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言情】舞尽南柯梦(6)

                       

图片 1

女孩边捡着书望了一眼夏恪为,看她的神情觉得夏恪为应该给她捡,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她紧闭着双唇,没有打算说谢谢的意思!

夏恪为虽然觉得自己撞了她有些理亏,他又觉得以这个女孩的美丽肯定经常被人搭讪讨好,他怕女孩以为自己在搭讪她。夏恪为捡起了女孩的身份证瞥了一眼递给女孩:“其实不管你叫牡丹、芍药还是兰花、秋菊加上你这个姓就不太好了。都是落花呀,多不好!”

罗杜若这次实在忍不住了:“我以为你帮我捡东西是良心未泯,你就是想奚落、报复我包括刚才故意撞我的吧?”

罗杜若生气的时候依然是双脚并拢站着,只不过是脸上多了些红晕,夏恪为望着罗杜若:“古人的诗很多,有一句比较适合你:落花人独立!”他自己说完侧过脸去想笑。

罗杜若想骂人可她又骂不了,眼前这个人长相如此俊逸说话比自己还气人,骂人不吐脏字:“我,我给你取个小名叫‘毒舌’,舌头的舌!”

“挺好,这名字响亮!谢了!”夏恪为转身往书城里面走,罗杜若气得面孔微红心想:姐姐今天有事,下次别让我撞到你!

罗杜若抱着书走进了小寨百盛旁的麦当劳,她选择靠窗的位置坐下,可她心底多少有些忐忑。她不知道自己一会儿如何向父亲开口谈起父母的婚姻?母亲杜斓曦生性好强又骄傲,父亲给母亲不止泼了一盆子凉水了!她如何劝父亲不要和母亲杜斓曦离婚,这样又不让父亲觉得是母亲来让自己当说客。实际上她是私自给父亲打了电话想和父亲推心置腹地谈一次。

周末罗杜若不愿意回家是怕看到泪眼婆娑的母亲,她习惯了杜斓曦用一个手指指着自己一条条列举自己的‘罪证’。可现在的母亲很沉默,沉默到让罗杜若心疼。她想帮帮自己的母亲,想挽回父亲罗志民。

罗杜若选择靠窗的位置坐下,透过窗户她看到了人行天桥上走来的自己的父亲罗志民。他的旁边还走着一个女人,那女人挽着自己父亲的胳膊,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的父亲,他们有说有笑。这样的情形倒好似自己要棒打鸳鸯,罗杜若回过头望着自己手中的可乐,她的思绪突然被刚才看到的一幕搅得很乱。

她的父亲罗志民身材中等,偏瘦些,五官没有出彩的地方,走在人群里就是很普通的一个中年男人。当然他有与别的男人不同的一点,他如今事业有成,在单位当了局长。父亲旁边的女人烫着卷发,穿着灰色裙子,高跟鞋,化着淡妆。她是乔依依,父亲的下属,据说是日久生情更或者如母亲杜斓曦所说的:乔依依勾引了罗志民。罗杜若觉得现在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让父亲回到母亲杜斓曦身边。

罗杜若再回头望了望乔依依:她的确有勾引自己父亲的资本。乔依依年轻,只有三十一二岁吧!重要的是乔依依的确长得漂亮,单眼皮,眼睛细长,嘴巴小巧,她的五官长在别人脸上许没有如此生动偏长在乔依依那张白皙的小脸上让人觉得楚楚动人。乔依依走起路来如弱柳扶风,柔若无骨,男人经不起她的诱惑似乎可以说得过去!

罗杜若这会儿想着如何让自己的父亲回头是岸,乔依依这样的女人绝对是因为父亲的权力才勾引父亲的!罗杜若确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罗志民已经领着乔依依走到了她对面。

“杜若,你让爸爸来什么事?”罗志民问完杜若,又拽住乔依依的手让她坐到自己旁边并温柔地问:“你要吃什么?”

乔依依望着罗志民撅了撅嘴:“人家不吃西餐的!”他们完全把对面坐的罗杜若当作空气了。

“既然你不吃西餐来这儿做什么?我只约了我父亲没有约你!”罗杜若望着乔依依一脸的嫌弃,她确定乔依依就是看上了自己的父亲是电信局局长。

“杜若,怎么说话呢?你该叫乔阿姨,爸爸和乔阿姨已经结婚了!”罗志民指责着罗杜若,罗杜若侧过脸冷冷的笑了一下,她不知道为什么眼眶突然湿了:“爸,那我妈呢?我妈怎么办?”

“你妈就是一个疯子,她这辈子就不该嫁人!”一听杜若提起杜斓曦,罗志民身上的弦立刻绷得很紧。乔依依忙递给罗志民水杯:“民,我们不生气,不生气啊!”

“你出去。我现在在和我爸说话!”罗杜若忍无可忍,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母亲杜斓曦把乔依依叫小狐狸。乔依依瞪着罗杜若:“杜斓曦就没教养,把你怎么教成这样啊?”她边说撅了撅嘴,罗杜若直接拿起手中的可乐泼向乔依依:“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妈?”

