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春风吹,偶尔想你归

01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打在脸上,橡胶跑道被炙烤的冒着层层热气,这样的天还要在外面站着军姿,我的那个心啊,忽然我感觉眼前一阵发黑,身子也渐渐变得轻盈,怎么回事啊,我的腿一软,直直地砸在了地面上,我很想控制自己的身体,至少不要脸着地好不好啊!映在脑子的景象渐渐变得模糊,我的手脚都不受了控制,可实际上并没有我所预期的痛感,我的手紧紧的抓着依靠着的东西,像是一个很坚硬的胸膛,我的眼皮实在抬不起来,不然我一定看看面前的这个好心人家,谢谢他救了我的大脸,呜呜,最后我只听得见我的名字不断地重叠在一起,之后的所有事我都记不得了,就像是现在我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醒过来,白色的薄窗帘被燥热的夏风卷起打到了白色的天花板上,又摇曳着落回木制的桌面上,奇怪,我是怎么到这里的,恍惚间我看到了一个拿着一次性纸杯的男人朝我走来,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在我确定这真的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个挺帅的男人同时,我忽然想起刚刚的事,我晕倒了啊!

“哎!你别走啊!你叫什么名字啊,刚刚的事我还没好好谢谢你呢!”我手里抓着军训的迷彩帽子,跟在那个男人的屁股后面,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以后会那么爱他,更没有想到自己会爱的那么痛苦,如果有早知道这么一说的话,那么我今天就一定不会去跟着他,也许就不会有之后的种种。

他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子来看我,我清楚的记得那天的空气很热,很热,文胸的扣,扣的很紧,勒的我喘不过气来,我看着他,透过我那500度的厚玻璃片,也不知道光经过了怎样的折射与反射,在我眼里的他散着微光,我们就这样看着彼此,“不用谢我的,我只是找个借口休息会。”

在我还在消化着这句话的同时,他早就迈着大长腿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我的头顶仿佛飞过了三只乌鸦,欢快地扑腾着,还用它们那悦耳的嗓音喊着歌。


02

“哏,不说就不说嘛,牛什么啊,亏我还感动的要死,”我那是第一次别人这么无视,从医务室到橡胶跑道,我小声地骂了他一路,手里的狗尾巴草被我揪的早已不成样子,青绿色的汁液一道一道的映在了我的手指上,在迷彩色的海洋里,我一样就对上了他的视线,伴随着我眼白的上翻,这株狗尾巴草彻底死在了我手里,“报告,请求归队!”我大声愤怒的朝教官喊去,带我们的教官是一名特警,但年龄看上去和我们并没有多大差别,也就二十左右的样子,我的个子矮,站在最后一排,而那个臭屁的男生刚好站在排头的最外侧,我从他的旁边走过,又赏了他一记白眼,很潇洒地从他的身边擦过,他倒是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过我,于我,他一直以来都是这个样子,不悲不喜。

我在太阳底下暴晒了有个十几分钟,感觉脸上涂的大层防晒霜都快要在我的脸上自燃了,终于等来了解散的口令,我们班的大个扛着大旗走在最前面,唱着打靶归来,带动了整个班的氛围,透着斜晖,我看到了一个个被太阳宠爱的孩子,那一张张黑得连自己妈都认不出来的脸,可脸上还是金灿灿的笑容,那天的歌,唱到了山谷,浮到了远峰,卷着东去的河水,漫到了云间,我们笑着,喊叫着,一起去食堂吃饭,一碗五块的小面,就可以收买一整天的欢雀,我们来自海北天涯,我们素不相识,却因一封录取通知书,相聚在了一起,我们的故事,就这样开始撰写。

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把营归 把营归

胸前的红花映彩霞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Mi suo la mi sao

La suo mi dao ruai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

“哎!大个,给我掰一口馒头,看你吃的这个香,”林可嘴边挂着大坨的小面,眼睛挂在大个手里的馒头上一动不动。

高辉,外号大个(本人赐的名),人如其名,身高189cm,是我们物理学院个子最高的男生了,不知道为什么,对大个我总是有莫名的好感,总是是觉得很亲切,有种温文尔雅的气质“还吃,胖成猪了你都!”

好吧,收回我刚刚说过的话,这对冤家,每天都在我的面前吵吵吵,唉,可怜了我这个孤家寡人啊~

我把脸埋在了大碗里,深深的吸了口老汤,隔着水汽,我又看到了那个臭屁男生,他的帽子放在了桌上,头发被压出了一圈印记,撅着嘴巴,吹着勺子里的汤,我轻轻的笑出了声音,放下手里大碗,我推了推林可,这丫正吃的忘我,“哎,歇一会再吃,你看那个男的,”

“那个啊?”

