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风雨狂草人·第二十四章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早已按捺不住的一位记者将麦克风伸到易扬面前发问道:汪教授,看了你今天与约翰先生创作的风景画,联系到在你的画展中看到的狂草人物画,我发现,东方艺术很重视墨线的韵的表现力,而汪教授把墨线挥洒得轻松自如,千变万化,可以说达到了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的境地。能否向我们谈谈你在这方面的感悟吗?

你问得好,深中肯綮。易扬胸有成竹,侃侃而谈,中国书法,是我国独有的艺术之一,中国书画同源,其实质,就是强调线的表现力。是表情性很强的艺术,草书更达到极致。

我的狂草人物画之所以能为中外广大观众所欢迎,就是我将最能抒情达意的草书引入人物画中。运用这条简练的具有强烈书法感的线来表现人物的情操、性格和境界;这条线也蕴含着我的豪爽个性、昂扬精神和在挫折中勇往直前的意志;这条线,同时表现了我融入的音乐、舞蹈节奏和韵律的情愫。这条看来简约又飞舞多变的线,既是我哲理观念的流动,也是我生活激情的宣泄。这条线表面上是为表现衣着、肢体等具像而出现,而实质是表现超越物质的精神境界

易扬面对异国记者、友人的讲解,把众人都听呆了。忽然,当地一位青年画家走到易扬跟前毕恭毕敬地问:汪先生,我想学你的狂草人物画,需要多长时间能学会?

易扬笑着答道:五千年!

啊,五千年?!那位青年大吃一惊。众人也都面露疑惑不解的神情。

易扬解释道:中国书画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的结晶,学习中国书画需要从传统入手,难道不需要从其源头开始学习吗?

这时奥尔直插进来说:有5000年历史的中国就像是一位银发斑斑的老婆婆,而像美国和澳大利亚这样只有200年历史的文化,就像是还没进化好的树上的小猴子,2000年怎么能对5000年指手划脚呢?近来我们对中国古代的周易,老庄的哲学无限崇拜,我们在深入研究,这种人类文明的精华奇妙得让人不可思议

的确,易扬接着说:中华5000年的大文化传统的精髓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我认为,正确的道路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努力吸收西方当代艺术的精髓为我所用,进一步发展传统,有所创新。我所秉持的观点是传统发展派。我确信,自己一旦脱离了传统,就不会有任何成功。假如我忘记或忽略中国传统,取而代之的是西方现代绘画技巧,那我将沦为一位平庸的画匠。也就是说,就不可能有现在的狂草人物画,今天我也不可能站在这美丽、清新的澳大利亚土地上与大家见面、畅谈了!

易扬的回答又一次获得众人一片热烈掌声。

此时蒂姆问了一个问题:知道汪教授人生经历坎坷,21年的不公正待遇下放劳动后,你怎么还能保持如此乐观向上的精神状态和如此阳光积极的艺术创作呢?易扬笑答:这又是东方文化精神的力量了我们不能像某些颓废的西方艺术家一样,将自己的痛苦发泄给别人,给人留下阴暗;我们的文化倡导战胜苦难,克服困难,传达给别人坚毅的力量和美好的希望,人类的文明就是在这种不断地战胜自我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众人唏嘘赞叹不已。忽然,人群中有一位商界老板急切地大声问道:汪先生,刚画完的这幅画,我愿出二百万美元的高价买了,您不会拒绝吧?边说边挤出人群向画板奔去。

不卖,不卖!一向温和的约翰奥尔森急切地大声说,你以为所有的艺术品都能用金钱买到吗?不是的!你以为任何人都可以合作画出这样的画吗?更不是的!想想看,从前年蒂姆先生随团到中国寻访,到今天汪教授来我国办展,为这幅画花费去我们多么大的心思和脑筋啊!坦白的说,你买不起它,太昂贵啦!这是一幅真正的金不换,给一座金山都不卖!它既是我与汪教授两种艺术经验的合配,又是东西方两种文化的联姻。对这个混血儿来说,可真是金钱买不起、世间罕见到、可遇不可求的无价之宝啊!

说罢,约翰奥尔森先生索性连画带画板、画架一把抱起,脸上重现憨厚的笑容,说:对不起,这画我要长期珍存作传世之宝啦!

