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苏小旗:欲水

大概是在一年半之前,我在一个QQ群里,这是一个关于情感类的群,里面大多都是女人。

有个女人叫“七秒”,谈吐之间很有优越感。工作稳定,生活悠闲,吃穿用度的品质皆高于群里这些普通女人。尽管没看过她的照片,没听过她的声音,但她轻描淡写的说话姿态,与只字片语间流露出来的高傲,让我相信这是一个有着独特气质的女人。这些是装不出来的。

我与她交谈不多。

有一天深夜,她突然小窗给我发来信息,问我:小旗,你睡了吗?

我说没有。她说,我不会打扰到你吧?我说,当然不会。

她说她之所以这么晚找我说话,是因为她睡不着,而她睡不着,是因为思念。而她以一个女人的敏觉,觉得我是一个独特的人,这独特在于善于倾听,在于善于倾听却从不评判,不责怨,不指手画脚。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想在给我戴了这个高帽子后,让我对她接下来即将陈述的内容不做评判,不去责怨,也不要指手画脚。这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我想,她知道凡事规则前置,效果会更好。

七秒在思念她的情人。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可笑?她问我。不,一点也不。我回答。

七秒是某市医院里的行政,她的情人,是同市卫生系统的一位领导。七秒说她出生于1974年,如今算来已经不小,这位领导还大了她几岁,将近五十岁了。他很稳重,自有一种沉着自若的领导气度。原本两个人并没有什么交集,只是有时一起开个会,见面时打个招呼,后来互相加了微信,也会聊些工作之外的内容。

这位领导具备一切成熟男人所具备的优点,含蓄内敛,冷静沉着,这渐渐让七秒对他生出了爱慕。她相信是感觉是互生的,但没人去挑明,都不是少男少女了,大家对于感觉的掌控和拿捏都恰到好处。

毕竟也是到了这个年龄,七秒说,虽然不至阅人无数,但与之周旋过的男人也不在少数,只是他们与他相比,立刻逊色许多,微信里不多的聊天,他发来的字句间都散发着令她无法抗拒的光芒,这让她心里生出了少女般雀跃的欢喜,却又用成熟女人的清傲遮掩着。

直至某天他请她吃饭。他们没有去饭店,而是来到了他的家里。说是他的家,其实只是他的另一处空闲的宅所而已,这间宅所早已装修完毕,家具电器一应俱全,只是无人居住,而他的妻子也从来不会过来。

那天他买了菜,亲自下厨做了四菜一汤。由于宅子常年无人居住,难免有些冷清的味道,于是他们又开了一瓶红酒。我要开车的,七秒说。可以叫代驾,他回答。

七秒当然知道一男一女单独在“家”里吃饭,并佐以红酒意味着什么,一探一答之间,他也彰显了态度。所以喝酒时她没有拒绝,做爱时,她也没有拒绝。

你完了,我说。她说,是的小旗,你怎么知道?

我说有一句话,说上了年纪的女人恋爱时,就如老房着了火一般不可救药。这话张爱玲说过,钱钟书也说过。至于你们两个谁是老房子谁是火,一时还不好说。

我相信七秒一定在电脑另一端笑了。她说,也许我既是老房子,也是火。

因为你发现自己更加迷恋他了,我说。七秒说是的。发生关系后她的感情如同喷薄而出的火山,在他面前时时刻刻流露出来的都是小女孩的神态与心思,然而令她懊恼的是,他的态度似乎并未因为两人发生亲密关系而有所改变,依然那样冷静镇定,她关注他的举手投足,每次因工作相见,都试图从他眼中看到对她的思念与迷恋,是的,如果她捕捉到了,就会令她开心一整天。

但是两人独处的时候他又是对她真的好,体贴温暖,呵护备至,情人节还送了一个LV的包包给她。虽然我并不缺这些,七秒说,但是他送给我的,我却十分喜欢。

七秒说他们的关系已经开始四个月了。正是脑疯期,我说,你思念他的时候,他未必不在思念你。

今晚他在打牌。我发去信息他也久久不回,我又期待又怨恨,但更多的是思念。如果他再不回我的信息,七秒说,明天我就不理他了。

别作,我对她说,你是这样一个骄傲的女人,何必在他面前折了腰。他越不回复你越应该沉得气,而他回复了以后你更要从容。若即若离的应该是你,而不是他。

那晚我们就此打住,我没有问及她任何个人信息,也没有提问。我不好奇,也许她只是需要一个倾述的人而已。

半个月以后,她又在深夜给我发信息。

这次她发了她的照片给我看,尽管事先我猜想到她是一个有气质甚至美丽的女人,但看到她照片那一刻,我还是迷恋了一阵。照片上,这个已经四十几岁的女人,梳着烫过的短发,几乎无妆,气质慵懒迷人,气场极像TVB老牌女演员,这里的“老牌”,并不是衰老,也不是过气,而是无论何时拿出来看,都有当下影视花旦们所没有的贵气和优雅。

