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风雨狂草人·第二十四章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第二十四章

狂草旋风惊澳陆 艺坛比翼翱神州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十大财团李鹏总理邀请来中国访问,其中澳大利亚代表团的艺术顾问是澳大利亚艺术家、国家功勋荣誉勋章获得者蒂姆斯道瑞尔先生。在与中方的商贸洽谈中,澳方LBDA控股公司董事、总经理费治先生和BATTLB物业公司主席达伟先生向中方表示,为促进中澳文化交流,学习东方当代艺术,他们打算提供赞助,邀请中国艺术家去澳办展,展示中国传统艺术在当代的新发展。因此,特请功勋艺术家为顾问来中国考察、物色人选,请中方提供方便。当时,人民政协报主任记者贺兴中进言说:你们来得真巧,现在中国美术馆正在举办日照龙山艺术院院委作品展和汪易扬、刘雨星师徒作品展,非常轰动,天天人流如织,不妨去看看!

就这样,蒂姆斯托瑞尔先生带着翻译去中国美术馆参观了画展,对中国艺术家的书画作品非常欣赏,尤其对汪易扬的书法及狂草人物画非常钦佩,非常惊奇。回到钓鱼台,便向费治、达伟二财团首脑谈了狂草人物画家汪易扬的丹青妙手、画技超绝情况。费治、达伟听罢,都很兴奋,一致同意当晚在钓鱼台国宾馆宴请汪先生夫妇,再作协商。

易扬夫妇应邀赴宴。晚宴后,达伟先生谦恭地对汪说:过去,我们只是从翻译资料中了解一点儿东方艺术,今天,我们的顾问先生在画展中看了汪教授的书画艺术赞不绝口。中国有句俗语,百闻不如一见。今晚,汪教授能让我们见识见识中国艺术家的风采吗?

可以呀!易扬满口答应,可是,这儿没有文房四宝呀!

我们已准备好啦!费治先生变魔术般拿出了宣纸毛笔与墨汁。

澳方人员赶紧在另一空桌上摆好宣纸、毛笔,倒好墨汁。

看来,你们是早有准备哇!易扬幽默地说。

他走到画桌前,提起笔,蘸起浓墨,凝神沉思起来。

澳方经济代表团全部成员围了上来。

易扬明白,他下笔的成功与否,能否赴澳办展倒是小事,关系到祖国艺术的声誉则不可小觑。易扬笔走龙蛇挥洒了几幅狂草书法,澳方人被这种抽象的形式美惊呆了!澳国功勋艺术家蒂姆斯道瑞尔先生不由得脱口赞叹:天才,天才,我们简直可以说遇上了一位严格意义上的天才啊!并带头鼓起掌来。

在场的澳方财团CEO,每人获得了一幅狂草墨宝,高兴得手舞足蹈,频频开启XO,一次次举杯祝贺,他们发现了东方草书绘画的天才,并同时开始讨论邀请易扬夫妇赴澳办展的细节。

当服务员收拾完桌上的宣纸墨汁后不久,钓鱼台国宾馆的老总两手提着垫在宣纸下充当毡子的白提花桌布,上面墨迹斑斑虚虚幻幻,老总恭敬地问汪先生,可不可以在此桌布上盖上名章、签上字,钓鱼台作为纪念品收藏起来?

易扬微笑着在桌布上稍加勾勒点染,一个活灵活现的、满腮浓厚胡须的人物头像出现了。然后,又饱蘸浓墨,一笔旋转多变的泼墨狂草下去,勾勾点点,片刻之间,一幅妙趣横生的《辟邪图》便完成了。

蒂姆眼疾手快,他两手紧按住喊到对不起,归我收藏了,我可以付这块桌布的钱!

钓鱼台老总只好微笑着遗憾地走开了。

易扬现场作画后,坐在沙发上喝酒休息,铁柳斜依在沙发扶手上,手中端着高脚杯,她上身是高腰象牙色小绣花羊绒衫,下着灰绿色薄呢鱼尾裙,暗铜色细高跟鞋。坐在对面的杰夫欣赏地说:哇,他们俩现在就是一幅画,一幅艺术品!我敢说,我们澳洲的朋友见了他俩都会喜欢的!