“哎呀,就是靠窗最后一排的,左数第三个人,不戴眼镜那个!”林可被我口令指挥的一步一步移动视线。

“啊,杨毅,他不就是今天送你去医务室的那个人吗,咋啦,看上人家了?”林可坏笑的推着我的身子,“人家今天还公主抱的把你一路抱到了医务室哦,你就快要树敌了啊!”

“树什么敌啊?”

“情敌啦,笨蛋!”

“就他,谁会看上,杨毅,哈哈,”我傻笑着,好吧,我承认看到帅哥我就会脑短路,他今天竟然公主抱把我抱到了医务室,还说不关心我,哈哈。

“得了吧你,别傻笑了,王清颜端着饭坐到他前面了已经,”我猛地回过神,捞起来冒着冷汗的可口可乐的瓶身,直奔我杨毅哥。

“杨毅,给你的,”我笑得很狗腿子,伸手把可乐递到了他的面前,“谢谢你,今天救了我啊,”我见他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就很自然(臭不要脸)的坐到了他的旁边位置,我很高兴的拉开了易拉罐的拉环,“夏天喝这个,超级爽的!”

“阿毅,喝这个对身体不好的!”王清颜的嘴巴涂着姨妈红,她倒是丝毫没有被晒黑,好吧,我承认她长的还,还挺好看的,“郭笑笑(正是在下),这个还是拿回去自己喝吧!”

“怎么样啊!我又没拿给你,我给的是杨毅,你什么时候管这么多了!”

杨毅突然直直地站了起身,“我吃饱了,先走了。”

杨毅走后,我也懒得在这坐下去了,拿起我的可乐,猛倒了一大口,我去!这一口,辣的我眼泪哗哗地往下掉,我赶忙追着他的步子,流着泪朝大个喊,我先走啦!

大个嘴里塞着馒头,吐字不清“她怎么了?怎么那副死样子啊?”

林可不慌不忙的撕着馒头往嘴里塞,“哦,发春了!”

林可你大爷的!


03

我一直以为,我和杨毅间的最大情敌会是王清颜,可后来才知道是我错了,原来王清颜只是和我一样的可怜人,我们都很爱他,我和她间最大的差别就是,她爱他,希望他幸福,无论和谁在一起,而我爱他,就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因为我有信心许他一世繁花。

“你热不热啊,喝水喝水啊!”我像献宝一样,把矿泉水推到了他的胸前。

他摇头对我笑笑,随手接过了这瓶水,本来美好的不得了画面,被林可那个二货生生打断,“好啊你,郭笑笑,我追了你一路你都不给我,见色忘友的家伙!友尽了!”

只是下一秒,大个像是拎着小狗一样将林可带离了现场,“你拉着我干嘛!放开,我和你熟吗?”

大个笑着递给他一瓶冰水,“一回生二回熟!”

要死啊!(白眼)

怎么看怎么帅!我远远望着杨毅的侧脸,笑得花枝乱颤,第一次觉得军训会这么开心,这就是初恋的感觉?好像,还不错!

好!好!喔!傍晚休息时,各班都坐在草坪上休息,我们连队轮番的上去表演节目,还在我傻笑发呆之际,杨毅正了正帽子,起身走到了最前的空地上,“我来一首成都吧,有会唱的可以跟着我一块!”

我拼命的鼓掌,侧身看了眼旁边的林可,刚刚好,白眼刚翻到半空,切!嫉妒!我家杨毅实在是太帅了,喔!

和我到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

也不停留!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走到玉林路的尽头,

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从一开始的独唱,到了最后的大合唱,没错我杨哥就是这么有感染力!社会我杨哥!这种场合我怎么能错过呢!我摘了帽子,丢给林可,小跳着跑到了他的身旁。

让我掉下眼泪的,

不止昨夜的酒。

让我依依不舍的,

不知你的温柔

……

我这个举动带动了班里的一片掌声,但我惊讶的是杨毅的表情,是欣喜吗?怎么最近对我笑的这么频繁?难道?啊哈哈哈哈哈!回寝室后我和林可细细的说明了这件事情,让她帮我分析分析,我那个时候刚刚大一,总是把一切的事物都想的那么简单,喜欢上一个人,眼里,心里,脑子里,全部都是他,这是我的全世界,里面有着一个你!

我以为我带着所有的热情,一直拼命走在你的身边,你终有一天会主动挽起我的手,可这一天又要推迟了,那晚我接到了他的电话本来高兴的捯饬了半天,还让林可给我画了个淡妆,满心欢喜的跑过去才知道,原来一直以来我的身份竟是个备胎!

青春里那个我一见钟情的男孩子,第一次以一个狼狈不堪的烂醉样子,呈现在我的面前,原来美好的事物也会有他不堪的另一面,只是那个另一面,被深深藏在了夜里,只给了一个人!

