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断、舍、离

一、奇特的绑架

郭美昨天和老公吵了一架,一早她发了条朋友圈:“爱一个人好难啊。”下面配了一张嘟着嘴的自拍。这时手机推送过来一则头条:“鬼才科学家池大龙发明‘断舍离’年赚千万”,正文附着一张照片:主人公穿着白大褂在实验室憨笑。郭美怔愣了许久,池大龙?没错,就是那个池大龙!

这人是郭美的老相好,十年未见,今日以这种方式“偶遇”,郭美的心就像打翻了五味瓶。更让她没想到的是,这条消息让她连女儿都丢了。一切要从十年前的高考“奇闻”说起。

当年池大龙以令人瞠目的成绩考取了状元,清华北大为了抢生源,纷纷钻进了山沟沟里。但一踏入院门大伙都愣了,这池大龙正跪在地上呢。

八月正是太阳毒的时候,池大龙的头皮都快要给烤焦了,可他老父的脸却像块铅板一样不为所动。这是怎么了?原来是池大龙寻死觅活嚷着要去复读,被老父狠抽了一顿,罚跪三天。状元居然要去复读?理由竟是数学一分之差没考满分!弄得人们哭笑不得。

最终还是没把他拧回来,去复读了。第二年再考,这次是理综差了一分。第三年再考,成绩平平。正所谓事不过三,最后他只上了个普通学校。

如此便和郭美成了同学。郭美长着一张网红脸,时尚漂亮大长腿。池大龙打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被迷住了。按常理黑黑瘦瘦的池大龙入不了“白富美”的法眼,怎奈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这池大龙筋骨清奇,正对郭美追新求异的胃口,两人一拍即合,走到了一块。

这池大龙是真怪,他不上课不听讲,不知从哪找到了一间仓库,整天闷在里面“搞研究”。但每次考试他都是第一,因此人送外号“鬼才”。郭美起初很自豪,但新鲜一段时间后,便受不了了,冒出了分手的念头。池大龙却犯起了牛劲,忍凭郭美再哭再闹,他就是不同意。郭美想,算了,反正他多数时间在闷头“搞研究”,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于是两人就这么一直吊到了毕业。

毕业找工作,踏进社会,池大龙“鬼才”的光环退去,几次不如意后,他选择了继续深造。郭美则靠着家里的关系找了份轻松体面的闲职。工作见的人多了,她愈加看不起池大龙这个门不当户不对的穷学生,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官二代”后,便毅然决然地提出分手。可池大龙却满脑子都是郭美,他茶不思饭不想,整日窝在仓库里发呆度日。

但郭美铁了心,就是不回头。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是在郭美刚与“官二代”定下婚期不久,晚上池大龙突然来电,说要最后再见一面。郭美一听“最后”二字心里直发毛,本能地拒绝了。

没承想第二天池大龙跑去郭美单位,守在门口,逢人就拉着问“你认识郭美吗?”郭美吓得没辙,当即就跟着池大龙走了。不知走了多远,他们来到了一个荒芜的野地,地里竖着两间破房子。房间里昏暗空荡,在当中有一扇破布帘子,郭美偷偷一看,帘子后面放着一张床。

池大龙神经兮兮地说:“如果魔鬼注定要跑出瓶子,那就把它放出来吧。”郭美只想着怎么把对方打发过去,等意识到不对劲,已是昏昏沉沉没有了力气。接下来的事她的记忆就模糊了,朦朦胧胧中她被锁在屋里,眼前闪动着奇怪的光,耳边响起巨大的隆隆声……她分不清这是不是幻觉,只能疯了一样的拍门呼救:“来人啊,救命啊!”但没人应答……

二、世间的颠倒

那情景郭美现在想来还心有余悸。好在当时池大龙悔悟了,第二天一早他打开房间的门,面容憔悴地站在门外,轻声说了句:“你走吧。”

莫非是良心发现了?这个时候池大龙之于郭美,就像是不小心踩到的一脚烂泥,她再也不想和他有纠葛了。呸,什么鬼才,就是一变态。

自此两人再也没见过,一晃,郭美的女儿都已经十岁了。但造化弄人,近来国家“打老虎”,郭美的公爹被“双规”了。树倒猢狲散,老公的生意急转直下,很快资不抵债,濒临破产。而池大龙却“鬼才”出世,名利双收。

