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乡土]半亩荒田(54)

厄运如初

“司徒奇,我们第一幕‘黑夜瞳孔’的改编还可以吧?”我们各自回到卧室后,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半了,通过客厅的视频和我聊天。

“十分满意,我相信每个在你手下出来的作品都是完美的。”我说。

“你可真会说话,不过要说完美的话,那也是你自己思想的结晶,第一幕改编下来,可都是按照你的思路进行的。我觉得思想和内容都非常好,不但保留了你自己原有的想法,而且也能适应当前市场要求,两全其美呀。”

“那都是你的指导有方。我只知道怎么把故事写出来,却不懂得如何去修饰,对剧本的安排更没有全盘的掌控,只是想到这一幕就这一幕,还好有你在场,要不然接下去都不知道如何进行了。”

“确保剧本顺利改编完成是我的职责所在。但是,接下来还是以你为主体,你按照你的想法,我来做参谋。你的作品本身已经很完美了,所以和你合作起来,感觉非常愉快。”

“其实一直想跟你说声‘感谢’,感谢你对我作品的关注和支持。这第一幕的改变下来,我更加觉得我遇上了知己,你对我的作品的了解远远超越了文字的本身。”

“哈哈,那也是我作为一个责任编辑的职责和义务所在。不过有件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接下来我们的进度可能需要加快,确保一个月后能够顺利开拍,早日看到成果。”

“这个肯定没问题,在改编的这个事情上,我觉得我都可以完全听从你的想法,你对乡村生活有独特的理解。”

“那是,我曾经为了完成一部乡土题材小说,专门到一个乡村生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要确保这一类作品有血有肉,可不是凭空想象,而是要有实地经验的。”

她得意地说道,她的身上不仅仅焕发出了都市女性的知性与成熟,也散发出乡村女性的质朴和大方。

“今晚太晚了,本来还想让林乐乐大作家来配乐的,只好等明天再来试试。时间不早,休息好,明天继续。”她说道,告别后,她关掉了视频。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给静昙发了信息说道:“我的作品今天开始进行改编了,今晚完成了第一幕的改编。”

没想到静昙三秒内回复我:“所有的梦想都会落地,所有的付出都会有收获。继续加油!不过要休息好,永远记得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接着就发来了星星和月亮,表示晚安。

有些时候,觉得自己特别的幸运,总有那么多人关注着自己,就如这个陌生而熟悉的朋友,几年来,以文字为友,不曾见面却不曾怀疑,相互支持也相互鞭笞,这也是人生长河中隐而不见却催人上进的力量。

“来吧,你们来听听第一幕的插曲。我经过了一整夜的酝酿,一百六十次演奏,如今我想是比较成熟了。”第二天早上,当我们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林乐乐老师已经站在钢琴前,准备演奏第一幕的插曲。

“林老师你辛苦了,一夜之间,就把第一幕的插曲给编好。”欧阳雪漫说道。

“这还不是听从你的吩咐,在改编之前,我就前前后后地把司徒奇的作品研究了四五遍,要深知内容,才能更好的为作品服务嘛,这道理我懂,其实昨晚就是根据你们修改后的剧本,再次对我之前准的的曲子进行深改,所以今天早上准时交付。”

“那我们就洗耳恭听了。”欧阳雪漫说。

“好吧,你们可仔细听了,‘黑夜瞳孔’现在开始演奏!”

接下来四分多钟,林乐乐老师沉浸在自己的音乐演奏之中。

“怎样?欧雪漫姐和司徒奇大作家。”

“十分的深情,十分的贴切,曲子十分的悠扬婉转,不过听听司徒奇大作家的看法,毕竟他才是作品的原创者,只有他才知道需要怎样的曲调来才能符合作品的要求。”欧阳雪漫说道。

“是的,司徒奇大作家,估计不会令你失望吧?”

“不会不会,没有失望不失望这么个说法。从词曲来说,我是外行,我不敢妄加评论。但如果从我个人听我曲子的感觉来说,我觉得是否可以把曲调的风格改成更加低沉一点。欧阳雪漫说的没错,曲调十分的悠扬,也十分的婉转,但我觉得作为第一幕的插曲来说,若是换成低沉、浑厚的风格会更好一点。”

“以我的理解,若是在那种黑暗的环境之中,在那么紧急的情况之下,而且故事中的主人翁还遭受了生命威胁。而深夜之中,四处黑暗,没有援手,没有来人,只有暴风闪电相伴,情形都么危急。这种情况之下,怎么可以在深沉下去呢?再深沉下去他岂不是要溺水了?我告诉你,其实好的作品,不管是文字还是音符,都是给人以希望的,就是要让人在绝望中感到生还的机会,这样生活才会有阳光,这样才能让作品有活力。”林乐乐说。

“林老师说的有理,可是……”我说。

“没有可是,”他打断了我,“有理就对了,从你的剧情来说,本身就是低沉的,而我用悠扬素舒缓的形式来衬托,再好不过了。”

“林老师,我觉得这个还是需要斟酌一下。有时候,绝地悲伤给人的震撼会更大,那种绝地发生悲极而喜会有产生更大的冲击力。”欧阳雪漫说。

“那你认为还是低沉些更好吗?”

