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怎么舍得轻易老去

生活如此精彩,我怎么舍得轻易老去。

这是我一起爬山、郊游的朋友叮咚常念叨的话。他是我的老乡,比我大近10岁。他曾严肃地说应该叫他丁哥,我却说还是网名叮咚响亮。

每次出游的时候,叮咚总是穿着明艳的冲锋衣,戴着浅蓝色的鸭舌帽,临近集合时间才气喘吁吁地狂奔而来。他忙不迭地说抱歉,跟我们解释手机闹铃一到周末失效,狗儿子看到他出门就疯狂地扯住他裤脚,想赶上地铁又被汹涌的人群冲了个趔趄。

就在我们投过鄙夷的目光时,他从硕大的背包里变魔术地拿出一堆零食,嘻嘻哈哈说着出来玩就是开心,何必把时间定那么紧张,人员为什么要做限制,路线可以不可以做修改的各种碎碎念…

叮咚就是这样不靠谱。他总爱说起他每晚下班组的杀人牌局,分享各种游戏伎俩,穿插牌桌的奇葩轶事,他描绘得眉飞色舞,我们听得惊心动魄;他爱聊游览的山水名胜,包括二环咫尺的陶然亭、白塔寺、雍和宫,他玩得也兴高采烈;他会谈起犄角旮旯的各种胡同,品尝的种种美味宵夜,简单的卤煮小肠也让他说得宛如异世珍馐。

老实说,叮咚在场的出行是愉快的,他总是情绪高涨,懂得插科打诨、解闷自嘲,让辛苦的攀登变得妙趣横生。叮咚在场的聚餐是活泼的,他细心周到、左右逢源,自告奋勇地担当暖场,让现场氛围不至持续凝重。

有趣的人生算是我的终极追求。

我羡慕叮咚在四十多岁的状态就能如此。他开朗善良、乐观积极,有些神经大条、稀里糊涂,不过享受着自己选择的生活,他的生活忙碌甚至杂乱,但也充实丰富。他也有正襟威坐的时刻,尤其是职场新手的工作迷糊,哪位菜鸟股民辨不清方向,哪位租房小白遭遇无良中介。自诩阅历丰富的叮咚用尽他的法律、财务所学侃侃而谈,让我好多次产生将他奉为“男神”的冲动。

叮咚酒量很好,他只有一次和我喝了几瓶啤酒后,竟然瘫坐在大排档的凉椅上不省人事。

他说起远在家乡的母亲重病在床,自己不能伺奉塌前的遗憾。他说起同事间的勾心斗角,让他疲于应对。还有,他的感情生活如此坎坷,刚处了对象感觉人家还不错,可对方看到他每日境况如此,也和他在酒吧里喝着酒提议分手。

“他们说我爱热闹、太爱玩。可是你们谁想过,一个人回到冷清的家,在那么大的北京。到底有多孤单…”

恍然之间,我突然明白叮咚为何总喜欢在聚会前呼朋唤友,明白他为何对朋友提及的微末小事格外上心,明白了他会在酒桌上大杯喝酒、畅快吐槽……精彩的生活每天可以有,可孤独总是驱之不散,四十岁的叮咚也不愿自己就如此慢慢老去。

叮咚的酒局

貌似每个家族里总有一个子女,他(她)不是长子或长女,所以他(她)可以深得兄长厚爱也可仗着年纪欺凌弟幼,他们个性张扬、嘻嘻哈哈,令父母、弟兄、姐妹头疼,却由于一颗不老的“孩子心”深受侄子、侄女们喜欢。

我的三姑即是家中这样的角色。直到今天我仍记得她哄着我猜拳,骗走我冰棍惹得我大哭,她又被我奶奶提着扫帚满屋子追着打的事。

不过,三姑对我真好。她不如其他的姑、舅严厉,她会迁就我整宿地在她家看电视,纵容我躺在沙发上吃着她专门准备的话梅蜜饯,忍耐我把她家刚出生的小狗在冬天搬来搬去。对了,三姑还会陪着我看动画片,她跟着我随着角色的命运紧张兮兮,也高兴得在沙发上直跳。她陪我吃饭时总要帮我挑出鱼肉里的大骨小刺,吃面时又帮我把筷子拿到面锅里涮涮,说是消毒。

