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卡里亚里的极醉之夜(剧本)

人物:

   卡里亚里、婴儿、胖男人皮吉、房东阿黛尔太太、克劳迪

   第一幕:

   (这是十一月份的某个下午,在一处出租公寓的某一间,卡里亚里与一个婴儿便住在这里。这间小公寓的布局见下,十分的简陋,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卡里亚里没好气地从卧室推出婴儿车,孩子在车上哭闹)

   卡:哦上帝,你可真是一个该死的魔鬼,谁能告诉我我为什么要这么倒霉,那个女人(孩子的母亲)已经魂归天国,你为什么不跟着她去?省下一笔款子,就足够我和南希结婚了。

   (孩子依然哭闹,这个时候电话响了,卡里亚里先丢开孩子,去听电话)

   卡:喂,哦,是你啊。什么,你再说一遍。为什么每次只有我的稿件会被打回?你让他亲自和我说……喂?

   (卡气愤地摔下电话)

   卡:混蛋混蛋,我想我应该去找那个驴头编辑理论一下,难道我这么点微弱的收入他也要给我断了吗。

   (他去“合恩角”那里取下外套,回头看了一眼婴儿车)

   卡:你继续闹吧宝贝,马上,我们就可以一家团聚了。

   (卡里亚里开门离去)

   (到了晚上,卡里亚里摇晃着身子,一脸沮丧地进门,显然他是醉了酒。此时,屋子里面一片安静,他打开了灯)

   卡:哦,让我们来看看,这里……这里为什么会这么安静。

   (他看到了婴儿车在那里,便笑着走上去)

   卡:对了,对了小宝贝儿,爸爸今天出去的时候,怎么把你给忘了。(抱起已经睡着的孩子)好脏啊,爸爸这就给你弄干净。

   (他摇摇晃晃,去给孩子换尿布,孩子被弄醒,又一次哭闹)

   卡(大笑):对吧,对吧,哭闹就对了,这才像是我的女儿,你的声音……声音就像是她,哈哈,哭吧,爸爸现在给不了你什么,只有哭的权利,谁也不能随意去剥夺,哭吧。

   (换好了尿布,他抱起婴儿)

   卡:饿……饿了是吗?我看看,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放下孩子,去大桌那里冲些仅存的奶粉)来……来了,吃吧。

   (婴儿喝奶,平静下来)

   卡(抱着孩子,躺倒在床上):你是多么的可爱,我的天使。你就像是你的母亲——索菲娅,那个可爱的女人,她几乎撑起了我的全部。我是说,我的全部,是生活上与心理上的全部寄托。你知道吗,我的宝贝?可惜呀,可惜的是那场大病,那该死的感冒引起的肺炎,让我永远失去了她。(停一停)不过我还是有你的,哦,幸运的是我还有你。(吻一吻孩子)虽然那可恶的猪仔退回了我的稿件,可是我相信依我的写作能力,我是可以让某个,哦不,是某些人欣赏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搬离这里,我是说,去田间找一处庄园,你就可以在那里成长,我就在那里,为我们两个人打拼,你觉得怎么样?

   (此时孩子已经睡着,他摇晃地、小心地把孩子放在婴儿车上,慢慢推回了卧室)

   卡(回到外面的床上):我真希望陪着你宝贝,可是我不能,自从她去了以后……晚安,天使。

   (屋中恢复寂静)

   (次日清晨,卡里亚里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卡:真见鬼,我怎么合衣睡在了这里,谁?

   (卡感觉有些头痛,他去开了门,发现是那个总编辑皮吉,挺着肚子,拿着些稿件进门)

   皮(脱下帽子):嗨,你好吗,我很高兴你会为我开门,并且……让我进来。

   卡:谁说的,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出去。

   皮:别上火,别上火朋友,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卡(有些生气):你还要说什么,昨天我们说得已经够多了。

   皮:不介意的话,我们还是坐下谈吧。(他把帽子挂在“合恩角”那里,然后坐在了沙发上)你先看看这个(把稿件递给卡)

   卡(接过来):哦等一下,这不是我的稿件吗。

   皮:你昨天离开的时候落下的,我的编辑莱德斯先生发现后交给了我。说实话先生,我真的很抱歉,我知你走时是气冲冲的。

   卡(翻看稿件):哦上帝啊,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你毁了它。

   皮:听我说卡里亚里先生,我们实在没有办法去为了你的稿件,然后坏掉一个专栏。如果你是指上面红笔做的改动的话,那是我用一下午时间去做的。我是说,其实并不是说你的东西不好、很糟糕,而是,不适合,你懂吗,不适合。一般情况下,我们那里编辑的一流稿件我才会这样去批动。

   卡:这是什么意思?

