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七十五天

图片 1

引子

“晚上9点以后,公司6楼的女卫生间千万不要去……”

“为什么?”

“听说几年前这栋大楼里有个女员工在那里割脉自杀了,变成了一个喜欢扭断别人四肢的女鬼。”

“真的假的?”

“管他真的假的,有员工晚上真的听到那里有动静,常常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声,吓死了,后来再也没人敢去了……”

“……”

1.

“呵哟……”,丽在座位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修改来修改去加班加点忙了几天,这该死的方案终于弄完了,明天就是客户要求的限期了,就算咱们林总监还有啥不满也没时间再改了,反正从第一稿就自认为已经是非常完美的方案了,林总居然还能鸡蛋里挑骨头,噼里啪啦说出一堆所谓“建议”,哼,都是些细枝末节又琐碎磨人的修改,连业务都不懂居然来公司不久就能做上总监,真不知道陆总怎么想的,管他呢,反正就这么着了,今天晚上回去一定要犒劳一下自己,丽心里正嘀咕着。

“哎哟!”突然觉得一阵腹痛,捂着肚子心想,糟糕,难道是今天中午吃的路边摊上的麻辣烫?唉,当时就觉得不怎么卫生,经不住嘴馋……“哎哟哟……”又一阵阵腹痛袭来,丽赶紧从座位上爬起来一缓一急地跑到楼梯间下去5楼,准备去5楼的卫生间。

“诶?5楼的楼梯间门怎么锁上了?”无论丽怎么焦急地尝试着转动门把手,把手都纹丝不动。丽抬手看表都已经快11点了,公司租的写字楼5.6两层通常晚上只要有人加班,5楼的楼梯间门是不会锁的,就是为了方便公司加班的人去5楼上厕所。因为大家都在传那个6楼女卫生间的传说,晚上谁都不敢去6楼上厕所的。现在5楼门锁了,其他楼层别的公司也应该会在下班之后都锁上了,丽还是想碰下运气,又连爬两楼到了7楼的梯间,祈祷门别锁,转动把手,门还是锁了。

怎么办?丽一边捂着肚子疼得“嘶嘶”地吸气,一边犹豫地在楼梯间来回踱步。架不住肚子越来越疼而且感觉有东西往下坠,就要喷薄欲出,于是心一横,干脆就去6楼上厕所,比起被传说中的女鬼吓死,还是更害怕现在就弄一身屎。

于是噔噔噔又跑回6楼,到了卫生间门口,发现卫生间里一片黑暗,丽拨动卫生间门口墙上的电灯开关,毫无反应。肚子似乎有感应已经到卫生间门口似的,拼命催促着丽进去解除内急,丽只得哆哆嗦嗦拿出手机打开电筒,朝女卫生间里照一遍,没见什么异常,于是咬咬牙,怕吵醒谁似的,蹑手蹑脚摸索着往里面探步,很快来到第一个隔间,轻轻推开门,用电筒一照,隔间里面就像所有高档写字楼的卫生间,马桶干净纸具整洁摆放有序,不仅没有异味甚至可以闻到一种清香。丽放下悬起的心,走进隔间正准备关门,突然,感觉到整个卫生间里有一种奇怪的氛围,隐约听到有呜咽的女声。丽顿时心头一紧,全身毛孔急剧收缩,立时呆住,此时似乎所有的感官都交给了耳朵,让耳朵仔细辨认这是否自己的幻觉。果然,是有女人的声音,先是像呜咽,然后像低泣,接着像是哀叹,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还伴随着手指刮擦隔间门板的声音……丽此时心里几近崩溃,感觉到这声音就是从最后一个隔间穿出来的,突然那个声音“啊”的一声哀嚎,而且自突然地第一声开始“啊,啊……”越来越高亢,丽吓得大叫“妈呀,有鬼”,便跌跌撞撞地冲出卫生间……

2.

其实丽完全是被心理恐惧所占据,压根没有注意到,这高亢的女声背后还有着男人的喘息声……

“嘿嘿,你还真是大胆,选了这么个地方跟我幽会……”

“呵呵,陆总你不就是喜欢刺激吗?这里够刺激吧?”

