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和甜妞的日常(一)|我们会一辈子租房住吗

我是去年九月份到的北京,甜妞比我早两个月,她是七月份来的,我到这里后,我俩就合租住到了一起。

和甜妞初中就认识了,从高中到一个班里才熟悉起来,成了彼此bf八年多,一起撒过狗血,喝过鸡汤。从高中做同桌有话不说要传纸条就知道,我俩有只有上天才能理解的默契。
熬过大学变成异地好闺蜜,到现在,在这个城市还能彼此照顾,也真是幸运。

我们不是富二代,又是应届毕业生刚入职工资低,北京的一室一厅我们都租不起,所以要求也不高,看了好几家房子后,选择了一个干净又安全的地方就落了脚,和另外两个女孩合租,跟《欢乐颂》里差不多,不过肯定没人家小区高档,好在每一个拐角都有一个保安值班亭,也很安心。

房子是立租立住的,我连被子都没来得及买,所以当晚就去甜妞原来住的宿舍搬了东西。

她当时住的是和大学一样的六人宿舍,几个女孩子上下铺,三间卧室十几个女孩子,共用一个洗澡间,一个卫生间和一个厨房。

看的我真心酸,心疼她,当然我还庆幸,辛亏我来得比她晚一点。

我贱兮兮地打趣:能和我住在一起,让你脱离这鬼房子,你命真好,看看这楼道,看看这破电梯,我真是赶来解救你的天使,快看我有没有圣洁的光芒。
甜妞拒绝承认:别给自己贴金了,我住的挺好的,步行十五分钟到公司,光这条件,虐死一半上班狗。

我们从她那里拿了一床被子,一个枕头,连床单也没有,我枕着自己的衣服,和她一起在刚租来的小屋里和衣睡了一晚。

我说:想不到我俩竟然也是一起睡过而且以后都要一起睡的人了,你准备好对我负责了吗?
她翻了好几层白眼:负责个毛线,顶多以后遇到帅哥都偷拍给你看好不好?
我不满意:最好发小视频,360度,从头到脚,流量费我给你交行不行。
然后她给我掖了掖被角。

那天觉得生活真正开始了,在陌生的环境还睡了一场安稳觉。

睡的有多安稳?我们不知道对门也住了人,把大门反锁了,那个姑娘敲了一夜的门,我们都没听见.......

因为租来的房子是中介统一装修的,房间里什么都有,第二天去宜家简单购置了东西,买了两组衣架,两个杯子,两个碗,一组小锅,一个插座......

我其实什么都想买,看见落地灯:要,这个必须要,支在床边晚上睡前看看书!
看见好看的拐角书柜:买,这个必须买!毕竟我是个爱书girl!
看到柔软的抱枕:别管我,这个我必须买回去抱着睡!
甜妞冷静地在一边说:你神经病吧,住在这里好不好?
结果她数落了我半天,结果看到一块地毯就不肯走了:我们买几块吧!铺上肯定好看!

逛的太嗨,从宜家出来十点多了。

风有点大,我看了看手机:公交车应该没了吧?我们去公交站牌看看有没有错过末班车?
甜妞把新买的锅放在垃圾桶上:要不要打车?打车是不是有点贵?我百度地图看一下。
然后两个人纠结了半天要不要打车,最后发现到家只要十几块,笑的有点开心。

我俩那个时候工资少,我只有3500,甜妞比我多一点。

后来又陆陆续续地买了其他的东西,生活用品算是逐渐买齐了,最满意我们的吹风机。

甜妞把吹风机从头到脚赞扬了一番:哇塞,看看这风,大准狠,从此麻麻再也不怕我早上洗头迟到了,看看这可以随意调节的温度,冬暖夏凉从此不是梦。
我觉得我们的吹风机也棒棒的:以后你去勾引谁,我就拿着咱的吹风机给你鼓风,让你做玛丽莲梦甜!有什么重要场合,我就带着吹风机去,让你出场自带风!

没做过饭,因为我俩都不会。
煮个粥还行,一锅粥煮下来,能少一大半——因为要边煮边尝豆子熟了没。

高中的时候甜妞不吃木耳,吃了也会吐出来,为啥,因为木耳长得丑,她觉得吃了长得丑的食物就会变得一样丑。
嗯,放心吧,那个时候我就嘲笑过她这个鬼逻辑了。
我比她强点,她连什么菜是什么菜都分不清。

结果今年春天有一天她心血来潮要做饭,说外卖吃恶心了,要做有爱的食物给自己吃。
淘宝菜刀、案板、盘子、炒锅,超市里扫回来各种材料,蔬菜准备了一大堆,看着食谱自己鼓捣。

她还决定自己带饭吃:我要买一个好看的便当盒,这样我就能在中午大家吃外卖的时候,拿出好看的便当盒去微波炉加热了。
我白眼:饭盆就饭盆行吗?就你那饭量,便当盒不行,必须得盆。
她虽然不服气,还是败给现实:妈的,你说的竟然是真的,好看的都设计的那么小,是用来喂鸟的吗!?
最后,她买了俩。

她这种做饭的热情一开始还是挺可怕的,啥都想做,我不是说了吗,有一次我说我想吃糖葫芦,她拽着我说:别买,我俩去买点山楂和白糖,我给你做......

