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青春,只是看上去很美

图片 1

芳华,缅怀了文工团一群少男少女的美好青春。隔着二三十年的岁月回望,青春如同透过一层滤镜,朝气蓬勃,美好明媚,散发着迷人的光彩。无数人前仆后继地描写青春,歌颂青春,青春无一不是单纯、积极、向上的。青春片,要么伤春悲秋,要么感怀青春不再,大家都相继变成了自己讨厌的人。

青春,看上去很美。似乎,青春里只有真善美。冯小刚也不例外,浓墨重彩地表现青春之美,再卖力地给这些青春的化身一个个美好的人生结局。他的用力过猛客观造成了文本的割裂,电影一面美化了青春,一面解构了青春。观众看到的是青春的复杂和人性的残酷。我一边看一边骂,这些虚荣势利、恃强凌弱的群丑,他们的青春究竟有什么可缅怀?

青春里一样有好人坏人,温暖冰冷,明亮灰暗。很多坏人年轻时就坏,坏人之所以是坏人,无关青春,无关时代。记忆中被自动滤去的那些不堪往事,随着影片的进展渐渐变得清晰。

何小萍倒霉,没来由地成为整个文工团的笑柄和欺负的对象?

真的是没来由吗?每个集体都有那么几个人,他们没有存在感、没有话语权,往往很少被关注。他们缩在角落,融不进集体,常常成为被侮辱和被损毁者。他们的青春是灰色的。

不完全是性格使然。何小萍满怀一腔热情,想尽快融入文工团。可现实给了她一记清醒的耳光。尽管她敏感而小心地活着,依然只得到人们满满的恶意,肆无忌惮的嘲讽,甚至侮辱。她没伤害过谁,却总被欺凌。她努力上进,基本功扎实,但永远没机会跳A角。

人情是复杂的。每个圈层都有自己微妙的秩序平衡。在那个年代,能进文工团的大多有背景,家境优裕。这群人里,何小萍、刘峰的出身则寒碜得多。何小萍是家里的拖油瓶,生父没能活着等到平反,从小缺爱,一直隐忍卑微地生活。刘峰出身普通木匠家庭,他努力奉献付出,好容易才赢得一席之地,在别人眼里全都是理所应当。出身的落差伴随着心理的隔阂和排斥,势必造成傲慢与偏见。再加上如果没有老师或领导的扶持和保护,想要获得认同,真正融入集体,绝非易事。

记得我上高中时,有一段异常苦闷难熬的日子。高二文理分科后,我初入班级,成绩很快脱颖而出,却受到周围一帮女同学的各种诽谤攻击。我发现这些人都是学校教职工的孩子,初中就在一个学校了,成绩尚可,又有老师的各种优待,囊括班上各种职务荣誉,俨然一个傲骄的小圈子。我的出众成绩让他们感到了威胁和不适,于是我受到了各种孤立和排挤,当然也有落井下石。学业的压力和人为的干扰,让我苦不堪言。有一天在发下来的周记里,我看到班主任老师给我写了很长的一段话。他说,你受到的不公待遇我都看到了,不要受他们的影响,如果真的感觉苦闷,就来找我谈谈。有人看到有人认同的感觉真的很好。那段话又燃起我熊熊的斗志,我更加专注地学习,最终以出色的成绩考上了大学。现在想来,那群女同学没有一直得寸进尺,变本加厉,应该也是班主任老师在背后做了不少保护我的工作。因为这段不快的回忆,那个高中我毕业后没再回去过。那两年的青春仿佛也不是我的,没有了自信和欢乐的底色,青春有了一个断点。

幸福的人往往家境优越,并得到过真正的关爱。不幸的底色则源于穷苦和缺爱。灰姑娘如果没有与王子相遇,她的青春回忆也就是受打骂、扫烟囱、干不完的家务活…小萍幻想着换个环境,她就能在转角处和幸福相遇,可自卑和忧伤总是如影随形。换个环境,是种机遇也是挑战。经济条件、生活习惯和眼界见识的差异往往会给人造成巨大的心理冲击。我读大学的几年,就是如此痛并快乐着。

生平第一次离开我所在的五线小城市,来到这所名牌大学。巍巍学府,人才济济。班上同学大多来自书香门第,家境都还不错。我很开心遇到这些来自天南海北的青年才俊,可物质上的差距总提醒着我们的不同,让我备受伤害。

我的舍友一次对我说:“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家里也很穷,买衣服只买的起真维斯的。”我一阵苦笑,直到那时,我还从未穿过专卖店的衣服。后来,我趁打折去专卖店买了件T恤,回来洗过晾在走廊,一边晾一边开心地说:“专卖店的质量就是不一样,虽然贵一点,如果能穿上两三年,也算物有所值了。”旁边一个女生立刻怼我:“T恤穿一季就没型了,天哪,还有人想穿两三年,这怎么穿呀!”我那时满脑子都还是高中老师教育的艰苦朴素、勤俭节约,殊不知人家已经在考虑时尚衣品和服装搭配了。手机流行时,爸爸狠狠心花2000多块钱帮我买了个金色翻盖的TCL手机,那是我个人资产里最贵重的东西,我爱惜得不得了。一次和几个同学去吃饭,我把手机放在桌面,怕手机被弄脏,还特意用一个小小的透明袋装着。一个男生看见了,笑得前俯后合,夸张的笑声整整持续了一两分钟。那笑声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就像那件被海绵改造过的内衣沦为大家的笑话,笑者无心,听的人满满是讽刺和伤害。

《芳华》,美化也好,粉饰也罢,能让我们看见青春的阴影,看见何小萍和刘峰的存在,也是一种最大的慈悲了。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青春,只是看上去很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