约翰开心的笑了,易扬、蒂姆及众人释然地笑了,那位商界老板说:我理解,我不能夺人之爱啊!

易扬此次的澳洲画展,是第一个真正进入澳洲主流社会的东方艺术家,并且无论从精神、文化,还是艺术修养和人格魅力,都是东方刷了西方。

进入九十年代后,易扬的大写意狂草人物画日臻完善,已入化境。他的艺术事业也进入一个鼎盛期,工作进入新一轮的繁忙期。除带领龙山艺术院院委及其作品在全国巡展外,易扬、铁柳伉俪画展也是邀请函、电不断,巡展于神州各地。

前文曾叙过早在一九六五年铁柳在北京景山学校读书时,十三岁的她其书画作品曾选赴日本参加中日少年绘画展。七十年代曾进修于西安美院主持的讲习班,先后师从石鲁、罗工柳、梅建鹰、黄胄等大家,多次参加陕西、渭南、华阴等地区的油画、水粉、水墨、水彩、木刻等美展并多次获奖,尤以全国冶金系统美术作品展中金的《家史系列》获优秀创作奖。八十年代曾在山东、河北黑陶艺术厂创作《出土乐》、《飞天》等黑陶作品。八十年代末,她又重操画笔,以她特有的综合知识结构集美学、哲学、佛学、玄学、易学、文学艺术等于一身和人生历练,以及对宇宙与生命独特的感悟力与思辩力,在画作上就形成了一种带有女学者思辩哲理风范、女画家特殊感悟与视角的独特艺术风格。加之亦师亦友亦夫婿易扬先生的襄助,终于探索以西方现代抽象绘画方法同中国儒、释、道文化相融合,创作出《中华文化之魂》和藏密文化《手印》绘画系列。在全国各省市展出并在各省市报刊发表时获得一致好评。

这一彩墨系列从两个视角来体现她对中华民族伟大雄伟精神的歌颂和对宗教文化空灵神秘的追索。

狮子,百兽之王。法国资产阶级政治家、军事家、法兰西第一帝国和百日王朝皇帝拿破仑把中国比作睡狮,他说过:狮子睡着了,苍蝇都敢落到牠脸上叫几声;中国一旦被惊醒,世界将会为之震动!这句话出自拿破仑之口后,产生了极强的轰动效应。中国一只睡着的狮子!迅速传遍欧洲和世界。

金铁柳据此寓意创作出她对中华民族伟大雄威精神歌颂的雄威系列以华夏各个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地域的石雕雄狮作为具象前景,既写实又变形。有的英姿伫立,昂首高瞻;有的威严瞠目,咆哮长空背景则以各种抽象半抽象或象征手法衬托雄狮的不同侧面:或宫墙红灯,或云雾缭绕,或夜空星光,或霞光万道重彩浓墨,形式上富有现代装饰感,内容上又具民族文化传统的丰富底蕴。

另一视角是以藏传佛教怯病大手印为具象的佛手系列以佛手的具象写实为前景,展现雪域藏族的医学心理文化,对美好理想的追求和对邪恶势力的抨击。画的背景虚幻,以不同色彩和造型烘托手印的含义,虚虚实实,渲染出一种心灵与宇宙相嘘吸的意境。重彩冷暖阴阳强烈对比,闪烁着东方的刺激和东方的神秘

自九十年代开始,易扬、铁柳伉俪,常年风尘仆仆,人在旅途,塞北江南,东海天山,飞机来,火车去,办展讲学,交流观摩,忙得不亦乐乎。汪、金画风各具特色,每到一地办展,均起轰动效应。可谓伉俪联展比翼飞,天下谁人不识君!留下一桩桩艺坛佳话。

烟台办展,欢迎场面隆重、热烈。

开幕式上,军乐团、铜管乐队奏响迎宾曲,高昂激越;展厅外鞭炮声,经久不绝;无数彩色汽球漫天舞,千只带哨信鸽凌霄鸣。烟台市党政军人大政协五大家领导均到场,数千观众打腰鼓、扭秧歌,边歌边舞组成夹道迎汪、金。挤在一旁的记者们更忙碌,无数照相机、摄影机,对着汪、金镁光灯闪闪照不停,几乎把人都晃晕了。直到易扬、铁柳在当地领导陪同下走进展厅,盛大的热闹场面才结束。

