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风雨狂草人·第二十二章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第二十二章

诗赠高足师望重 画捐亚运赤子情

俄国大文学家车尔尼雪夫斯基说过:爱情的意义就在于帮助对方提高的同时,也提高自己。汪、金之婚正是如此。他们把爱情融进对艺术、事业与理想的追求之中,互敬互爱,互帮互学,互相促进,共同提高。金知识广博,她可以同丈夫探讨一切艺术问题,还可以深入地谈美学、哲学甚至易学、玄学、星相、堪舆学等。易扬庆幸找到一个与自己切磋琢磨、相辅相成的真正艺术伴侣,开始了艺海行舟、劈波斩浪、直挂云帆万里航的征程。

一九八七年四月初,易扬携百余幅画作,应邀到山东德州举办个人画展。那一幅幅生动的艺术形象,娴熟的线条和对人物神态惟妙惟肖的刻画,引起了德州观众的共鸣和好奇。《德州市报》四月四日以《线的韵律墨的欢歌》为题发表画家纪金海、郭抱湘的文章予以评论:线条奔放、墨色丰润,只三数快笔,便刻画出活泼生动的表情,充分抒发了画家胸中奔放的激情,溢涌着热爱生活的深厚情感。使我们看到了一个新的艺术境界,愿这朵花苑奇葩在明媚的春天里开得更加绚丽夺目。

接着,继八O年易扬回故乡厦门举办《易扬画作展》暨讲座后,第二次携画来厦门画院举办个展。《厦门日报》以临观其画,如聆乐章为题发表记者文章:他的为人热情、洒脱,他的作品奔放、隽永他的画尊重传统而具新意,他是以音乐与美术的韵律结合来作画的。当他拿起画笔,便不期而然的沉浸在音乐感之中,以饱含激情的线与色奏响了一曲曲对祖国、对生活的爱情之歌。意中求神、气势不可无,他的这两方印章便概括了他的画风。

五月上旬,易扬携一百零五幅近作应邀来到广州,在广州文化公园举办个展。观众踊跃,好评如潮。《南方日报》、《羊城晚报》、省市电台、电视台、香港《晶报》都纷纷撰文报道。

香港《晶报》记者评论说:他的独具风格的狂草式人物画,只用三五快笔,便勾勒出生动、逼真、风趣、寓意深远的世态图来既可看出怀素与张癫的狂草动势,又能看到石涛和八大山人的写意韵味。他笔下的人物,节律、动律、旋律、韵律跌宕起伏,佛气、神气、仙气、鬼气赋叠交响,渲染了人的勇气、自信和意志在人生沧桑中的雄浑旷达、恬淡超然之境。

著名漫画家、广东省原美协副主席廖冰兄快人快语,走一路讲一路:哈哈,汪易扬一来办画展,广东省没有画家啦!

当年秋天,易扬应邀赴安徽蚌埠举办个人画展及讲座。又是一番好评。

一九八八年,易扬参加中国现代书画美术家代表团飞赴日本,举办中国现代书画美术家作品展。

中日文化交流远在唐朝就频频不断了。中华古老的文明东渐,以至炎黄文化渗透了大和民族生活的各个领域。

改革开放以来,关山月、黄胄、范曾等绘画大师分别于八二年、八四年来东瀛举办画展,引为一时之盛。

今天,由汪易扬等四位著名书画家组成的中国现代书画代表团再次降临一衣带水的扶桑,又将为中日源远流长的文化艺术交流谱写新的光彩的篇章。

易扬这是第一次飞越大海到日本,心情有点儿激动。而中国现代书画美术代表的来访,更加激动了这个岛国。冈山、广岛两市的报刊杂志提前介绍易扬等四位画家的简历及作品。真是人未飞临声先到,画风艺品满东瀛啊。

当他们乘坐的中国民航班机一降落,停在机场的小轿车已早早迎候在那里。一出机场,小车在高速公路上飞奔,公路两旁的建筑及日本特有的风光,马上给他们另一种焕然一新的印象。更不要说他们坐着高速列车在新干线上风驰电掣般飞奔的那种感受了。易扬更深深感到为什么邓小平同志那样强调中国一定要改革、开放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了。