   皮:是的先生,你的稿件从专业的角度来说,还是不错的。不过想要发表在现在正火的“文摘”栏目里,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应该理解先生,现在我们的市场需求,尤其是那些年轻人。因为社会的浮动,还有电子产品的冲击,我们不得不想些方法来打动那些读者,来推销我们的刊物。本身现在阅读已经变成了很奢侈的一件事了,所以我们需要一些类似“心灵鸡汤”、幽默故事,或者是像那种“绯艳”小说,而不是你这样的“正派”文体。

   卡:你是说赚钱吗?我的,不适合?

   皮:毫无隐瞒的话,是的。

   卡:按照你上面的要求改就可以了是吗?我是说,就可以发表了是吗?

   皮(耸耸肩):如果那样的话,是可以考虑,不过比较麻烦,我是说你如果改的话。

   卡:没问题,我可以按照你的要求改动。

   皮:是吗?真的可以吗?

   卡:可以,啊,先生,请您原谅我昨天的冒犯,说的那些话……

   皮:我可以选择性听不见,如果你也确定从未说过……

   卡:啊,哈。

   (卧室传来婴儿哭声)

   皮:我想,你该去看看你的孩子了。

   卡:不用管她,说实话,她是一个累赘,像她的妈妈一样。如果没有她,我的日子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们,我们还是来谈谈稿酬问题吧先生。

   皮:你的孩子的哭声证明她现在确实想要人去帮她。

   卡:您可以选择性听不见,哈哈。稿酬是按字给费的吗?

   皮:不不,像正火的“文摘”专栏,是按标准来的。如果可以刊登,便会支付给你50美元的酬金。不过……(皮看一下四周,又顺着婴儿的哭声看一下卧室)我可以考虑再加50元给你,如果改得足够诱人的话。

   卡:哦谢谢您先生,不过,不用这么多,如果好的话,您给我加30元即可。

   皮:你们是两个人生活,难道还嫌钱多吗?

   卡:哈,我用这笔钱,是要与我的女友南希结婚用的,她等了我一年了。至于其他人,我不会考虑的。

   皮:等等,我决定不再用你的稿件了。

   卡(一惊):什么?

   皮(狡黠地眨一下右眼,用肘拐一下卡):跟你开玩笑的,哈哈。好吧,后天可以吗?送到我那里去,我要看一看你改的成果。

   卡(笑):哈哈,好的,放心吧。

   皮(取下帽子,开门):哦说实话,你这里说话真有点闷。(皮扇着帽子离开)

   卡:再见皮吉先生。

   (卡忘情地笑着,而婴儿的哭声还在,他去卧室推出婴儿车)

   卡(抱起孩子,举过头顶):别再哭了,你这个恶魔,我的生活因你而多余,我的日子因你而倒霉连连。现在可不一样了,现在可不一样了,曼哈顿的太阳升起来了,世界的光芒照过来了。

   (他又放下婴儿)

   卡:不行,我还不能杀死你。我必须要保持冷静,如果那样的话,我会被送到布莱克威尔岛的。你这个大骗子,我不会上你的当的。别以为你的无辜可以打动我,哦,你对我就像是夏目漱石的糙纸一样,没了你一个样,但谁也别想救走你,因为你是我的物件,是我的,哈哈。

   (他把啼哭的婴儿放在车里,任其哭闹,推回了卧室)

   卡:我从未感觉到现实是这样的不忍抛开我,我从未想到人间会有大大的怜悯。哦,我得去改一下那稿件了,这个故事,扭曲一下就可以带给我如流的收入了,哈哈。这里实在不适合我的创作,我想我得去找一个僻静的地方。

   (他去“合恩角”取下外套,出门而去)

   (到了晚上,卡里亚里摇晃着身子,一脸沮丧地进门,显然他是醉了酒。此时,屋子里面一片安静,他打开了灯)

   卡:哦,为什么……为什么每次我的眼前总会是一片黢黑?

