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因为自卑,爱情来得有些晚

文/汐记时

图片来自网络

因为自卑,所以当感觉到他人的欢喜时,学会了自动忽视,自欺欺人,不过是害怕到头来只是空欢喜一场。不勇敢,退缩,互相猜疑,终于让他们与爱情擦肩而过。幸好,兜兜转转,在人海中再次相遇。

1

“嗨,同学,就差你一个了,快一点啊!”

听到司机这样向外招呼时,言夏才从书中抬起头来。终于要出发了,说好的下午三点在吕梁车站集合,结果拖到了现在,太阳已经开始西沉了。

“抱歉,抱歉,真的不好意思。因为我下火车时不小心弄丢了行李,找了很长时间,让大家久等了。”

男孩一上车就双手合十,不停地弯身道歉,一脸的歉意,反倒叫人不好抱怨了。且男孩长得干净清爽,身后背着的做工精致的木质吉他箱为他的气质又增了分,惹来了几个女生的嘘寒问暖。

感受到大家的理解和关心,江浩的脸色也逐渐和缓,开始寻找座位。

车里只剩一个位置,在言夏的旁边。江浩坐过来时,言夏下意识将原本侧躺着的身子坐正,又向前倾了倾,扭头和江浩聊了几句。

想起带队老师刚刚说有很长一段路都是乡间泥土路,不平坦,言夏忙问江浩晕不晕车,如果晕车,她有药。

接过药,望着言夏温暖明亮的笑容,江浩一时竟看傻了眼。言夏略显局促地低下了头,江浩才意识到自己的鲁莽。彼此交换姓名和联系方式后,便不再多言。

自车子驶进乡间小路起,车厢就一直晃晃荡荡的,让人睡不安稳。言夏醒来时,窗外已经乌黑一片了。即使贴着车窗,也只能望见远处稀稀疏疏的灯火和空中那半轮残月。

扭头看时,江浩还在熟睡,耳朵里塞着一对耳机,头微微向外侧着。身旁放着一把吉他,书包最外层本该放杯子的地方,却塞着一根长笛和一只口琴。面容清爽,就连睡觉时,嘴角都带着笑。

看到这样的场景,言夏心里不禁有些担忧。此次吕梁之行,就是为了调节自己的状态,找回以前那个自信的言夏。若是四周又都是江浩这样多才多艺的人,那还不如呆在家里看几本书来得舒心。

到村口时,已是深夜十点。带队老师分好组后,便搭车回了吕梁,急着赶明早的火车回去。

为了方便,同座的人一组,言夏和江浩分到了一起。过来接他们的张大伯热情健谈,互相了解后就带着他们往自己家走去。

言夏落后大概三四步的距离,细心听着二人的对话。江浩说的竟是方言,且听起来和大伯口音十分相似,很是地道。之前听带队老师说这一行的学生都未曾来过山西,想来是江浩自己学了几句。且每走几步,他就要回过头来看一看自己。

这样,言夏便觉得江浩是一个细心的人,内心的疏离感分明少了,还多出一点莫名的依赖。大抵是因为同在异乡为异客,无关其他。

“丫头,小伙子,还有两间空房,一间朝阳,一间背光。要不,你俩自己看着选。”

走进院子里,张大伯回过头,搓着手问道,面上略有些为难和尴尬。

“哦,这个当然是我住背光的啦!女孩子住朝阳的哈!”言夏还未反应过来时,江浩已经笑着给了答案。

“好,那行,那你俩赶紧去收拾东西,还给你们准备了晚饭呢!”