“哟呵,小林啊,你就不怕女鬼出来索命?”

“女鬼!嘿嘿,哪有什么死去的女员工,也根本没有索命的女鬼。这些都是我散布出去的,陆总这么喜欢在公司寻找刺激,我只能绞尽脑汁想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传说散给茶水间的八婆们咯。”

“哈哈哈,怪不得,我来公司这么久,最近才听到这个谣言到处在传,敢情是你呀,不亏是咱们公司的高级策划总监啊……”

“那还得多谢陆总的赏识和提携呢。”

“哪里哪里……”

看着陆总边整理着装边走出女洗手间的背影,林可儿站在镜子前最后捋了捋头发,心里想着“哼哼,我当然厉害了,从小我就知道谣言的威力有多厉害”……

林可儿家境不错,又生得五官精致头脑机灵,从小便得父母老师宠溺,一直都是同学们围绕的中心,到了中学更是发育得身材曼妙,加上酷爱运动健身,那种富有活力的朝气,甚至吸引附近别的学校男生争相跑来一睹芳容。林可儿也一直认为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对于男生的爱慕女生的羡慕通通都享作众生的朝拜。

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高三,班上转来一个插班生敏,同样的家境优渥,同样的丽质修长,不仅擅长很多乐器,学习拔尖,更重要的是比起林可儿的女王范,敏简直就是像邻家女孩般的亲和力十足,短短1个多月,就将男生女生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当林可儿察觉到这种情形时,立马心生妒意。于是很快,敏的妈妈是别人的二奶,敏经常出入酒店做援交等等流言不胫而走,而且敏的课桌抽屉里经常会出现一些避孕药或者情趣用品,很多同学就在背后开始指指点点嘀嘀咕咕的,原先经常围在她身边的男女同学都纷纷避之不及,敏被孤立,无论如何解释都只会为她的“罪状”加上一笔,后来被一些好事的同学嘲笑甚至谩骂,最终只得黯然转学离开。抢风头的人消失了,林可儿第一尝试到运用谣言得到了甜头。

第二次使用谣言则是大学时候,林可儿被选为校花,凡则被选作是校草,大家都认为校草只能配校花的时候,校草羞涩地公布自己有女朋友,是和凡同系的系花琳,也曾是校花称号最有力的竞争者,在大家纷纷表示祝福时,林可儿表面上同大家一样微笑祝福,内心却生恨意。于是很快的,琳私生活不检点的谣言开始在校园内传播,甚至有很多医院流产的病历和记录出现在琳的寝室里,被琳的室友“不小心”发现,琳和凡关系紧张时刻,林可儿掐准时机找凡“有事商量”,发现校草心情不好,就会开导安慰这位校草,凡最终和琳分手,不久便拜倒在校花裙下。自此林可儿发现,只要自己稍微动下脑筋,谣言就可以成为帮助她成功的利器,她只需放出模棱两可的谣言,自然有人跟进添油加醋,谣言的雪球则越滚越大,一发不可收拾。

无论是后来的学业还是找工作还是在职场上的竞争,运用好谣言这个工具,讨厌和妨碍她的人都会被清除掉。

3.

这天,林可儿又和公司两位八友聚在了茶水间……

“诶,听说在咱们楼上那家投行有一位高管疯了呢!”婷首先挑起话题。

“是的是的,我也听说了,我还打听到,她原先和前领导是闺蜜,后来抢了这闺蜜的老公,然后还夺了职位在公司成功上位了呢。”燕抢着将听到的风言风语一气说完。

“那做她闺蜜够倒霉的!”林可儿边试着咖啡温度边搭了句话。

婷对燕抢走自己挑起的话题有些不满,看着林可儿的搭腔,赶紧接过话茬一溜道出自己听到的小道消息。“何止可怜,连命都没了呢,带着孩子自杀了。不过呢,也没放过这小三,据说变成冤魂回来索命,还附在这小三身上了,把她给整疯了……”

“哟,这么可怕呢!这个楼里还净出鬼了。”

