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弹指芳华 ,曲终人散?

前几日,重读龙先生之目送,对龙先生所言,不闻其意之字不用。如今,我想写《芳华》的影评,不得不追起字义及出处。芳华,基础意为芳香的花。《楚辞·九章·思美人》中:“芳与泽其杂糅兮,羌芳华自中出。”芳华,又指美好的年华。

又一年末将至,估计各大影城又开始准备贺岁片的排挡。闲暇时还和朋友们吐槽,最近实在是没有什么让人惊艳的影片,哪怕有一点意思也好。

受邀于塑料姐妹花的塑料姐妹情,四个人简简单单打理了一顿火锅,瞬间就下肚,顿觉北国的冬也没有那么冷。其中一塑料花赠送应活动之便赠送了三张电影票,于是我便随遇而安得去看了一场电影。大抵是因为和朋友们在一起,所以我既不关系电影是什么,甚至不关系路线,在享受手游的快乐中,被一路拽倒了电影院。半路上,我还调笑,如果《芳华》是文艺片,我大概会睡着,不过也不错,酒足饭饱想睡觉。

一般来说,如果不出意外,电影院的放映时间比我的生物钟还准时,但是,这场电影,却姗姗来迟,延迟放映了10分钟。如今让我不得不多想几分,好的东西,都会缓缓到来,吊足你的胃口。

对于《芳华》,没看电影之前,我还是知道的,但也仅限于知道而已,毕竟,那么多的推广渠道。在大家议论是冯小刚导演的,想来不会太差的时候,对于我这个重度脸盲和鱼的记忆的人来说,谁是导演,在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但是,在欣赏完整部影片之后,我是欢喜的,我喜欢这部电影,就是喜欢。以前看电影或者看书,我都会被作者或者导演代入到其中的场景中去,甚至最后把自己转化为其中的某个角色,最后,分出自己的好恶来。但是,对于《芳华》,我没有特别喜欢那个角色,也没有特别讨厌哪个角色,但不能说绝对的没有,只是没有那么强烈而已,我很贪恋影片带给我的感觉,很舒服的感觉。所以,接下来,就对一些印象深刻的片段,说说自己当时的感受吧。

何小萍初入文工团引发的第一个事件就是“偷”林丁丁的军装,去照相馆拍了照片,并且撒谎自己没有拿军装。这个时候,我对何小萍有几分厌恶,在我看来,不论是为了什么原因,这个行为都不好,哪怕就算是偷偷拿走穿了,她大可以承认,这样,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就好像我感冒了,特别不舒服,买的药还咋路上,我看到你桌子上有,我先拿来吃,之后你回来我和你说清楚,你也不会因为这等事情与我别扭纠结。有的时候,事情没有对错,只是要看看,能不能情理之中。但是,后来,我一边看电影,一边想,我理解了何小萍,一个没有父亲陪伴的孩子,在母亲再组家庭了受弟弟妹妹各种欺负,以及其他一切可能的来自外界的欺辱。她是胆怯的,害怕的,更何况,一旦去和别人说明要做借用什么东西,就一定会牵扯要使用这件东西的原因。何小萍没有办法说出口自己借衣服是要拍照片给狱中的父亲,一旦说了,便有不尽的追问,甚至,会有更多难以入耳的言辞和更多的欺辱对待。所以,她不敢说,最后,她不敢承认。

不承认的后果是什么,就是再有类似的事情的时候,人们怀疑的第一对象就是何小萍,即使那个真正的对象不是何小萍,所以就有了后来女生内衣加棉的事件,雨夜练习完毕的何小萍被堵在楼道里,被堵着 扒衣服看内衣,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后来,我一直在想,那个让小萍背锅的人是谁,我偏向于是小芭蕾,因为,有一种摆脱嫌疑的方式就是“贼喊捉贼”。如果真的是小芭蕾,她的行为是我所不齿的,但是我试图去理解她的心理,她大概觉得,反正在群体之中,已经有一个“外来者”,那么往这个排外者身上泼点脏水,或者说,帮自己去顶替些什么,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因为,已经是“外来者”了,再差也差不了哪去。然而,却也是有这种人的存在,看似无意的行为,往往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比行恶者更恶。小芭蕾只是我怀疑的对象而已,所以一切也只是我的猜测,比起管不住自己的嘴,乱加说明的朱克,过犹不及。

朱克者,不利己,无过失,却在公众场合大放厥词,说着有的没的的话,想要把自己营造成集体的中心,却是建立在伤害他人的基础之上,就好像踩着尸体登上的宫殿,不知道他怎么能享受那种脚下血流成河的快感。

在小萍被扒衣看内衣时,作为影片第一人称描述的“我”——萧穗子,对着郝淑文说,如果是我,早就给你两巴掌了。我以为穗子会替小萍出气,会为小萍伸张正义,但是她没有,我很困惑,既然都已经说出了这样的话,穗子,不是一个是非不分的人,为什么,仅限于说说而已。后来的情节解答了我的困惑,因为,穗子的父亲,也在坐牢,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穗子的“说说而已”,在我看来,也足够珍贵。

