基观光公园,沿途的风景十分美丽,他们开着车,常常忍不住停下来拍照。

在停车场停好车后,他们就沿着步行道往胡卡瀑布前进。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这段河流仍然是缓慢而宽阔,在每个转弯的地方都可以听到瀑布逐渐发出的咆哮声,周边的森林郁郁苍苍,偶尔会改变河流的前行方向。又走了十几分钟,终于听见轰鸣声越来越大,穿过茂密的森林,传说中的胡卡瀑布终于出现在他们面前。

他们站在怀卡托河的桥上俯瞰瀑布,这条瀑布跟大家在国内见到的瀑布差别很大,因为它的水位落差很小,但是因为隘口和断层的作用,产生喷射及向下的巨大动力,行程泡沫般的水浦宣泄而下,故毛利人称此瀑布为“Huka”,也就是泡沫的意思。

当然这些对于胡卡瀑布的描述都是小样在谷歌上读给大家听的,听到泡沫的时候杨姗姗唱了起来:“全都是泡沫,一刹那的烟火……”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瀑布声,她张开双臂,仿佛有一种瀑布是她音响,树林是她听众的演唱会感觉。

“全都是泡馍?”夏明啧啧道,“现在中华名小吃的主题曲也这么fashion了啊,很有港台歌曲的味道啊。”

杨姗姗白了他一眼,“你才是泡馍,你们全家都是泡馍。”

夏明一本正经,“嘿,我这赞扬祖国文化产业发展迅速呢,你又发什么神经,难道你不爱国?”

杨姗姗不屑,“你爱国你拿着新西兰的绿卡?”

夏明大义凛然,“我就是因为爱国才拿新西兰的绿卡,不给祖国添麻烦,自谋生路。”

杨姗姗频频点头,“嗯,你这么一说还真对,你要是在国内,估计监狱又得扩容,我们纳税人的钱又要多花在一个废物身上。”

夏明不乐意了,“哎,我说你怎么老跟我作对。我今天可没招你没惹你吧。”

“怎么了,你们资本主义国家不是讲民主讲人权嘛,我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

夏明无语,转向宋小样委屈的说:“你也不帮我……”

宋小样咧嘴一笑,露出白灿灿的牙齿,“看你两斗嘴挺有意思的,你们继续。”

夏明更加无语,杨姗姗把相机塞到他手里,“快给我和小样拍照,再和昨天一样只拍我半边身子,或者只拍我的痘,我一脚给你踹到瀑布里去。”

宋小样则是拍拍他的肩膀,“不拍我的正脸,我们还是好盆友。”

胡卡瀑布因为水位落差不大,平静的湖水和奔腾的瀑布分界线特别明显,一边像是碧绿的幽潭,一边像是浅绿的沙滩上的海浪,宋小样在车上对着相机里的照片发呆,这样泾渭分明的界限,也好像她和杨高现在的距离。他们两之间唯一的合影是她拍照的时候杨高不小心入镜,她在前面比着一个又傻又土的剪刀手,杨高文艺范十足的插着口袋的望向远方。连气质也是南辕北辙,果真是注定没有结果,真该庆幸从一开始就放弃了。

宋小样这样安慰着自己,可是嘴角却怎么也咧不开。

她忍不住问杨姗姗:“你说你哥跟着我们出来玩有什么意思啊,老是一个人默默的装深沉,还不如早点回去呢。”

“他的官方解释是,他要对我的安全负责。”杨姗姗拿勺挖出猕猴桃的果肉送到小样嘴边,小样一口吃掉。

“要不我们下一站让他回去吧?”

杨姗姗美滋滋的吃了一口猕猴桃,“我哥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那种听人劝的人吗?”

谁知道杨高却回过头来,“我已经和夏明说好了,我送你们到奥克兰我就搭飞机回基督城,他的车可以异地还车,到时候他开我的车载你们回去。”

杨姗姗和宋小样对视一眼,两人脑海里同一个想法:好恐怖啊,杨高这货的耳朵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听说杨高要走,宋小样还是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她努力抚平自己心里不该有的不舍情绪,努力把杨高当做一个单纯的朋友。

他们接下来的行程是罗托鲁阿,那里是新西兰的毛利文化中心,有地热间歇喷泉,还可以吃毛利人的传统食物hangi。地热间歇喷泉景区有日间和晚间两种活动,日间包括间歇喷泉、毛利舞蹈音乐表演、参观美术工艺学校的传统工房和画廊;晚间包括表情Haka和品尝hangi。姗姗和小样都表示日间晚间都不能错过,于是他们安排了一整天在罗托鲁阿的行程。

他们运气很好,刚到间歇喷泉就看见一股股水柱从地底直冲云霄,然后空气中就开始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臭鸡蛋味,姗姗表示受不了,看过奇观之后就可以去进行下一个行程,于是去乘坐空中缆车,然后又去乘坐游船,最后去红树林公园拍照,最后终于到了重点节目hangi。