听到林可儿不咸不淡的来了这么一句,婷和燕心知林可儿对今天的话题不感兴趣,猜测可能是有心事。谁知燕嘴快,作关切状对林可儿说:“林姐,最近多注意身体啊,其实不用每天这么操劳,很多琐事交给我们去办就好了……”

林可儿眉头一皱,“什么呀,我身体可好的很。”对这没头没脑的关心很是诧异。

燕惊讶地说:“啊?那最近大家还在传,说林姐得了皮肤病,在四处托人找医生看看呢。”说完与婷还确认似的对视了一眼。

林可儿仰头哈哈大笑,“别乱讲,我好端端地没事找什么医生啊?”

燕还不死心,“林姐,可我之前看你后脖子上有块小红斑……”

“说啥呢,那只是胎记,别见风就是雨的,谣言真可怕……来吧,不信给你们看看。”说完拨开长发把后脖子亮出来。

“不用,不用……”婷和燕嘴里这样说着,可身子不由自主凑过去瞧个究竟。

“啊!”两人同时叫出了声。

“怎么了?怎么了?”林可儿被这俩人弄慌了。

婷指着林可儿的后脖子说:“林……林姐,你脖子上有好大一片,脓包一样的疤痕……”

4.

午休时间,看着公司洗手间镜子里自己的后背,林可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后脖子沿着脊椎向下在后背上扩散成一大片红色的脓包,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得的病,怎么发展成这样,完全没有印象。正在这时突然手机来了短信,心烦的林可儿拿出手机一看,手机上显示的来信人居然标注的是皮肤科王医生,内容是让林可儿正视病情,坚持治疗。“什么鬼啊?我什么时候找过什么王医生?怎么会有他联系方式?我失忆了吗?”林可儿不解的自问着。

这时有说话声从洗手间外面传来,林可儿赶紧拿好东西躲进洗手间的最里面隔间里。

很快就听见是婷和燕的声音。俩人进了洗手间一看,除了最后一个最近一直锁着的隔间,四处没人,于是边补妆边聊开了。

“对了,没想到你说林可儿有皮肤病的事居然是真的。”婷说

“嗨,其实我开始并不知道。我只是之前看她脖子上有块红色印记,就随口跟人一提,谁知道公司里就这么传开了,还传她是很难治愈的皮肤病,四处托人找医生呢……今天看见真是吓死了。”燕说。

“诶,你说,会不会传染啊?”婷说。

“没准就是她私生活太淫乱得的病呢!”燕说。

……

林可儿在隔间里已听得怒火中烧,原来这事就是从燕那传出来的,还假扮关心……

这个时候又听到婷说:“其实,我早就觉得林可儿这个人不简单了……”

燕急切而又欢快地说:“怎么不简单了?快说快说。”

“据说她在之前的公司就是私生活很不检点的,和她之前的老板有一腿……”婷说。

“啊!她不是说之前那个老板是个土圆肥么?那还……真是重口味啊!”燕说。

“据说后来东窗事发,老板娘不是好惹的,老板才赶紧让她换家公司避避风头呢,现在人老板娘到处在找她呢。”婷说。

“难怪了。不过她到咱这也不消停啊,据说和陆总……哈哈。”燕说

“不会吧?那她男朋友不管她吗?”婷说。

“谁知道呢!哈哈……”燕说。

说着说着俩人走出了洗手间。

林可儿已是气得咬牙切齿,没想到平日对她毕恭毕敬的两个小跟班,居然八到她头上,还造她的谣。她想着一定找机会要给她俩颜色看看,让她俩知道我林可儿可不是吃素的。此时突然电话响了,原来是前台文员急切的叫她回办公室,有人叫嚣着找她,并且看样子来者不善。她接完电话急匆匆回办公室。

刚到办公室门口就与一穿着打扮精致的中年妇女迎面撞上,随后中年妇女看了林可儿一眼后立马甩了她一个大嘴巴,将林可儿打懵了。保安迅速上前拉住中年妇女。林可儿捂着脸,莫名非常的说:“我又不认识你,无冤无仇干嘛打我?”