再来说一说另外一个主人公,刘峰,一个善良,热心的“雷锋”形象,默默地为大家奉献着一切,却也是被这个集体伤害最深的人。刘峰喜欢林丁丁,但是林丁丁只想嫁给高官。刘峰在林丁丁言语的撩拨下激动之得拥抱林丁丁,最后却成了“流氓罪”。所以才有了后来刘峰被调到川滇边境,刘峰走的时候,这个他热爱的集体,只有小萍一个人来送他。那些平时说着刘峰是活雷锋的人,都悄无踪迹,让人气愤的是,那让刘峰喜欢着的林丁丁用“谎言”颠倒是非,无疑是在伤口撒盐,我不敢认同影片中说,林丁丁是觉得一个雷锋一样神圣的人,怎么能有七情六欲呢?若她真如是想,就不该用暧昧的歌曲和言语撩拨刘峰。刘峰为了林丁丁让出了上大学的名额,而我想,如果刘峰没有让出名额呢?他和林丁丁会不会滴另外一番模样,我却觉得不会,因为人外人,山外山,林丁丁喜欢的不是固定的哪个人,而是哪个人的地位
经济更好,她就喜欢哪个,这也无可厚非。

故事的后来,后来又怎样了呢?故事过半,我以为是个各种关系的恋爱故事,然而,是我太俗套了。

1979年,中越自卫反击战。

刘峰上了前线,何小萍也在前线。一个是被调,一个是故意被调。一个穿梭在枪林弹雨,一个奔走在生死之间。战争是残酷的,今年的战争题材的电影,我看过几部,但终于都无法下笔写出影评,和战争比起来,文字,真的太轻太轻。影片中,最后死在小萍面前的孩子是石林峰,只有十六岁。每个人都有芳华,石林峰的芳华永远停在了十六岁。何小萍“疯了”,刘峰没了右手。

在战争结束之后,文工团最后一次的回报演出,那些昔日的“同窗”在舞台上做最后的演出,何小萍安静得坐在精神院的位置。再相逢,谁想到竟是这番场面。可是,那些所谓的“同窗”还好奇得跑到高处看何小萍,嘀咕着她怎么变成了那副模样。我有点愤怒了,但是转瞬,也安静了下来。因为,她们和小萍经历的不一样,她们此时的嘀咕和询问,其实也真的是不带恶意的好奇,但是,也往往是这样的好奇,最为伤人,我庆幸,小萍“疯了”。所以我在在发问自己,以后,一定要注意,不要无意识去问别人怎么会变成什么模样,因为我没资格,因为我不知道别人都经历过什么,没有谁,会一下子是一个样子。

何小萍穿着病服,在操场上,跳着沂蒙颂,真美。

多年之后,再相逢,萧穗子开着自己的书店,郝淑文带着孩子来找老公,刘峰拉书的车被扣,被为难交罚款。来找老公,等待萧穗子的郝淑文碰到了刘峰被为难的一幕,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当着几个男人的面,大喊着,你们为什么打战斗英雄,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含着眼泪替刘峰交罚款,要收据。所以,人,何必为难人。我有几分喜欢郝淑文这时候的性情,当初因为知道陈灿是高官子弟,和陈灿结婚在一起,使得萧穗子的喜欢散尽芳华。最后被现实打磨成另一番样子,陈灿忙着赚钱,或者,还做着些别的事情。郝淑文只能靠外在的光鲜让自己活下去,因为,你总不能就这么和现实妥协。但是,她在路上替刘峰捡起假手,付罚款,我是真的喜欢她,我也是真的知道,在骨子里,她的善良,还在。

最后,刘峰和何小萍见面了,在战友的墓地。一片荒凉的墓地,却让我觉得温情和肃穆,因为还总是有人记得这里。何小萍问刘峰这些年过得好不好,刘峰说,这得看和谁比。何小萍说,你走的那天晚上,我去找你,想和你说句话,就这么含在嘴里十多年。刘峰说,现在能说出来了么。小萍说,我想你抱抱我。

当年,刘峰因为喜欢,拥抱了林丁丁,被定下了“流氓罪”。何小萍此时想说,我想你抱抱我,何尝不就是在说,我喜欢你。

这喜欢,含蓄,委婉。

容许没有看过原著的我,私自认为,小萍是喜欢刘峰的,但是这喜欢里,有感激,因为刘峰是第一个善待她的人。刘峰对小萍,更多的是时过境迁的惺惺相惜,是山高水长的理解。说爱情,太浅薄,更多的,是亲情。所以,刘峰和小萍,没有结婚,没有子女,两个人,就可以这么一辈子,因为,弹指芳华间,我已经太懂你,最后所求的,不过是彼此支撑,彼此陪伴。

片末穗子说“我不禁想到,一代人的芳华已逝,面目全非,虽然他们谈笑如故,可是不难看出岁月给每个人带来的改变,倒是刘峰和小萍显得更为知足......”

弹指芳华,曲终人散了么?文工团散了,刘峰和小萍走到了一起,其他的诸位还在时光的路途上继续“面目全非”,而之后,又会怎样呢?

我喜欢《芳华》,那感觉,真好。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弹指芳华 ,曲终人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