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风雨狂草人·第二十一章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汪易扬、金铁柳的相知、相恋,最初就是由欢送铁柳去中国人民大学读研开始的

易扬自一九八O年正式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文艺研究》编辑部,铁柳八二年大学毕业分配到中艺院外国文艺研究所,同在恭王府最后边的寿椿楼办公,只不过易扬在楼上,铁柳在楼下。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当易扬第一次看见楼下新分配来的年轻大学生金铁柳时,眼前一亮,怦然心动:一米六八的身高,黑发披肩,白晳脸庞,秀眉吊眼,气质优雅,长腿宽肩,身材姣好,充满青春活力。听同事们议论,此女为才女,文才、能力也颇为不凡博学多才,兴趣广泛,妙手为文,笔法娴熟,组织能力也很强。且父母都是部、司级高干,调入本院惊动三位部长出面。

其实,易扬与铁柳之父金实蘧先认识。那是在一次外地办展时,易扬与时任二轻工业部副部长的杜子端同志同住一家高级宾馆,脾气相投,相见恨晚,回京后相互走动,遂成朋友。杜子端与金实蘧也是好朋友,有时拉上金实蘧来恭王府看易扬作画。也一同去中国画院探望过创作中的易扬,并对其水浒人物提出过多种建议。三人在一起谈耍刀,论舞剑,评书画,讲时政,无话不谈,相处甚欢,渐渐成了朋友。此后,与铁柳碰面,便有了互道你好的点头之交。

一次,在金铁柳考上研究生入学前夕,外国文艺研究所在楼下开联欢会。一位喝得醉醺醺的老者上卫生间小解,走路东倒西歪,口中语无伦次。易扬见状,忙上前搀扶老者回外研所。此时酒会结束,舞会开始,大家邀易扬同欢共舞。

易扬同几个舞伴翩翩起舞后,压轴是铁柳陪易扬起舞。铁柳原本从小爱舞喜唱,在北师大外语系曾是四年的文艺班长,在改革开放初的大学舞会里,是场场必到满场飞的活跃分子。铁柳方发现,易扬跳舞是个行家。他身材高大,飘逸潇洒,有风度有气质,属于那种讨女人喜欢有女人缘的男人。跟他共舞,使自己不觉步入一种超尘脱俗、物我两忘的愉悦之中,给金铁柳留下一段美好的印象。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也许有人纳闷,像金铁柳这样德、才、容、工俱佳又出自高干家庭的窈窕淑女为何已入大龄仍未成家呢?只因她志存高远,在那个动荡年月,不愿在外地成家,不愿被平庸、世俗的生活淹没了才华。在婚姻上只相信缘分:万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确实,从陕西回京后,追求她的人成排成连,有处长,有留学生,有政协秘书长公子,有功成名就的大科学家而且与她同属一个年龄段,但她都没感觉。

一位以前拼命追金而不得,后来深有感触地说:那时觉得金铁柳高傲,看不起一般男人。现在想来,其实是人家太优秀了,曲高和寡吧!比如我与其他女孩谈恋爱,觉得自己还趾高气扬,与金交谈接触,觉得自己立马就矮下来了!谁要想追她,先把美学学通了再说吧,否则没资格与她对话。

一天,中艺院一位喜欢金铁柳的音乐专家来到金面前,悄悄地说:小金,今晚我搞到两张首都剧场的舞票,你去么?

说着拿出两张舞票。

你个子太矮,我和你跳不合适,两张票都给我吧!

那位专家不情愿地把票给金,金接过票,快步奔出办公室,冲楼上喊,老汪,有首都剧场舞票,你去不去?

去正在审稿的易扬跑出来冲楼下金问,什么时间?

今晚七点,首都剧场门口见!金举着票回答。

好咧,一言为定!易扬喜孜孜回屋去了。

那位本想邀金一块跳舞的热心者只好自叹遗憾了!