第一站是冈山。

宽敞明亮的展厅铺着浅绿色地毯,连墙纸也浅蓝色,柔和、净洁、朴素大方,没有任何雕饰,没有半点金碧辉煌的宝贵气,然而它的内蕴却非常豪华:恒温、隔音、照明、防火等,用的全是现代高标准的设备,只是肉眼看不见罢了。

开展当日,像过盛大节日,一辆辆豪华轿车鱼贯而至,一批批衣冠楚楚的先生、女士满面春风步入展览大厅。

对艺术向来执着、认真的易扬,对此次画展自然更加重视,一来是国家安排,二来他的作品在日本展示还是第一次。这次他带来的二十幅书画作品无论在题材上、艺术追求上、创作时间上都各有其代表性的,也可以说是他在这个时间段的精品力作。他希望通过这次画展,能够真正起到交流艺术、增进友谊的作用。

始料不及的是,易扬的山水风景画、狂草人物画令冈山人民耳目一新,大受青睐,第一天便销售一空。当然销售款额全部归国家。当日一般画十几万日元一幅,易扬的画最高卖到一百多万日元一幅。冈山有范曾美术馆,易扬考虑:有可能先入为主,也许日本人习惯了范曾人物画的模式,不一定能接受易扬的狂草人物画。但出乎意料,日本人极其喜欢易扬的画风,画价竟与范曾、关山月齐平。

第二天开始,因展厅易扬的画已售光,易扬便现场作画,观众立即围垅上来,争睹中国艺术家的现场表演。只见易扬握笔在手,面对宣纸静思片刻,待成竹在胸,疾然下笔,龙飞凤舞,动之以旋,转瞬之间,一幅《达摩面壁图》便完成了。

神测网在线预测加拿大,达摩,南北朝时高僧,南印度人,止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而化,为禅宗第一祖。易扬笔下达摩造型,浓眉虬髯,垂目盘腿,高额长耳,佛性深远,形体只用一线自上而下,反复盘旋,却身袖结构合理,静中有动,浓中有致,粗中有节,给人面壁之形而喻破壁之感。既具激扬音韵澈之魅力,又蕴端居味天和之美妙情致。围观者惊叹之余,报以热烈掌声和欢呼声。墨迹未干,便被人买去了。易扬接着画第二幅、第三幅

画展第二站是广岛。

易扬利用晚上加班加点,又突击画了几幅参展,照旧当日销售一空。第二天、第三天仍然是现场作画现画现售。易扬曾带出九幅有代表性的画作,日本三菱公司董事长在冈山缠着买走三幅,这次又追到广岛,软泡硬磨又买去三幅,仍不肯罢休,继续乞求易扬把最后三幅也卖给他,不论易扬要多么高的价都成。易扬任他说得天花乱坠,最后三幅是展品,不可重复,再也不卖了。

中国现代书画美术展在日本取得圆满成功。告别宴会上,日本主办方负责人、资深美术界人士中川和劳协主席松本安正先生高度赞赏汪易扬其纯熟的技巧和奇特的画风,誉汪是超一流画家!

一九九O年三月,在加拿大温哥华应邀举办《汪易扬人物画展》,产生极佳影响,赞誉如潮。二十余幅人物画作均以三-七万加币高价售出。

同年,部分人物画作品及系列创作彩照,应邀在美国俄亥俄州大学东西方比较研讨会上展出,其作品被誉为东方文化精神的集中体现。

学贵得师,亦贵得友。

易扬积几十年艺术实践,总结出融书法、绘画、音乐、舞蹈、文学、戏剧、雕塑等于一体的美学观念,出入中西,融通古今,引草入画,独创大写意狂草一线笔人物画新画种、新技法,推动了艺术的发展。功成名就的他,无论在国内或国外,面对众人的夸奖、盛赞,仍然谦虚如初,永不满足。他常说:如果我的创新实践和探索的成果在美术界、学术界起到哪怕仅仅是一丁点儿积极促进作用的话,也不过是我站在前辈大师的肩膀上,偶尔摘到一枚并不很成熟的小桃子而已,我永远不忘前辈大师对我的指教与影响!