展厅里有古筝乐队伴奏,一支支乐曲一会儿如一股股山涧的小溪,融融流入观众们的心田;一会儿又像一群群奔腾的骏马,气势磅礴,令人们分外陶醉流连。成千上万的烟台观众耳听悠扬悦耳的乐曲,眼观风格奇绝、惊世骇俗的画展,耳目清新,飘飘欲仙,不知今夕何夕,忘乎置身天上抑或在人间

在福州办展,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长丁关根同志正在福建视察工作,听到画展在漳州、厦门、福州三市反响极大,好评如潮,便专程到福建画院参观。

当丁关根一行步入宽敞的展厅,恍若行走在山间道上,顿觉云蒸霞蔚,流光溢彩,令人心荡神迷,目不暇接。

易扬、铁柳陪着丁部长一行,边浏览边讲解。丁关根面露微笑,一边认真听讲解,一边仔细看画展,不时以并不很标准的普通话说:嗯,画得很不错!好,挺好!不错,不错!

在《太白醉吟图》前,丁关根饶有兴致地驻足看起来。整个人的形象,是用海涛嚎啸般的泼墨,寥寥数笔,一气呵成;有如大草狂草,把气宇轩昂、才华盖世、忧国忧民的一代诗仙李白那翘脚侧卧的身姿,昂首仰望的面容,充溢眉宇的愤懑桀傲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令人陶醉。丁关根微笑着对易扬说:你的画很大气,与众不同,很难能可贵啊!

在系列作品《八仙图》前,丁关根一幅接一幅看得很慢,走走停停。看到作者借书法的用笔和墨韵,笔到神到,使吕洞宾、张果老、铁拐李、何仙姑等八仙各具神采,栩栩如生,给人以丰富的美感和艺术享受,便再次停下与易扬交谈起来。丁关根对易扬说:你的狂草人物画很有个性,很有特点,让人耳目一新,是个很不错的创新啊!

丁关根部长最后与易扬、铁柳合影留念,临出展厅又对易扬说:回京后多联系!便匆匆离去。一九九七年,易扬出版了《汪易扬书画集》、《谈来谭去集》,便给中宣部丁关根部长各寄去一本。同时也给曾到易扬、铁柳家询办黑陶厂事宜的王忠禹同志寄去一本画集。

一九九九年,是汪易扬、金铁柳伉俪书画展的盛年,巡展了济南、青岛、兰州、福州、厦门等十多个城市。

第一站就在易扬的第二故乡馆陶县。

五月,易扬二次返乡伉俪展在馆陶县招待所隆重举办,同时捐赠《抗日民族英雄范筑先将军像》及书法作品给县里。中央电视台记者也同来为他们拍摄专题片。

当父老乡亲看到易扬一张张以书法中狂草笔法创作的《屈子行吟图》、《辟邪图》、《八仙图》、《水浒》人物系列,铁柳创作的彩墨画威武系列、佛手系列,水墨画《鸿运当头》、《富贵雅韵》等佳作时,纷纷以独特风格、娴熟技艺、出神入化、大开眼界来赞誉。易扬的老友、一级剧作家刘志轩来馆陶看过画展后,情不自禁,浮想联翩,撰文《汪易扬和他的狂草人物画》在《邯郸日报》六月五日发表,文末作新词志贺:老友经年,/倏回眸,已是青发霜染。/潇洒泼墨,/岁月跌宕,/喜怒悲欢。/磨得奇思惊世界,/一枝独秀,/誉满海内,/虽耄耋,/复翩翩。

六月一日至五日,汪易扬、金铁柳伉俪书画展应邀赴江苏省江阴市举办;

八月,第二次赴甘肃兰州市举办汪易扬、金铁柳伉俪书画展;

十月二十九日至十一月一日,在福州市于山路福州画院,举办汪易扬、金铁柳伉俪书画展暨龙山艺术院部分院委作品展;

