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荣耀归荣耀,尘土归尘土--对日本艺术现代化的借

白发一雄作品

在微信上突然看到一篇作者为潘力的文章现代化进程中的日本美术,一时有所感触。日本和中国在历史中文化上有很多相似之处,因此在现代化过程中日本的发展对中国有很多的参考和借鉴意义。日本二战后艺术的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或者说三次潮流:

第一次是二战后结束后不久1954年11月以吉原治良为组织者和指导者的具体美术协会(具体派)。他们不认同对西方现代艺术的模仿,重视在物质和行为中的精神体验,探索具有日本文化特征的表现形式(引自《现代化进程中的日本美术》一文)。除发起者吉原治良之外,主要的代表人物是白发一雄,其的作品狂放、野性、自由、贲张,率性可见(但明显收到美国抽象表现主义波洛克的影响)。具体派成为亚洲战后当代艺术发展第一个有影响力的艺术流派。

第二次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兴起的物派,时间并不长,大约也就持续了两三年时间,但目前仍然是日本乃至亚洲二战后在国际上拥有最大影响力的艺术流派。物派的艺术家同样受到了美国极少主义艺术的影响(这个没有办法,实在是因为二战后美国在各方面实力太强大,文化自觉意识很强)。物派一方面积极融入全球化的过程(和同时期世界重要的艺术潮流意大利贫穷艺术、美国极少主义都有关联),另一方面在建构国际化艺术语言的同时,寻找自身独立的文化价值和理念。物派是真正走进了当代艺术史。最近几年我比较系统的游览了欧美主要的一百多个美术馆和博物馆。欧美的重要美术馆和中国不同,以收藏和陈列艺术史作品为主(中国的美术馆只具有举办临时展览的功能)。能够进入这些重要的美术馆固定馆藏展的艺术作品基本都是写入艺术史的作品。而日本物派艺术家的作品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和意大利贫穷艺术艺术家的作品在一个很重要的展厅里固定、正式的展出,证明了日本当代艺术(包括亚洲当代艺术)在国际上取得的成就。其他的亚洲艺术少有达到这个水平。

物派艺术家关根申夫作品

具体派和物派尽管都受到了美国艺术的影响(这一点某种程度上不可避免),他们也都在努力地摆脱美国消费文化对全球覆盖(包括对日本),都在强烈的需找日本文化的独立价值,而不是依附于别人的价值这就是文化身份!美国最重要的思想家、政治学家亨廷顿说的很清楚,文化身份,无论对个人还是国家而言都是最重要的!没有这个东西,日本文化将失去存在的意义。文化同经济一样,也生存在于残酷竞争的环境中,没有生命力的文化会逐渐退出,消亡。

第三次是以村上隆、奈良美智、草间弥生为代表的卡通艺术(消费文化)。这一阶段日本当代艺术全面倒退(这和这一时期美国消费文化在全球的扩展有关)。草间弥生前期和后期艺术风格差别很大(价值完全不同),如果说奈良美智还有些可爱,村上隆就是一种彻底庸俗市侩文化的代表,极端庸俗。村上隆大概应该是日本当下在世的艺术家作品卖的最贵的,他的作品售价可能远高于具体派和物派艺术家,但在文化价值上根本不开同日而语。

奈良美智作品

村上隆作品

在艺术生态上当然应该各种可能,人各有所好,各种样态都有存在的理由和可能。世界这么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和追求。但有些东西在文化上永远不会赢得尊重。因为世界是有规则的艺术看起来纷乱,但其实世界存在规则。

似乎今天人们更愿意谈宽容、多元、温和、不争,艺术是多元的,艺术可以追求温和,但力量,只有力量,力量才是这个世界最崇尚的。因为说到底,一切都是为求得生存,世界在本质上是残酷的。

世界从未改变,人性也从未改变。

杜尚可以在20世纪初拿一个小便器(就是公共男厕所里男性用来撒尿的东西)来嘲笑所有的人,疯狂的嘲笑艺术(因为那是历史上人类命运陷入最大危机的时代),看起来极其荒诞,但在21世纪初这件作品仍然被世界的美术史家、艺术家评为20世纪最重要的艺术作品,整整一百年里最重要的作品(这期间产生了多少重要的艺术家)!

只有一个问题:请问这件二十世纪最重要的艺术作品是浅薄的么?缺乏深度么?没有力量么?

艺术崇尚什么?仍然是力量和思想的深度! 建筑上安藤忠雄、电影导演黑泽明、艺术上物派、音乐上小泽征尔、服装设计师山本耀司等等,在文化诸领域,日本在国际上的文化影响力在亚洲都是领先的,这可能与二战后日本经济比较快的发展和现代化水平比较高有关。如果有一天我们想达到或超过日本的水平,首先应该正视这种差距。

荣耀归荣耀,尘土归尘土。

李飒

2016年1月2日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荣耀归荣耀,尘土归尘土--对日本艺术现代化的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