“够了!”罗志民拍着桌子:“杜若,你太过分了,这还不是跟你妈学的?”罗志民边说递了湿巾纸给乔依依,看着妆花了的乔依依,罗杜若咬着嘴唇忍着没有让自己笑出声来。

“说找我什么事?”罗志民虽然很不满杜若对乔依依的态度但杜若毕竟是他唯一的女儿。

罗杜若看了看自己父亲又目不转睛地看着擦衣裙上可乐的乔依依,罗志民叹了口气:“依依,你看你的衣服也湿了,去百盛里面给你看件衣服吧!我和杜若说几句话。”他极尽的温柔。

乔依依笑了笑,皮笑肉不笑。她用手拨弄了一下自己烫的大卷站了起来,又搂住罗志民的脖子:“等你呦!”乔依依又故意地看了一眼罗杜若,才发现罗志民的女儿竟然是一个让女人看到都会嫉妒的美人。

罗杜若咳嗽了两声,待乔依依扭着她丰满的臀部走远:“爸,你叫她来做什么?我说过就我和你,所以你别怪我刚才对她那样!”

“杜若,她在你面前说你妈,你的反应是正确的,但爸爸总该给她台阶下!对了,你妈上个月已经和我离婚了,我想你现在该祝福爸爸!”罗志民望着杜若。

罗杜若在听到父亲这句话时,她心底刚才还有的希望这会儿化作了长吁短叹:“爸,我祝贺你们终于修成正果了,恭喜你给乔依依转正成功了!你让做作的像狐狸一样的女人幸福了,我妈呢?她一辈子大好的青春年华都给了你,如今你为了那样一个的女人弃我妈如弊履,你想过吗?想过我妈的感受吗?”

“离婚是你妈提出来的,不是我!”罗志民解释着,罗杜若的眼眶里已经噙满了泪水:“我妈好好的为什么提离婚?你和乔依依没有什么事,我妈会捕风捉影吗?”

“怎么?你今天就是想教训我是不是?你自己觉得合适吗?”罗志民生气了,罗杜若咬了咬嘴唇,她觉得自己需要改变说话方式和父亲谈谈。

这时候梅茗扬背着画夹也上来了,他选的位置正好和罗杜若隔了一张桌子。梅茗扬一抬头正好看到了罗杜若忧郁的面庞:奇迹!仙女啊!梅茗扬心里想着边若无其事地瞄着罗杜若给夏恪为打电话:“老夏,你在哪里?我在麦当劳二楼,就百盛旁边的。老黄一会儿也过来呢!”

梅茗扬无聊地坐在那里仰着脑袋看着天花板,无意识地吹起了口哨,惹得旁边的人都看向他。在他坐到罗杜若对面后,罗志民和罗杜若一直很沉默,罗杜若不自觉地流出了眼泪,她在心疼自己的母亲杜斓曦。

梅茗扬心底叹息:又一个为情所伤的女子,如今的小男人抢不过老男人,大叔们凭着资历把美女都抢去了!竟舍得让这么美的女孩哭!

大约有十五分钟夏恪为赶了过来:“茗扬,你在哪儿呢?”

梅茗扬站起来冲夏恪为招手,夏恪为示意梅茗扬先坐下。夏恪为又去楼下点餐,他不忘给黄平安也点了一份。夏恪为把食物端上去要坐到梅茗扬对面,梅茗扬瞪了一眼夏恪为。夏恪为立刻心领神会:梅茗扬绝对在哪个角落又发现美女了,这家伙只要看到美女智商会迅速下降。

夏恪为坐到了梅茗扬旁边低着头给梅茗扬分食物,梅茗扬撞了一下夏恪为小声地说:“老夏,对面有个神仙妹妹!”

夏恪为笑了笑仍低着头小声地说:“老黄呢?他在,可以陪同你欣赏!只要穿裙子留长头发的都是你的神仙妹妹!”

梅茗扬又不甘心地撞了一下夏恪为,这下倒好把杯子里的可乐撞倒了,正洒在罗志民背后:“先生,对不起,对不起!”夏恪为忙站了起来,梅茗扬忙拿起点餐盘里的餐巾纸给罗志民擦。

罗志民正愁如何不被女儿数落,这是个很好的机会:“没关系!没关系……”他看了一眼女儿:“杜若,依依还在等我,那我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学校!”

罗杜若望着敷衍的父亲,不禁难过,眼泪止不住滑出了眼眶,她突然想大哭。夏恪为这才看到了罗杜若心想:原来是在纠缠老男人,被人家甩了!

谁知道梅茗扬竟走到了罗杜若旁边去安慰罗杜若:“妹妹,别难过,他就一老男人为他不值得!”

罗杜若用纸巾忙擦了眼泪诧异地望着梅茗扬:“对,他就是一老男人,你又是谁?”

“我,我是老夏的哥们!”梅茗扬闯了祸一贯地拿夏恪为打幌子,他把夏恪为推到罗杜若面前。罗杜若望着夏恪为:“是你,毒舌!也只有你才会有这样思想龌龊、猥琐的朋友!”

“是你,落花,好巧!不好意思让我们目睹到了你刚才上演的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故事!”夏恪为笑,梅茗扬在旁边也附和着笑。

“你们俩就是流氓、地痞、无赖,人渣!”罗杜若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她把自己认为最恶毒的话说了出来。罗杜若知道他们这是把自己父亲当成了自己的‘情人’,反正他们也不是自己什么人随他们理解去。罗杜若站了起来下楼向外走,她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一眼夏恪为,夏恪为正在和梅茗扬说话,梅茗扬的眼光还停在罗杜若身上:“老夏,她真的好看!”

“好看吗?人不只要有外表美还要心灵美!”夏恪为在低头看着手机,罗杜若本就有一肚子气无处可出又转身上来看着夏恪为:“你心灵美?你就是个四处挑事的毒舌男!”

夏恪为的手机上有母亲王秀英打来的电话,夏恪为没有理罗杜若:“妈,怎么了?”

“恪为,你快过来,快点,要出事了!”王秀英的声音很焦急。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美妆,转载请注明出处:【言情】舞尽南柯梦(6)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