郭美对池大龙重燃好奇,在网上一搜,池大龙发明了一种叫“断舍离”的欲望消除机器,可以帮人戒除不良习惯,或者消除不健康的嗜好。

郭美正为这个创意拍案叫绝,他的老公抱着一捧玫瑰回来了。以前吵架老公都会买一个包包哄她,现在只是一捧花,郭美无动于衷。

晚上郭美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上网把关于池大龙的消息翻了个遍。有一次接受采访时,有人问池大龙的灵感来源,他回答说:“有一次我失恋了,借酒消愁,一气儿灌了两瓶二锅头,喝得烂醉如泥。虽然心结解开了,但也有了一个副作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想起酒来就想吐。由此我得到了启发,为什么不用过激疗法治疗人的欲望呢?这便是“断舍离”的原理。”

原来是自己激发了他的灵感!郭美再回想大龙对自己的绑架,居然还有点浪漫。再一瞧大清早就爬起来出去跑生计的老公,以前富裕的时候,他肚子上厚厚一层猪油没什么,现在瘪了下去,反倒令人作呕。

池大龙现在是郭美的精神支柱,她经常半夜爬起来刷他的微博,就是为了得到他一星半点的新消息。他还会记得我吗?恐怕早就辞旧迎新了吧!

忽然她看到池大龙的最新采访,原来他一直未成家!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是个很执着的人,不找到真爱不结婚。”郭美顿时欣喜若狂,难道他说的那个“真爱”是我?

不过外界也不全是褒奖,时有人披露负面新闻。不少人就一堆例证,质疑“断舍离”是伪科学。郭美很气愤,感觉就像是自己挨了骂一样,她争当“断舍离”的拥护者,天天在网上与人骂战。

有一天某论坛在组织现场维权,一职业打假人称自己用“断舍离”做欲望消除治疗,结果产生了严重的副作用。郭美立即挖掘打假人的资料,他是一个瘦瘦的秃顶中年人,人称方先生,是个网络名人。

方先生故意卖关子,不透漏具体细节,表示要去池大龙公司当场对峙。郭美急得直跺脚,想做什么又做不了,眼看离“闹场”时间越来越近,终于,她下定了决心:去见池大龙!

三、“鬼才”有鬼

正巧三天后就是七夕节,郭美数着日子,终于盼来了这一天。她化了精致的妆,带着一本厚厚的资料走进了池大龙的公司。漂亮的女秘书接待了她,一听是池总的老同学,马上去办公室汇报。郭美立即地拿自己和女秘书做起了比较:虽然她嫩了一点,但老娘更有气质。

她坐在椅子上这样胡思乱想着,心开始砰砰直跳,他还能认出我来吗?我是不是变老了?我该不该和他约会呢?

纷乱之时,池大龙模糊的人影在眼前清晰了。“老同学,好久不见。”他伸出手,脸上带着礼节性的微笑。这笑容郭美太熟悉了,那是他面对采访时的表情。“突然驾到,请问有什么事吗?”

池大龙并没有邀请她去办公室,几人在接待大厅随便一座,秘书也没回避,就守在旁边听。

郭美本能得想伸手点他的额头说句“满脑子鬼点子。”突然意识到早已物是人非,又急忙缩了回来。她有点不知所措,简单寒暄几句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忙递上了手中的材料,把方先生要来维权的事说了。

池大龙有些疑惑的接过材料,翻了翻,淡淡地说:“这件事我们已经知道了。这姓方的三天两头找茬,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们放心,‘断舍离’正规合法,我们刚刚和公安部签署了战略协议,帮助治疗有心理瘾症的人。要是有问题,还能走到今天吗?”

郭美即尴尬又难堪。池大龙干笑了一下,说:“没想到同学中也有‘断舍离’的粉丝,谢谢你。”接着和秘书耳语了几句,道:“我一会儿要去开个会,先让人给你介绍一下,有事给我打电话。”

说完就走了。秘书笑靥如花地递出一张会员卡:“郭女士,池总特意交代让我给您一张9折金卡,感谢您对‘断舍离’的支持呢。”

郭美都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离开的,没想到热脸贴了冷屁股。他还在恨我吗?那双眼睛看我就像是看陌生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带着满腹疑问,郭美参加了第二天的维权。几名记者早早架好了摄像机,一群受害者拥簇着方先生堵在公司门口。见时机已到,方先生像拎死耗子一样拎出来一个怀表:“之前我撒了个小谎,为了测试‘断舍离’,我说自己对怀表有依恋情节。于是‘断舍离’给我做了戒断治疗。不过从那以后,我就对怀表便产生了厌恶情绪。”他顿了顿,“这怀表,本是我们家三代祖传,可我现在恶心地都不想碰了!而且——它比原来慢了0.7秒!这就是说,‘断舍离’有辐射,会对戒断品造成永久损伤!”

