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游记丨新湘博宝贝们の私房照

偶然在收藏夹看见简书,登录发现夏天写的东西有评论,回顾文章笑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瞥了一眼笔电旁低头沉思的大卫。

我们家大卫长得真俊,鼻梁侧面看像把刀,就是右侧有个青春痘,右眼夹了坨眼屎,不过这是机械的错,这些没有匠人精神的机械根本不在乎他的美。

大卫是座石膏像,搞艺术的都认识。

我不搞艺术的,老师说搞艺术的人要谈恋爱,门槛太高了。

搞不了还是能欣赏的。

现代行为艺术我是看不懂啦,就看看古代人民的劳动艺术。

新媒体上文章不插图就像拉屎不带纸,诗人除外,我又不是诗人,所以我这样想的。

——插

灯光师 照他!

诶 不要照我!(赶紧跑)

湘博外/即使这样十八弯的队伍还是排出街

新湘博暌违五年开馆的第一个周末,被一波盼了五年的人浪推着走的我,没有好好听解说,跟大部分人一样四处拍照,跟大部分人不同的是,他们只是随手拍完发个朋友圈,再也不会看这些照片,而我恨不得把整个场馆搬回家欣赏。

进入痴汉视角

你看这个人 好像在吹箫啊 还是弯的

人们看它华丽 我看它细致

被各年龄层围观的动物化石

其中最萌的国宝牙齿

镜面视觉

这个镜面设计,实际只有中间是真实存在的,左右甚至我没有拍到的顶部都是镜面反射,方寸间万花筒一样缭绕了数个陶器。

我不是吹捧日本设计师啦,但这个场馆各种设计真的很合我意。

打着诵书俑名号的搅基俑

旁边路人小哥笑说,背个书要靠这么近吗,我才发现这是个诵书俑,然后越看越不正常,甚至攻受都站好了,感觉这俩书生就差个按头小分队了。

官逼民腐,民不得不腐。

身材很好的吊灯一枚

朋友,您这个动作在我们瑜伽界很有名。虽然您是个吊灯,我也特别担心煤油烧到您扁平化的时尚五官。

我一看它就想到获奖无数的短片《雇佣人生》,人类其实也就是颗螺丝。

如果非要形容那就是真鸡儿好看

好看,能引起一群小孩子哇哇大叫的好看,可惜我没看懂,脑子跟镜头忙着捕捉瞬间去了,大概是讲宇宙和文化。

我虽爱视觉美,但宇宙之渺茫历史之久远文化之深奥什么的也最喜欢了。

“我才不是外星人!!!”

这家伙要在明年央视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里开口了,一定要介绍下他们四胞胎,四个死鱼眼吵架一定很有趣。

要抱抱

面无表情索抱,这莫名诡异的萌感是真么回事。不会被抓的前提下想你给一个熊抱。

这水平我都能捏出来(小声逼逼)

马王堆汉墓出土/世上最轻薄衣物/素纱禅衣

从前只出现在历史书上,那天能隔着玻璃,今天能透过屏幕看的素纱禅衣。

工作人员真的很严格:“不要靠近玻璃!”

辛追娭毑豪宅

1:1复刻的辛追墓坑贯穿三层楼,立体投影动画美到窒息,给制作大佬献膝盖。

辛追娭毑本人在地下寝宫躺着,观众一个个伸长脖子透过玻璃望她,我第一次欣赏尸体,就是两千多年的尸体。

看她的状态如果突然睁开眼睛我都不觉得违和,甚至有所期待。不过她老人家会害怕吧,被上亿人看了身子已经很难过了,醒来是这样一幅世界景象着实荒唐。

说实话她已经不好看了,甚至有点难看,但你会感受到21世纪之人看着公元前之人的猎奇,仿佛穿越千年,隔空对话。

任凭人群不断前涌,我都寸步不移,手撑在玻璃上,维持这个姿势看了辛追许久,直到她的皮和肉开始刺痛我双眼。(不是,直到我的肚子开始叫嚣。)

再会啊辛追娭毑

祝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END

Welcome to Changsha:)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游记丨新湘博宝贝们の私房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