我刚坐下,就被杨毅死死得抱在怀里,我本来以为,这么久了,他终于开窍看到了我对他的好,他在我的颈窝深深地喘息着,我的手掌就差一秒就攀上了他的背,只是一秒的时间,我的心像万念俱灰般陨落,岳婷!

杨毅嘴里喃喃的唤着岳婷,他的唇紧贴着我的耳侧,这两个字无比刺耳的蔓延进我的耳蜗,岳婷,岳婷,岳婷……

像是进入了一个死的循环,这个名字渐渐的变浅,但却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我忽然觉得很恶心,他这么热切地抱着我,原来是把我当做了别的女人,手腕不知哪来的力量,让我一把就给杨毅推到了地上,我被自己的这个举动吓了一跳!显然杨毅也很是错愕,我深喘着气,甚至都能透过地上的杨毅看到我胸部的起伏,“杨毅,你他妈看清楚我是谁!”麦克风忽然发出很刺耳的的频率,其实我喊完就后悔了,我害怕他会真的生气,因为我是真的喜欢他!我说完转身就往外跑,今晚实在是太奇怪了!我不像我,杨毅也不像杨毅,也许我们两个的关系就是从这一晚开始改变的吧!

他冲上来抱着我,把我拖回了包间里,“笑笑,留下来可以吗?”他的头低垂,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明明还是很生气的,可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莫名的心疼!我终究还是舍不得,他没有再喝酒,我们俩坐在地上,整整聊了一夜,他说了和那个女孩子之间经历的种种,他说那个女孩终究还是等不起,“我是在高考的那个假期和她在一起的,可我喜欢她却不知在哪个假期,三年前,从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到了现在,三年了!我他妈喜欢了她三年!但是这就是命啊!我们两个注定有缘无分!”我环着膝盖忘情地看着他,直接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杯酒,猛灌了下去,“然后呢?后来怎么样了?”我似乎忘了这个事情的当事人是我面前的这个男人,八卦的本性再一次暴露。

“没了,没后来了,我没考上她要去的大学,就被调剂到这了,然后就遇到了你。”

“就完了啊!那你今天什么意思?”我很错愕,看来杨毅的酒已经醒了大半,因为我又看到了本属于他的样子,和刚刚的完全不同的,他深情地望着我,眼里还泛着雾水,我被他看的汗毛直立,接着他一把拉住了我的手,“笑笑,我刚刚和你说的,都是过去了,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套路啊!刚刚不是还在谈论一个叫三年的姑娘吗!怎么这么快就转到了我的身上!“你确定这不是醉话?还是我喝醉了啊?”

哈哈,他笑着摇了摇头,压着我的肩膀站起身来,麦克风刺耳的尖声再一次袭来,但很快就被醇厚的男声代替,“郭笑笑,我们试试吧!”


04

多希望有一个像你的人,

但黄昏跟清晨无法相认,

雨停了 歌停了 风继续,

雨伞又遗落原地,

多希望你就是最后的人,

但年轮和青春不忍相认,

一盏灯 一座城 找一人,

一路的颠沛流离。

“我的天啊!你是不是傻啊!这就和他在一起了?”林可狠狠地拍着我的头,我吃痛的捂着脑袋,“哎呀,疼啊!”

“那你有没有想过人家有了一个追了三年的女神,为什么就和你在一起了?”

“管他呢!反正我喜欢他就够了!不管他现在喜不喜欢我,我都有信心让他爱上我!”

“唉,拿你没辙了,到时候可别来找我哭啊!”

“不找你找谁?哈哈哈,大个?”我哈哈的笑着,我知道的,林可嘴上说很讨厌大个,总是和他拌嘴,但心里比谁都心疼他,我真的很羡慕,只是她们是彼此都爱着对方,其实我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信心让他爱上我,但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无论他是出于什么原因,我都愿意答应他!

自从和杨毅在一起以后,我就彻底的抛下了大个和林可,陪着我的杨毅,他想去哪我就去哪!昨晚和杨毅偷跑出去看电影,今天的高数课我实在困的不得了,头一下一下的点着桌子,后来我实在是太困了,完全没有了意识,等到我醒来才发现班里面竟一个人都没有了!睡得好香啊!突然耳侧传来的醇厚男声吓了我一激灵,“睡醒啦!”

我哈哈的笑着,拿纸巾擦了擦杨毅肩膀我口水,“怎么不叫我?”

“郭笑笑!”他一脸严肃。

“啊?怎么了?”

“你是猪吗?”

“那你就是猪的男朋友!”我掐着他的腰身,他的脸随着我手指的转动变换着表情,“疼,疼!错了!错了!”

“哏!”我拿起书包就往外走,完全不理会他在后面叫我,出了教学楼才发现今天的阳光这么好啊!他高大的身子贴过来,下巴正好抵在了我的头顶,弄得我头顶发痒“傻瓜!”他溺宠的叫着我,我也顺着他的步子,一起往前走,也许这样就足够了吧!