   (他看了看左手拿着的揉皱的稿件)

   卡(扔在了桌上):什么狗屁,我改不了,我改不了……凭什么,凭什么这样的故事就要没人看,凭什么,凭什么……既然承认我,又……又去否定我……哈哈,哈哈,凭什么?

   (他躺倒在床上)

   卡:猪仔,猪仔,他算得上是什么东西,把我辛苦写的故事随意批动……他算什么东西?他根本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了解。钱……哈哈,钱,好东西啊,好东西啊……哦天哪,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为了那些钱而出卖我的灵魂?

   (他恍惚想起了孩子,去卧室推出了孩子)

   卡:对了,对了小宝贝儿,爸爸回来了。今天过得怎么样啊,是不是……是不是很快乐啊?(抱起已经睡着的孩子)好脏啊,别……别急,爸爸这就给你弄干净。

   (他摇摇晃晃,去给孩子换尿布,孩子被弄醒,又一次哭闹)

   卡(笑):好了,好了,爸爸对不起你,你就不要再怪我了。

   (换好了尿布,他抱起婴儿)

   卡:你……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放下孩子,去大桌那里,冲些仅存的奶粉)来……来了,吃吧。

   (婴儿喝奶,平静下来)

   卡(抱着孩子,躺倒在床上):哦天哪,我的天使,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我真的对不起你啊,我的稿件其实他们真的看不上,只是敷衍而已,哦我是说,他们只是在欺骗我,在耍弄我。我写的故事,你知道吗(吻一吻孩子)就是我们三个人的故事,是的,是三个人,还有你那可怜的母亲——索菲娅,那些快乐的日子,对,我们那些快乐的日子,虽然数若寸毛,但那也是弥足珍贵的了。我多么想再回到那个时候啊,可是……(他拭一拭眼角)他们,那些像猪一样的人物,为了谄媚,为了金钱,竟要拿我的作品,去做亚威农的妓女才做的皮肉生意,我心痛,我好恨,我不要同意他们的建议,我不能对不起你,我的天使,还有我的索菲娅,我不能对不起你们。即使我没有稿酬,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有某个,哦不,是某些人欣赏的,到了那个时候……

   (此时孩子已经睡着,他摇晃地、小心地把孩子放在婴儿车上,慢慢推回了卧室)

   卡(回到外面的床上):晚安吧天使,爸爸永远爱着你。

   (屋中恢复寂静)

  

   第二幕:

   (这是十二月份的某个下午,此时的卡里亚里已经因为他“改编”的故事有了一个专栏和一份稳定的收入。他由于出去约会,在外面住了三天,现在才回到了小公寓。在自己的房间外,他看见了房东阿黛尔太太像是在等他)

   卡(惊讶):哦太太,你在我屋门口做些什么?发生什么事了吗?

   阿(似有些气愤):你,你被我控告了,你虐待自己的孩子。

   卡(发呆):这,这是为什么?我做什么了?我的孩子怎么了?

   阿:你多久没回来了,你的孩子整天在哭,我的房客乔尼先生认为不对,请我来看一看,我进屋才知道,你的女儿尿布也没换,饿得在哭。哦,她的这个环境实在是太差劲了。我已经报了警,警察说你有虐待孩子的嫌疑。如果你不照顾好你的孩子,我会让你搬离这里,同时还要请你把孩子交给收养所。

   卡:你在说些什么太太,我的孩子呢?我没有虐待她,我确实三天没回来,可那管你们什么事?

   阿:你这是什么话,她是不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

   卡(有些发怒):当然是我的孩子,我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你还想让我对她怎么样,南希,我的女朋友,就是因为她所以离开了我,而我现在的女友米奇,同样不喜欢我有个还这么小的孩子。我可以养着她,好好照顾她,可是我的幸福呢?

   阿:哦,哦,我想你是发疯了,哦上帝,竟会有父亲说出这样的话来。

   卡:我想我的事情,你最好只关心按不按时交租费即可,其他的你少管。

   (卡推开屋门)

   阿:你就等着,等着传票找你吧。

   卡(耸耸肩):无所谓。

   (他把门用力关上,声音吓到了婴儿,孩子开始哭闹)

   卡:哦,我怎么可以这么倒霉。

   (他走到卧室,推出婴儿)

   卡(抱起孩子):闭嘴,闭嘴,你这个讨厌的妖精,你知道你让别人都怎么看我吗?你知道你让我都失去了什么吗?