众人兴奋不已,频频举杯,笑声不断,不知不觉已到凌晨四点。临别,澳方财团正式诚邀汪易扬先生夫妇访澳,资金由他们赞助,邀请函由悉尼美术馆馆长签发,一待出国签证办好,便可成行。

谁知好事多磨,在之后办理签证时,因当时台湾当局在澳墨尔本搞了一个艺术节,出于政治上的考虑,中方签证处迟迟未果。拖了一年多,最后由澳驻华大使馆出了催展函,公安部调查后北京市公安局局长会议通过特批,才得以成行。时间已到九四年春了。

一九九四年四月,汪易扬应澳大利亚悉尼市新南威尔士州美术馆馆长埃德蒙卡朋先生来函邀请,赴澳举办个人书画展。这是该美术馆正式邀请的第一位中国艺术家举办个展。

十日午十一时左右,易扬偕夫人铁柳由北京国际机场启程经香港飞赴澳大利亚悉尼市。

飞机于次日北京时间七点多钟飞临悉尼上空,洁净到透明的蓝空是国内少见的。

悉尼是澳洲第一大城市和最古老的城市,也是新南威尔士州的首府。她建在世界上最漂亮的港口之一悉尼港附近,悉尼河如一条彩链将其贯穿。

透过舷窗,易扬、铁柳第一眼看到闻名于世的悉尼歌剧院矗立在悉尼大桥侧畔的一个半岛上,整体凸入河中,三面环水,蓝白反衬,与大桥相映生辉。

这是一个建筑上的杰作,其外形独特而奇美。易扬由此忽然想起一个有趣的故事:悉尼歌剧院建成后,很快便成为悉尼市的代表性建筑,标志性建筑,也成为澳大利亚享誉世界的一颗明珠。曾有很多人猜度设计者的灵感来源,有约恩乌松人说是贝壳,有人说是船帆后来设计者约恩乌松莞尔一笑说,其实是来自一个桔子皮。有一次,他吃完一个桔子将皮随手一扔摔成几瓣儿,灵感突发,便随手把那几片桔子皮瓣儿立起来,就出来了这个设计构想。可见艺术创作真是奇妙。有时搜尽枯肠,有时巧思灵动,而往往最伟大的构思却出自最简单的生活原型。正所谓大道至简是也。

一踏上悉尼的土地,给易扬、铁柳第一感觉是阳光灿烂,空气清新,环境幽静,舒适宜人。小轿车行驰在机场至市区的公路上,车窗外除公路和人行道必须铺水泥路面外,其余地方均是绿树成荫,芳草萋萋。有的公共场所,如商场、医院、图书馆、政府机关等,门前就是一座美丽的花园,乌草木茂盛,繁花似锦,花丛中尽是通幽的曲径,葡萄架下还有靠背椅、橡木桌,水泥墙上爬满紫红的三角梅和碧绿的长青藤,环境优雅舒适。

四月十二日,《中国著名书画家汪易扬画展》在新南威尔士美术馆隆重开幕。

晚六时许,易扬、铁柳及翻译在澳国功勋艺术家蒂姆斯托瑞尔的陪同下,从宾馆乘小车驶向美术馆。

易扬西装革履,身材挺拔,容光焕发,显示出这位中国艺术家的睿智与儒雅。夫人金铁柳身材高挑,一袭长裙,略施粉黛,丰姿绰约,显得文雅而富教养。

出席今天开幕式的有为中澳两国建交立过头功的前副总理麦克杨先生,澳首任驻华特命全权大使斯蒂芬费兹罗得先生,还有澳外贸部长罗伯特艾尔先生,财政部长兼文化部长和政界、商界、文艺界的达官显贵、耆宿名流们,群贤毕至,济济一堂。当澳国最负盛名的大画家约翰奥尔森先生第一眼看到易扬时,便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拥抱住易扬激动地说:我们盼望您的到来已经等待了二百年啦!充分表达了澳国艺术家们建国二百年来,期盼与中国艺术家交流的迫切心情。易扬夫妇为奥尔森的深情感动。

七时整,开幕式在灯火辉煌的、宽大的展厅里举行。

在澳国文化部官员、悉尼文艺界首脑分别上台致欢迎辞后,易扬也作了答谢讲话,他说:我此次来到美丽富绕的贵国举办书画展,一是向贵国的艺术家们学习;二是将有中国特色的文化艺术介绍给贵国人民,相互交流,相互借鉴大家都知道,世界的绘画可分为东西两大系统,体现了不同的文化背景和不同的价值观、审美观,创作手段与方法上也截然不同中国绘画传统是东方系统的代表,它体现了华夏特殊的民族审美习惯和独特的学术思想与思维特征。在绘画工具上使用的是笔墨纸砚和矿物颜料,不同于西方绘画使用的排笔、画布、油画颜料、亚麻仁油等。中国绘画与西洋绘画在表现形式最根本的区别,在于中国画舍弃了光与影的束缚,以线条为主要表现手法来塑造形体。中国画中的线以书法为基础,强调一种写的感觉。以线条的刚柔曲直、浓淡干湿、回旋曲折、千变万化,呈现出音乐、舞蹈般的韵律、美感,具有深刻的内涵及表现力。我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并欣赏东方文化、华夏艺术及本人的创作书法、狂草人物画。谢谢大家!