饭后洗漱完毕,已是深夜十二点。突然响起的扣门声,着实把言夏吓了一跳。

“谁啊!”言夏惊吓着大声问了一句。

“哦,是我。”听到是江浩的声音,言夏也不去开门,只问有什么事。

“我就知道这里的气温会比安徽低,自己带了暖宝宝,给你送几片过来。我直接放门口了。”

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言夏去开门时,只看见了江浩的背影,分明带着些痞气和不羁,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却能让她放心、感到踏实。

夜很静,月光很清冷,空气都是冷冰冰的,让人很难不清醒。言夏最近烦躁的心终于微微平静了些。她只期盼,接下来的半个月她能活得随性,开心,充实一点,这样就算不虚此行了。

2

第二天一早醒来时,意识还有些模糊,隐隐约约听到了窗外的吉他声和孩子的笑闹声。

透过窗缝看过去,江浩正坐在院子中间,手指灵活地扫动琴弦,头随着节奏上下点动,嘴里还哼着歌,眼里满是笑意。

身旁围了两个孩子,大伯家的。大的有十来岁,小的大概刚会走路不久,和着琴音不停地晃动着身子,手里还挥着一根细木棒。

言夏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连起床气都消散了。一推开门走出去,江浩立马向她投来一个微笑,这下,她的心情又好了不少。

早饭时,桌上摆的都是以前没见过的吃食,二人就像好奇宝宝一样问个不停。张大伯耐心地和他们介绍着每一样吃食的名称、由来和制作方法。

后面十四天每一天的早晨都是如此。每每听到有趣的事,言夏都要咯咯地笑个不停,还不时地说上几句俏皮的话,再添几条段子,逗得一桌子人哈哈大笑。

言夏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却不知晓自己的笑容足以温暖一颗阳光外表下有些冰冷的心。

来吕梁,说是进行民俗调查的,其实一行人都清楚,不过一种形式而已。调查结束后要上交的报告,往届的学长学姐不知写过多少份了。因此,江浩和言夏毫无负担,来这里倒像是游玩,开眼界的。

每日上午,他们就在院子里陪大伯家的孩子玩耍逗乐。江浩教两个孩子弹吉他吹口琴,言夏就在一旁蹲着,歪着头安安静静地做个听众,沉醉其中。

等到小孩子听腻了音乐,就是言夏的主场了。江浩总是问,你哪儿来的那么多童话故事?言夏就笑,说,都要奔三的人了,那么多的经历,随口一编就是个故事。

江浩其实不满足于这样的回答,可觉得言夏有意在回避这个问题,也不多问。

只一次,实在压抑不住内心的好奇和想要了解言夏的欲望,才试探着说她肯定是读了很多书,而且心思细腻敏感,才会有这么多的想法。

言夏就开始打哈哈,说,你看我大大咧咧的,何来心思细腻这一说?要说看书,言情小说倒是看了不少。说完也不管江浩是何反应,就兀自笑了起来。

其实,江浩猜的是对的,从小到大,言夏就有才女之称。古今中外的经典小说,唐诗宋词,现代诗她确实都读了不少,肚子里倒是有些墨水。

可入大学以来,这些所谓的才华只在偶尔几次的征文比赛中会显露出来,且只有一小部分人会关注到。

相比之下,像江浩这样多才多艺的人赢得的掌声倒是要多一些,舞台上总少不了他们的身影。

每每坐在台下,欣赏赞叹之余,言夏总会生出几分自卑来。江浩这种多才多艺,自带光环的存在,无疑触到了她心底里最柔软敏感的那一部分。

对江浩的问题遮遮掩掩,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才华,在吸睛的才艺下,显得有些黯淡无光,不愿提起。

每到晚上,言夏和江浩都会一起到附近的小广场走一走,听那些老爷爷老奶奶说一些过去的故事,陪他们谈谈心。不过三四天,就和这些爷爷奶奶熟络了起来。

这一天晚上,天气格外的冷,言夏和江浩走到广场时,只有几个稀稀疏疏的人影,还都是十二三岁的孩童。

“爷爷奶奶们都离开了,要不我们回去吧”言夏走在江浩旁边,仰头问他。说话时,鼻子已经冻得通红了。

原以为江浩会同意,没想到他却说,来都来了,陪他在广场上走几圈吧。说完,直接把自己的手套塞在了言夏怀里,言夏还未反应过来时,脖子上又多了一条围巾。

尽管心里不情愿,可是江浩都把围巾手套塞给她了,而且天这么黑,她自己也不敢单独回去,只好陪着他走走。

走了大概五六圈的样子,江浩还未开口说一句话。言夏实在冻得受不了了,就拉了江浩的袖子,说,太冷了,回去吧。江浩听了二话不说就要把棉袄脱了套在言夏身上,被言夏制止了。