顿时人群哗然,议论纷纷。这时池大龙咳了一声出现在后方。郭美的心“突”地一跳,池大龙注意到了郭美,却像是没看见一样,眼睛继续扫过众人,道:“我能理解大家的怀疑,历史经验表明,一项新生事物的诞生总要遭人非议……”

话音没落就被一个气愤的学生家长打断了:“一年前我带儿子来戒网瘾,结果儿子变得郁郁寡欢。上个月高考,他发挥失常了。我觉得啊,这个机器有‘毒’,他把我儿子给诅咒了!”人群附和连连,陆续又有几人站出来诉说自己的遭遇,激动之时,众人纷纷指着池大龙骂他“骗子”。

看着吵嚷的人群,郭美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哼,难怪呢,这家伙就是个骗子呀!她把原本准备好“舌战”的唾沫都吞了回去,头也不回地回家了。

四、消失的红裙子

推开门,老公摊在沙发上,十岁的女儿果果正爬在钢琴上抹眼泪。这是怎么了?老公蔫蔫地说,之前生意周转把房子抵押出去了,现在资金链断裂,法院要强制清偿。“我们以后要租房住了。有人看上了果果的钢琴,我两万卖了。”

郭美头“嗡”得一下,差点晕倒。“我怎么这么倒霉啊?”纷乱恍惚中,郭美耳边响起了一句话:“他把我儿子诅咒了!”霎时间她像是突然洞悉了什么大秘密,一屁股弹起来,打开电脑在网上噼里啪啦敲打着。

数天以后,郭美提前给池大龙打了个招呼,领着果果来到公司。见到池大龙,她苦着脸说道:“女儿喜欢跳舞,但我老公做生意把钱都赔光了,已经无力负担舞蹈的学费,所以我想让她戒除对舞蹈的爱好。”

池大龙诧异地望向果果,她趿拉着脑袋,眼睛已经哭肿了。郭美愤愤地对果果说:“你别怪妈心狠,谁让妈当年这么傻,给你放走了一个有本事的爹呢!”

池大龙反感地说:“你决定了,那就做吧。”

郭美问:“舞蹈是个抽象的东西,用什么当戒断品?要不我把她的舞蹈老师请来帮忙?”

池大龙拒绝道:“我们禁止用活人当戒断品。”

郭美眼睛顿时一亮:“为什么不能?”

池大龙含糊其辞:“目前还在临床试验阶段,不安全。”

郭美心中大喜,嘴上却说:“那要怎么办?你看,刚才果果还闹着买了一身死贵的舞蹈裙。”

池大龙接过来殷红如血的裙子:“就用它吧!”

排在郭美后面的是蔫蔫的孔大爷,他的老伴因癌症今年去世了,他的心就像噶刀子总也挨不过去,儿女们见他日渐萎靡,长时间下去不是办法,于是给他安排来这戒断思念之情。

既然人不能当戒断品,那如果忘却一个人呢?孔大爷告诉郭美,主要是用家中的一些老物品和旧照片。

很快轮到果果了。郭美贴在实验室门口,扒住门缝往里瞅,什么都看不见。她焦急地踱步,嘴唇紧紧咬着,眼看要流出血来。突然,嘴里喊着“不、不!”,像疯了一样去砸实验室的门,俨然一个舍掉孩子后又反悔的妈妈……

郭美将整个公司搅动地乱作一团,大家得知事情的原委后起了不小的骚动,有骂郭美比后妈还心狠的,也有指责公司不讲道德什么活都接的。

郭美乘乱拉着果果出了门,迅速拐进了一个小胡同里。突然一个带着大口罩的男人闪出来,把母女俩拦住了。男人取下口罩,是方先生。方先生刚才已经把整个过程录下来了,他满意地递给郭美一沓钱:“干得不错。”

原来一切都是郭美演的一场戏。房子被收走的时候,万念俱灰的她忽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为什么池大龙对她这么冷淡?也许十年前的那次蹊跷的绑架是池大龙对她做了情感戒断!好嘛,且不说别的,她这头一个小白鼠遭受了多大的伤害?