   (他的吼声让孩子哭闹不止)

   卡(发怒):我真的想送你去见你那该死的母亲。(停一停)不,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要上你这个小恶魔的当,你想让我落入万劫不复,我不会上当的。你想哭吗,那你就哭吧。

   (他把孩子放在婴儿车中)

   卡:我累了,不过皮吉先生约我去喝杯咖啡,我终于可以逃出这个魔窟了。

   (卡推门出去)

   (到了晚上,卡里亚里摇晃着身子,一脸红晕地进门,显然他是醉了酒。此时,屋子里面一片安静,他打开了灯)

   卡:哦,美好的感觉令我发烧,我此刻只想,吟唱歌谣。

   卡:我站在荧幕的街头,

   昂首却反成了别人的乞讨。

   只见他们踢翻了我的道场,

   大声叫嚣着我没有乞讨的技巧。

   灯火灼伤了我的手腕,

        月光冰冻了我的双脚。

   我认清了他们的光环,

   他们是号称学术的温饱。

   他们可以不懂得你的每一次辛涩,

   他们可以不认识你的每一天酸楚,

   他们只认识尺量的精确数码,

   他们只想要你高出一头的凤鳞麒角。

   哦我不应该做无谓的出逃,

   哦我不应该做他们攻击的不倒。

   我应该举起乞讨的勇敢,

   用尽一丝沙砾将他们长埋山坳。

   尽管他们光环下是慈善的假意,

   尽管他们慈善下是无尽的弯弯绕绕,

   哦上帝,

   请让我宽恕他们,

   只让他们别再大声叫嚣,

   我承认我没有乞讨的技巧。

   (卡的声音吵醒了婴儿,他去卧室推出了车子)

   卡(笑):哦我的天使,难得今天你会这么安静,反而是爸爸把你给吵醒,请你原谅我吧,因为,因为我实在是太高兴了。你知道吗,(抱起孩子)皮……皮吉那个家伙说,很欣赏爸爸的才华,他要给我再开一个专栏,连载我写的小说。哦,这是多么大的荣幸啊,我想,我们……距离那个庄园生活的梦,是越来越近了。你高不高兴,你高不高兴?(孩子停止哭闹,睁开眼看着他)哈哈,让南希她们见鬼去吧,让……让阿黛尔太太见鬼去吧,我从未感到像今天这么高兴。(吻一吻孩子)还有你,我的天使,我从未像今天这样感觉,我是如此的幸运,我想一定是你,是你恩赐给我的。

   (他为孩子换了尿布、喂了奶,把孩子放在车上)

   卡(摆摆手):睡……睡吧亲爱的,明天见,晚安。

   (他把车推进卧室,出来躺在床上,屋里一片寂静)

   (次日清晨,卡里亚里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卡(醒来):哦,我这是,怎么会睡在这里?我应该,是在改稿啊。头好痛,谁?

   (他去打开门,一名警官站在外面)

   卡:哦,请问……

   克(掏出证件):克劳迪,第二街区的警员,请别在意先生,我只是来调查一件事情的。

   卡(迷茫):什……什么事?

   克:不介意的话先生,我们可以进去谈吗?

   卡:当然可以。

   (克走进坐在了沙发上,而卡坐在了床上)

   卡:请问,你想来问什么事?

   克:哦是这样的,你的房东阿黛尔女士前几天反应,你有虐待自己的孩子,所以我来看一下。

   卡(站起):什么?

   克:别激动先生,我只是来确认一下,啊,请问你的孩子在哪里?

   卡:在卧室里,我去把她推出来。

   (卡去卧室把婴儿推出来,克走过去看)

   克:她是你的孩子?

   卡:是的。

   克(端详一下):长得很漂亮,挺像你。

   卡:谢谢。

   克:她叫什么名字?

   卡:劳琳·卡里亚里。

   克:请问您的太太在什么地方?

   卡:一年前她患肺炎去世了。

   克:哦,我很抱歉。(停一停)不知阿黛尔太太反应的,你有几天没有管你的孩子,把她锁在屋里,这事是真的吗?

   卡:三天,只是三天,那几天我的女朋友离开了我,我的心情不是太好,所以……

   克:先生,这并不能成为你把这么小的孩子单独锁在屋里的理由。

   卡:哦,我很抱歉,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克(看着他):能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吗先生?

   卡:马尼·卡里亚里。

   克:你是做什么职业的?