“你傻呀,这么冷的天,冻感冒了怎么办?有事说事,没事赶紧回去,我都要冻死了。”

看见言夏冻得耳朵都红了,江浩只好同意回去。走在路上,却还是一言不发。

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再不说等到什么时候啊……这样想着,江浩干脆直接转身挡在了言夏前面。一个不留神,言夏直接撞在了江浩身上。

“你怎么突然转过来……疼死了!”

“言夏,你记得这是我们来这儿的第几天了吗?”听到这样的发问,言夏也不去纠结江浩古怪的行为和语气,开始掰着手指头算了起来。

“呀,十二天了呀!再过三天就要离开了……怎么还有点舍不得了呢?”意识到三天之后就要离开,惊讶过后便是不舍。

分别的时刻本就伤感,不论情深与否,都会带些悲凉。

言夏此刻脑海里闪过了书里各种分别的桥段。按情节……男主人公这时候应该表白了吧?

言夏你个傻瓜,又开始乱想了。书是书,故事是故事,与现实往往大相径庭。你以为你是女主角啊!人家女主角都是能歌善舞的,你就只知道安安静静地看书,谁会注意到你啊?

这样想时,却听见江浩略带欣喜地发问了。

“舍不得什么?”

“什么?”还沉浸在自己的胡思乱想中的言夏被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问你有什么舍不得的?物,还是人?”

恍惚看见江浩重申问题时眼里的期待,一闪而过的欣喜后,言夏却又在心里暗暗骂自己总是想得太美好。压抑住内心的各种小九九,言夏才盯着江浩的眼睛,平静地回答他的问题。

“人和物都有。你看,张大伯热情,他家的两个孩子可爱,爷爷奶奶们和蔼慈祥。张大伯家的饭菜是学校吃不到的,小广场上的烟火气学校也是没有的。嗯……昨天张大伯还说下个星期有庙会呢,只能遗憾错过了……”

“没有别的了吗?”江浩说这话时,语气已带了几分焦急,身体也微微前倾。

“嗯……好像就这么多吧,还有其他的吗?”言夏反问江浩。

“嗯……好像真就只有这么多。”言夏看到江浩眼中刚刚还闪烁着的星辰逐渐黯淡了下去,仿佛流星划过漆黑的夜。

回到自己的小屋里,言夏双手抱膝坐在床上,开始回忆这十几天的一幕幕。客车上的初识,一桌人一起吃早饭时的温馨,和江浩一起逗小孩子时的欢快,夜晚一起散步,晕车药,暖宝宝,手套围巾……尤其江浩刚才说的那些话,还有他细微的眼神语气的变化,这些似乎都在暗示着什么。

言夏隐隐地感觉到了些什么,可她不敢去深想,因为她怕会陷入自己设的局里,走不出来。

第二天早上,江浩还是大大方方地和言夏打着招呼,仿佛已经忘了昨晚的对话。言夏想,大概是自己过于敏感,想得太多了,也不再去纠结。于是接下来的三天,两人每天的活动和相处模式并未有任何变化,起码看上去是这样。

出发的那天早上,和言夏最聊得来的杨奶奶竟特意等在了发车的地方,一看见言夏,就把她拉到了一旁。说,言夏要抓住机会,不能错过江浩这么好的小伙子。

言夏连忙摆手解释:“奶奶,你误会了,我和江浩,我们……”

“行啦,别你们我们的啦,我孙子都和我说了,还看见江浩给你戴围巾了呢!再说,每次一起聊天的时候,江浩的眼珠子就一直围着你转,奶奶都看在了眼里……”

言夏还想说些什么作为解释,司机却开始催促了,要发车了,她只好匆匆和杨奶奶道了别。

“姑娘,有空和江浩一起来玩!”

