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古言]梦里灵歌(6)

图片 1

半个月后,张家管家赶着马车来接玉珊及母亲、弟弟。玉珊借口弟弟太调皮,需母亲在旁管教,她近来身体略有不适,提出要自己单独坐辆车,因玉珊待嫁张家,又因灵珊过世的原因,胡母对玉珊百依百顺,格外礼遇,便与管家春贵提了这个要求。

春贵听了,又另在当地请了辆马车,一同护送母子三人去往金陵!路途遥远中途难免要下车吃饭住店,玉珊又提出要单独房间,常令店家将饭菜送入房间食用,每顿饭菜都会多些且次次也吃完,春贵心中想这胡家小姐饭量倒挺大,难怪车夫暗地报怨这小姐是千金之躯,一人坐车但车重如两人一样。

春贵感念她是公子意中人,日后要嫁入张府,太太又特别交待过小心服侍,更对玉珊无半点怨言。

数日奔波终于到了金陵,张府老宅已里里外外装点一新。倒是规规矩矩的五间正房,各有东西厢房,前后各有三进,朱红色门窗绿瓦檐,虽不是雕梁画柱,倒也富丽堂皇,管家让胡夫人一家住进离后花园较近的一个院子。青瓦白墙,园内假山怪石花坛盆景,藤萝翠竹点缀其中,而园内有一池绿水,是墙外玄武湖引入的天然活水,养着锦鲤。玉珊与胡夫人对此住处很是满意。

又听春贵说:"我们太太怕夫人小姐初到此处,人生地不熟,怕府里的下人服侍不周,特叫小人在此服侍几日,日后这府中必要夫人与小姐操持。″

玉珊见东侧的厢房正在鱼池边上,便选了这间,母亲住正房,弟弟年纪尚小与母亲同住,管家又派了两个丫头一个婆子服侍她们,于是一家人安顿下来。

这日张家太太特交待了管家要上门拜访胡夫人,夫人知道自己境况,要依附张家生活,自然客气万分,早早迎在门口,远远过来一顶八抬大轿,又有几个丫头婆子小厮跟随,一到门囗起了轿帘,出来一位太太,面容端妆,身戴金丝凤钗,不怒而威,不言而已含笑意,胡夫人向前迎了,两亲家见面嘘寒问暖,倒是亲热。

让于正堂中坐下,玉珊与弟弟居正也上前行礼拜见!玉珊亲自奉上茶水点心。这张家太太这才细细打量玉珊,唇红齿白,柳眉星眸,着粉色曳地长裙,云带束腰,头上只戴一支玉钗并一朵杜鹃花,看上去倒是清心脱俗。暗暗赞叹,难怪德江对这女子一见倾心,这身材样貌确实出众。

她拉着玉珊的手笑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仙女下凡了呢。”又命小丫头送上一个锦盒,打开是几样金银首饰。说:"这是玉珊的见面礼。″玉珊连忙施礼谢过。

待玉珊等退下,这才对胡夫人说:"我有一为难事对亲家说,还望亲家別怪罪。″胡夫人心中疑虑也只能等她说完。"

"我家德江那孩子是个实性子,对玉珊是一见倾心,从扬州回来便让我派人上门提亲。可在他去扬州之时,他父亲已经为他订了一门亲事,又是当朝周大人家的千金。因此德江因此事病了数月,差点没了性命。可如今我家老爷与周大人同朝为官,如何退的了这门亲事。″

胡夫人听到此处急的站了起来,那张家太太在她面前深施一礼,也不起来:"因我儿德江病情危重,我不得已才想了这个法子,求亲家体谅我做母亲的心情,虽是委屈玉珊为妾,但住在此宅自便些,令丫头婆子以少夫人相称,德江与她情重,我也不愿在其他方面委屈玉珊,衣食住行皆给上等礼遇,日后你家公子读书赶考,娶妻之事,我也会尽力安排。″说道这里她停了一下。又说:"若亲家母或玉珊不愿如此,我也不勉强,之前赠予的礼金衣饰也不用退回,我会命人打点好,再送夫人小姐回扬州,还请夫人细细考虑。"

胡夫人听此言更是进退两难,一时说不出话来,只眼中流下两行清泪,半晌才道:"如何是好。″

下一章:梦里灵歌(7)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美妆,转载请注明出处:[古言]梦里灵歌(6)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