晚七点,易扬、铁柳如约来到熙熙攘攘的首都剧场门口,同众舞迷一道,双双准时步入剧场楼上气派恢宏的大舞厅。

富丽堂皇的舞厅里,吊着大型转动的迷彩灯,把屋顶装扮得缤纷夺目,配合着发着闪光的地板和低低垂下的天鹅绒蓝色帷幔,一到此地,给人一种迷离恍惚的感觉。

舞厅四角,赤橙黄绿的炫目灯光在轮闪。投在帷幔上大小色块的几何图形宛若一张巨幅的抽象画,却又在光和影的交错中变得飞扬灵动起来,幽蓝色调包裹了整个舞池。

舞乐响起来了,浪潮般推向每一个角落。低声贝司震得人心摇神曳,萨克斯管吹得人灵魂恍惚,巴松奏得人神色迷离,人们的心在这一刻都溶入了无边的乐海。

参加舞会的俊男靓女个个容光焕发,喜形于色。男士们西装革履;女士们花枝招展。易扬今日也是焕然一新,还特地刮了脸,那高大的形象在人堆里显得鹤立鸡群。铁柳不用刻意打扮,素装淡抹也相宜。她那颀长的身材,天生的丽质,端庄的风度,优雅的气质,优美的舞姿,总能赢得舞厅内众多男士的回头率和注目礼。

当一双双、一对对的人们相拥走进舞池,灯光就暗下来了,给人似梦如幻的感觉。

舞曲幽幽地响着,像是从遥远的天边飘来。

大家边舞边说着话,不时爆发欢乐的笑声。最使人们高兴的,是他们的脚始终有节奏地踏着舞步,追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没有人在此想起忧愁的事,这是一个狂欢之夜。

探戈、伦巴、慢四、快三,狐步、华尔兹,以易扬的潇洒,铁柳的婀娜,只见一团花树在旋转,起起伏伏,翩翩然然。易扬如醉一般,沉浸在风驰电掣的旋风中。而铁柳舞姿轻盈如春燕展翅,欢快似鼓点跳动。她的舞裙像怒放的花辫,向四周骄傲的张开,披肩长发波浪般飘扬旋转,像一抹流动的乌云。那确实是欢情、爱意融化在音乐中,融化在舞步里,心与心仿佛已似氢与氧化合成春水的旋涡,那么快速地激流而过;又像一双紫燕翻上复下,从蓝天青杨穿过

年轻、漂亮加舞姿舒展、优雅的金铁柳无疑是今晚舞会上最引人注目的舞坛皇后。只要乐曲一起,总会有人跑到她面前谦恭地邀她共舞。她也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向求舞者表示歉意因为拒绝客人的邀请是不礼貌的。

整个舞会,铁柳自始至终陪伴着易扬共舞,一曲又一曲,直到曲终人散易扬很多年都没有这样高兴、激动、自豪、荣幸、情意绵绵、飘然若仙的感觉了,令他回味无穷,终生难忘。

当年铁柳和父母住在一起,二人走出首都剧场,信步向开往三里河的公交车站点走去。

北京的夜晚宁静而美丽,一轮皎洁的明月高悬在天空,那柔和的清辉洒下大地,使街道两边的绿树、花草、高楼、大厦,通通蒙在一层洁白朦胧的轻纱薄绡里,显得飘渺、神秘和绮丽。

二人肩并肩默默地走着。一路无话走到通往三里河的公交车站牌下,看着金登车而去,易扬才返回住处,辗转反侧,咀嚼回味,一夜无眠,脑海里贮存了一段美好的记忆。

随着易扬与铁柳交往的增多、频繁,感情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升温,这更增强了易扬的自信心,也大大激发了他在书画艺术上攀登高峰的奋斗精神,不做出成就,怎酬得壮志,怎赢得幸福。

从八五年六月香港办展回京至翌年十月步入婚姻殿堂的一年多时间,是汪、金确定恋爱关系的时期,也是易扬激情迸发、创作欲如高山洪水、奔腾而下的时期,更是汪独创的大写意狂草人物画走向成熟、日臻完善的重要时期,这也与铁柳的理解、支持、襄助分不开的。