“嗯,好,奶奶再见!”言夏上车时,只有一个座位了,在江浩旁边。两人和来时一样,一路上没说几句话,心情却是和当时完全不同了。

到车站时,江浩和言夏也只是互道了句一路顺风和寒假快乐。

坐在归家的火车上,言夏的思绪已不知飘到了何方。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江浩的短信。点开一看,只短短的一句话:以后还会见到吗?

言夏的嘴角不禁拉开了好看的弧度,她回:学校就在同一座城市,怎么会见不到呢?

等了许久,短信提示声都没有再次响起。

3

“言夏,快点,该你了!”

“哎,马上!”看着镜子里妆容精致、穿着时尚的自己,想想自己马上也能抱着吉他登上舞台了,言夏不禁想起了江浩。

寒假时,两人还是有些联系的。开学时,江浩还说过要来她的学校看她,可是不知为何,就突然没了下文。

那时,言夏就想,在吕梁,江浩对她模糊不清的情感,可能只是环境促使的吧?毕竟那时就他们两人一组。如果再有一个女生,江浩估计都不会看她一眼吧?

可有时,言夏又问,如果自己那时再优秀一点,江浩会不会主动表白呢?再或者,察觉到江浩的喜欢时,她会不会多一点勇气去相信呢?

越想越觉得遗憾,且最终,言夏将这种遗憾归结于自己不够好,不够有吸引力。

所以,这学期开学后,她一直在努力改变自己。她开始学会展现自己的才华,只要和文学沾点边的活动,她都会参加,且总能夺得好的名次;不知是真心喜欢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言夏开始学起了吉他和口琴;院里的舞蹈队多了她的身影;发型穿着也不断地变化……

一学期下来,言夏在学校里渐渐有了些名气。这次的全市高校联合举办的晚会上有一个讲述女主人公追梦的节目,院团委老师极力推荐言夏来主演。

就这样,言夏有了此刻第一次以演员的身份登上大型舞台的机会。节目结束,站在舞台上致谢时,望着台下的人群,言夏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自信和满足。

下台的一瞬,言夏似乎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久违的身影……

“言夏!”正要离开后台,身后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言夏站定在那里,一时有些恍惚,犹豫着回了头。

“江浩……”

“嗨,好久不见啊!”

“嗯,好久不见。”

许久未见,再次相逢,两人都显得有些尴尬。寒暄时的语气,甚至显得有些例行公事。言夏的心里,不禁有些伤感和失落。

走到礼堂门口,才发现下起了大雨。无奈,两人只好默默等待,各自心不在焉地刷着手机。

“是在给男朋友打电话,让他来接你吗?”

“啊,什么?”言夏被江浩问得有些找不着北。

“不然呢,你要一直等下去吗?”江浩也有些疑惑。

“给男朋友打电话的前提是:有手机,有男朋友。手机有了,男朋友还不知道在哪儿呢!”言夏说完笑了起来。

“可我开学那天来找你,看见一个男生和你走得很近,而且还帮你拿行李,还给你喂吃的……”

“那是我哥……”

两人仿佛都明白了什么,一时沉默了下来。

一个月后,牵着手走在言夏所在的校园里,江浩突然问:“在吕梁,你真的没有察觉到什么吗?”

“察觉到什么?”言夏装傻,不答反问。

“你……察觉到我喜欢你啊……”

“嗯,感觉到了。”

“那你为什么一直装傻……”

“因为那个时候有些自卑啊,觉得你很优秀。那你呢?都没有表白啊!”

“我……害怕表白失败,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越在意,越不敢轻易冒险。

最好的爱情,大概是在努力变得优秀的时候,遇见最好的你。

杨奶奶的电话适时地响了起来。

“丫头啊,今年暑假你还来不来啊?正好有个大的街会,你之前不是很想去吗?”

“去吗?”言夏扭头问江浩。

“去,一起去。”

“电话那头是谁啊,这么像江浩那小伙子呢!”

“嗯,奶奶,就是他。”

“哈哈,我就说嘛,我老人家,看人看事可准了……”

或许,有些缘份,真的是注定的。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因为自卑,爱情来得有些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