   卡:我在一家杂志社工作。

   克:写故事专栏?

   卡:是的警官先生。

   克:我想也是。

   (克把笔录撕下递给卡)

   克:我希望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卡:是的,我保证。

   克(站起):好吧卡里亚里先生,就这样吧,我该走了。

   卡:哦是的警官先生。

   (克推门出去,卡去送,看见阿黛尔太太正在外面)

   阿:怎么样警官先生?

   克:是这样的太太,我想他还构不成虐待的犯罪,我已经警告过他了。

   阿:警官先生,他上一次还曾吼我,说他女儿的死活与他无关。

   卡(连忙):不是这样的。

   克(对卡):这是怎么回事先生?

   卡(笑):我想她是误会我的话了,我是说那是我的孩子,不该让别人乱插手我的生活而已,我是这么个意思。

   克(对阿):好吧,就这样太太,我想我该走了。

   (克离开,卡向阿耸耸肩回到屋里,阿亦莫名其妙地离开)

   (这天下午)

   卡(推出婴儿):哦听着小恶魔,我要去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改一下新写的稿子,在这之前,我想我该给你喂一次奶。我可不想再见那个黑色的肥猪警察,还有那个爱管闲事的老巫婆了。

   (他喂奶给孩子,等孩子睡着,放在车上,推进卧室,然后出门)

   (到了晚上,卡里亚里摇晃着身子,一脸幸福地进门,显然他是醉了酒。此时,屋子里面一片安静,他打开了灯)

   卡:哦,美好的感觉令我发烧,我此刻只想,吟唱歌谣。

   卡:华丽的转身,

   于泡沫将尽时,

   看见空白的雪色,

   那般冷寂、宁静。

   过去脚踩的印迹,

   在印迹中憋死,

   纹路如肃杀样条理。

   复杂似铁丝烂般的扼喉,

   竟没有了平日骄傲的怒吼;

   毕竟不是篱架上的公鸡。

   已站在红轮的未央,

   该受他应该的赋予。

   忽然怀念泡沫满盈时,

   那骗人的美好,

   那欺我的自在。

   总感觉,

   却远比现实更真切,

   于心口之上,

   暖热浸泡着人性的初始。

   如今,

   泡沫已尽时已尽,

   而我华丽转身的做作,

   笨拙恍然在眼中泪依。

   (卡的声音吵醒了婴儿,他去卧室推出了车子)

   卡(笑):哦我的天使,我……我只有在颓丧的句子中才可以找得到感觉,但……也唯有在快乐时发觉得了沮丧,不过……爸爸永远也不用愁苦了,那头……那个皮吉,他,他收下了我所有的稿件,真的。我把下午新写的与改动的全交给了他。如果这一次可以成功的话,我将会有一笔很可观的收入了,哈哈,你……为不为爸爸高兴?哈哈,我说过,我的才华终有一天会被人赏识的。

   (他为孩子换了尿布、喂了奶,把孩子放在车上)

   卡(吻一吻孩子):我的天使,晚安。

   (他把车推进卧室,出来躺在床上,屋里一片寂静)

   (次日清晨,卡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

   卡(惊):天哪,谁?

   (他去打开门,是皮吉先生)

   卡(惊):哦皮吉先生,早上好。

   皮(表情凝重):卡里亚里先生,今天早上我做了一个梦,一个不好的梦,关于我的帽子丢了的梦。结果,就在你开门前十秒钟,我忽然想起,我忘了戴我的帽子。

   卡(笑):你来我这里,是?

   皮:能让我进去谈吗?

   卡:当然,请进。

   (皮坐在了沙发上,卡坐在旁边)

   卡:啊,皮吉先生,您的,您的精神很不错。

   皮:卡里亚里先生,让我们开始谈正事吧。

   卡:非常乐意。

   皮:先生,你可知道我作为一个总编辑,在十年前曾经成功发表了十万篇高级作品,而仅仅,是因为其中的一个作者的句号没写圆,就被一个读者狠狠地通过法院敲掉了五万美金。

   卡:那位作者,可能肚子不太好。

   皮:这个我不知道,可是当我赔出了五万元后,我腹泻了很久。所以,我不希望自己犯同样的错误,即使是一个逗号,也绝不,你明白吗先生?