郭美上演了一出一石三鸟的好戏,即收拾了池大龙,又拿了钱,还套出了不能用活人当戒断品的事实。当晚她就给池大龙摊了牌,打电话质问他当初是不是为了忘记她使用了“断舍离”?

池大龙一愣,突然放声大笑,笑了好久才停下来,很不屑地说:“你以为你是谁啊?”

加拿大28走势图,郭美被刺疼了,和池大龙大吵起来,说什么“当初你食物中毒,上吐下泻,是谁照顾你的?”“你顶撞校长要让你留级,是谁帮你求的情?”

池大龙生硬地说:“那都是老黄历了。你带女儿来闹的视频都从网上传疯了,还想怎样?”突然他压低声说:“实话告诉你,你猜得没错,我就是拿你当了试验品。但你有证据吗?你又想要我怎么赔偿你呢?”

郭美不加迟疑地说:“我要你娶我。”

不料,这些话被她老公在门外面听了个正着,冲过去结实地给了她两个耳光:“贱货!”郭美毫不示弱,挠了老公三道:“怂货!”

郭美和老公打起离婚,她把账都算在了池大龙的头上。生活过的一团糟,有一次谁都没顾上去接果果放学,就这片刻功夫,女儿再也没回家。两人第一时间报了案,但毫无线索和头绪,唯一的知道的就是果果走失时穿着那身红裙子。

五、冰箱里的纽扣

女儿的失踪加速了郭美的家庭破裂,两口子你怨我我怨你,在失踪的第三天离婚了。等到第十天,郭美几乎崩溃了。现在能说说话的也就剩下孔大爷了。

孔大爷的境遇让郭美想起了自己的父母。父亲去世后,母亲难以承受,在一年内也离去了。因此她和孔大爷保持了联系,经常带着果果去他家吃饭,给老人作伴。

但是孔大爷的日子并不太平,自从用“断舍离”抹去对老伴的思念,他对家中的旧物品产生了极大的排斥。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看见什么就想砸什么,用什么就想扔什么,日子简直没发过了。郭美明显能感觉到老人变得焦躁了许多,她看着心疼,便时常去老人家中照应。街坊见了,都夸郭美这个闺女孝顺呢。

过了一段时间,孔大爷的儿女们就对郭美有了意见,家里落魄了也不能老上别人家蹭吃蹭喝啊?这些年孔大爷手里存了几个钱,有时候高兴了会拿出三五百塞给郭美。这是孝顺吗?分明是图财。

孔大爷却不乐意听这些,他瞪着大眼说:“这怎么不是孝啦?陪伴即是孝!你们有谁平时想着来陪陪我了?”

小儿子说:“爸,给钱犯得着让她来陪吗?还不如请个保姆呢。”

孔大爷火了:“我的钱,我爱给谁给谁,你们管不着!”

孔大爷和儿女们吵了几回,逐渐疏远了,反倒和郭美越走越近。郭美带着他多次去找池大龙讨说法。以往池大龙都会选择息事宁人,但这回扯上了郭美,他的倔脾气就上来了,坚决否认己方的过失,把合同往桌上一拍:“当初你可是从风险书上签过字的。”

郭美彻底和池大龙翻了脸,准备联合“反断”阵营维权,可奇怪的是,方先生却失联了。失联时间和果果失踪差不多是同一天。孔大爷挠了挠脸:“难不成是姓方的搞得鬼?”

这几个月中,两人没事便找线索、寻果果,可至今仍了无音讯。直到这天,孔大爷在一张旧报纸上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上面刊登了一则“断舍离”承担社会责任的新闻:公安局曾将一些有心理疾病的犯人们送到池大龙的公司戒除瘾癖,康复后重返社会,其中有几个就留在了断舍离。这些人中有强奸犯,有恋童癖,还有虐待狂……

郭美愤愤地一拍大腿:“我就知道果果的失踪和这王八蛋有关!”

