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听录音的故事

听录音的故事

宇の航/文

我有一个小盒子,装都小玩应儿,小首饰,小尺子,还有U盘、读卡器什么的,当然还有MP3。看到MP3能想到什么呢?仿佛看到一排排磁带。

应该是我在三年级的时候,奶奶生了一场大病,父亲带着奶奶去市里看病,回来的时候带着一台录音机。那就是我听录音机的最早时代。听归听,都随着父母还有奶奶的嗜好,他们爱听着都是京剧地方戏什么的。正因为从小就有这样的氛围,导致我听音乐比较杂,什么流行音乐,地方戏剧,琵琶二胡,咱都能欣赏一二,这边唱着刘德华,那边还会哼哼《珠帘寨》。

一个爱听歌的孩子,自然梦想要有一台属于自己的录音机,应该是微型的。在小学五年级,班级来了一个外地学生,他姓吴。他在我们学校只上了一年,其中有那么几天,我就看见他在书包里掏出了一台微型的录音机,听说还是日本出的。那个时候微型录音机,尤其是日本进口的,真的价格不菲。

家里穷,看着人家有,自己却没有,心情自然失落。我那各种各样的想法只能自己靠着各种幻想来化解,咱不能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录音机,还不能画一个吗?也就是那个时候,爷爷奶奶相续去世。二老一载赴黄粱啊!除了给家里造成精神上的悲痛,还有经济上的窘迫。和朱自清的《背影》开头一样,我的父母也是借钱办的丧事,搞得家中光景很是惨淡。这个世界上不平衡的事儿真的太多了,人比人得死,别说也别墅、汽车,看人家娶了漂亮媳妇,甚至一点本事没有的庸才竟然可以当上领导,别说那微型的小小录音机了。在羡慕或者是嫉妒别人的同时,需要一种转移平衡心理的想法,这些想法我在小时候就已经锻炼成了。

神测网在线预测加拿大,我姑且也算是个业余音乐爱好者吧!微型的录音机和家里柜台上的录音机给我的感觉不同,微型的录音机随身携带,拿着仿佛感觉就是属于自己的东西;柜台上的录音机仿佛一个皮包一样,虽然是双卡的,但是重而且大!没有微型录音机的日子,只能听着家里柜台上的录音机,声音不能放的太大,害怕周围的邻居听见,只能背着父母偷偷的听。

小学的时候兜里也没有钱,市面上的录音带子贵的简直不堪入耳,那个时候没有盗版的生意,加上小镇交通不便利。小小的磁带运到小镇里,价钱上指不定要翻出多少倍。我记得我买第一盘磁带应该是刘德华的专辑,那个时候上初一,足足用了我18元钱。18元钱不是小数目,是我一个月坐车的月票钱,月票钱买了磁带,只能天天步行一个小时去上学了。

在买不起磁带的日子,只能去录,借着同学的磁带回家再去录一盘,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兴致。录音还遭到了父亲对我的强烈不满,因为我把父亲早期买的邓丽君、徐小凤、还有京剧的磁带都录成流行音乐了。邓丽君、徐小凤的歌儿,现在听着那仍然是永不褪色的经典。可能在那个年代和面对父亲的强势,让我心理有了极大的叛逆心理。只要是父亲爱听的音乐,我就坚持不听;只要是父亲爱看的电视,我就从来不看。所以他买的一些磁带,自然成了录音备份的首选。现在来看难免有一点意气用事,记得那个时候看《新白娘子传奇》,按理说父亲应该不会看,不知道为什么他也跟着看了,正因为父亲在场,我就选择不和他一起看。

高中以后日子家境就宽松多了,总算是圆了一次拥有微型录音机的梦,买的磁带也越来越多了,可以说我是班级里磁带最多的一个,别人听什么歌曲都先向我借。随着时代的进步又出了VCD、DVD,现在电脑数字化的更新,录音机已经被渐渐的淘汰了。谁能想到MP3那么小的东西,能够装进几百首歌曲,现在还有MP4、MP5还在陆续出现。

放在柜台的录音机早就闲置下来,大概是在前年也被卖掉了。那些磁带被我装在一个箱子里,曾经想过要统统的扔掉,真是太占地方,左思右想还是留了下了,因为那里还有一段人生,一段回忆。

2010-09-29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听录音的故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