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鬼脸娃娃

如果你捡到一个鬼脸娃娃,丢了三次它第二天仍然会出现在桌子上,你会不会觉得毛骨悚然?

真实的事件是这样的。

张奎是一家广告公司的经理,正是努力表现争取总监位置的时候,可他却突然发生了怪事。

周五的晚上,他照常是最后一个离开了公司,因为住的地方并不是特别远,所以他选择了独自徒行回去。明明晃晃的路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起就坏了,随着一阵阵阴风吹过来,灯座敲在铁杆上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

“谁?谁在摸我的头?”张奎有点生气的回过头大声喊道。这已经是第三个晚上这样了,在路上走着走着就突然被别人摸一下头发。起初他以为是同事跟他开玩笑也没怎么理会,但人的忍耐总是有限度的。他觉得要逮出那小子教训他一顿。

结果他回头没看到人,但却发现不远处那个阴暗转角似乎有东西在动。

“不会吧,难道是刘翔,居然能跑怎么快!”张奎在心里呼了一口气,他所站的位置距离那个转角可是有将近三十米的距离。

影子和风总是喜欢在夜里肆意的走动,每经过一个角落,都会像一根羽毛一样,轻轻的撩动人的好奇心。张奎无疑是被吸引住了。他先是走到墙边,然后贴着墙一步一步的往前过去。

越靠近转角的时候他的心就开始提紧了,因为他渐渐发现那个人可能不是自己的同事,更有可能,不是人。

张奎隐隐约约中听到有人吞咽食物的声音,咔嚓咔擦的响声像极了是在啃骨头。还差一步就要走出去的时候,张奎停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极其浓郁的尸臭味,张奎捂着嘴鼻,暗数着自己的心跳,他的眼神极其不安的四处张望。

“是尸体么?人在吃人?还是有动物在吃人....不,应该是流浪者在吃动物尸体”

张奎的内心设想了千万种可能,但唯独逃不出的就是尸体二字。浓郁的腐臭味就想一道道无形的枷锁,拉着不断抗拒的张奎继续往前走。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张奎背着那面墙终于是要迈出脚步了。

当他的脸面向撞角的另一边时,突然大风发狂的吹动起来,吹得大树乱响,落叶莎莎而飞,就连那盏孤独的路灯也突然砰的一声灭了下来。张奎的心跳急剧的跳动着,似乎在他的身体里藏着一个可怕的东西,心脏只能通过狭窄的喉咙爬出来。

嚼骨头的声音也曳然而止了。四处黑漆漆的静寂的可怕,张奎的左手轻轻地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这一刻比拿考试通知书时还要漫长,他的脚微微的向前动了一下,风也奇怪的停了下来,无尽的黑暗中只回荡着他那急促的呼吸声。

砰-砰-砰砰

张奎鼓起了勇气打开了手机的闪光灯,结局的场面和他所想的大不相同,没有尸体,也没有人。

那是一个堆满黑色袋子的垃圾堆,虽然每一个袋子都被封得严严实实的,但里面的恶臭味还是扑鼻而来。张奎突然蹲了下去,用手轻轻的掰动袋子。忽然,他眼睛一瞪,发现了地上躺着一个鬼脸娃娃。

那个娃娃长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苍白的脸上挂着一张血色大嘴,而那张露出牙齿的大嘴似乎在微笑,也就是那个微笑,像是充满了魔力一般,让张奎不由控制的拿起在手中。

“这是什么东西?...来历不明的东西还是不要捡为好。”张奎想了想又猛的摇了摇头,把娃娃重新扔回了垃圾堆。张奎打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匆忙的跑回家了。

但是怪事就这样发生了!

第二天张奎去上班的时候,同事们突然就饶有兴致的谈论起午夜的灵异事件。张奎作为经理,平日里和下属的关系也还不错,于是乎没有打断,悄悄的把耳朵凑了上去。

“诶,你们有没有觉得夜班车的司机都好奇怪,他们的眼睛似乎从来都不会看向车门的。听说有些夜班车是专门搭鬼魂的,一旦你上错鬼班车,那你的灵魂就会被送往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这个是真的...真的。我每天晚上坐公交都会碰到一个女人。她和我本来是同一路线的。但有一次她赶时间,搭错了101的公交。那个公交司机就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停了下来,车门打开的时候我还感受到了冰库一样的寒气。那个女人一边听电话一边走上去,我刚想叫住她的时候车门就关上了。那个女的可能是上了车之后发现搭错车了,于是疯狂的拍打车门,但是司机并没有理她。后来,她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公交车站了....”