的确,早在童年时,易扬的涂鸦便受到张书旗和旅法归来的谢投八两教授的欣然指点,启悟甚多;也受到著名画家黄君壁的影响。一九四七年考取上海美专后,在名师刘海粟、黄宾虹、潘天寿等培养、指教下,比较正规的学习传统的中国画,获得了笔墨之道的门径。同时,也学习西画,打下扎实的写实功底。他不满足于课堂上教授所讲的课程,主动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走到上海街头巷尾、菜场、码头,画一些劳苦大众的真实生活速写,如《路有冻死骨》、《卖女还租》、《保障民主》等,大胆暴露旧社会的黑暗,人民的苦难,揭示了人民民主革命洪流的势不可挡。他也经常拿着这些速写到复兴中路五一二号刘海粟校长家请教。刘校长对这位勤奋好学、虚心求教的高个子青年汪天生很有好感。尽管上海仍处在国民党反动派残酷统治之下,仍旗帜鲜明地鼓励易扬继续坚持画下去。评价他的画作思想深刻,爱憎分明,个性突出,生动传神,并将这些反映贫苦大众真实生活惨状的画作在每学期成绩展览或校庆展览时公开展示。易扬的毕业作品,正是以这些上海街头人物、事件的大量速写为素材,画成一部上海街头水墨系列画《苦难图》,共二十八幅。刘海粟校长欣然在册页扉页题辞以资鼓励

风云沧桑,世事多变。一场由帮助党整风引发的反右运动,使身处南京、北京的刘、汪师徒双双罹难,都打入另册,分别度过二十多年受不完的累,认不完的罪,写不完的检讨,流不完的泪的噩梦人生,直到一九八七年才在北京重逢。

八七年五月十三日中午,易扬刚从外地办展回京,曾任全国侨联主席的庄炎林同志告知易扬,海粟老师来京,并驱车接易扬一起去拜会刘海粟。

海老住在军队招待所望远楼,开门的是夏伊乔师母,站在老伴身后的海老精神矍铄,满面春风,将庄、汪让进屋里就坐,夏师母倒茶后,庄炎林先开口说:海老,还记得当年参加南下服务团的您的学生汪天生吗?

记得,记得,他是那一届的尖子学生嘛!到我家去过好多次呢。刘老乐呵呵地说。

我还依稀记得当年他是又高又瘦的小青年夏伊乔也插话说,如今你看又魁梧又壮实,在大街上碰面真的不敢认呀!

当时正值解放前几年,我们参与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爱国学生运动,刘校长从不干预。当美专学生领袖被国民党反动当局抓进了提篮桥监狱时,海老立即与上海警备司令部司令宣铁吾进行交涉,提出严正抗议,直到八名同学被全部释放为止易扬不由回忆起当年的情形,我当时在上海街头画的系列组画《苦难图》,海老每稿都看,提出修改意见,还对我题词鼓励呢!

人到老年,往往好回忆从前,当年的学运历历如在眼前显然,易扬的话又勾起老人对往事的回忆,给你的本子上题词的事我记得,但写的什么记不起来了。

您写的是从现实中抽出典型的人和事物来描写易扬赶紧补充说。

海老,易扬近些年在人物、山水画方面成就可观,今天想请您看看,提提意见。庄炎林边说边向易扬示意来前,他与易扬商定,不能久坐,以免过多耽搁古稀老人的休息时间。

易扬赶紧从提包里拿出几张有代表性的人物、山水画,递到老师面前供其浏览。

海老见画,立即精神亢奋,神采飞扬,连声惊呼:好,很好,画得好极了!

老人指着《寒光图》、《飞天图》、《长袖舞图》夸道:线条在飞动,有节奏,有韵律,音乐感强,动之以旋嘛!

当海翁看到《野猪林》、《李逵》、《钟馗酩酊》等作品时又高兴地论道:你结合大草、狂草画人物,有具象,有抽象,这样画法好!以简约的线,表现出丰富的韵律与节奏,人物的神、情、气、韵皆佳,这才是既立足传统,又具现代感的中国人物画!

当看到《屈子行吟图》时,海翁激动地喊出:这就是艺术,不是为表形而画形。一笔挥就,形神兼备,有神,有情,有气,有韵画里边什么学问都有了。

海翁将易扬带来的画浏览一遍后,兴致仍很高,意犹未尽地发感慨道:今天看你这样的画,很有特点,也很新奇,我很高兴!当今画坛五花八门,是好事,但滥画极多,不少人叫喊创时代之新,其实不新。全是拾人牙慧

你的画不离开根本,扎根在传统,又具时代感,这也是创新你的作品要传统有传统,要新意有新意,是在传统基础上突破的新,这才是真正的创新!