在这场所谓的“爱情”里,她真的既是火,又是老房子。对于世事历经的她的他来说,小女孩真的太肤浅太单纯了,就像可乐一样,最初的刺激过后,却甜的发腻。只有老房子才会有历史,有故事,胸有大气,腹有玄机,而新房子,亮堂却亮堂,可一眼就望得到头,也是没有什么趣味。

她又发来了年轻时的照片。年轻时的她清纯,也好看。她又发了一家三口的合影给我看。她的爱人看起来儒雅稳重,怎么看也找不出她应该嫌弃他的理由。

我并不是嫌弃他,七秒说,只是相处得久了,哪里还有什么爱的感觉。自从女儿上了大学,我们就已经分室而居,性生活一年也没有几次。他没有了激情,而我性冷淡,巴不得他不要来碰我。但是在他面前,七秒说,在那个“他”面前,我却发现自己非常疯狂,不用说不再性冷淡,甚至希望时时刻刻都跟他黏在一起,他令我重新生出对自己身体的热爱,也更加享受。

七秒说,她偶尔还是会跟他到空闲的宅子里煮菜吃饭,依然是他做饭,她像条蛇一样缠在他的身上,他也很享受这样的状态。这种时刻,连空气都是甜蜜的。

但她依然恼于分开后他对她的冷淡。甚至有一次她一气之下,应老同学的邀请去了广州约会,她当然知道那老同学对她的企图,但她觉得只有这样做才解气。不过我们什么也没发生,七秒说,因为我心里还是只有他,我也知道我自己是在赌气,而这次广州之行,竟然让我自己惊诧,惊诧自己这样的年纪,却陷在了他的怀里,无法自拔。

他又不会娶你。我说完这句话就有点后悔了,以她在感情上经历,又怎么能不知道这个道理?他需要以婚姻做他仕途的保障,出轨于她这样看起来有些经历的女人,只是因为他知道她不会像年轻姑娘一样为他带来麻烦。

我也不会离婚,七秒说,日子平静,老公虽无功,却也无错,将来还是需要原配才能老来作伴。你老公就没有情人吗,我问。没有,她说,就算有,他也离不开我,离不开这个家,因为我明白的道理,他一定也懂。

但是我对他真的非常迷恋,我对他说,希望一直这样跟他相处,哪怕他到了六十岁,我还能陪在他身边。我是不是很傻,小旗?

不傻,我说,因为女人往往是在这样关系里最容易中蛊的那个人。七秒发来一张他们的自拍,他在做饭,她搂着他的背,举起手机,笑,拍下了那一刻。我看不到那男人的脸,但是我说,谢谢你的信任。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我们的话题,都由她提起,然后由她延续。那天晚上,我们谈话的最后,她发了一首自己唱的歌给我。

是齐豫的《欲水》。我没有想到七秒的声音这样好听,齐豫的歌因为过于出尘而极少能有人唱好,这首《欲水》则因为音高显得更加缥缈而更加难以驾驭,可七秒却唱出了空灵与孤寂,余音回荡的,全是她哀婉与空洞的灵魂。

风来了雨来了

他们为什么都知道

我听不到我听不到

你说话声音太渺小

风停了雨停了

谁在我的梦里哭了

我不明了我不明了

天上的人啊都在笑

不想问你是否记得我是谁

手指头冰雪融化成眼泪

天只给了我们半甜欲水

怎么喝都学不会

这次互道晚安之后,过了很久,她又留言给我,因为我很少上QQ,等我看到时,已经过去了许久。我没有回复。

七秒说,也许世人骂我放荡,但谁又能保证自己没有任何秘密地过完这一生呢?

我感念于她的信任,她发给我的所有照片,甚至她唱的《欲水》,我全部删除了。即使今天我整理出了她的故事,很多可辨识的细节,也被我改得面目皆非了。

只有她一个人留在曾经她清唱的这首歌里。我是谁,眼泪,笑,与半甜欲水。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美妆,转载请注明出处:苏小旗:欲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