“我觉得应该尊重原作者的想法,其实我和你一样,就是配合司徒奇完成剧本的改编,我们得听从他的意见。”

“既然雪漫小姐你也这样说,那我就只好从新改过,不过这样我可不能保证我能跟上进度。”

“林老师你尽力吧,我相信你可以的。”

“我想我得回到房间去,重新来过。”

他说完,闷闷不乐地离开大厅,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林老师的脾气就是这样,我了解他,很多艺人都是有自己独特个性,所以他们才能充分的展示自己才能。不过,在这里,他是为我们的作品服务的,我们要让所有的音乐围绕你的作品,甚至是围绕你的思想展开,要让我们的作品尽量的完美。”欧阳雪漫说。

“实在太精辟了,只有你才能够懂得一个作者的本意。”

“要不然我就不算一个合格的责编了。好吧,我们开始剧本的第二幕改编吧。”

她的精力看起来十分的充沛,精神焕发,举止优雅,着实让人感觉到一种气场的存在。

神测网在线预测加拿大,“我每看你的作品就震撼一次。你说那个司徒林先生也太牛了吧,雷鸣电闪,风雨交加,而且还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不要说事到深山老林中去,就算是起来上厕所都感觉到可怕。司徒奇你的想象力也丰富了吧,这种情节也能想象出来。”

“雪漫姐你过奖了,其实就如你所说,所有的作品都是源于生活,如若不是在那种环境中成长,怎能对那些事情记忆如新。”

“这样的话,那你也太会安排了吧,一开场就让司徒林先生在黑暗中垂死挣扎。我刚开始看的时候,还以为司徒林先生潜入水中后,就把沙袋移开,然后确保了大坝不会决堤,在阿英姑娘带着孩子想要去找他的时候,他就提着微弱的灯光从对面回来了。”

“要是现实是那样就好了,可是生活总是这样的,人们总是对美好的结果给予厚望,然后竭尽全力去挽留,可是最终往往不如人意。或许这就是我们乡下人所说的天意吧。”

“天意不可违。所以我想跟你交流一下,现实中,司徒林先生鱼池决堤后,他是不是还给池塘之下十几亩的稻田做出了赔偿?”

“那是肯定的。不过他没有钱,就把家里积累了一年的稻谷都拿了出来,按照亩产的最高量做出赔偿。之后他们家整整有一年的时间都是在喝粥的。”

欧阳雪漫露出了十分惊讶的表情。“其实,我是想跟你说,其实司徒林先生是可以不对那些损失做出赔偿的。从法律上来讲,天灾是不可抗力,而且司徒林先生从暴雨开始到结束,甚至在池塘大坝决堤之前,他都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组织决堤事件的发生,而且他自己最后险些都没命了,怎么还要做出赔偿?”

“可能乡下的东西你不知道,很多时候是情大于理的,不能仅仅从事情的表面去做出判决。实际上,即使那池塘不是司徒林先生的池塘,或者没有发生决堤,或者是其他的缘故,导致了乡民没有收成,只要司徒林先生看到了谁家没有米吃,谁家孩子在饿肚子了,他都会主动的拿出自家的稻谷无偿相送。更何况是自己的池塘决堤导致了事件的发生,他肯定会把所有的责任扛起来的。”

“平凡中的伟大呀,这种精神难能可贵,平凡人的身上也要闪耀的光芒。如果是我的话,我真的不希望司徒林先生有事,即使是决堤了,他还是凭借他自己强壮的身躯,有力的双臂,往上拉着绳子,回到了山上,在阿英姑娘来到池塘的时候,他就从山上下来,两人相拥想抱,一切美好。”

“若是凡事能尽如人意的话,那今日我们可能没有这个故事可以改编了。”

“哈哈,那也是,悲惨的人生丰富了文艺,我们继续第二幕改编吧,看看能不能在作品里也给司徒林先生一个美丽的人生。”

“我看这个难度很大,不过我也努力着让他有个完美的结局。”

其实,对司徒奇先生和阿英姑娘,从我懂事以来,我就想着如何去改变他们的生活,改变他们的命运。但是直到如今,我还是在美丽的梦想里前行,借由梦想的美丽,暂时掩盖住现实的窘迫,我知道此时此刻的他们还在那遥远阿山村,司徒林先生得了带入坟墓的病症,阿英姑娘表面若无其事的忙忙碌碌,白天匆匆而过,夜晚平息而睡,做个简单快乐但并不真正幸福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乡土]半亩荒田(54)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