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没看过《奥秘》杂志才限制了你的想象力,告诉

相信你或多或少看过一些诡异的都市传说或者网络文学:比如棺材中站起的尸体、公交车上有着两张脸的女人。我幼年时期看过的《奥秘》画报更加带劲:这本杂志用极其艺术的插画形式,打着「科普」的旗号,向我解释了这个星球上最狂野的想象与推论。凌驾于《故事会》、《知音》和《意林》之上的意境,毫无疑问这是我读过的第一本亚文化杂志。不惭愧的说,被你们嘲笑的CCTV 10 《走近科学》,《奥秘》算是他的祖宗。

只消看看几个在网络上搜索的杂志封面,这本画报的精气神相信你马上就能感受到:恐龙再现、濒死体验、UFO治疗人类疾病,这种被拉着探索「前沿自然的奥秘」的快感,相信能让你的天灵盖久久不能忘怀。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加上前卫的绘画叙事风格,若幻若真的人物配上煞有介事的文字,在那个漫画还没有充分传播的年代,这才是顶级的二次元读物:取材真实、表达生动、立意高远。

图片 4

官方是这样自己介绍的,请注意看加粗的部分,相信你可以领会到些什么:

《奥秘》是云南省科协于1980年2月创办的全国第一本科普连环画刊。20年前,是“科学的春天”孕育了《奥秘》,云南省科协一批具有远见卓识的科学界、美术界专家学者,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首创了这本探索神奇大自然、普及和宜传科学知识的科普连环画刊,并赋予了她一个具有无穷魅力的名字一一《奥秘》

狂野的选题,不经限制的想象力与大量国外流入的故事,塑造了大量不靠谱的科普故事:乍一看煞有介事,推论活灵活现,足以让你在阅读时放大瞳孔。但当你回头转念一想,其实什么都没有说

背着农民飞行的外星人(无法证实)、在山间飞行的超小型UFO「飞棍」(后被证实仅仅是飞蛾的轨迹加上数码拍摄技术不够领先的结果)、湖南神农架发现的野人大脚怪脚印……故事陈述中若隐若现的外国学者名称;那些无法证实或者证伪的研究机构言论;略带朴实甚至是「客观」的描述,在智力未开、还没有接触互联网的我看来,这些故事讲的都是真的!

图片 5

「飞棍」案例

若干年后CCTV 10 科教频道孕育出的《走近科学》这档神奇的节目,被很多人吐槽「地摊文学」、「民间传说」,但在我看来,他们仅仅是继承了《奥秘》画报的精髓而已。如果你看过一些典型的假新闻(尤其是英文小报媒体的),你就会明白他们其实都是以同一种形式在满足大众面对科学的粗浅好奇心与窥探八卦欲。

插画,高水平的插画,让《奥秘》的叙事水准水准远远在《故事会》之上:毕竟后者只是偶尔有插图,而前者是连环画。

那些本身有些「难以描述」的话题,在连环画的表现下,足以让你有沉浸的阅读体验

NASA让宇航员在太空中的性交实验,如果以纯文字的形式大概只是一篇让你会心一笑的小报,但在《奥秘上》,差点就把我给性启蒙了;东欧地区从棺材中爬出的不死「吸血鬼」,让我学会了下课带上手电筒;从南美玛雅金字塔中得出「几千年前玛雅人已经能进行极高水平宇宙航行」的结论,让我忧虑不已:这一届人类不行啊!

图片 6

讲述太空英雄殉难前的故事,把一个十岁的男孩看哭了

有人在知乎上这样评价《奥秘》:一本被严重低估的由国家科技机关主办的插画艺术杂志;和著名意大利漫画家 Sergio Toppi 一个画风。我估计你想吐槽「这杂志真民科」,但抛除科普内容,艺术的表现力让它具备了独一无二的阅读体验。

高中的美术老师还向我们炫耀过「我的油画登上了《奥秘》杂志的封底」。

图片 7

Sergio Toppi 作品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在我对外面世界产生强烈好奇的十几年前,报刊亭里看来看去也只有《奥秘》和《科幻世界》两本杂志,每月初某个放学的午后选择从报刊亭经过,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童年经历。从我在网上看到的评价来看,这本数十年如一日保持统一调性的画报,成功给开启了一部分人的好奇心,顺带留下了童年阴影。

图片 8

2018 居然还有真卖报刊的报刊亭,这就是我长大的地方。

百慕大三角、尼斯湖水怪、天池水怪(其实是朝鲜的巡逻艇)、人体自燃、罗斯威尔UFO坠落事件……

图片 9

今晚我翻遍家中的旧书柜,硬是没找到一本残留下来的《奥秘》,只能找一些图片和你分享,我微醺且坐在书桌边,委屈得像个错过杂志上架时间的孩子。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数码,转载请注明出处:没看过《奥秘》杂志才限制了你的想象力,告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