易扬的即席讲话,博得澳方观众一片热烈掌声

当观众立足于画幅前时,惊讶、赞叹溢于言表。看到易扬的画以狂草线条为主,墨韵丰富多变,狂放如海啸山崩,悠扬似细水回环,通过狂草飞动、韵律悠扬粗犷的线条,组成了一幅幅精美灵动的画面对广大澳国观众来讲,这水墨、宣纸创造的奇迹,可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陌生却又不隔膜,神秘而又震撼。画是无声诗,它用独特的东方抽象形式语言沟通了西方国民的心灵!神!太神奇了!他们用英语赞叹着。澳驻华首任大使斯蒂芬费兹罗得先生操一口京腔赞叹说:汪的人物画太棒了!太厉害了!澳功勋艺术家蒂姆斯托瑞尔赶忙说:这位出色的中国书画家是我从北京请来的。我为汪教授的书画展在澳获得轰动感到由衷的荣幸此时的易扬,只是以纸拭手,面露微笑,一句话没有说。

中国著名狂草派画家汪易扬在新州美术馆举办画展轰动了悉尼,轰动了澳洲,刮起了一阵汪派狂草旋风,一时间成为爱好艺术的悉尼人谈话的中心,不管是在马路上,火车上,还是在餐馆、商场里,屡屡听到狂草,议论狂草,称赞狂草,夸耀狂草中国艺术家汪易扬创造的艺术奇迹狂草人物画在澳得到前所未有的广泛宣扬。

澳国几家电视台和报社更是捷足先登,澳洲电视台民族台、九号台的电视新闻,频繁地、滚动播出汪易扬的画展及艺术交流活动的最新跟踪采访情况;《悉尼晨锋报》著名记者的专访文章《当东方刷向西方时画家汪易扬教授澳洲之行》、《东方艺术倾倒四方》等以通栏标题、全文载于报端,以整版评价汪易扬先生及其艺术在澳产生的轰动效应,文中以北京书画大师、到澳访问过的最出色的大师、第一位来澳的伟大的中国艺术家、狂草画派创始人等予以高度赞誉;在澳的三家华文报纸《星岛日报》、《新报》、《华联时报》也闻风赶来参加宣传,报道中国画家汪易扬在澳办个展所产生前所未有的轰动盛况。

鉴于展览的盛况,美术馆东方部主任在展馆内安排每天下午1小时的《讲座》。易扬从人文观念、审美理想到绘画工具,边讲边在现场的展板上作画示范。观众们兴奋不已,拍照、录音,还要亲手摸一摸宣纸和毛笔。一天比一天人多,后来很多人都席地而坐来听讲座。东方部主任高兴地说:你再讲下去,该像孔子一样,有澳洲弟子3000了!

澳洲著名矿业大亨夫妇邀请一群好友与易扬夫妇去他们的庄园作客。在花园里烧烤海鲜晚宴后,大亨夫人向易扬提出,要购买《八仙图》里的何仙姑和蓝采和,她认为他们是体现东方文化的一对美好恋人,她说:看了之后很感动,要与其它世界名画一起挂在她的卧室里。无论铁柳怎样向她解释八仙的人物关系都无济于事,大亨夫人执意要出整套八仙的钱单买这一对。最后无奈只得满足她对这一对东方神话人物的狂热喜爱。

在展品中有一套五张的狂草书法,一位澳洲的艺术家执意要买其中的两张,他认为中间的两张最具中国特色的形式美,但这五张是一整首诗词,怎可断章取义?当向他解释清楚之后,他选择购买易扬现场挥毫的一张狂草书法。

易扬水墨画展在新州美术馆成功展出结束后,又移师雪犁雪曼艺术廊继续展出一个月,这是一个具有现代色彩的展所,受众群以年轻群体为主,画廊老板是一位艺术学女博士。同样引起极大反响,产生轰动效应

在整个办展期间,几乎每天都有好客的当地画家、财团首脑、华裔客商宴请易扬、铁柳夫妇,每次都免不了宾主斛筹交错之余,现场挥毫以狂草书法相赠。每次宴请,都躲不开各级报纸、电视台记者跟踪拍照、摄像、采访报道。

一天中午,澳国著名画家约翰奥尔森在自家庄园里宴请易扬、铁柳伉俪及翻译。

约翰的家建在城郊大路旁,那是一座西式庄园式别墅,红瓦的屋顶和白垩的墙壁在阳光下分外明亮,有山坡、树林和池塘。

在一楼敞开大门的餐厅门口,久候在那里的记者们蜂拥了上来,约翰奥尔森端着一杯冰镇葡萄酒满面春风地迎候着健步走来的易扬夫妇一行。他紧紧握住被他称为第一位到澳大利亚访问的最出色的中国艺术大师的手说:您的到来使我们全家非常高兴,非常荣幸!此时的记者们抓住东、西两位大艺术家握手的一瞬间,灯光闪闪,摄像、拍照不停。