易扬从港载誉回京后,并没有为所取得的成绩沾沾自喜,也没有沉浸到爱情的温柔乡里卿卿我我,而是决定趁胜追击、更上一层楼。易扬决定向单位请创作假。

易扬在刘勃舒院长支持下,住进城西三环路旁中国画研究院一间创作室里,闭门谢客,埋头大干起来。

开始,每创作一幅人物画,需要十多遍才算成功,随着技法的不断完善、成熟,成功率逐渐提高,从十几遍到十来遍,六七遍至三四遍,最后熟能生巧,意到笔到,一挥而就,顷刻成画。用破多少笔,用废几刀纸,易扬自己也难记清。个中艰辛,可想而知了。

当创作假即将结束,铁柳去画院探班时,她被易扬画室满墙的新作惊呆了。《伏虎罗汉》的幽默,《醉吟太白》的迷朦,《七步成吟》曹植的洒脱,《张颠疾书》的癫狂,《水浒人物》宋江的俊朗,《徐霞客》的飘逸,各个人物都令人着迷。凭着自己多年的美术鉴赏力和美学理论家的敏锐,她感到易扬的创新探索已走向成熟了。

两个月结束,易扬带着四十幅自己满意的狂草人物画新作,在中艺院会议厅举办了《易扬新作汇报展》,想倾听一下本院各门类专家、学者的指导意见。结果,留言簿上写满了大家充分肯定和赞扬的评语。

有的点评《屈子行吟图》:先人写屈子,总以为繁冗,易扬之笔,则能传神;易扬笔下的屈原,形神俱在,虽置大诗人于画上,却有如行走于天地之间。这足以洞见易扬绘画的艺术境界,亦显示了他深厚的艺术底蕴。

有的评论道:易扬的新作,融书法绘画于一体,熔中国神话、古典文学、佛释道艺术人物于一炉。不重形同,但求神似,人物相貌身躯多以魂魄透视,轻描淡写,依依关情。

易扬的人物画:各具神韵,人物面部以小写意绘就,体态借书法意韵,线条流畅,笔到神到,有彩陶塑像般的立体感,堪称精美。

当然,也有个别专家认为,年过半百桑榆景,按部就班多轻松;何必冒险攀险峰,好言劝他放弃

心有灵犀一点通,金铁柳很清楚易扬当时的矛盾心理、苦恼心情,鼓励他继续走探索创新之路,不要行百里而半九十,前功尽弃。困难时,她给了他温馨和力量,也为他的作品提出不少有见地的意见。

一次,易扬画了一幅《踏春觅诗图》。这是一幅以宋代词人李清照为创作原型的狂草人物画。简约笔墨勾勒出的裙裾,飘逸舒展;人物凝神沉思的面容,端庄忧婉。寥寥数笔,女词人后期忧国忧民面貌便跃然纸上。金铁柳看后却认为,此画人物下半身可以两条飘带虚拟人物体型和动势,略去具象裙裾足履更有意味。易扬从女友之言,再画。新作果然更能显现飘然若仙女词人的朦胧诗意,给观众留下更丰富、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有人说,爱情是人类精神的一种深沉的冲动,富有强烈的激情性。

易扬与铁柳的爱情又极大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精神亢奋,激情澎湃,一幅《寒光图》便是他豪放性格与激情用笔有机结合的结晶。

激情,是看不见摸不着的非物质性的,但他在艺术创作过程中,便会由有形的笔墨体现出来。从某种意义上讲,艺术作品的感染力是由作者投入的创作激情为前提的。

一九八六年某夜,淡月笼纱,娉娉婷婷,掩映着杏花疏影,虫儿轻歌,鸟儿曼舞,构成一幅美仑美奂的画图。面对良辰美景,易扬在画室坐不住了,便

搁下画笔,抽剑到院中舞了起来。只听得剑声嗖嗖,眼前寒光闪闪,脑海里忽然忆起杜甫的《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那首古诗来: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耀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山海凝青光

回味杜诗中那壮观的气势,耳闻目睹自己舞剑的光景,两相交融,悟性顿生。他急忙敛气收剑,重新回到画桌前。此时易扬胸中灵感骤降,想象古代公孙大娘舞剑器的英姿,双剑劈、斩、刺、旋,寒光闪闪,剑迹圈圈易扬疾笔剑锋,将胸中画意,化作笔底惊雷,乘兴如龙卷风旋般再现了一幅公孙氏舞剑的意象图,取其名曰《寒光图》。

