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小鹏汽车陷危机:该如何平衡产品升级与车主利益

原本一场好好的线上发布会,没人会想到竟是小鹏汽车危机的开始。

7月10日,小鹏汽车宣布小鹏G3 2020款正式上市,其中综合工况续航里程分别提升至401公里以及520公里,综合补贴后售价从14.38万元至19.68万元不等,新款小鹏G3 400车型预计将于8月底开始分批交付,小鹏G3 520则要等到9月份才能开始交付。

而去年12月,2019款的小鹏G3才正式上市,综合工况续航最高365公里,综合补贴后售价为13.58万元至16.58万元,并在2019年2月起,涨价至15.58-19.98万元,而实际大规模交付更是来到了今年3月。

不到一年的时间,续航里程涨了超过40%,价格却相差无几甚至还便宜一些,新车的发布引发了不少老车主的不满,原本坚定的信仰也演变成了一场信任危机。

老车主:小鹏汽车涉嫌隐瞒欺诈

Laura是一位互联网行业技术研发人员,早在2016年就已经入手了纯电动汽车,但受困于续航里程,便从2018年1月起准备换车,在综合考量了续航、智能化、性价比等因素,最终选择了小鹏汽车,4月26日付了3000元意向金,拿到了376的顺序号。

交了意向金后便开始了无尽的等待,Laura向新浪科技表示,经过多次“跳票”之后,终于在2019年3月21日提车,在当天晚间,Laura兴奋地发了一条朋友圈,“提车了,超出预期的体验,真的太值了。”

到了6月,工信部官网上公布小鹏汽车新进展,由海马汽车代工的小鹏牌汽车,共有9款车型获准生产,这其中就包括了此次发布的2020款的401以及520公里续航里程的两款产品。

图片 1小鹏:未向销售输出新款价格很贵等内容

实际上从新车发布后,在小鹏汽车App上就已经有大量车主进行反馈,而小鹏汽车也注意到了。在新车发布的7个小时后,就通过“鹏友大管家”的账号发帖,希望了解各位车主的合理诉求和建议,并表示会尽快收集和整理评论中具有可行性的建议,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并及时反馈给大家。

帖子发布后,迅速收到上千条车主评论,其中大部分都是希望能免费升级为520公里续航版本。经过整理后,“鹏友大管家”再度发帖称,“直接退车、免费置换或升级等不太合理的诉求,可能当前任何一个汽车品牌都难以做到,我们也不能免俗。”不过还是表示,会将车主关于续航里程的方面的诉求尽快反馈给公司,并且会继续收集意见。

如此回应过后,仍然有上千条车主评论对小鹏进行质疑,同时也期待着小鹏能给车主们一个合理双赢的解决方案。

图片 2乘联会秘书长:不符合正常汽车发售的规律

“像小鹏这样在半年之内就更新的,很少。”一位业内人士向新浪科技表示,尽管用传统车企的概念没法定义小鹏,但是两款车的上市时间的确间隔太短了。

即便是对比起手机等数码产品,半年的更新迭代速度还是显得有些快。一位数码圈人士表示,手机产品通常保持着每年更新的频率,而且现在发布之前也不再保密,通常负责人会从新品发布会一个月前就会开始预热,曝光产品的各项功能来进行宣传,最终在发布会上再公布价格等信息。

“小鹏汽车快速迭代主要还是来自竞争的压力”,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此举并不符合正常汽车发售的规律。

“造车新势力的快速更新换代是生存赛跑,”但与此同时,也应该做好产品升级和老用户之间的关系。崔东树建议,应提早协调新老产品的价格关系,一方面产品升级不能耽误,另一方面价格策略也要有衔接。

不过也有人力挺小鹏汽车。 网友黑夜认为,“一点都不觉得企业做错了什么,产品升级降低成本是很正常的事情。”网友流星则表示,“咋涨价就行降价就不行,就跟金融产品挣了就应该的,赔了就说骗子一样。”

“新款车的品质性能提升了价格却没涨,对消费者来难倒不是天大的好事?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喷,真替他叫屈。” 在何小鹏的好友王欣看来,“虽然买涨不买跌是很多人的消费心理,但总希望自己买到的就是最实惠的东西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图片 3律师:不宜简单将产品更新归为商家恶意行为

“关于这类情况,国家发改委在《禁止价格欺诈行为的规定》及相关解释中,有关于禁止价格欺诈等问题的规定。” 黑猫投诉评审团成员、北京市道可特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崔志丹律师向新浪科技分析称,一般这类规定是指存在弄虚作假、虚构标价等误导行为,以及在短期内内存在明显价格波动等行为,进行规制。“但如果没有证据证明商家存在恶意标价行为,恶意利用价格因素诱导消费者等情节,一般不会涉及违法违规等问题。”

崔志丹律师进一步表示,“特别是对于科技产品往往更新速度较快,市场相对公开,消费者也有一定的自由选择和购买自主权,也不宜简单将产品更新差别较大归为商家恶意行为。”

民商事领域王一轩律师则认为,营销策略和虚假营销需要加以区别。“商家是否侵犯消费者的知情权,要看商家在相关事项上是否具有告知义务。”

为何没有告知老用户就选择直接上市?小鹏汽车方面解释称,G3 2020款是一次年型改款,非全新车型推出,因此选择轻型预热及上市方式。同时,G3 2020款在6月初已经登上工信部公告,该信息向公众公开,相关媒体也做了报道。

至于新车是否构成法律上的欺诈,王一轩律师表示,要看

商家是否尽到如实告知的义务,或者是否有隐瞒产品主要性能情况或者虚假宣传等。“单纯的定价问题属于商家自主决定,只要不违反相关价格法律规定和主管部门有关定价的行政法规,是没有问题的。”

尽管两位律师均认为不会涉及法律问题,但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刚提车不久就遇到了价格差不多、性能却更优的产品,在情感上必然会感到不爽。此前特斯拉大幅降价引发不满一事,已经证明了车企对维持车辆残值的重要性,如今同样的问题又抛给了小鹏汽车。

图片 4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数码,转载请注明出处:小鹏汽车陷危机:该如何平衡产品升级与车主利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