所谓hangi,就是将生的食物分别用锡纸包好放在一个不代理,丢到地上挖的天然地热池中蒸五小时,拨开锡纸直接食用。

宋小样拿着餐盘去选了一堆难熟的肉食和杂粮,就是想看看传说中的地热池是不是真有那么神奇。

热情的毛利人接过他们选的食物之后告诉他们大概多久过来取,让他们先去看表演,宋小样摇头,“我不去看表演,我要亲眼看着那盒菜从地底下捞起来。”

“你还挺较真的,我说小样,毛利人用这种方法做了几百年的饭了,不会坑你一个人。”姗姗不想无聊的在这里坐几个小时,“走吧,我们去看一场表演,回来就熟了。”

杨高也坐了下来,“我也不去看表演了,玩了一天好累。”

夏明马上也要坐下来,被杨姗姗一把拎起,“你不跟我去,谁给我拍照!”

“我又不拿你薪水,我凭什么要听你使唤?”

“就凭我是宋小样她……”

夏明一捂脑袋,无可奈何,“好了,我明我明,女王大人您走先。”

两只斗鸡走了以后,周围就只剩下嘈杂的英语和毛利语,宋小样坐在凳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地热灶,不一会儿就眼皮打架了。杨高不易察觉的往她身边挪了挪,宋小样的脑袋就掉在了他的肩膀上。他又往她身边挪了挪,让她靠的更舒服。实在无所事事,于是打开手机刷推特,翻着翻着就看见peter发了一条和他妻子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照片,他妻子穿着一条孔雀绿的长裙,脖子上系着一个古朴的枣红色玉吊坠,那吊坠……

杨高猛的低下头,宋小样的脖颈依旧雪白,他想起她不自然的说“我放在宿舍了”“其实是我不小心丢掉了”,心里明白了一切。

他的右手搂过她的肩膀,左手轻轻放在她的双手上,心里的感激汹涌澎湃,她怎么能这么傻,为了他的一笔生意就连外婆送自己的最后一件礼物都不要了,她明明那样依赖他,不想让他回国,可是在他不给她任何回应的时候,她也毫无怨言,不哭不闹,也不撒泼要他实现诺言,安静得像只被人弃养的小兽,让人心疼。

杨高第一次对于回国这件事产生了犹豫,他的农场是不是真的必须建在国内,他的理想是不是必须在国内实现,他的理想和此刻他怀里的人,到底哪个在他心里更重要一点?

他的心乱如麻,只想搂她更紧一点,却没想到臂弯一用力,小样醒了过来,杨高收手不及,就和小样大眼瞪小眼了。

小样心想这什么情况?做梦吗?不太像,空气里还有食物的香味呢,如果是做梦也太过真实了一些。可是如果不是做梦,杨高为什么会抱着自己?杨高发烧了?

小样伸出手去试探杨高的额头,却被他抓住手,她眼前突然一片黑暗,然后唇上一片温热。

宋小样呆住了——她……这是被杨高吻了吗?是毛利人的巫师听见她的心事来帮她达成心愿了吗?要不是怪力乱神怎么会有这样心想事成的好事?

杨高也呆住了——他……这是在亲吻小样吗?为什么好像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大脑控制了呢?现在怎么办?是进还是退?小样会怎么想?会不会骂他变态?

杨高不想被当做一个变态,下意识的往后退去,谁知小样感觉到他的退意之后忽然转守为攻,整个人扑到杨高的身上,霸住他的嘴唇,轻咬慢噬,死不放开。

这种温柔缱绻的纠缠,杨高要是抵挡得住不是太监就是gay,他正要回应小样,突然听见耳边有相机的“咔哒”“咔哒”声,他连忙推开小样,就看见一脸不怀好意笑容的杨姗姗,还有怒气冲冲想要跟他动手却被杨姗姗伸腿挡着的夏明。

宋小样也睁开了眼,脸上顿时比大红灯笼还要红,她捂着脸往人群最多的地方跑去,夏明一边喊着“小样”一边追了过去。

杨姗姗坐在小样刚刚坐过的位置,捂着嘴笑声还是很响亮,“哥,你可不要告诉我刚刚那个缠绵的吻是借位哦。”

“无可奉告。”

“那我案情还原一下。”杨姗姗站起来,像是福尔摩斯一样围着杨高转,“刚刚我们走了之后,你就跟小样表明了心意,她表示犹豫,于是你用强烈的攻势抱住了她,并且强吻了人家,是不是这样?”

“无可奉告。”

“哥,人证物证俱全,你休想抵赖。”杨姗姗把手机拿出来又仔细看了一眼,“不对,这样看好像是小样强吻你。到底什么情况啊?”

福尔摩斯杨陷入了对于案情的深入思考之中,却被嫌犯一把抢过了手机,杨高飞速的按了几个键之后还给杨姗姗,“现在物证已经没有了,如果你不想人证像物证一样被我手起刀落……你就给我安分点!以后不要再说这事!至于我和小样之间的事,我会自己解决。”

杨姗姗误以为真的是小样强吻杨高,顿时闭了嘴。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连载】留学遇见奇葩男:新西兰没有牛羊(2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