中年妇女哼了一声,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沓照片,一把扔向了林可儿。随着照片散落一地,林可儿和整个办公区围过来看热闹的人都辨认出,照片上是林可儿和一个肥腻的秃头男子正在做着不堪之事,只有林可儿心里清楚,那个肥腻的秃头男子正是她的前老板,那打她的不用说,肯定是前老板的老婆。问题是她就是因为完全瞧不上爱毛手毛脚的前老板才辞职来到现公司的,那这照片……

“照片是假的,肯定是伪造的……”林可儿极力辩解。

“这是我找私家侦探,跟了你们两个多月拍的,我会冤枉你?”中年妇女非常笃定。

不管林可儿如何解释,中年妇女不管不顾的想要拳脚招呼,幸好尽职的保安们将中年妇女控制住了,最后勉强把她劝离。林可儿只得在办公室草草收拾,随后提早离开公司。

5.

林可儿没有先回家,而是径直来到人民医院找到皮肤科的王医生,想问清楚情况。一见到王医生,倒是医生先开口了:“林小姐,你终于肯来了!”林可儿心里有疑惑,嘴上却说:“王医生,我最近也很忙,都不记得上次来是什么时候了?”王医生接着说:“哦,两个多月前吧。”林可儿顿时怀疑自己的记忆,回过神来马上问了句:“王医生,我这皮肤病是怎么得的?”王医生一愣,说:“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是性病,需要尽快配合治疗……”林可儿更是觉得突然,“性病?我?”王医生叹了口气:“林小姐,在医生面前就不需要隐瞒什么了,医生的职责只是治好你的病,至于你怎么得的……心里应该有数吧……”

从医院出来,林小姐感觉精神恍惚的,怎么突然间得了这个病,两个多月前还来看过医生,难道自己真的是老年痴呆提前了,这些事都忘记了?

回到家推开门,立马感觉家里不对劲,卧室门虚掩着,还从里面传来暧昧的声音。推开卧室门,就看见从大学就开始交往的男友凡伏在一个年轻女子身上……

凡看到林可儿突然出现在卧室门口,只是一惊,但没有特别的慌乱,只是说了句:“今天回来挺早啊!”林可儿就这么僵住,看着床上的两人不慌不忙穿着衣服,直到凡将女孩送出了大门,关上门的时候,林可儿才像醒了似的爆发出来:“你居然背叛我……”凡不耐的看了林可儿一眼,“对你来说不是家常便饭吗?”林可儿的盛怒立马消掉大半,心想我只和陆总有过,一向对这个没心没肺的傻男人瞒得死死的,他怎么会知道?林可儿继续虚张声势道:“我怎么了?我起早贪黑在外面工作,那些传闻不是解释过了吗?都是那些人用下三滥手段抹黑我……”凡突然瞪着林可儿,看得她心里直发毛,然后转身拿了茶几上的信封递给她。不必说,林可儿已明白信封里是什么?林可儿慌不迭地解释说:“都是假的,是假的,是她们陷害我……”凡似乎早就不再相信林可儿的话,自顾自的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林可儿慌了:“凡,你要干嘛?你要去哪?”凡根本不搭理她,只顾着来来往往,收拾行李,林可儿带着哭腔:“凡,别信她们的,我真的是爱你的,我不会做那些事情的……”边说边试图去拉住凡的手,凡甩开她靠近的手,打包好行李箱拖着就要往外走,林可儿激动得一把抱住凡,凡推开她,她就转而抱住行李箱,凡试图拉了拉行李箱,但箱子被林可儿死死抱住,完全拉不动,凡干脆顺手一丢,扔下行李箱,直接走出家门。林可儿往着他的背影哭着大喊:“你回来啊,你回来……”见凡真的是去意坚决,头也不回的走了,林可儿继而大吼:“好吧,跟我滚吧,滚得越远越好,再也别回来……”愤怒归愤怒,林可儿觉得怎么好像今天开始所有关于她的谣言都变成了真的。同时,她背上的脓包进一步在身上扩散着……

6.