父母总说以后别学三姑那样。他们知道三姑对我好,可他们永远无法理解三姑不做打算的生活。他们数落着三姑第一次离婚过后,身边的男朋友就换个不停,没一个可以长久。她从单位办内退以后,试着做几份差事,总感觉又远又累。还有,三姑这几年真是越来越抠,请客吃饭还推三阻四。也就是我回去,她可以心甘情愿为我买几包牛肉干。

这几年回去,我发现三姑苍老不少。她感叹这几年她也没攒下几个钱,也留不下什么东西给他已经快四十,年少时就身患智障却跟着前夫的儿子。

我记得三姑年轻时候很爱美,小时候我曾躲在她挂满服装的衣柜里,闻着一股淡淡的樟脑球的味道。她具有时尚的嗅觉,总去朝天门的批发市场,精挑细选各种便宜又新潮的时装。她还是远近闻名的“五香嘴”,总是到处搜罗着特色小吃,也是她带着我到各种火锅店打牙祭。

不过这几年她是变化很大。

“我有风湿和高血压呢,夜里有时候都疼得睡不着觉。有时候真怕一发病了,就真的醒不来了。”

“他们说我攒钱干嘛,小林什么都不会…我哪天不在了,他怎么办?这些年还是亏欠他太多了。”

“我就是想认识几个朋友,你们有家有室,什么时候尝过在元宵,中秋的时候,一个人煮几个汤圆,吃一块别人送的月饼。”

……

我默默地听着三姑的絮叨,看着她染得金黄的头发也盖不住鬓角白发点点。她的皮肤早已松弛,纹过的眉毛早就褪色到能见着细细的针眼。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童年时期与三姑玩耍嬉戏的种种画面,有些近又有些远。

三姑顿了顿,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生活还是得继续过呢。

“我晚上还约了几个朋友打牌,”她站起身,“你帮我挑下衣服。”三姑转身打开还是好多年前的立斗柜,像从前那样把几件衣服摆成一排让我挑选。好半天她坐下来,眯着眼又拿着黄木梳,精心地挽起发髻问:“你看,姑没太老吧?”

我有点语塞,这把黄杨梳该是我十年前送她的了吧。

三姑的梳妆台

老实讲,工作的近五年,我尤其感受到在衰老。不仅仅是肚囊的逐渐凸起、视力的衰减,包括做事的力不从心,思考的精神涣散,还有对各种事情的兴趣寡淡,对未来生活莫名其妙的忧虑。

有时候,我在想当初北上的决定是否就正确,我又倔强地在几年后选择留下是否也是虚荣。

有时候,我在想朝九晚五按部就班的工作是否也意味着某种放弃,我再没有机会去看看世界,也耽误了不少大好时光。

有时候,我在想生活怎么就变得那么乏味,我对着所有人只顾客套,分不清朋友的真假,我也变成以前最讨厌的人。

最近一年,我总是梦见学生时代的种种事情,包括喧闹的课堂、紧张的考试、严肃的老师、有趣的同学。曾经是梦魇的高中三年,发誓再不愿意回想,想不到在梦里变得如此妙趣横生。

我多少带着些优越感调侃着叮咚、三姑他们扭着青春不放,可是我自己何尝不是害怕突然老去,害怕人生再次调整连可能性也不再有。

以前看的玄幻小说里主人公寻找不老药、渴望永生,总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包括朋友们挖空心思购买化妆品,试吃营养品,我总觉得有些好笑。当我突然某天也害怕老去,害怕错过世界更精彩的风景,我却发现不懂珍惜时光的还是自己,又偷偷打听怎样容颜不老。

我记起,三年以前我和守时去上海玩。他在外滩旁的公园看到旋转木马,突然执拗地要去乘坐。我笑他说,三十多的老爷们去骑木马,这画面美得触目惊心了。不过,他真的笑得挺灿烂,真如环游世界般兴奋。我没去问他是否小时候就想坐上这样的电动。这个梦想还是自己珍藏吧。

“一年又过一年,三十岁就快来。往后的日子,怎么对自己交待。”

这几年我是越来越喜欢李宗盛、罗大佑的歌。其实男人也跟女人一样,害怕骤然变老。在慢慢流淌的岁月光阴里,我也开始忘了到了三十岁要怎么去交待,只偶尔会默默地祈祷青春的小鸟再慢点飞过,这该有多好。(完)

守时的旋转木马

P.S:认识不一样的岑飞君,期待在生活里与你相识。【微信】1657033070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怎么舍得轻易老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