十一月八日至十二日,在厦门图书馆举办汪易扬、金铁柳伉俪书画展暨龙山艺术院院委作品展。十二月在河北省会石家庄市举办伉俪展暨作品研讨会后,又移师邯郸市。由邯郸市文化局、市文联、市电视台及龙山艺术院共同举办了著名画家汪易扬、金铁柳伉俪书画展。

邯郸是古都邑,公元前三八六年赵敬侯自山西晋阳迁都于此。秦朝时为邯郸郡治所,汉高帝四年改为赵国,为五都之一。现邯郸市下辖包括馆陶县在内的十五个县一个市区。市内名胜古迹很多,如烈士公园,赵武灵王丛台、回车巷、学步桥等。

伉俪画展在市博物馆进行,时间为当月七日至十四日。

由于是在第二故乡的地级市邯郸办展,易扬、铁柳准备充分,精品力作悉数亮相,给古都画界吹进一阵新风,引起了极大轰动。不仅邯郸市民踊跃观展,市辖十五个县画界、文艺界人士近者骑单车、摩托车,远者搭乘长途客车纷纷来市博物馆参观画展。七天展期天天人流如织。

观众看到易扬的狂草人物画,简约明快,动感强烈,以大草狂草笔法入人物画的鲜明艺术特色以及一笔一划、一勾一勒都渗透着韵律感的无穷韵味,在观众中引起一片惊叹与赞绝。原文联主席面对记者镜头,有感而发,脱口而出:艺事人生,丰富多彩;神童才子,易扬大家!

另一位激动难捺,凑上来对着麦克风赞叹道:大事业,大起大落,大破大立,独开艺术新天地;

大胸怀,大度能容,苦尽甘来,登上人生高境界!

金铁柳的展板前,也吸引着汹涌而至的一批接一批的热心观众。尤其是她的佛手系列,在画中,画家以重彩冷暖阴阳虚实强烈对比的虚幻背景与各种姿势的手,通过近乎梦幻、玄妙的意境,显示出一种东方超现实意味。很多观众在画前学作画中手印照相留念。

好在有画家铁柳现场向观众解读,人们才了解到宗教与绘画的亲密关系和修持藏密却病大手印与人生心身保健的关系。

如果说,一切美的艺术,起源于人类童年时代巫师的祝祈盛典,那么中国绵延几千年的画苑艺术,同样可以找出它植根于华夏漫长的宗教活动的根据。

神测网在线预测加拿大,宗教兴起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宗教的社会作用更是复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宗教的兴起和发展,给美术创作带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没有基督教的发展,就没有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在中国,如果没有佛教和道教在唐代的兴盛,同样也就没有画圣吴道子,也产生不了王维、韩干、周昉、闫立本等这些既有专攻又都是佛、道绘画的高手,甚至也就没有唐代美术的辉煌。

据现有的资料表明,吴道子除画了少量风景画外,绝大部分画的都是佛道题材的作品。

佛教主张心性本静,佛性本有,觉悟不借外求;强调以无念为宗、即心是佛,不受外界影响。这些有识无境的深奥玄妙哲学思想及禅宗所特有的瞬间顿悟,凝练含蓄的表达方式以及适意淡泊的审美情趣,实际上是与中国本土的老庄学说及魏晋玄学的融合,自然对孤高自赏,追求闲雅情趣,修身养性,向往超然境界的文人士大夫们,具有强烈的诱惑力。这一禅学思想也就形成了中国文人书画家的创作灵魂,故而历代文人士大夫论画都认为画贵有禅气。

金铁柳是既研究美学、哲学、玄学等而又特别欣赏佛学哲学的女画家,她将画笔触及藏传佛教观音菩萨祛病大手印这个一般画家很难涉足的贵有禅气的美术领域,也就势所必然亦难能可贵了。

据《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记载,观音菩萨为诸众生得安乐,除祛一切病,得寿命,得福禄,灭除一切恶业重罪,离障难,增长一切白法诸功德,成就一切诸善根,远离一切诸怖畏,满足一切诸希求,而宣说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并传授相应的手印。不同的手印,有不同的含义。如:若为心神不安求安稳者,当用罥索手;若为腹中诸病,当用宝钵手;若为除身上诸病者,当用杨枝手;若为除身上恶障难者,当用白拂手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风雨狂草人·第二十四章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