“为什么?……”

“怎么会这样?……”

林可儿不停的自问,原本蒸蒸日上的事业和俯首帖耳的爱人,顷刻之间都在离自己远去,就连这该死的皮肤病不仅摆脱不掉,猩红的大小脓包几乎长满全身,而且奇痒无比,用手不停的抓挠,脓包破了流出的脓水和抓破的皮肤血液混合一起,变得惨不忍睹,让人根本无法想象以前那样雪白粉嫩的样子。

“都是你们……都是你们这些传谣的贱人……”林可儿咬牙切齿的愤愤自语。“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从她眼里同时射出让人胆颤的寒光。

7.

推开写字楼楼顶的天台的门,风呼呼地往门里钻。燕不禁肩膀一缩,打了个冷战,“奇怪,好端端的,叫我来什么天台,谈什么秘密不能在办公室里找个地方谈啊?这林总监真是莫名其妙啊?”燕暗自嘀咕着。抬眼就看见林可儿站在天台边,于是马上转换上职业笑脸,走了过去。

林可儿稍一偏头,对着燕浅浅一笑说:“你来了”。

燕欢快的回答:“诶,林姐,在这干什么呢?”

林可儿转过头看向远方,说了句:“这里风景很不错,你也来看看。”

“哦。”燕应了声便走近到林可儿身旁。

俩人就这样无言地各自看着远方,沉默了好几分钟,正当燕感觉气氛开始变得压抑之前,林可儿开口道:“为什么要造我的谣?”

燕感到一惊,转过头尴尬的看着林可儿,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没有啊……”

林可儿转身逼视着燕,冷冷地说:“行了,别装了,我在卫生间已经听到你和婷的对话了。说我有皮肤病,到处托人找医生……”

“啊,啊?那……你不是真的,有嘛!”燕辩解道。

“但是在你传谣之前我是没有的,为什么说我坏话?”林可儿突然暴怒。

“我……我只是随口说说。谁知道,她们……你知道的,大家都在八卦,我如果不说点什么,感觉就会有些脱节……”燕已经不敢直视林可儿,越说声音越小,继而低下头。

“你就为了融入‘集体’,就随口说我的坏话?”林可儿盛怒地抓住燕的双臂耸动着发泄情绪。

此时燕已经被林可儿吓得眼泪迸出,“我……我……我再也不敢了,林……林姐……林总……求你原谅……原谅我!”

林可儿盯着吓得哭哭啼啼的燕恶狠狠地看了几秒,突然泄了气似的,放下紧抓燕双臂的手,叹了口气,说:“好吧,从此以后,你不再是我的朋友……”说完擦着燕的肩膀走过去。燕顿时觉得松了口气。

“不过我也永远不想再看到你这个贱人……”林可儿突然在燕背后说道,燕一怔,还未来得及转身,便被林可儿一把抱住小腿,顺着天台栏杆掀出楼外……

8.

“我竟然杀了人……”

林可儿站在公司洗手间的镜子前,拼命捧着冷水浇自己的脸。抬起头看着镜子中满脸泪痕,楚楚可怜的自己,觉得更加悲伤,这时突然感觉镜子中的自己阴冷诡异的一笑,“哼,杀了她又怎样?谁叫那个贱人说我坏话……”

突然的幻象让林可儿一惊,待想仔细看清镜子中的自己的时候,“咦?”发现原本快漫出脖子的红斑似乎不见了,于是将特意穿着想要遮挡皮肤病的高领翻开,发现红斑毫无踪迹,索性脱下上衣查看前胸后背,雪白粉嫩的皮肤上完全没有过任何皮肤病的痕迹。林可儿赶紧拿出手机想要咨询王医生,手机上怎么也找不到王医生联系方式,甚至之前的对话信息也全然无踪。林可儿正纳闷的时候,洗手间外传来公司里突然嘈杂的声音。

林可儿整理好衣服跑出来,看见公司很多人都跑向楼梯间急着下楼,少部分的人站在公司落地扇前抻着脖子往下看,这时她看到了婷也准备往楼下跑,就叫住了她。

“刚刚听物业保安说,咱们公司的燕跳楼了死了,从这边天台跳到附楼楼顶……”婷对林可儿解释道。

“她好端端的 怎么会跳楼?”林可儿假意问道。

“谁知道呢?这不,大家都想去看看怎么回事。真是有什么想不开的……”婷自顾说着。

“我懂了!”林可儿突然征住,瞬间明白过来,“原来如此,只要造我谣的人死了,对我造谣的事就会自动消失!嘿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9.