我和林可一路踏着软白的雪路去吃麻辣香锅,正午的太阳老高,我们俩带着大红围巾笑着追闹,空气清新的不得了!脱胎换骨般侵蚀着我的血液,吃到一半遇上了大个!他端着个碗坐在了林可的对面,我知道的,这两个家伙一见面就必掐,果然不过三秒钟。

“呦呦,林可你这眼睛咋被谁打了?”林可点头抿嘴笑笑,这他妈是桃花妆!懂个鸟屎啊!“呦,怎么端个饭碗,准备去成都的街头走一走?”两个人相视而笑,笑而不语,唉,真的是拿他们两个没有办法了!“笑儿,怎么没见你男人?”话锋怎么就突然转到了我的身上?

“哦,总得给彼此留一点空间吧,哪像你们俩,成天打在一起,”可实际上我真的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了,我问了很多遍,他只是和我说他有事,见到他是第二天晚上了,我正和林可敷着面膜,他打电话叫我下楼,我想都没想就扯下面膜直奔下楼,“哎!你干嘛去!面膜不敷啦!”林可的大嗓门真让我替她担心会不会被别的寝室打死!我跑到楼下后,看到杨毅正吸着烟,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吸烟,我像个孩子一样熊抱在他身上,他面对我这么个突如其来的块头向后退了一步,爽朗的笑着,把烟踩在了脚下,“你去干嘛啦!怎么才来找我!”

他环着我的腰身,“笑笑,我转专业了!学金融,”我不动,笑着看他,“那是好事啊,本来你学物理就是被调剂来的,怎么啦你?很累吗?那你放我下来吧!”只是那一瞬间我真的在他的眼里看到了疲惫,倦怠,而他只是摇了摇头,他的脸凑过来,嘴唇一点一点的试探着,我扫着睫毛,合上了眼,承接着他的掠夺。


05

和他在一起的日子过的好快!大二下学期才开始了真正的忙碌,考研的考研,不想考研的就要抓紧去找工作了,而恰好我是第一种,杨毅却是第二种,杨毅转了专业以后,我们两个的课完全不一样,有很多时候都是他忙的时候我休息,我在忙的时候他给我打电话,我不知道那里变得不一样了,但是只要我有时间就会去找他,搞得他们班的人都把我认了个遍,他上课我就坐在旁边,其实老师讲的什么我一点也没有听懂,我连物理都没学明白呢,怎么能听懂这些,有时候看着杨毅和别人再谈论的那些,我真的很想能加入进去,但是那种感觉就像是个局外人,恰好走进了一个欢乐场,看着里面的人谈笑风生,自己孤孤的站在那里,后来我很少跟着他去上课,自习,有时候我不去找他,我们都可以一个星期不见面,我开始变得刻薄,要求他把手机给我检查,就连出去玩时也总是很作,起初他还会关心顺着我,可是久了他也懒得再去迁就,他什么也不懂,也许他也没有心思去懂我,大三那年夏天,一天夜里我刚从自习室里出来,就看见了杨毅,还有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同一时间他也看到了我,上前来想要拉我的手,但是被我躲开,我眼里含着泪,就是没有流下来,他也没有再试过去牵我的手,“她是岳婷!”

我苦笑,“我知道的啊!你钱包夹层里的照片嘛,我早就看过了!”他错愕地瞪着我,很多时候,很多个瞬间,我都是知道他是不爱我的,也许和我在一起只是因为,我在他寂寞时候给了他感动!他对我也许只有感动!抑制了太久,我真的快喘不过气来了,可我才不会去问他到底有没有爱过我的这种傻问题,“分手吧,我太累了!”

“你就这么轻松的说出了这句话?”他很用力的撕扯着我的手臂,我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打在了他的手背,“放开!”我收起了所有的表情,红着眼,“郭笑笑,你别后悔!”

我真的不想在和他吵了,好累啊!“就这样吧,岳婷还在等你。”

在那很久之后,我都没了他的消息,我并没有删掉他的联系方式,也没有拉黑他的微信QQ,那一年我们毕业了,我离开了这所大学,考了研,去了另一个城市,林可和大个回了老家,当了物理老师,很多年以后我才有了杨毅的消息,我们分手以后,他和岳婷没有在一起!但现在这个和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再也不会像19岁那年把他当做我的全世界,把生活只活给一个人,是永远不会幸福的,也不会在自作多情的去猜!当初是我们不懂爱,太用力,伤了对方,也伤了自己。

十九岁那个我用力爱过的少年,你还好吗?现在还会偶尔想起我吗?如果再遇见,我希望是军训的那个夏天!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美妆,转载请注明出处:春风吹,偶尔想你归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