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虚构】牵了手的手(110)

衔接上一篇109:爱而不得雪花恨

437

那小娃娃当真是很给力的笑了,咯咯的声音响遍了整座院子,然后这个男子便把孩子递给站在一边明显妇人打扮的女子,“照顾好少爷,抱少爷去看祖母,本大人去看看夫人。”那妇人抱着孩子行了个礼,“是,老爷。”说完便退下了,两个人跟着那妇人穿过几个弄堂来到主院,一个看起来四十岁上下的老妇人刚梳好妆,看见来人眼前一亮,“生了?”

“回老夫人,夫人生了个少爷,老爷已经取名,叫百里明光。”

“好好好!百里明光,赏奶娘,另外,去把我那一套珍珠冠掐丝珐琅缀玉的头面拿来,给夫人送去,她为我百里家绵延子嗣,功不可没,全府下人赏两年的月钱。”

“谢老夫人赏。”一众下人纷纷跑来谢恩,给老夫人道喜,那老夫人身上的首饰刚刚卸掉,“来,祖母抱抱,我们的明光啊,长得真是好看,像极了你娘。”老夫人身边伺候的人也附和,“是很像夫人呢,不过这下巴,倒是很像老夫人。”

“是嘛?你别说,还真的是,走,咱们去看看慧儿。”老夫人起身,抱着百里明光就往外走,一群人簇拥着,确定了那一只追魂香巾落在了百里明光身上,雪聿白拉过慕容雨寒,让众人定住,抱着百里明光,一瞬间回到墨玉阁。

隐身入了雪花的房间,一挥手喊醒了她,“公主有何要事要私闯婢子的房间?难道是来炫耀孩子的,记得,公主应该刚成婚,难不成?”接下来的话她没说,却很明显的是在嘲笑雪聿白了。

438

雪聿白脸一阵白一阵青,却还是把手中孩子塞到了雪花手里,“呐,你的书生,你以后的时间,都可以用来陪他长大,然后嫁给他。”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什么?他?”看了看手中刚出生的孩子,雪花看那熟悉的眉眼,没有止住眼里的泪,哭完之后,去给雪聿白磕了头,给雪球留了一封信,便抱着孩子,按照雪聿白给的地址,寻了去,把孩子放回到老夫人的怀里,深深的看了一眼,便飞身离开。

一个月后,青花县城的百里老爷的公子百里明光满月,被抱着出门迎客的时候,拉着一个三岁的小女孩死不松手,然后,这个小女孩,凌雪花,青花县员外的小女儿,就这么被县老爷定了娃娃亲,因为情况特殊,变成了童养媳,凌员外百般不乐意,可惜自己女儿说,“既然相逢,便是有缘。”疼女儿到骨子里的凌员外也就认了,只是,规定了这小夫妻俩一个月住在百里府,一个月住在凌府,直到他们成婚。

百里府本来就理亏,自然不会在乎这一点要求,何况女儿是人家的,哪能不让见面?儿子和未来岳丈搞好关系,是必须的,奶娃娃又怎么了,照样出生就找到了媳妇儿,别人可比不了。

墨玉阁,天未亮的时候,雪球就被一群人给从被窝里捞了出来,好在雪球一直懵懵懂懂的,打着瞌睡,任由伺候的人在脸上头上各种忙活,东方现出一丝鱼肚白的时候,雪球被打扮好,盖上了红盖头。

439

墨子夜从草房饶了一圈才到了墨玉阁门前接雪球,人不多,不算热闹,倒也简单,魔王和王后坐在上首,接受他们的二拜高堂,一切尘埃落定之后,雪聿白带着慕容雨寒去墨玉阁周围闲逛,不去打扰人家新婚的小两口。

雪球坐在床上有些紧张,这盖头下的视线里出现的脚,呼吸顿时加快,却见一个紫檀的秤伸过来,挑开了盖头,入眼的是满屋子错错落落的红色,眼前的人嘴角咧开,一看就是开心的不行,墨子夜是魔医,这里的人多半是下人,也没有邀请远方的朋友,故而墨子夜喝了几杯酒便回了新房。

眼一花,雪球被墨子夜横抱着坐在腿上,“别的可以省略,交杯酒还是要喝的,来,娘子。”说着递给雪球一杯酒,自顾自的绕过她的玉臂,一饮而尽,雪球满脸酡红,酒,果然醉人。看着雪球的脸色,墨子夜眼睛蓦然一深,刹那间,雪球的一身红嫁衣,散落一地,墨子夜把她放在床上,一把扯过那堆满了红枣和桂圆的被单,丢进了先准备好的筐子,欺身而上。

雪球被这忽然而今的俊脸吓到了,推了推他,“你,沉……”却被墨子夜堵了嘴,“看来我的小雪球是不习惯我不亲你了啊,来,亲我一下,我就放开你,怎么样?”

雪球满眼的不信,却还是照做,怯生生的动作,明显取悦了墨子夜,弹指落下纱帐,溢出一句话,“娘子,你怎么能这么可爱,我不打算放过你了……”

440

加拿大28走势图,一个月时间匆匆而过。雪聿白携慕容雨寒的魂魄回到了马车上,已经晨起,丫鬟敲了马车,“大少爷,少夫人,该吃早饭了。”

“知道了,”应了一声,慕容雨寒揽着雪聿白下了马车,青莲郡已然快到了,二人相视一笑,前些日子专门查了青玄茶的命运簿子,还是她老爹魔王大人亲自出马,去了阎王那里,青玄茶已经重新投胎,或许,白云墨和江飞羽,要有一个可爱的小公主了。

待他们省亲回到溢清城,傅青岩的孩子已然降生,取名白蒹葭,请封世子,白云墨二话不说就准了,因为他刚好得知,江飞羽有孕了,御医断定,此次是双胎,公布之后,普天同庆。

不久,慕容暖春和慕容清洛一起出嫁,一个嫁给北辰笑天,一个嫁给李晓涵,溢清城的街道都被人挤满了,姐妹二人一起嫁人,慕容家的家长喜事连连,倒是开心的合不拢嘴,一想到自己养大的女儿忽然全部都嫁给别人了,又有些憋闷,慕容大人自己个儿坐在女儿的闺房沉默了大半宿,还是慕容雨寒把他给拉出去的,“爹,大妹和二妹幸福,你该高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不乐意这两门亲呢,到时候……”

“嗯,你说的对,不过他们肯定可以理解,你想啊,娶一个媳妇儿,就是掐了别人家的一朵花儿,可是嫁女儿,这个心呐,就像是被挖走了一块,还担心女儿在被人家吃苦受罪,我这个难受,早知道,就只生儿子了……”

“爹,你越说越离谱了。”慕容雨寒汗颜,却也是知道爹说的是事实,也许,以后他也会这样,算了,听小白说,或许过不了多久,帝后就要走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唉……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美妆,转载请注明出处:【虚构】牵了手的手(110)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