画面上,通过剑光飞旋似有序又无序的线条,张扬出一种自强不息的志气和纵横万里的豪情。凡是看到过这幅狂草画的人,都会被它那深邃的意境所吸引,让观者联想遐思,好像面前看到的并不只是一幅画,而是灵魂在剑舞。

《寒光图》是易扬豪放性格支配激情用笔的代表作之一,是激情与技巧在最佳状态下的最佳合成,是他灵感、心性和技艺在最佳时间的最佳体现。因为画面的气韵动感需要用笔的速度与变化来实现,而用笔的速度与变化又是由心理因素和情感动机来支配的,它需要画家心与笔通,情无阻碍,意在笔先,放笔挥洒。画面是静止的,是动态的一瞬间,然而在情感的驱使下,笔迹会产生动态的速度感和力量感,使静止的画面产生动态的艺术效果。彼时彼地彼情彼景一去不返,不能重复。画家本人不能重复,别人也就更不能重复。可以说,《寒光图》是不可重复、不可再得的艺术珍品。这两副画在以后的福建巡迴展中,曾被某国王子看中,一站一站跟随画展,执意要买。但因画作不可重复而未应允。

金铁柳与汪易扬交往的时间越长,她内心的触动就越强烈;她越了解易扬,越感觉合得来。他真诚坦荡、朴实无华,胸襟豁达,事业心强;善良孝顺、热心助人。艺术上多才多艺、学识广博。尤其是在书画上的勇猛精进、探索创新,更是难得。虽然年龄偏大,但长得魁梧英俊,更显现一个堂堂男子的稳重、成熟、儒雅。每次二人到一起,有说不完的话题:互相阐述自己的艺术观点,探讨艺术上的热门话题,切磋书画上的成败得失,斟酌艺术评论的词句双方怀着对未来的向往以及艺术上的互补交流,都在自己心底里印上深爱对方的不可替代的位置。

尤其难能可贵的是,金铁柳贤淑孝顺,通情达理,对汪老太太事同亲娘一般关心照顾,体贴入微。汪老太对金也是万分称心如意,视同己出。每逢星期六下午学院下课时间,老太太搬个小凳子,颤颤巍巍走到胡同口,坐等铁柳到来。这让事母至孝的易扬十分感动,倍加珍惜。

这份迟到的爱情,在易扬几乎干涸的爱情之花上,不啻洒下了绵绵细雨,使之重新绽出了勃发的生机,下定了别无选择,非金不娶的决心。

同样,金铁柳觉得,与汪易扬在一起,有一种踏实感、安全感,特别是难能可贵的轻松感。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汪、金的爱情之舟,渐渐驶近幸福的港湾。

也是好事多磨。汪、金之恋,单位上有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的人并不看好,口出预言:汪金之恋,难过三年、闯过三年这一关,五年就难说了!

有人好心开导铁柳:终身大事要慎重,你条件这么好,找个大这么多岁的人多亏啊!

更糟糕的是,铁柳的父母因为年龄问题不同意这门亲事。铁柳左右为难,婚事面临严峻考验。

好在铁柳是个有主见、有独立思想的不平凡姑娘,她不顾周围的议论,毫不动摇地选择了汪易扬,并果敢决定,一方面请兄嫂铁鹰夫妇去做父母的说服工作,另一方面在京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夫妻双双来到第二故乡举办新婚典礼。

唯一使易扬遗憾的是,早就与母亲商定当年十一月八日为自己操办婚事,汪老太太欢天喜地操持购买一应物件。不料老人家于八月十六日突患脑溢血,抢救无效,与世长辞。这让孝顺的易扬痛彻肺腑,肝肠寸断。想起母亲为自己三兄妹操劳一生,牵挂一生。在自己横遭厄运难以支撑的艰难岁月里,毅然来到身旁与自己相依为命母爱大如天,没有母亲的付出,就没有儿子的今天哪!如今事业、婚姻都美满,要好好让母亲与自己一起安度幸福晚年,却不料,子欲养而亲不待。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风雨狂草人·第二十一章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