郭美和孔大爷逐一对公司有前科的员工进行了调查,对几个重点人物,两人则去门口盯梢,观察行踪。这招很快便有了收获。这天下午,漂亮的小秘书早早离开了公司,她步伐匆匆,鬼鬼祟祟,“跐溜”钻进了一家咖啡厅。一瞧,坐在角落里与她会面的人竟是方先生。孔大爷和郭美使了个眼色,一人一边坐过去,把他们堵在了沙发里。方先生被逼无奈开了口。

他为了搞臭池大龙,花钱买通了秘书,把挖到的内部资料转手卖给媒体,就能大赚一笔。不过,对于果果的事两人都坚决说毫不知情,为了证明自己,当即打开了秘书带来的一个大信封,里面是公司的各种财务数据。

郭美没看见别的,就看见池大龙名下有几台车,几套房,看得她直流口水。她美美地幻想:今儿抓到内鬼立下大功,说不定池大龙会转变态度,把自己给收了呢。

郭美心情颇佳,晚上做饭,准备露一手。孔大爷家有个冰柜,儿女们平时回来少,就给他买上一堆速冻食品留着吃。郭美去冰柜里找排骨,挺大的冰柜快见底了,可见儿女们是多久没回家了。郭美正念叨着,突然发现冰柜里有一颗贝壳钮扣。

她一眼就认出来这是果果红裙子上的领扣。这颗纽扣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一瞬间郭美明白了一切,她放佛看见果果结霜的躯体蜷缩在冰室内……她失控地大喊:凶手!你这个凶手!

六、最美的馈赠

呼啸的警车带走了孔大爷。他对罪行供认不讳,承认自己在侵害果果的时候下手过重,杀害了她。为了掩盖罪行,他把尸体藏在冰柜里,又在几天后埋在了后山上。

可是孔大爷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原因他只愿意告诉郭美一人。在探访室的黑屋子里,孔大爷对郭美讲述了一切。

那天郭美强行打断了果果的戒除治疗,造成了场面混乱。导致果果走后那条红裙子仍误留在机器里。孔大爷排在果果后面,他进行戒除时,无端输入了大量红裙子的信息,由此他染上对红裙子无法抑制的冲动。孔大爷说:“我有罪,我不求你的谅解。但是这个罪我和池大龙各犯下一半,你去找他吧,让他来弥补你!”

郭美慢慢起身,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不找池大龙,又找谁呢?她当晚就把整件事给池大龙讲了。池大龙开始死活不信,后来却不得不信。他苍白地说:“你想要怎样?如果愿意,把事情公布出去就可以毁了我。”

郭美说:“毁了你对我有什么好处?你我注定孽缘未尽,娶我吧。”

池大龙鼓起了眼睛:“你明知道我对你已经不可能有半点感觉了!”

郭美恶狠狠地说:“所以我才要你娶我!”她又笑了,“我对你也没感觉了,不过金钱又没有性别。”

一个月之后,两人结婚了。池大龙顾及自己的身份,硬着头皮办了场隆重的婚礼。朋友们都起哄:“你小子果然是头犟牛,天天嚷着非真爱不娶,本以为你在吹牛,现在才明白原来是念了十年旧情啊!”

现场不时有人喊着:“为真爱干杯!”池大龙也跟着高呼,喝得烂醉。他心里闷闷得疼:后半辈子要面对一个毫无感觉的人了,我这一切是图个啥呢?

郭美终于如愿又住进了大房子里。躺在宽大的卧室里,听着门院潺潺的溪水,心满意足地睡去。

这样舒心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池大龙主动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和闺蜜去巴厘岛度假。等回来后,发现房子被整修了一番,床也换了个新的。她忙着在朋友圈晒美照,没顾上细想,躺下后,旅途劳顿让她很快沉沉睡去。

这一晚她做了个梦,梦里电闪雷鸣,狂风呼啸。她梦见一张张钞票印着魔鬼的脸,像刀子一样射过来;紧接着一堆一堆金银珠宝扑面砸来,很快她就掉进了珠宝的海水中,眼看就喘不上气了……

第二天她从平淡中醒来,房子依然金碧辉煌,但她却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不知怎的,她不再对奢侈的生活感兴趣,不再崇尚时尚和富贵,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变了,变成了一个寡淡的女人。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美妆,转载请注明出处:断、舍、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