   卡:我想,是的。

   皮:好吧,你明白就好,现在让我们来谈一谈你昨天送去的稿件……

   卡:哦我正想与你说先生,您是否觉得,我在一些细节描写上不够露骨?

   皮:好吧,我想委婉一点告诉你。(环顾一下四周)你的房间真整齐。

   卡:谢谢,我的……

   皮:我们不打算再采用你的稿件了先生。

   卡:什么?

   皮:我非常抱歉先生,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

   卡:可是为什么?

   皮:最近有不少反馈,说,专栏的精彩度与刺激性不够,我们已经聘用了另外一个写手,所以,其实我也很不愿意……

   卡:也就是说……

   皮:我想,我应该离开了,打扰了卡里亚里先生。

   (皮站起,走向大门)

   卡:哦皮吉先生,谢谢,谢谢你记得来告诉我。

   (卡站起欲送)

   皮(将出时回头):对了先生,照顾好你的孩子。

   卡(笑):我会的。

   (皮吉离开)

   卡(瘫坐在沙发上):哦,我真想去死。

  

   第三幕:

   (圣诞节的上午,卡里亚里从外面回来,碰到了房东阿黛尔太太)

   卡(笑):哦,你好阿黛尔太太。

   阿(瞥他一眼):你,你的租金什么时候才能交全,上个月你还欠我五十元呢。

   卡:太太,我正想找你说这件事,租金,可不可以拖一拖呢?

   阿:那可不行。

   卡(笑):你也知道,我现在,还没工作,而且还有一个孩子……

   阿(冷笑):哼,我不管,孩子嘛,或许你从前说得对,孩子如钞票一般。况且……圣诞节后必须交全。

   卡:你让我去哪里凑一些呢?

   阿:你可以祈祷啊,让圣人赐给你黄金、乳香、没药,哈哈。

   (阿黛尔女士下楼,卡打开家门)

   卡: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他瘫坐在沙发上挠头,过一会儿,拿起了床桌上的一本诗集)

   卡:等候,

   期待。

   让你,

   或许在那一刻,

   怀疑生活。

   或许感觉讽刺过你,

   当一位虔诚的牧师从你身旁忏悔。

   把过去搬移到现在,

   烘焙,

   流泪。

   (孩子哭起来,他去卧室把婴儿车推出来)

   卡(大叫):不要再哭了,你知道吗,今天是圣诞节,而我什么都没有。你知道吗,更不要说是平安的结果、虔诚地许愿,什么都离我远去了,什么都离我远去了。

   (他再次拿起诗集)

   卡:天堂里没有战争,

   在聚光灯下,

   生命仍然不堪一击,

   脆若薄纸。

   它渴望突破这蝉皮,

   蒸汽般升上蔚蓝,

   配以享受干净的沐浴。

   地狱里没有战争,

   在大舞台外,

   生命越发难躲袭击,

   脆若酪饼。

   它乞求渗出这毛发,

   溶液般滋入土黄,

   配以忍受绝静的听力。

   天堂的野兽啊,

   地狱里驯服的恶龙,

   即使身处毒热的汤镬。

   地狱的家畜啊,

   天堂里食性的草凤,

   即使心陷清凉的澡盆。

   需寻一个没有安全却安全的密码,

   需觅一捧没有沙砾却磨砾的泥浆。

   我焚煮的木柴墟烟,

   倒不如人境凄惨,

   还自语苦求幸运。

   (是夜)

   卡(抱着孩子,在外面的床上):今天是圣诞啊天使,要不要听故事呢?说从前有一个人手里捧着一捧黄金,可他的眼睛,却被葱翠的玉器和绚丽的珍宝吸引住了。他于是忽略了手里的黄金,去追求玉与珍宝。可是当他真正拿到的时候他才发现,玉器冰凉了他的双手,珍宝晃瞎了他的双目。当他意识到他的黄金才是“真宝”的时候,他已经看不见“寻宝”的道路了。(吻一吻孩子)怎么样啊亲爱的,爸爸就像是那个人一样,为了巨大的利益,我已经失去了自我。还,险些失去了你。

   (他顺手拿起诗集,思考片刻,又放下)

   卡:哦,我不打算用什么来麻痹自己了。

   (他抱起孩子坐起)

   卡:让我们来许一个愿吧宝贝,比如,你的母亲……还有,那美丽的庄园……

   (落幕)

图片 1

图片 2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数码,转载请注明出处:卡里亚里的极醉之夜(剧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