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以为我会记住你很久

文|云晞

图片 1

上一年和你一起跨年的人,现在还在你身边吗?

2017/12/31 周日 晴

凌晨两点多,你给我打电话。

铃声响了很久我才醒。迷糊中看着屏幕上的11位数字,没有备注,没有姓名。数字是陌生的,归属地也是陌生的。

正犹豫着要不要接,微信的提示音响起。点进去一看,是好友申请的消息。陌生的头像,陌生的昵称,发来的消息里只有一句话:是我啊。

你是谁?怎么会有我的微信号?你是同一个人吗?先给我打了电话,接着又给我发了好友申请?

微信上,我没有按下接受键,但手机上,我划下了接听键。这么晚了还找我,或许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而且还打了好几回。我这样想着。

“喂?睡了吗?”听到你呼了一口长气,好像是在说,呼,你终于接了。

来不及够着床头柜上的台灯,漆黑的房间里,你的声音炸开在我心头炸开了花。手机险些从手中滑落,我一下子跌坐在地板上。

后来想想,当时真没出息。都过去那么久了,还是对你的一切都那么熟悉又敏感。一听到你的声音,心跳便极速跳动。

“是我啊。”你说。

我还是没有回答你。捂住嘴巴,任凭泪水在黑暗中无声砸落。我知道是你啊,可是这么晚了你还找我干嘛?不是说好永远都不要再联系的吗?

我都快彻底忘记你了,但是你怎么又回来了?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能出来见个面吗?”

什么最后一天?你在说什么?我被你搞糊涂了。“什么意思?”我问你。

“今年的最后一天啊。”你好像笑了,我听见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迷糊。”你好像忘了之前的紧张,开始调侃起我来。

和以前一样?我吗?“不,你错了,我早就不是以前的我了。”当初那个我,已经回不去了。

“不说这个了,明天能出来见个面吗?我去你单位接你。”

“嗯,可以。”

“那,我们明天见。”

“好。”

挂断电话后,我去厨房拿了一瓶酒。回到卧室,坐在窗台边,听着窗外的风,一口一口将酒饮尽。

如果酒精能麻痹一个人的神经,那么在这个不眠夜,就让我一醉方休,痛痛快快地醉一次吧。

醉了就不用想那么多,醉了就可以彻底把你忘掉,醉了就能回到从前了。

我们是在高二的第一学期认识的。

那时候,你在理科班,我在文科班。两个班的教室刚好挨在一起,而且我们还拥有共同的语文老师。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下午。老师正在上课,语文课。“今天,我想和大家说一件事。”讲台上,年轻的女老师笑脸盈盈。

在长达半小时的谈话中,我得知了一个消息:在接下来的一学期中,老师会把两个班的同学的作业还有平时的试卷交换过来批改。也就是说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理科一班和文科一班,这两个班的同学会有很多交流学习的机会。

大家都举手赞同老师的想法。因为众所周知,在理科一班,那些男同学不仅学习成绩优异,而且一个个都还长得很帅,很酷。

特别是那个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的男生,也就是你。我们班的女生常常提起你,说什么你是难得一遇的学霸加男神。

起初我还没怎么留意,直到后来和你有了亲密接触后才发现,观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尤其女生看到男生时的眼睛。

第一次与你有交集,是期中的时候。期中考试,你排在理科班的第一名,我排在文科班的榜首。作为文理两个班的代表,我和你站在主席台上领奖。

台上的灯光斜打在你脸上,站在你身边,我转头便看见你脸上细小的茸毛。高出我一个头的你,帮我接过校长手中递过来的奖状,朝我笑了一下。

那一笑,仿佛夜空中的星星,还是最亮的那一颗,照亮了我周边的黑暗。

然而,这一次短暂的交集并没有让你记住我。我也只是忙碌之余的偶然间才会在记忆深处将你捞起。

真正和你说上话,留下联系方式,是在第二学期。

那一次,像往常一样,我们两个班交换作业批改。

巧的是,老师发到我手中的是你的作业本。“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你写错了“苍”字,写成了带三点水的“沧”。

我用红笔圈出来,还把正确的字写在旁边。尽管我写得认真,一笔一划写完的。但和你的字相比,我的真是拿不出手。

那天放学后,你在教室门口等我。“我们一起走吧。”你扬扬手中的作业本,冲我笑。

平日里听到她们谈论的有关于你的高冷,在你身上其实并不存在。“只有走近一个人,真正了解一个人,才知道对方是否真的高冷。”这是你后来和我说的。

从学校回家的路,十五分钟就能走完。但那天晚上,我们走了半小时。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讲话,我们只是并肩走了一段路。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加个qq吧。”快到我家时,你突然走到我跟前,问我要联系方式。

