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白顶潮人

海岛潮潮的,除了全裸的海水,就是半裸的潮气。刚登上来时感觉很明显,潮潮的天,潮潮的地,呼吸跟着潮起来了,人也跟着潮起来了,里里外外都跟着潮起来了。

时间一长,就感觉不到潮了,人就习惯了,木了。再让他突然间飞回北方,他就会感觉鼻孔干干的热热的,像烟筒,进来出去的都是燥热的烟气。

白顶潮人们安顿下来后,第一个要去的地方是海边,特前是第一次登岛的,就是那连着几年登岛的,也会时不时的海边转转。

有的选准了时间看涨潮。总也看不够。

海水膨胀起来,凶猛,高低颠倒,朝岸上压来,席卷刚才还是高处的岸,大地陷落。落时又瘦了身朝下退去,义无反顾生无可恋的,留下一层尸体。潮涨潮落,涨涨落落,进进退退。

人潮涨了,湧向海岛,潮人一波波朝海岛压来,城池"陷落";人潮落了,城市一下子就空了一半。人潮涨了又落,落了又涨。人潮退去时,千万间房屋“夏眠"。

白顶潮人的人潮灌满了街道、车厢和超市。有欢天喜地的,有心满意足的,有踌躇满志的。一个个一群群显得轻松,随意,自在。

网上一个一看就是本地人编的段子说:

"美丽富饶的海南岛/来了一群北方佬/下了飞机脱棉袄/胖的多/瘦的少/ 老的多/小的少/女的多/男的少/ 离了歪斜加踮脚/冬天来/夏天跑/自称自己是候鸟……"

也有瘸腿的,拄拐的,坐轮椅的,溃不成军。

还是那个段子:

"脱吧脱吧洗海澡/轮椅的拄棍儿的/上气儿不接下气的/有钱闲着没事儿的/迅速布满海南岛……"

(对段子表露出的情绪,还是将心比心平心静气地看看也就罢了)

海岛网民惊呼:海南成鸟巢!成老人岛!成白发岛!

还有网民留言:"10个外出的人们,估计有8个是老人,上三亚公交车我就没敢坐过座位,上车的比下车的多,白发的比黑发的多的多。"(原文如此)

当地媒体上的文章说:"伴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北方避暑,南方越冬’的候鸟式养生养老度假已经成为了一种时尚。"还说,每年冬季110多万候鸟老人湧入海南。

110万候鸟大军!前几年的数字还是45万。

老头老太太们潮起来了!

白顶潮人大军把个小小的海岛撑大了,满满荡荡的。把这支队伍放在大陆,就显不出大了。用新闻报道中不算新鲜的话说,是挺立潮头,领风气之先。

潮老头潮老太太们在潮湿的海岛上气定神闲,闲云野鹤,鹤立鸡群。

也有气不定神不闲的时候。

水淋淋的潮湿天气里,白顶潮人们就不再欢喜了,潮人抱怨:潮!潮湿!太潮了!太潮湿了!我那"泰山老娘"一肚子气撒向海岛:什么地方!

这边有种天气叫回南天,就是天气连着冷几天后热了起来,雾濛濛的水气漫天漫地。那天,"泰山老娘"一觉醒来,发现被是潮的,衣是湿的,地是水的,一层水。人在水汽里,水再多点,人和水里的鱼就没什么差别了。

回南天一般就三、四天,然后就是不干也了湿的海岛,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潮,那么水,那么可怕。

白顶潮人也有不潮的时候。"泰山老娘"老家山西,在新疆变老,跟海没什么关系。我们那天说是海边去,她在另一间屋里出来问:那去?河坝上去吗?老人家女儿立即制止和纠正:海边去!别那么说!女儿怕老娘出了门那么说丢人。

海上正是平潮。高潮,平潮,低潮,三种样子。物理海洋学教导:"高潮中比较高的一个叫高高潮,比较低的叫低高潮;低潮中比较低的叫低低潮,比较高的叫高低潮。"

白顶潮人在低低潮期到了海岛就又高高潮了。

早已仙去的白居易曾作《潮》诗:

早潮才落晚潮来/一月周流六十回/不独光阴朝复暮/杭州老去被潮催。

海上的日落比山中日落应该晚一些。再晚,也还是会被潮催落。白顶潮人会挽留住海上落日吗?能留住一段时间。

图片 1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白顶潮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