“...咦,好恐怖啊,不过我最近听说了一个更加恐怖的故事,是关于一个鬼脸娃娃的。听说啊...”那个女生还没说完,副经理就突然出现打断了谈话“咳咳...十分钟后B组开会。”

就这样大家不欢而散,但最想了解鬼娃娃的应该是张奎了,他的脑海中突然就想起了昨晚那个娃娃的笑脸。他恍恍惚惚的坐回到座位上,这一次项目组比拼如果输给了副经理很有可能会失去竞争总监的机会。他刚想打开抽屉拿文件出来和同事一起讨论项目问题时,却看到了那个娃娃正诡异地躺在他的抽屉中。

他立即被吓得从椅子上跌下来,额头后背都瞬间流满了汗。他慌乱的把抽屉合上,然后赶紧去找刚刚讲鬼娃故事的女生。

......

“你是说这是一种诅咒?可是为什么要诅咒我?”张奎听完女生的描述感觉有点懵,他实在想不出自己有的罪过什么人。

“而且这个诅咒非常厉害,据说不管你是扔掉娃娃还是把它烧掉,最终他还是会回来找你,然后在你不经意的时候,用他长长的指甲在背后把你的心脏挖出来吃掉。诅咒你?难道经理你捡到这个娃娃了?”女生浮夸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张奎。

“没...没有。”张奎胡乱掩饰之后越想越不对劲,赶紧冲向抽屉拿出那个娃娃扔掉。

晚上回家之后,张奎整个人的精神都不在状态。他把家里所有的娃娃都整理出来扔掉。他脑海中不断回想起那个女生说的话“12点的时候千万不要睡觉,还有,一定要注意你的背后。”

张奎立马掉过头,他担心鬼娃会突然出现在他的背后把他的心脏挖掉。他看着后面电视框影射的自己,突然就想起了一些往事。

他立马跑回自己的房间里,从床底处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

三年前他曾经谈过一个女朋友,女朋友很爱他,甚至于会去求神拜佛保佑他们能一辈子在一起。有一次女朋友不知道去哪里听到的谣言,从一个巫婆那里拿回了一个娃娃,如果她们双方有其中一个人变了心,就会被怨鬼缠身直至死亡。

三年前的一天,张奎和女朋友开车出去游玩的时候突然起了车祸,因为情况紧急,车子被撞毁得太严重,被压在车厢下的张奎闻到了汽油的味道,太过于害怕,于是不顾女友的哀求,独自一人逃生了。而那女友也死于那场爆炸中。

事后的张奎每天都在愧疚中度过,他甚至患上了选择性失忆。但最近发生的事情隐隐约约又揭开了当年的伤疤。他眼角处突然泛出了泪花。在打开盒子的那一瞬间,张奎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屋子里也突然就响起来小孩子的笑声,悠长而令人恐惧的声音回荡在张奎的每一根神经中。

“啊!为什么不放过我,为什么...一个人犯下的错难道真的要用命来偿还么?”处于极度恐慌和难过的张奎一下子发了疯的把盒子扔了出去,而那个盒子装着的正是那个鬼娃娃。他哆嗦着不停地回头,害怕鬼娃娃会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默默地站在他背后。

“蹦蹦蹦~加拿大28走势图,~”柜子里突然发出了跳动的声音,像是一只小狗藏在里面,又好像一群妖魔在奋力打开柜门,下一秒就会举着镰刀砍下张奎的头。

月,冷不防的越过阳台爬到张奎的肩膀上。他的影子不断在的抖动着,就如他剧烈跳动的心跳一样。那个被他扔到地上的鬼娃娃突然站了起来。它盯着张奎的眼睛桀桀笑道。张奎再也忍受不住,从阳台处跳了下来。

自由落体短暂的三秒钟,张奎感觉得到了解脱,但他的眼神还是充满了恐惧。他望向自己跳落的阳台,月光下那个鬼娃娃好像用手抓着栏杆把头微微露了出来,依旧微笑着看着自己。

与此同时,繁华的城市中的另一个房子里。副经理和今天说鬼娃娃故事的女生依偎在一起。

“宝贝你真厉害。你吩咐我在张奎家里安装的东西已经安装好了。你说他会不会被吓跑不去上班?但是...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男人色眯眯的勾了一下女人的鼻子。女人作势的躲了一下“哈哈,你不说我不说,鬼知道是我们做的?你就安心坐上总监的位置吧。”

女人把男人弄倒在床上之后起身走到妆台前,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眼里充满了氤氲,又慢慢的从抽屉里拿出一张自己以前的照片,而那照片的模样,正是张奎死去女友的样子。

女人又对着镜子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那张人造的相貌下突然冒出了一双愤世的眼睛!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美妆,转载请注明出处:鬼脸娃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