在宽敞而又有浓郁地方特色的餐厅里,当地厨师做出了香喷喷的叉烤全羊。享用丰盛的澳式午餐,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几杯葡萄酒下肚,奥尔森情不自禁地举杯以浑厚的美声唱起了《我的太阳》,易扬马上以高吭的美声男高音加入了进来,俨然两位旗鼓相当的专业男高音!众人欣喜若狂,期待着最后的高音HIC,两位高大、俊朗的画家就像帕瓦罗蒂和多明戈一样,完美地完成了高潮尾声。众人掌声热烈。

约翰奥尔森提议说:看了汪教授的画展,非常敬佩。你的画风源自于几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源远流长,耐人寻味。我的画较现代派,经验成分多一些,有我的澳洲风格。而源远流长的中国传统文化经汪教授的探索发展,如今也更现代化、更个性化了,因此也就有更多的可以与我相融汇的东西。我建议,今天改变一下单由汪教授独自作画的方式,而由我们俩人即景联合创作,不知汪教授同意么?

好哇!很高兴与约翰先生合作!易扬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宴罢,约翰给易扬戴上一顶大沿西班牙毡帽,易扬也将自己的太阳帽扣到他头上,两人爽朗地笑起来,奥尔森说:哈哈,你们来我家,大伙儿多开心呀!二人携手信步走到一块空地的围栏旁,驻足在一条干涸河床的池塘边上。对于这位澳大利亚著名画家来说,没有比在水塘边竖起画架更合适的地方了。远山近树,蓝天白云,鲜花俏妍,绿草如茵,集中体现了澳洲人对绿色环保意识的重视。

两位艺术家经过讨论之后,决定以眼前风景作写意画,合作画出澳大利亚村野与丛林的风光。

当约翰奥尔森将黑色与棕色颜料混合调配并思考着如何画出第一笔时,他们的艺术家朋友蒂姆斯道瑞尔先生才从首都堪培拉接受国家功勋艺术家荣誉勋章后匆匆赶来。

约翰奥尔森说:澳大利亚在地图上像大海中一个哪儿也漂不去的褐色木筏。你们看,我们眼前的风景活像一块斑斓多彩的调色板啊!说着,他首先用墨画了一条横线远坡,接着画了个椭圆形水塘,然后将画笔递给了易扬。汪用毛笔兴奋地蘸着颜料,然后在画板两旁用力戳了些麻点疏密有致树丛。戳完麻点,汪审视了一会儿,又用桔黄颜色在约翰所画的坡线上勾了几个回旋式的线云彩。

约翰再次接过毛笔来,在浅碟里蘸了更饱和的颜料,然后用灵巧的手在画板上转了几个墨线圈,他停下来欣赏着效果。

说句老实话,真叫人吃惊。约翰说,从某种角度来说,非常富有表现力。虽然我对中国绘画的方式全然不晓,但他的手法的确使我感到吃惊。在西方的观念中,我刚才所画的坡和池塘是属于抽象化,而汪教授却以一种非常自由的形式加入了进来,使作品活起来,非常流畅,充满灵性。

接着,约翰又画了一只在水塘上掠水而起的小鸟

汪易扬、约翰奥尔森就这样,你画几笔、我画几笔,中西合璧,完成了一幅令人满意的水墨画。中澳两国艺术家碰到一起是非常偶然的,这幅抽象画《庄园风景》也是东、西方画家兴之所至的偶然结果。西方人推崇的机遇法则,在这里已表达得淋漓尽致。像毕加索或波洛克的绘画那样,一直把机遇看得非常重要。今天,这种可遇不可求的机遇落在约翰奥尔森头上,使他非常激动。他说:我觉得自己确实画出了一条好线条,也许是我所画线条里最好的一条。而汪教授独特的作画方法使线条活起来,非常流畅,充满灵性!尽管我目前根本不理解汪先生书法的内容,但我懂得它内在的精神实质,它具有一种了不起的神力啊!

约翰停顿了一下,看到记者们纷纷围上来,继续说:我还没学会汪先生这种表现手法。但我能从风格上区别出,这是我画的,那是他画的。我们两种不同的绘画风格,融合在同一幅风景画中,这不是一件很有意义、很有价值、值得庆贺的喜事吗?

众人不约而同一齐鼓起掌来。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风雨狂草人·第二十四章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