没过多久,公司成功上市的喜讯很快冲淡了大家对燕的死亡的不安,同时高层决定在公司举办庆祝酒会。

到了那晚酒会,大家都神采奕奕地谈论着公司的未来发展,各自的股权身价,一众高管和平常就很活跃的员工频频举杯用各种理由邀大家干杯,其实也许不用别人找理由,公司大发展带给众多员工的收益这点就足以让平时快节奏的压抑神经充分释放一下。婷也就多喝了几杯,已是晕晕乎乎的,此时想去卫生间补个妆,刚走出人群就感觉头重脚轻,跌跌撞撞走到卫生间门口一把扶住墙,顿时天旋地转的了,暗自思忖“奇怪,没喝多少啊,怎么感觉……”于是扶着卫生间的墙艰难找到一个打开着门的隔间,走了进去,一屁股坐在马桶上,哼了声“好困”之后就靠着隔间墙壁睡得不省人事。

此时,隔壁隔间门打开,林可儿走了出来,站在婷所在的隔间门口,对着不省人事的婷说道:“当然困了,我在你的酒里下了点药,你就好好睡吧。”说完从小包里掏出一支注射器,弹了弹针筒,就将注射器扎在婷的手腕上,将里面的不明液体推送到婷体内。完事后,还不忘对着婷说了句:“这都是你自找的。”

10.

两个多月过去了,尽管公司有两名员工先后殒命。但公司上市后市场表现不凡,市值一路飙升,公司高管喜形于色,就连公司最普通的员工都能获得可观的利益分享,对死人的事自然就慢慢淡然,甚至公司里还有传言说正是因为在公司上市之前和上市当口死了这两名爱八卦的员工,公司才会有今天的成绩。这个传言的出处已不可查,但公司里关于林可儿的传言现在已经几乎绝迹。大家都对她毕恭毕敬,不敢得罪,除了她本身咄咄逼人的女王气场外,最重要的是她已成为下一任总经理的最大热门了。

某一晚,公司6楼女卫生间,照例又响起了暧昧的呻吟声……

一番激昂过后,陆总从隔间走了出来,一边整理衣裤一边不甚满意地说:“自从婷死在这个卫生间之后,就完全没人来这里了,刚开始觉得还挺刺激,到真没人来反而觉得不是刺激而是瘆得慌,还是费点心,以后另选个好地方吧!”

林可儿“噗嗤”笑出来,坐在马桶上翘着二郎腿,点着了一根烟吸了一口,缓缓地说:“没想到我的陆总还真有怕的时候啊!我都跟你说了,那个传言是我放出来的,只是我瞎编的而已,我也不知道后来还真有人会死在这,好吧好吧,下次选个好地方……咱们楼上上天台的梯间如何?好不好?”……

听到外面没了动静,林可儿不高兴起来,“呵,我说陆总,不会提了裤子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吧?”说完站起身准备往隔间外走,刚走两步差点滑倒,感觉地上湿湿的,正准备骂娘,就见陆总躺在洗手间地板上,身体各部位被不可思议地扭成麻花状,头被扭到背后,眼睛瞪大,面已死灰。

“啊……”林可儿吓得急忙倒退一步差点摔倒,正准备大叫“快来人”的时候,一双带着长长红指甲的枯瘦大手从林可儿身后伸出,一只绕着她的肚子,一只捂着她的嘴。

林可儿浑身战栗,僵在原地 ,等她要大喊出来时,两只枯瘦的手用力将她整个人迅速拉入隔间,“嘭”地一声,隔间门关上了。只有一声凄厉的惊叫声从隔间传出来……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美妆,转载请注明出处:七十五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