你的路子很对,大有希望!

海老,感谢您的抬爱,过奖了。易扬谦虚地说。

我说的是实话、真话,我从不说假话、敷衍话!对我的学生更是如此!刘海粟认真地说,看得出,你受过扬州八怪及闽派画家黄婴瓢的影响,学过上官周、李耕的东西。但你已超出他们,很可贵,贵在走出自己的路嘛!

清末任伯年人物画画得好,水平极高,但较俗,属小写意。

陈老莲的白描人物很怪,是一大家,但他没有发展,很遗憾!

你的人物画气势豪放,格调高,是不可多得的!

你有才气,潜力很大,相信你一定还会变,还会有新的高峰!

刘海粟有感而发,滔滔不绝对高足点评着,易扬一边听一边在本子上快速记录下来。

海老,不再耽搁您的休息时间了,临别之际,是不是庄主席示意是让海翁写点什么。

你们来得突兀,我也没有准备。这样好不好,我想几句话,请文辉记下来,赠给易扬,算是赠言吧!海翁沉思片刻,喝了一口茶,慢慢诵道:

万转墨弦着意求,前人肩上上层楼。灵襟书卷山川出,废画三千得自由。易扬弟画人物风神独奇,山水亦能法外有法,今观其佳作喜甚,吟一绝勉之。刘海粟作诗一九八七年于北京。

庄炎林、汪易扬听了刘大师的点评及赠诗,真是如沐春风,如受甘霖。二人怕海老太累,起身告辞。

易扬拉住老校长的手说:海老,几十年没见面,这次趁你在京,看你的时间,我想请你和师母吃顿饭,请你一定答应。

哪儿话,你们俩专程来看我,还让我看到你卓尔不群的狂草人物画,我非常高兴,应该是我请你们吃饭才对。

果然,翌年四月,海翁来京准备出国,住丽都饭店。他让庄炎林邀易扬及夫人来丽都饭店叙谈、吃饭。

易扬接信后,就偕同爱妻铁柳一起到丽都饭店看望恩师,还带了一部分书画近作,请海老指点。

庄炎林带易扬、铁柳走进海老房间。见到恩师、师母。海老刚与冯其庸先生谈完话,冯正卷起自己的红梅画卷,海老招呼易扬打开带来的画作,边看边激动高兴地大声说:好!好!非常好!海老转身对冯指着易扬说:这可是你们院的大宝贝啊!要好好宝贵他才是!冯不住点头。当他看到钟馗系列时,海老由衷赞赏易扬的钟馗鬼魅精灵,疾恶如仇,形象又俊洒幽默,他兴奋地一拍腿说:我还有一首赞美钟馗的诗,给你题到画上,诗也幽默,与画正合拍!说罢,海老提笔挥洒:看惯千年鬼魅,依然嫉恶如仇。乌纱抛却更风流,换取香醪一斗。世上鬼多人恨,环球无鬼君愁。存弓忍把兔狐留,怎敢皆填海口。题罢海老得意地看着易扬,易扬、铁柳欣喜拍手称赞,庄主席也赞不绝口。

海老一转身看到易扬身边的铁柳,欣喜地说:你也很精神嘛!你师母年轻时也很精神!铁柳见师母穿着孔雀蓝缎前胸褶皱蝙蝠衫,头后高髻如云,仍是印尼风韵,华丽漂亮;铁柳身穿雪青沙料从两肩垂胸而下荷叶边的合体时装,长卷发披肩,西式风格,也典雅漂亮;颜色和谐,相得益彰,自然这是女性艺术家特有的自我艺术创作,为相聚增姿添彩。大家笑着进入餐厅落座。

易扬与恩师比肩而坐,常常感受到他的智慧和灵性。老校长传奇般的经历多有见闻,却没想到这位艺坛大师还是位东西方结合的美食家哩。令人动情的是他念念不忘家乡常州菜,特别喜欢红烧肉煨蛋,特请厨师做了一大盘,让在座诸位都尝尝。席间,海翁谈笑风生,师母伊乔说话也幽默风趣,大家边吃边谈,轻松愉快。

