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青春]你是我的执念(11)

图片 1

文/李小胖的妈妈

临走之前,还给张超递过去一个:照顾着点儿的眼神。

不过显然,张超误会了,他还以为,那是让自己帮忙处理掉的意思。

曲奕欢见章江南要离开,本能的想要跟上,却被张超伸手拦住,不明所以的看向他,水汪汪的大眼睛,像小鹿一样无辜清澈的眼神,饶是自以为千帆过尽的张超都心中一跳。

想着:

这样的眼神,怪不得章江南也……

不过,作为兄弟,他是想要江南知道女人的好,而不是知道女人好麻烦,所以,他惯例的用自己解决女人的办法——又一次从屁兜里掏出他的大钱夹子,毕竟现在爱情这事儿,爱是虚了,情也假了,就剩钱实在了。

“唰唰”的几声,大方地抽出了一沓子钱,递给面前的女孩,见她傻愣着,并不接过去。不由得把钱塞进她手里,头一次发了善心、语重心长地说:

“别看了,是,人江南长得是帅,不过人家世也好,你这样的……”

看到妹子的脸色苍白,张超咽下了未脱出口的所有贬低的话语,只“啧啧”一叹,摇了摇头,又拍了拍曲奕欢的肩膀,径自往包厢方向走。

“站住。”

奕欢倔强的抬手擦干眼中含着的泪珠,几步追上,拽住张超的衣袖,开口:“道歉!”

张超甩了下胳膊见她还不放手,也有些急了,口不择言地道:

“不过就是个出来卖的,凭什么要小爷道歉?怎么,闲钱少?你要多少?开个价好了。”

曲奕欢此时终于明白,自己被扣上了怎么样的一个标签,这个人,竟是把自己当成了拿身体做交易的妓女!

她猛地将手里被硬塞进来的钞票一把摔向张超的脸,说:“有钱了不起吗?有钱就可以肆意践踏穷人的尊严吗?”

说到这里,奕欢想到自己为了钱轻信他人,和王丽丽来帝都打工,为了钱,被人下药,失去初次等等的一切,顿时泪如泉涌,心如刀割,明明心里有很多委屈要说,张开嘴,却一句都说不出来,她擦了擦泪水,再次开口想跟他说:

“我不是出来卖的,我只是被人下了药,是王丽丽给我下了药……”

但张超却已然被缠的很不耐烦,恰好一个保安,上完厕所,从这经过,张超叫住他,吩咐道:

“你,对,就你,过来,把这女的弄出去,别再让她进来了,大好的日子,平添了晦气!”

说完,一个大力,把奕欢甩落在地,头也不回的就走向了包厢。

曲奕欢感觉自己耳朵嗡嗡嗡,明明眼睛能看到张超的嘴巴一直在动,耳朵却开始罢工,自己完全听不清他说的到底是什么内容。

直到张超进了包厢,打开门的那瞬,刺耳喧闹的音乐传了出来,顺着门缝儿,她含着泪花,看到里面陌生的男女,亲密的相拥着,跳舞、唱歌。

然后,一切声音,在门关上的那一霎那,戛然而止。

看她年龄不大,又一脸被人抛弃的表情,年轻的保安多少有些同情,先是帮她捡起了洒落在地上的钞票,又搀扶起瘫坐在地上的奕欢,安慰道:

“你别难过了,这里头的都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你惹不起的,拿着钱,赶紧走吧!”

曲奕欢两眼没有焦距的看了看保安,又看了看手里,再一次被塞进来的钱,终于没有再扔出去。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的会所大门,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手里拿着一沓子钱,只盲目的向前走,外面已经下起了雨,她却浑然不觉,任由雨水打湿自己,更没注意到自己已经成为了他人狩猎的目标。

而张超进的包厢,此时正是歌舞升平,一群血气方刚的男生,刚刚经历了高考,或许不久以后,他们就要各奔前程,或留学他国,或直升本校,又或者子承父荫,一边上学、一边创业……

所以今夜,他们更要用音乐、酒精和女人,来肆意挥霍自己的青春。

刚才还能说出完整句子的楚辰已经躺倒,宣告“身亡”。

梁欢一手搂着姑娘,一手拿着麦,欢快的唱着: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而刚才看到劲敌,就知难而退、暂停拼酒的韩亚超坐在沙发上,听到这句歌词不无感叹的对着章江南说:

“梁小欢没别的毛病,就是品味忒俗了,这都唱的什么词啊,吐出来有什么用?还不是一堆污染空气的垃圾?他还能重新吞进自己的肚子不成?”

说完,可能还联想了下,继续说道:“那个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章江南没说话,打开一罐椰奶喝了一口。

可能也没指望能听到他的回答,韩亚超转头又问沈卓阳:“老沈,你怎么看?”

沈卓阳拿了个瓜子扔向韩亚超,然后推开了怀里的美女,道:

“立场不同,做出的选择也不一样,欢欢没准就好这口呢,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然后撇了眼搂着姑娘一起扭屁股的梁欢,或许也觉得太伤眼,迅速收回目光,继续说:

(文/李小胖的妈妈,最近有人盗文,多插一条作者信息,此文为李小胖的妈妈原创,简书首发。)

“按照我的想法,吃了我的东西,吐出来大可不必,对人身体不好,还让我犯恶心,只要按照等价市值的两倍折现打到我的账户就好。”

韩亚超,接话道:

“果然是搞金融的,money总是摆放在第一位,要是换作我,吐出来虽然不能弥补我的损失,但是勉强可以作为证物,送检的时候,他吃了我什么东西,数量大概多少,造成我多少损失和不良后果,可以列成一个详细说明,然后逐条分析,开具一个精神和身体等相关内容的等价赔偿金列表,然后告他一个生活不能自理。”

说完,还邪恶的嘿嘿一笑。

这时候沈卓阳也举起了杯子,对着韩亚超的方向举了举,笑着说一声:“敬未来的大律师。”

韩亚超倒也没拒绝,满喝了一整杯,还在桌子上敲了下。

见张超“姗姗来迟”,梁欢搂着姑娘对他点头示意,接着唱歌唱的欢快,而沈卓阳则起哄:

“老实交待,江南都进来了,你还没回来,上哪儿搂着妹子行不轨之事去了?”

韩亚超继续道:“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张超哪里有什么好交代的,知道他们起哄,也就顺势过去,拿起杯子,爽快地说:

“我自罚三杯,总可以吧?”

韩亚超立马拿出啤酒瓶,倒满了三个杯子,颇为气势恢宏的说了一句:“请!”

张超正想拿起一杯喝下去,章江南早在他进门那瞬便抬起头,看向他身后,却发现曲奕欢并没有跟进来,斜着眼睛看向张超,不无质问的口吻开口道:“她人呢?”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青春]你是我的执念(11)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