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姐姐,今夜我只想你

      姐姐是个艺术生,她高中学的是美术,也正是因为学了这个,她才勉强考上了一个不入流的二本大学的。从此她远离了故土南方,去了北方,我即使是再有一颗嫉妒的心,也终于无济于事了。

     当初的我对于学艺术的人总是持有一种莫名的不屑的态度,认为这是迫不得已的人才走的一条后路,而不是一心对艺术持有浓厚的理想。

     我是一个独生子,姐姐当然是舅妈所生的女儿,比我要大上一岁。其实姐姐家里还有一个亲弟弟,而我与姐姐的关系却可以说是共穿一套衣服长大的,因为舅妈家可以说是我的第二个家。

      五岁之前的记忆在脑海里早已没有了半点痕迹,我的记事是从学前班开始的,其实我五岁之前与姐姐有过很多美好的记忆,但我在那时可以说是没有记忆能力的,这一切都是姐姐说给我听的。她可以说是我的记事本,现在我依旧能感受到那时的美好,只是后来长大了点,这种关系便再也难以找回,有点变质了。

     “你是不知道哦,你小时候淘气的要命!那时候我们几个还有隔壁邻居和你一个差不多大的孩子最喜欢去田埂上挖一种白色的草根,这种东西在洗净后放在嘴里轻轻的咀嚼会尝出一种很甜很甜的味道来,我们这伙孩子当时最喜欢这些稀奇古怪又带甜味的土根了,你当时在田埂上跑的最快,一马当先,有一次一段田埂太狭窄,你又跑的快,基本不看路,没想一个趔趄,便一头栽倒在田埂下的泥水田里去了,当时田埂有一米多高,而你还真真一头栽倒到田里,田里被你砸出了一个人形大窝,你的头发像一把从油漆里搅动过的拖把,耳里眼里嘴里都是泥!后来还是我把你给抱回去,给你洗的澡,换上了我的衣服呢!”我对此事着实是没有了半点印象,但所幸我还能够知道我的童年与姐姐发生过这么有趣的事,我大抵也能猜到那个时候我满身泥泞究竟狼狈成什么样子了。这是姐姐给我记录的最有趣的童年记忆了。

     后来时间健步如飞的过了起来,姐姐一路攀升的很快,我与姐姐总是差了两个年级,我刚跨入初一时她便读初三,即使有一年的时间陪伴,但我们主动找其聊天的机会也是寥寥无几,各自皆有了各自的小世界。

     后来我们便跨入了更加严酷的高中,也就是我现在所读的高中,可以说我这一路上很多地方都是跟随姐姐的脚步走过来的。姐姐是我一段时间里的精神支柱。但随着年龄越发变大,这种东西便被摧残的越发彻底,干净了。

      依旧不变的秩序,姐姐高三,我高一。我不知道姐姐当年的选择是否十分明确,她是明明知道外婆家不景气的,她偏偏还在学校学起了画画,我当时认为这是一件不明智的行为,画画与音乐这些都是有钱人家或者是一些考大学无望的学生才不得已干的事情,而她偏偏也往这条路上逛,还经常跟一些奇装异服的所谓的艺术生走在一起,分明是一种不正当的,有点跟风的不良行径,这就是我当年对她错误认为。

      后来姐姐便要高考了,因为是艺术生的缘故,她在高三这段时间要花上近一万的学费去省城进修,而且又是艺考之类一大堆的事让她忙的焦头烂额。百日誓师时她回了本地高中进行紧张的高考冲刺,我是看过许多有关高考逆袭文章的,所以我深知这一百多天该是有多么的难熬,那是炼狱一般的心理考验,是泪水汗水浇灌起来的分数。

      即使我一直认为艺术生是一个生门别类,但她的执着与拼搏也应当是不容抹杀的,按道理来说我应该鼓励她,但我没有,我从来没有去过她所在的那座教学楼那间教室,我没有给她送过半点营养品,倒是她经常拖别人给我送些零食,我的心理那时近乎有些变态,我认为这些都是她一个做姐姐的应当孝敬我的,就跟她欠了我什么债似的,即使后来在她高考前一天,我发了一条说说“祝老姐高考过线”也是我抱着极大的嫉妒的心理做了个样子而发的,其实我的心里是希望她考不出去的,我似乎有点不希望她走远,所以产生了这种近乎变态的心理,所幸姐姐考了出去,大学很远,在北京。

      姐姐去了北京,看着她QQ上与大学同学所逛的街市,所看的风景,所吃的美食,所学的知识,所体会到的地域文化,所结交的各行各业的朋友所开的眼界……我才深刻的意识到假如姐姐没有志向,一直懦弱的憋屈在此地,以后究竟会熬成一个怎样的乡下人。我此刻才深深的顿悟,姐姐当初的从艺之路是多么的坚决与艰辛。每个人其实都应该要尽早的为自己寻找一条出路的,即使卑微,但只要有路,选择了,就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远方又有谁说的定呢,你只要获得了这张车票,它的终点的风景总会让你大开眼界,长长见识的。未来一切皆有可能,关键是获得这张车票之艰辛!

     姐姐,我现在与你聊的很少了,但我常常进你的空间相册,看你在北京过的生活确实是无比坏逊了,我真的开始有点羡慕你了,原来一路以来你仍是我的风向标,请原谅弟弟一直以来对你的猜忌,而你是不变初心的,对我一直好。

      姐姐,今夜我不谈人类,我只想你。

本文由加拿大28走势图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姐姐,今夜我只想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