那是注册qq以来,我第一次把号码告诉别人。班上的同学问我要,我都说没有。可是很奇怪,你问我要的时候,我心里竟然有些许小雀跃。

在那之后一直到高中毕业,我们每天都有在qq上聊天。为数不多的好友列表里,你是唯一一个被特殊分组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没有设置空间访客权限的人。

我发了不少说说,还有照片,但点赞留言的人,从来都只有你。其实我也是故意发给你看的,想让你知道我的生活状态。

我不记得你当初是怎么和我告白的了。隐约中你说了我在qq上用来当个性签名的那句话: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

我说出我愿意的时候,你在操场上抱着我转了三圈。

那时的你是最好的你,那时的我也是最好的我。只是很可惜,最好的你我却没能一起相伴走到最后。

你把见面的地点约在学校对面的清吧。

那家清吧,我们上大学时经常光顾。每次赶作业,考试要复习,或者什么庆祝活动,都会在那里。

出门前,我在衣柜里挑了好久的衣服。挑来挑去都不满意,最终还是选了你送给我的那条酒红色及膝长裙。

我好久没有这么隆重地打扮过自己了。平时出门,都是白衬衫加牛仔裤,怎么舒服怎么来。但这一次,从早上起床到中午,我都在考虑要穿哪件衣服去见你,要化怎样的妆才合适。

以前你说喜欢我扎着头发的样子。所以即使知道现在是冬天,外边很冷,但我还是在盒子里找了个发圈把头发扎了起来。

走在马路上,一阵阵寒风吹得我直打哆嗦。特别想把头发放下来,但想想,还是忍住了。

见到我,你很惊讶。蹭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还把桌子上的水杯碰倒了。其实我比你更紧张。接完你的电话,我差不多快天亮了才睡着的。

清吧的环境很安静,现在是白天,客人不多。一路上悬着的心随着淡淡的茶香和悠扬的钢琴曲慢慢落下来。都好几年过去了,我以为清吧早已改建,换成其他卖早餐的店铺了。

没想到,它还在。也想不到,事隔经年,你我还能如此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喝茶聊天,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后来回学校教书了。”茶喝到一半,你向服务员招手,点餐。

我指指清吧对面的学校,问你:“教书?我们学校?”

你点头,笑笑。“今年是第三年了。”把菜单递过来,你看着我。

胡乱点了一份菜,我的思绪全被你搅乱了。我以为你跟她去她那了,没想到你回来了,还在我们曾经一起读书的大学里任教。

原来你没走远啊,可是怎么这些年一次都没遇见你呢?明明我们都在同一个地方啊,而且我住的地方离学校也不远。

有时想想,觉得世界真大,明明那么相近的两个人,却无论如何都没能在街头街尾碰上一面。

“你和她……”嚼着嘴里的肉,我问你。憋了那么久,终于还是问出来了。

“分开一年多了。”你还笑着往我碗里夹菜。

“不好意思,我,我……”

“没事,都过去了。”在你眼神里,我看到了无可奈何与无能为力。

原来,得知你过得不幸福,我并没有像当初所想象得那般快乐,反而会为此心疼。

这顿饭,我们吃得很沉默。

席间几乎无话可谈,连空气都变得尴尬起来。“今晚准备怎么过?”走出清吧,你送我去坐车。

“哪都不去,就在家看看书,听听歌,然后睡觉。”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出去和朋友一起跨年了,自从和你分开后。

“能不能放下过去,不计前嫌,退回朋友?”上车前,你突然拉住我。

我摇头,把手从你手中抽出,“任何人都可以,但你不行。”

你问为什么?我说没有为什么,就是不行。任何人都行,但你不行。

我的朋友不多,但也不缺你这一个。

回家后,你的短信随后而至:我能理解你,但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曾经出现在我的生命里,陪我一起走了很长的一段路。

“真庆幸遇见了你,可也遗憾只是遇见了你。”你说了很多。最后一句是:新年快乐,我曾经真心喜欢过的姑娘。

我没有回复你,删掉短信,还有你的号码。见你一面,已算作是对过去的告别了。你的祝福我收到了,也祝你新年快乐。

我以为我们互相纠缠很久,可事实却告诉我,连你笑得最好看的样子,我都忘得差不多了。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美妆,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以为我会记住你很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