三句话不离本行,谈了一会儿饮食文化,自然又扯到艺术,谈起易扬的狂草人物画。

海老兴致勃勃地说起来:我在艺术上就是主张离经叛道,要创新,但是搞创新不是不要传统,中国的文化传统,有不少是精华,南齐人谢赫的六法论就是。不学传统,就谈不上创新;要创新,首先还要研究传统,学习传统,继承传统。两者的关系是辩证的,关系不能颠倒啊!

中国画的精神实质,强调的是线的表现力。以书入画在我国传统绘画艺术中也有着渊源深厚的历史,并完成理论与实践科学完备的总结。早在汉代杨雄认为:书,心画者。宋末元初赵孟頫的石有飞白木如籀,写竹还应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须知书画本来同。则道出了书画同源的渊源。书画分家已久,今人搞返祖实验实有必要。然若重表轻意,必然难入高境。易扬走其反道,引书法线之表现力入画,篆情隶味草法蕴藉,并已有自己面目,十分可贵!

易扬向老校长谈了一些自己在京情况和到外省、市办画展大受欢迎的情景。海翁沉思一会儿,讲起著名的法国艺术大师、雕塑家罗丹制作巴尔扎克纪念像的故事:

一八九三年,晚年的罗丹接受法国文学家协会的委托制作《巴尔扎克纪念像》。他阅读大量有关资料,亲自到巴尔扎克故乡考察,倾注了六年心血探索研究,他以极其夸张和奔放的手法,塑造了一个身披睡衣、头发蓬松、昂首远望的自己心目中的巴尔扎克塑像,抽象而聚神。

一八九八年,当巴尔扎克塑像展出时,遭到官方艺术界的疯狂攻击,说它是个雪人、大麻袋、丑八怪、癞蛤蟆,是神经错乱之作。法国文学家协会也发表声明,废弃合同,理由是从这件粗制滥造的作品中,很难辩认出巴尔扎克的形象。

然而,罗丹对执掌艺术权柄者的恶意评论感到非常痛心和遗憾,对自己的作品充满信心,他说:我的艺术是真挚的,这就是它自身的答辩如果真理应该泯灭,那么后人会把我的《巴尔扎克》砸成碎片;若是真理不该灭绝,那么我向你们预言我的雕像终将立于不败之地!罗丹将雕像安置在自己家中的花园里,让它陪伴着自己,直到生命尽头。

几十年后,罗丹的预言果真应验了:《巴尔扎克雕像》成为举世闻名的艺术珍品,它被安置在巴黎市中心塞纳河左岸的蒙巴纲斯大街和拉斯巴伊大街交叉口的林荫中。真理最终取得了胜利。

海翁动情地讲完这个故事,喟然长叹一声说:唉!人们看惯了平庸之作,一旦出现超群脱俗的伟大作品,就惊骇了,认为是怪物!

一个有创见的艺术家,一个新的艺术流派,要让人们接受,是多么不容易哟!

海翁的思绪还停留在《巴尔扎克雕像》上,他感叹之后,又信心百倍地说:美总会战胜丑的,历史是最公正的法官!真理最终会取得胜利的!

大家对海老的侃侃而论既佩服又痛快,不由得热烈鼓起掌来

临别之际,海老嘱咐易扬说:应坚持多出去展览,让更多的人知道你的画。上海一定要去,我会给他们写信。艺术上有成就还需要有社会的承认才行。好艺术不能孤芳自赏,应奇画共欣赏嘛!

一九八九年四月,海翁再次来京,仍住朝阳区丽都饭店。一日傍晚,易扬同庄炎林一道去看望恩师。师母开门后,给汪、庄各倒了一杯茶,便坐下同海翁一起看他们上黄山的录相片,看完之后进行交谈。

当时正值胡耀邦同志逝世,首都大学生的游行队伍从楼下纷纷而过,社会气氛极不平常。海老深知广大青年学生是爱国的,也坚信我们的国家是有伟大而光明的前途,但采用何种方式上达社情民意值得慎重考虑。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风雨狂草人·第二十二章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