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为脚趾头求自由的画家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肖云儒先生

陈笳咏先生

我与陈笳咏兄相识于60年代,那时他搞美术评论,我当副刊编辑,有一段文字之交。80年代,陈公陆续有画作问世,着实让我惊喜了一回。

读陈的画,马上想起此公给我说的,他一辈子从不穿袜子。十冬腊月不冷?外穿毛皮靴。说着一把拉下皮靴,果然是光脚片子。或问其故,仁兄答曰:为五个脚趾头求自由。

陈笳咏《风吹草低见牛羊》

陈笳咏《何人荒草抛金瓜》

笳咏的确是一位心态自由,以独特性、创造性见长的画家,是一位能从群体的共同性中很快剥离出来,而且拉开距离的画家。读他的画,便再也忘不了他,想忘记也忘记不了。以至我这个与画界隔山而望的人,也有了不吐不快的冲动。

陈笳咏《红印小鸡》

陈笳咏《七月流火》

笳咏的画带着令我陶醉的文人气息。那不是刻意画咄来的,倒是信笔写出来的。画有书趣,书有画意,书画溶于笔墨情趣之间。大幅度跨越对对象的模拟,用只属于自己的独特感受,将自然、社会的图象和内在意蕴,将心灵的图象和情愫,提纯为抽象而有意味的结构、笔意和线、墨、色,把中国书法的审美精神糅进画作之中;流畅、飞动地表现出来。他对题款、用印作为中国画的表现手段有独到的理解,没有停留在书画相映成趣的层次,而是将其转化为画面新颖而深刻的有机构成。在跃动的松鼠尾巴旁用印,像着重号将松鼠从背景中强调出来。将题款写在竹叶之中,字与竹融为一体,字亦叶矣,叶亦字矣。群鹭在画面上部的湖畔夕阳中长鸣起舞,他敢在画面下部用孤孤的一行题款和一束芦苇支撑,题款和芦苇相互映衬,不均衡中便有了意趣。

陈笳咏《秋意之图》

陈笳咏《夕阳群鹭》

也许最令人忘不了的,是笳咏那些有着盔甲、长矛的古代武士式的小鸟。我曾充满爱意地告他,这不活活是美国三K党的下一代么?这些鸟,不求形似,也不一般地追求通常意义下的神似,而是再上一台,将物象的神韵提炼为一种意象符号,一种程式化的笔墨。他画鸟、牛、猫、松鼠、鹭鸶、鸭子,都在形神兼备的基础上,通过夸张变形,形成程式,固化下来,创造了一套自己独有的意象符号系统;这些意象符号从形神中提炼、简化,又更强烈、更内在地表现了形和神。托物传情,借墨叙怀,不似对象,胜似对象。这是离形得似的中国美学精神个人化的实践,恐怕更是对中国传统美学和西方现代美学两相交融的一种深层理解。这时候,内容充分地形式化,形式本身也构成内容,构成画作的人文情趣和画家对世界的看法。

陈笳咏《雪中牡丹》

陈笳咏《之子欲归》

不是没有这样的画家,鲜活的生命感悟和生活意趣常常被熟练的笔墨技法淹没。单纯看着,过分偏爱纯熟的技法,甚至使一些画家感悟和构思的能力,即创造性艺术思维能力开始萎缩。有时将这些画家的作品放到一起看,那种自我克隆或相互克隆的感觉总是难以驱散,笳咏不同。收在他画册里的作品,每一幅都是一次新的创作,大都具有独立的艺术生命。在独特的笔墨色彩和意象符号系统后面,总是传输出画家某种生活感受或生命搏动。《夏夜》以月轮为背景掠过屋脊的黑猫,《闷热的包谷地》背着孩子露着胸干活的女人,《长安屋檐下》以四个鸟笼的动荡来特写恬静等等,都是对生命感受的瞬间捕捉和长期沉淀画家似有一种将现实主义和表现主义融合起来的追求了。

陈笳咏《棕榈牧鹅》

陈笳咏 《秋后即景》

而许多将自然拟人化的画幅,比如《明月别枝惊雀》中的鸟,《三猫戏牡丹》的猫,《山家小趣》的狗和《朱拓小鸡》、《小猫头鹰》;还有将生命拟物化的画幅,比如《寂寞黄花》中的鹰(已经凝固为石,正和菊花苍凉对语),都无不灌注着画家活跃的生命状态。笳咏的画处处有生命在搏动。你能分明感觉到,那是一种经历了世事有超越了世事的生命,从头到尾包括五个脚趾头,都取得了自由的声明。

生命自由之仁兄,祈望有以教之。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四日,西安谷斋

陈笳咏《猫头鹰》

陈笳咏《点石成金》

画家合照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为脚趾头求自由的画家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