她上班比我早,每天早上醒了,厨房就有简易三明治,无油健康,蔬菜水果牛奶样样全。
周末的时候,还有糊了的鸡翅炖土豆炒咸了的大白菜可以吃。
妈呀,我觉得老天开眼,给了我一个田螺姑娘,虽然现在做的真的是要人命,那她多做,总会好的。
我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

but,不到一个月,我们家的锅就再也没有被临幸过。
她很多理由的:
今天比较累,明天做。
我看了看家里菜,不够新鲜。
外卖今天打折。
......
结果浪费了我们家这么多油不说,我还没有从田螺姑娘的美梦里醒过来,她就彻底金盆洗手了?

反正我们现在,吃速冻水饺,也吃外卖......

今年过年回来,我俩都跳槽了,工资涨了点,这个以后可以专门写。

不过还是住在这里,虽然我们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尤其是衣服,衣柜已经要炸了,但是毕竟签了一年的合约,还交了押金,我们俩又小气又懒,也不会轻易换房子的。
只好幻想一下换房子之后的生活,小小的两室一厅就可以。

甜妞说,我想养一只猫。
我说,我想养一只狗。
但是养猫养狗,猫粮狗粮也挺贵的,生个病比你看病都贵,目前好像养不起。
哎呀,这是第二步,想想都多余,第一步是要先找一个能养猫养狗的房子。
我俩租个两室一厅?这样我们就可以分居了。以后你化好妆再迈出你的房间,不要一张大素脸出来吓人。

然后我查了查两室一厅现在的价钱:要不我们租个一室一厅?
然后她又查了查一室一厅的房价:要不我们还是先别养狗养猫了,先把自己养好?

在我俩还纠结怎么租房的这一刻,我们好多好朋友都结婚了,有的都当妈了,有的已经在怀二胎了。
当时我俩随份子钱随到手软,互相抱头痛哭,这钱什么时候才能回得来?

前一段时间又不知道怎么了,朋友圈又聚集了一张又一张的结婚照。
我对着甜妞发誓:我一定要赶在你前面结婚,然后我一定要让你当我的伴娘,我还有好朋友当伴娘,但是你结婚的时候就没有了!哈哈哈哈!
她反抗:我拒绝!你要是敢在我前面结婚,别说伴娘了,你的婚礼我都不会去,你死心吧!而且谁先结婚,还不一定呢!
我回击:我以后闪婚,相了亲就结婚!反正会有人喜欢我的!
她又反弹: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和勇气说出这样的话?谁喜欢你?我怎么看不见!

然后我俩就差打一架了,其实打一架比较好,谁赢了谁先结。

最近我们在健身锻炼,减肥,晚上不怎么吃东西。
但是前天甜妞发神经,说想吃肉想到疯,然后昨晚下班陪她去撸串。

我吃了一点就饱了,啤酒又占肚子。
她饭量大,又吃又喝特别爽,还鄙视我:你饭量什么时候这么小了,你是不是装的?你在我面前装什么装?敞开肚子吃好吗?

然后我就敞开肚子吃,再然后,我就吐了。
本来我是没想吐的,我看着她我就想吐,因为她一个劲往我嘴里塞毛豆:快点吃!别浪费!
活脱脱一个容嬷嬷啊。

所以,最后我吃到了嗓子眼儿,吃完了站起来走了两步,我就停住了,扒着一个小学门口的墙边,吐了三次,差不多吐她腿上了。

她使劲拍着我的后背:吐成这样,你怎么没喝醉?我想看你哭。
我递给她一张纸巾让她自己擦腿:你做梦,老娘千杯不醉,醉了也是好汉一条,凭什么哭?
她推了我一把:得了吧,不知道是谁,不知道哪天,在电话里哭得像傻逼。
不知道,反正不是我。
你说,是不是以后真的没有人喜欢我,以后真的不会有人对我好了?
是。
然后我又吐了她一腿。

作为对我吐了她一腿的报复,她把我的糗事发了朋友圈,恨不得昭告天下。
我说你怎么这么对我,你必须对我好点。
她反问:凭啥?
就凭我手里有你无数个黑料。
她翻了个身:who cares?
我本来打算写一本书,像《全世爱》那样的,记录我俩的日常,你要是不对我好,我就把你丑化。
她又翻了个身:who cares?

妈的,我本来想,如果这本书可以出版,我就把版税分你一半。
她翻过来看着我:好,多少钱。
妈的,财迷,不知道,写不写都不一定。
那你说个鬼?

临睡前我问她,你说,我们会永远过着这种七点下班八点回家的日子吗?我们会一辈子租房子住吗?
她说,不会的,可能你会,但是我不会。
还能不能聊天?你会不会聊天?
没关系,大不了我结婚的时候带着你,给你在阁楼上留一间房子。

像钱德勒给乔伊留的一样吗?
像钱德勒留给乔伊的,可以比他的大一点。

--

其实真的大一点就行,反正生活就是一点一点变好的。
每次不求好很多,只要好一点就够了。

我们不知道会在这个城市待多久,可能会待一辈子,可能不会,但是不管在哪里,生活总是越来越好的,不是吗。

图片来自Anna See

**
**
我们都是世界上最普通的人,
争做幸福的人。
我们是世界上最平凡的人,
能把生活这把牌打成什么样,谁知道呢?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美妆,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和甜妞的日常(一)|我们会一辈子租房住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